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真实身世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章 从此由我来爱你就好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二章 她不配做我们的母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着他的话,本是心如死灰的南宫嫣心被刺痛,只是那丝刺痛似被暖暖的感觉围绕着。

事到如今,她还能怎样……

她闭上眼睛,将头依靠在他宽厚的胸膛里。

南宫嫣的妥协让南宫夫妻与南宫矅都放松下来,看着相拥着两人都展现笑颜。

南宫夫人突然转身对管家,说:“管家啊,今天午饭多做几道姑爷喜欢吃的菜。”

“先把我的极品新茶拿出来给沏上……”南宫宏邈也开心的指使着佣人。

“岳父岳母不用特殊为我做什么,此后我会一直住在这里。”敖晟拥着南宫嫣笑对南宫夫妻说。

他话落,军卫拎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进来说:“大少,行李放在哪里。”

“我去,敖晟,你这是入赘我南宫家的节奏啊。”南宫矅笑说。

“如果小嫣愿意一直住在这里,我都随着她。”敖晟低头脉脉含情的看着一脸愁容的南宫嫣,然后对军卫说:“行李放到三楼去。”

“不可以,敖晟,你答应你不离婚,你不能得寸进尽,我绝不能与你住在一个房间里。”南宫嫣说,她看向南宫矅说:“哥,你给他准备一个客卧。”

“好吧,看在你给的丰厚聘礼的份上,我这大舅哥亲自给你准备房间去。”南宫矅说着就向楼上走。

“不必准备,我与小嫣是夫妻,当然要和她住在一起。小嫣,我必须与你住在一起,这样更方便照顾你。”敖晟笑说,见南宫嫣依然沉着脸,小声说:“乖,我知道现在孩子最重要,我保证不越界,我只想好好照顾你和孩子,如果你不喜欢我和你睡一张床,我睡地上也行。反正,我要和你在一起。”

南宫嫣瘪了瘪嘴,深知他的霸道能做到如此退让已是极不容易的,她再坚持也不会有结果,只好妥协。

“学长,学长呢,他刚刚还在的?”南宫嫣突然想到欧阳宸。

敖晟撩起南宫嫣的下颌,笑说:“我派人把他送回家了,以后他不适合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你不会把他……”

“没有,他很好,做为情敌我对他已经足够宽容了。之前他对于你的帮助我会给予他合适的回报,如果他能做为学长祝福我们,我可以容许他成为我们的座上宾。”敖晟笑说。

南宫嫣给了敖晟一个白眼,眸中泛起一丝愁绪。

她终是辜负了学长的一片深情,她心中愧疚。

夜深人静时,她曾有些后悔答应学长的求婚,觉得自己对于学长只是一种怜悯,认为他们都是默默为心爱之人奉献那么多年,而感同病相怜,想成全学长的爱,自私的想着给未出世的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与名正言顺的身份,更有些贪恋学长的爱。

而现在,她又回到敖晟的身边,学长一定伤心极了,自己便是罪魁祸首。

“老婆,过两天我们约欧阳宸出来坐坐……”

“敖晟,你别这么残忍。”南宫嫣瞪着敖晟说。

“老婆,我只是想,他曾帮过你,你应该亲自对他说声谢谢。让他看到我们的幸福,他会安心的放手。不必内疚,更不必为他担心,他很优秀,一定会寻到自己的幸福。”敖晟说。

南宫嫣长长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

季婉看到南宫矅传给的照片,她会心而笑。

“自个在哪偷笑什么呢?”敖龙为季婉削着苹果,挑剑眉看向她说。

季婉将手机举到敖龙面前,说:“看看吧。”

敖龙看到敖晟与南宫嫣相拥的照片,勾唇一笑,说:“意料之中。”他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用牙签扎着喂给季婉。

