第一百五十六章 白翎被放出来了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五章 众叛亲离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请相信我的忠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季家,敖龙叫住就要进房间的小睿,说:“妈,小睿,小柔,刚才的事不要放在心上,我妈这人……脑子有点问题。”

季婉向敖龙翻着白眼,说:“有这么说自己妈的吗?”

“你这孩子,这算什么事啊,你才不用放在心上才是。”季母笑对敖龙说。

小柔乖巧笑说:“姐夫,我记性不太好,想不起刚发生了什么尼。”

小睿转头看向敖龙,说:“若说起来,我刚才的话涵盖了所有敖家人,我承认一时气愤有点过份了。”

敖龙上前拥着小睿与小柔坐在沙发上,说:“我是真高兴我们能亲上加亲,一切随你们的心意来,只要你们感觉到快乐就好。”

季婉坐在小睿身边,拉着他的手说;“小睿,我不得不为姐说句话,我知道你不爱听,可我必须说,你们都懂得人之初,性本善。不是谁天生就是坏人,姐确是经历太过磨难才变得麻木不仁。而失去你们是造成她性情大变的主要因素,她一直认为没能保护好你们,没能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这二十年来她一直深深的自责着,她甚至把自己封闭起来,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幸福与快乐。

我们都知道她对小轩不好,可其实,她是不敢面对小轩,当她看到小轩时就会想到你们。她说每当对小轩好时,午夜梦回时就会梦到你们,你们在责问她为什么不要你们,她非常痛苦。

而这一切不是她的过错,她也是受害者,她是被人生生剥夺了做母亲的权利。

为了寻找你们才支撑着她活下来,做为一个母亲她没有对不起你们。”

“是啊,敖谨是个可怜的母亲。现在和你们说这些,你们肯定听不进去,也无法解理一个母亲的心,等有一天你们为人父母,就会深切的体会到她的痛了。”季母叹息着说。

“小睿……”

“婉儿!”敖龙打断季婉的话,笑说:“都说了别给他们压力,我突然想到邻城新开个旅游景点,明天我带大家去看看,好好过个假期。”

他说着看向小睿与小柔,二人都释然笑着点头。

季母说:“你们平日里工作也蛮辛苦的,不如就趁假期好好休息下,就别带着我们到处跑了,挺累的。”

“妈,能和家人在一起就是最好的休息与放松了。”敖龙笑说。

季婉说:“那我们得准备下行装了,小柔最爱臭美,可得多带几身漂亮的衣服好拍照。哎,对了,要不要叫上萧博啊。”

“姐,你叫他做什么?”小柔娇羞的说。

“还别说,叫上老萧一家一起出去玩挺不错,我这就给老萧打电话。”敖龙说着掏出电话。

“哎呀,姐,姐夫你们别闹好吗,就我们一家人就好了,有外人在会很拘束的。”小柔羞哒哒的说。

“什么情况,这丫头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小睿笑看小柔说。

季婉挽住季母的手臂,笑说:“妈,明天您相相您那未来的小女婿怎么样。”

“啊,姐,你胡说什么呀,我和萧博只是同学,你好讨厌啊。”小柔扑过去捂住了季婉的嘴,小脸羞赧的通红。

“姐夫选的人应该不会差,听说萧博身手不赖,明天见了,我得和他过过招。”小睿笑说。

敖龙打过电话,看向大家笑说:“搞定,明天咱们两家一起出去玩,我都听到小博在电话那头欢呼了。我说小睿你别见了雄性就战斗状态,小博从五岁起就受老萧言传身教,老萧当年也是特种军中的尖兵王,小博的基本功非常的扎实。你呢,进入军营晚了些,但就你从小打到大的实战经验与天份,进部队得到规范的训练后你进步迅猛,但凭你那天与我交手来看,对战小博恐怕你还稍逊一筹。”

“切,我那天和你比试是因为在房间里施展不开,没发挥出我真正的实力,明天我就让你真正见识一下我的强悍。”小睿不服气的说。

“哥,一说到打架你比谁都兴奋,你就不能学学好的,人家萧博学习可用功了。”小柔嘟红润润的小嘴说。

“哎哟,我去,这还没怎么着呢,就女生外向了,你这丫头哥算是白疼你了。”小睿向小柔撇嘴笑说。

“呵呵,我家小柔谈恋爱了。”季母笑说。

“你们,你们都好讨厌啊,都拿我寻开心。”小柔羞恼的抓起沙发上的靠垫砸向小睿,起身小跑回了房间隔绝了家人欢快的笑声。

五一小长假过后,季婉与敖龙回到部队公寓,这天清晨季婉走出家门看到宁嫂子。之前宁嫂子误吃了白翎送给她的食物被验出吸食毒品,季婉送她去疗养院,好在她毒瘾不深治疗了三个月就回家了。

虽然同住在军属大院里,但季婉一直很忙,从宁嫂子出疗养院就没见过她。她看宁嫂子精神气十足,又恢复了往日风风火火的样子,她笑着向宁嫂子招手:“宁嫂子早啊。”