季婉惬意的享受着敖龙的喂食,美美的咀嚼着苹果,说:“嗯,我也这么觉得,不经过这段小插曲大哥还不知珍惜大嫂呢。不过,杨雪怎么跟人间蒸发似的,找了几天都没见人影,能让猛龙军卫都摸不到影,这还真是诡异。”

“不光杨雪,大哥的机要秘书突然辞职退役。”敖龙说。

“大哥的机要秘书辞职,这有什么奇怪的。”季婉问。

“奇怪的是大哥的机要秘书退役竟然没经过大哥,而且还是很突然的离开,我试着查了下那个秘书的去处,也是神秘失踪了。”敖龙说。

“什么情况,都玩失踪啊。”季婉说。

“你不觉得杨雪与大哥那段视频很怪吗?杨雪很清楚大哥不爱她,她哪来胆子发那个视频给大嫂,她就不怕被大哥知道会收拾她?杨雪似乎意不在得到大哥,反到象是要陷害大哥。杨雪的失踪与机要秘书的失踪感觉应是有某种联系。”敖龙分析着说。

“好复杂,这有点偏离感情纠纷的界限,……难到又有人在背后搞事情?”季婉说。

敖龙点头说:“那个隐于暗中的人一直在找敖家的黑点,如果大哥搞婚外情与情人车震的事传出去,那大哥一定会被军部开除军籍,那对敖家不只是失去一名大将,还会打击到敖家。只是,好象事态没能象他们想的那样发展。”

“这个人还真是阴险,无处不在。我们不能总是被动挨打啊,想什么方法找到这个人呢。”季婉说。

“这人行事太狡诈诡秘,想找他出来可不容易。五一节家族聚会时得提醒族人小心些才好。”敖龙说。

“如果故意露出点破绽,也许能找出那个人。”季婉说。

“不容易,抓也只能抓到他手下的人。我已经派出人监视几位竞选大佬了,但愿会有些发现。”敖龙说着,拉住季婉的手,说:“宦海争锋是最为残酷的斗争,敖家从此再不太平,如果有一天我预感到危机,我会送你离开,保你与你家人平安。”

季婉拉过敖龙的手狠咬了下,娇嗔着他说:“你这是告诉我,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吗?敖龙,我也郑重的告诉你,我是敖家人,不管敖家遇到怎样的境遇,我都不会离开,会与你与敖家人同存亡。”

敖龙拥住季婉,狠狠吻了下她,笑说:“我的好老婆,你这么好,让我怎么能不爱你。”

季婉回吻敖龙,捧着他的脸说:“这么好的老公,让我怎么舍得丢下。”

敖龙对娇妻的情话很是受用,紧抱住季婉大手在她的身上开始煽风点火,炽热的薄唇磨蹭着她的耳廓,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的说:“老婆,我想干你了。”

“你讨厌了,快起开,一会儿要去接小柔呢。”季婉娇笑着推拒着敖龙。

“唉,都硬了,你摸摸。”敖龙说着抓季婉的手放在他的巨大上。

季婉抽回手,亲吻了下他的唇说:“别闹了,晚上随你好吧。”

“那,我要你吃它。”敖龙缠着季婉说。

“你又来,不是说一个月只能那样两次吗?你都要好几次了……”

“我也有吃你啊,我们互相吃,老婆,都怪你,上瘾了,你得负责。”敖龙伸出长舌舔弄着季婉的红唇。

季婉被他舔舐的浑身颤栗,翻身跨坐在敖龙的身上,热情的吻上他。

“老婆,你现在好敏感,好热情,你可以再浪点,我好喜欢。”敖龙星眸迷离看着沉醉在他爱抚中的季婉,大手更放肆的揉捏着她的柔软。

季婉终是受不住敖龙的撩拨,急切的解开他的皮带,退下自己的裤子坐在他的巨大上。

“啊……”一声愉悦的娇吟,季婉紧紧抱着敖龙,在他的身上尽情放纵。

许久后,季婉疲累软倒在敖晟的身上,敖龙意犹未尽的亲吻着她,说:“老婆,不够,还想要。”

季婉急促喘息着,说:“嗯,老公乖,我们休息一会儿就要去接小柔的,晚上我吃你,让你好好尽兴。”

“老婆,你好可爱。”敖龙满意的抱着季婉深深一吻,将她放在一边拉了纸巾轻柔的为她擦拭着。

半小时后,俏丽活泼的季柔从火车站里走出来,一身亮丽的橙色连衣裙,秀出一双修长均匀的美腿,全身都散发着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

“小柔!”季婉欣喜的向季柔招手。

“姐。”季柔灵动的星眸闪烁明媚的光芒,欢喜蹦跳着奔向季婉。

季柔跑到季婉近前,给她一个大大的熊抱,季婉嗔怪的笑说:“都多大了,还象个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的,一点不淑女。”

“我正青春年少,要表现出青春的朝气,干嘛要学沉闷似老修女的淑女啊。”季柔乖巧笑说。

“好,你年青你有理。”季婉笑说着上下打量着季柔,对她过于短的裙子微微凝眉。

敖龙向季柔身后一位英挺俊郎的大男孩招手,说:“小博也回来了?”

“军长好。”男孩放下行李向敖龙敬了个军礼。

“行了,这又不是在部队,你也不是军人,别搞这个,你回来怎么没听你爸说啊。”敖龙笑说。

男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了看季柔,说:“军长不是让我随身保护小柔的吗?她一人坐这么远的车我有点不放心,我就送她回来了。”

“哦,不错,很称职吗?我得嘉奖你。”敖龙笑说。

“不,不用的,我也想回家看看的,顺路顺路。”男孩憨憨的笑说。

“这,就是萧政委的儿子,萧博吧。”季婉看着有些腼腆害羞的大男孩说。

“对,他就是我派去保护小柔的护花使者,萧博。”敖龙对季婉说。

季婉向萧博伸出手说:“你好,真的很感谢你能照顾小柔。”

萧博立刻伸手与季婉握手,笑说:“婶婶好,您客气了,敖叔嘱咐的事我自是要办好的。”

小柔嘟着嘴对萧博,说:“你跟我姐夫叫叔叔,那我不成了你的姑姑了吗,你以后要叫我小姑姑才行。”

“我们是同学,就各论各的吧。”萧博宠溺笑看季柔说。

“不行,你要叫我小姑姑,呵呵,我现在是你的长辈了,以后你不许再对我说不许这样不许那样的,你要听我的话才行。”小柔开心笑说,她眼波流动顾盼生辉,精灵可人。

“你就是我的长辈我该说的该管的还是要的,特别是那些不健康的小吃,还有你若不节制食量,你就不能穿美美的衣服了。”萧博温柔笑对小柔说。

小柔嘟着红唇,娇俏可爱的眨着大眼睛,说:“是哦,不能穿漂亮的衣服可是万万不行的,那好吧,你还是好好监督我吧。”

“小柔,你有点不乖哦,看来是萧博太宠惯着你了。”季婉假意嗔怪小柔说。

“没有,小柔她很好,就是偶尔的小任性也是很可爱的。”萧博笑说。

“好了,别在这站着了,回家去吧。小博,走我先送你回家。”敖龙说着带几人向站外走。

送萧博到家,萧博向敖龙道谢,又细心叮嘱了小柔后才离开。

车子启动,季婉笑看还盯着萧博背影的小柔,说:“萧博很会照顾人,他与小睿比,那个好啊?”