“哦,季婉啊,早上好。”宁嫂子看到季婉笑着小跑向她。

“宁嫂子最近身体怎么样?”季婉问。

“好,都好得很呢,你可真忙总看不到你人,我正想着晚上去你家里呢。”宁嫂子笑说。

“哦?宁嫂子找我有事吗?”季婉问。

“这不是前一阵军长把我家大小子从地方部队调来我们部队了,我这满心欢喜啊,想去感谢一下军长。”宁嫂子雀跃的说。

“你家老大的事我听说了,他去年科技兵考核是地方部队里的第一名,这可是现在各部队都急缺的人才,敖龙这是先下手了,不然也会给别的军区挖走的,阿龙说,你儿子非常优秀。”季婉笑说。

宁嫂子听得季婉夸赞自己的儿子,乐得合不拢嘴,说:“还是我们军长慧眼识英不是。”

“走,宁嫂子我送你一程。”季婉指着自己的车说。

“不用了,宁喜这两天连班我给他送完饭再去上班。”宁嫂子说。

“哦,那你快去吧。”季婉笑说。

“哎!”宁嫂子应声就要走,遽然转过身说:“对了,昨天张总监没来上班,说是进医院了,你知道不?”

“啊,张娜进医院了,我不知道啊,我给她打电话。”季婉向宁嫂子挥了挥手忙打电话给张娜,电话响了好几声也没人接,她焦急的直跺脚。

最后,她问了酒店的大堂经理得知张娜所在的医院,她立刻驱车向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看到站在重症监护室外的张娜,她奔过去抓住张娜上下打量着。

“婉,你怎么来了,你是哪里不舒服吗?”张娜诧异的看着慌张的季婉问。

“你还问我,你什么情况,我酒店的人说你中毒了?”季婉说。

“唉,不是我中毒了,是我婆婆,呐,她人在里面呢,还没度过危险期呢。”张娜指着重症监护室里躺着的病人说。

“你婆婆,她怎么会中毒?她不会是和你闹别扭玩自杀吧。”季婉问,她常听张娜说与这位农村婆婆相处不融洽,张娜的人品季婉是信得过的,在她想,许是老太太有些事想不开,服毒自杀了。

“什么自杀啊,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氯气中毒。”张娜说。

“氯气中毒,怎么回事?”季婉不解的问。

“唉,别提了。”张娜拉着季婉会在长椅上,说:“我这极品婆婆啊,我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之前,她是多年的媳妇终于熬成了婆,整天支使我做这做那,象极了剥削穷苦人民的恶毒地主婆。

我这一天忙完了工作回家还要忙家务更要照顾她,我真是累成了狗。老修每次回来看到我累得真不起腰,是即心疼又愧疚,他便大包大揽了家里所有的事,她妈看儿子干活跟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脸的,后来,老修就和她妈谈了一次。

他娘俩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从谈过话后,她妈态度好了很多。一个星期前老修又回部队了,我晚上下班回到家后,婆婆竟然没睡还给我端上了热腾腾的饭菜,我跟作梦一样愣了半天。

此后几天都是如此,她不光给我做饭,还开始收拾家务了。只是,她收拾完的屋子,我还得再重新打扫一遍,不过,婆婆的态度真是180度大转折,后来,我打电话问老修跟他妈说了什么?老修说,我们正在备孕准备要孩子,想将身体调养到最佳状态生出的孩子才会很健康。说不能让我太累,让她妈适当的分担一下家务。

你说他,我们婚还没结呢,他竟然这么骗她妈。

这可好,为了抱上孙子她开始侍候我了。现在我每天睡到自然醒,婆婆做早饭。

昨天早上起来我就闻到房间里有股子怪味,我走去卫生间一打开门,就被浓浓的刺鼻的味道呛得我呼吸都困难了,卫生间里弥漫着绿色的烟雾,我婆婆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我立刻打开所有的门窗,拔打了120。到了医院一阵抢救后,医生告诉我婆婆氯气中毒导致的肺水肿。

依我说发现婆婆时的情况,医生说很可能是婆婆把84消毒液与洁厕灵混在一起用产生了化学反应,形成了有毒的氯气。你说说,我拿这没文化的农村婆婆如何是好。这多亏我在家,不然这要是一天没人发现,这人肯定没了。我如休跟老修交待,哎哟,我这扎心啊。”

“我的天,她这是用了多少剂量,真的好危险啊。那她现在怎么样了?”季婉担心的说。

“还在抢救中呢,但应该没大问题了,但她年龄大了身体体能恢复的慢,还要观察一阵才能出重症监护室。”张娜说。

“哦,那还好。”季婉说。

“你说这事搞的,真想打电话臭哭老修一顿。”张娜气愤的说。

“行了,老修也是心疼你,也就是生孩子的事才最让老人动心。以后,宁可累点也别让老人干活了。哦,对了,你请个家政吧,我给你报销。”季婉笑说。

“谁用你请啊,我自己……,算了吧,我要是请家政又被婆婆找到一个话题喷我了。”张娜翻着白眼说。

“也怪我,让你一个人又操心酒店的生意,又管着军嫂每一批的培训,真是累坏你了。我一会儿告诉大堂经理立刻给你招聘两位助理,分担一下你的工作,这样你就可以事业家庭两不误了。”季婉笑说。