小柔笑看季婉,说:“哥是什么事都依着我,呵,哥是个典型的妹控。萧博也对我很好,但他不会什么事都依着我,常会限制我不许做这个,不许做那个,不过我知道他都是为我好的。”

“嗯,还真是个称职的护花使者,小柔,是不是很喜欢萧博啊,我说的可是男女互相吸引的喜欢。”季婉笑看小柔。

小柔被问得羞红了脸,低着头说:“姐,说什么呢,我们只是很要好的同学,朋友了。”

季婉一副看穿小柔心事的样子,笑说:“我就说我们小柔这双灵动清澈的大眼睛会说话,看看,现在里面满满都是萧博的影子,眼睛很诚实的说出了你的心声哦。”

“哎哟,姐,你不许笑人家,我哪有啊。”小柔娇羞的笑着将头埋在季婉的肩头。

敖龙笑看姐俩,说:“萧博不错的,根正苗红,人又优秀俊逸,小柔喜欢也是正常。”

“姐夫,你也跟着姐取笑我,我不理你们了。”小柔羞恼的转身一边。

“呵呵,小柔害羞喽。”季婉看着羞红了脸的小柔开心的笑说。

“小柔已经是大学生,二十岁了,谈恋爱也是很正常的事,有什么好害羞的。听老萧说小博从上中学时就有很多女生追他,但这小子完全不为所动,完全没有青春期对异性的冲动与好奇,他老子还愁儿子是不是学习学傻了。”敖龙笑说。

害羞的小柔突然转过头,说:“嗯,萧博很讨女孩喜欢的,我们大学有很多女生给他送礼物的。因为我与他总在一起,被人误会成恋人,你们知道吗,我成了全校女生的公敌了,有一次还差点被暗算,还好萧博及时赶到。”

“哦?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招风,是姐夫的错,给我们小柔造成困扰,我会和你们校长说下,把小博调去分校,你们两个分开就好了。”敖龙说。

“别,不行啊,那些女生已经把我当成假想敌了,有萧博在身边她们还不敢怎样,要是把萧博调走那我可就惨了。而且我也习惯他在身边了,要是他走了,我该多没意思啊。”小柔说。

“我们小柔很依赖小博哦,我刚才看小博看小柔的眼神中全是柔情,看来这小子很喜欢小柔哦。你们这对金童玉女到是绝配,不如就正式来场恋爱吧。大学时若不谈场恋爱那真是白活啊。”敖龙笑说。

“小博他,喜欢我吗?我怎么没感觉出来啊。可我哥说不许我谈恋爱,说我还太小……”

“小睿,他这个妹控,别听他的。小柔如果喜欢了,爱了,就勇敢大胆的去追求,别让自己的人生有遗憾。”敖龙笑说。

季婉打了下敖龙,笑说:“教唆犯,你赶紧再打个电话给军营,让小睿明天就回来吧。”

小柔望向窗外的明眸闪动着喜悦的光芒,想着敖龙说萧博看着她时眼神中的柔情,还有他细心的叮咛,似乎,他真的是喜欢她的,她的小心脏雀跃的跳动欣喜着。

三天后,季家客厅气氛有些凝重低沉。

厨房中做果盘的敖龙,偶尔抬头看向客厅季母与三个儿女坐在沙发上,她慈祥的面容上泛着一丝愁绪。

“小睿,小柔啊,我有件事想与你们说。”季母开口。

小睿感觉到怪异的氛围,笑对季母,说:“妈,您有什么话尽量说,有儿子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小柔认同哥哥的话点了点头,明亮的眸子里充满疑惑的看着季母。

“我的孩子们,妈妈知道你们都是懂事的好孩子,我要说的是……,你们的真实身世……”

本是懒懒斜依在沙发里的小睿闻言,一下坐起,炯亮的眸子充满狐疑的看着季母。

“真实身世,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小柔惊愕的瞪大了美眸。

“对,你们没有听错,我要对你们说的就是你们的真实身世,其实,你们,并不是我亲生的孩子,你们……”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章 从此由我来爱你就好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二章 她不配做我们的母亲
热门: 庙前村旧事 主角攻受怎么为我打起来了 四季锦 被沉默的信息素 重生后被影帝看上了 同桌对我有企图 等到烟暖雨收 炮灰总被迫成为团宠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 穿成人鱼后被分配了老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