“干嘛两个,有一个就行了。然后你给我多加点工资吧。”张娜俏皮的眨巴着眼睛。

“我不给你加薪……”季婉冷下脸看着张娜。

张娜冷哼一声,给她一个白眼说:“黑心的资本主义者。”

“工资不会给你涨,现在酒店的生意越来越好了,我打算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季婉笑说。

“什么,你说什么,你给我酒店百分之十的股份?我,没听错吧。”张娜欢喜的跳起看着季婉说。

“你没听错,现在我手下的产业除了酒店还有保镖公司及旅游公司,都运营的很好,为了回报你们这些帮我创业的垦荒牛,将你们所负责的公司的百分之十的股份赠于你们,这样可以更好的激励你们做事。”季婉笑说。

“哎哟,我滴个神那。跟着我的铁子就是吃香喝辣啊,呵呵,现在我就是个小富婆了。”张娜抱着季婉开心的笑说。

“如果几大军区的酒店都开起来,你做为CEO何止是小富婆,娜姐足可成为华夏国酒店界的女王了。”季婉笑说。

“哈哈……快让我笑会儿……哈哈……”张娜捂着脸夸张的大笑起来。

“季婉!”一声吆喝传来,喝停了张娜的笑声,两人望向声源之处。

就见上官琛阴沉着脸,气势汹汹的走来,:“我找你找的腿都要断了,你到在这乐呵着。”

“找我干嘛?”季婉笑看上官琛,见他颇为凝重的神情,又见自上官琛来到整个楼层都被他带来的人看守着,季婉收敛笑靥,说:“有什么急事让你追到医院来?”

“什么事?性命攸关的事,我真怕我晚来一步,你的小命就没了。”上官琛气喘吁吁的说。

“你说怕季婉的小命没了,什么鬼,不会又有人要暗杀婉吧。”张娜惶然的问。

季婉潋滟明眸中泛着狐疑看着上官琛。

“白翎,是白翎,她被放出来了。”上官琛说。

“你说,白翎被放出来了,怎么回事?她不是间谍罪……怎么可能脱罪?”季婉惊讶的看着上官琛。

“敖龙亲自送白翎去的军事法庭,间谍罪应该是板上钉钉的,可是……”

“族母!”

不待上官琛说完,四名猛龙军卫向她走来,他们身后还跟着莫芷与刚戒毒成功的小志。

“莫芷,小志,你们怎么来了。”季婉站起看向众人。

莫芷说:“我接到军长的电话让我和小志以后寸步不离的保护你,说是白翎出来了。”

“她为什么会出来?”季婉问,白翎可是敖龙亲自送去军事法庭的,按理说这罪是铁定的。

“听军长说,军事法庭对白翎的最终审查结果是对军长的迷恋做出不智行为,并没有构成间谍罪的犯罪事实,给予开除军籍处罚放人了。”小志说。

“呵呵。”季婉笑了。

她心中暗忖,白翎一孤女绝不没能力逃脱敖龙对她的暗向制裁,她不由想到最近频频出手暗中的敌人,看来他又找到了一个对付敖家很好的棋子。

“敖龙可有安排人盯住白翎?”季婉问小志。

“有,军长一得知白翎出来立刻就让人跟着她了。嫂子你不用担心,有我和莫姐在白翎不可能动您一分一豪。”小志说。

“这个我不担心,白翎诡诈的很,她跟在敖龙身边这么多年,必是很熟悉敖龙的行事,近期她不会有任何的举动,你们也不用过于紧张。我更想知道,她出来后会与什么人联系。”季婉说着看向上官琛,勾起嘴角狡黠一笑。

她遽然想到宁嫂子吸毒是吃了白翎送来的食物。

黑市可是上官家族的天下,若是能查出白翎与毒品有关系,即便有再大的靠山她的牢也是坐定了。

“上官琛,白翎曾经想对我用毒品,后来被宁嫂子误吃了,我想你帮我查白翎是如果得到毒品的。”季婉说。

上官琛垂眸,说:“去年的事了……,好,这事交给我,一定给你查出来。”

季婉盈盈一笑,回头看向一脸惶然的张娜,说:“娜娜,我走了,你好好看着你婆婆吧,有事给我电话。”

张娜紧张的抓住季婉说:“你可要千万小心啊,切记别逞能,一定要在他们保护下,你绝不能有事啊。”

季婉笑着抱了抱张娜,说:“没事了,白翎她也不傻,她现在可谓被重重包围着,不会才走出军事法庭就进班房去。”

“反正你一切小心。”张娜担忧看着季婉说。

“嗯,放心吧,我走了。”季婉伸手揉了揉张娜紧张的脸,盈盈一笑转身与众人离开医院。

张娜看着走进电梯的季婉,叹息一声说:“这人真不能太有钱有权势了,光鲜的背后往往都是血淋淋的代价。”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五章 众叛亲离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请相信我的忠诚
热门: 他穿了回去 太子妃升职记 东宫有本难念的经 乡村小医师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 独家婚宠 营业对象他不太对 都市超级医生 弃僧 如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