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她的幸福只有我能给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要放弃我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看到他们车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南宫嫣下了车,抬头看着自家的别墅长长叹息一声,美眸间盈动着一丝愁绪。

欧阳宸拥住她,柔声说:“回家了,高兴点。”

“我只是觉得,为了一个不值得我爱的人我辜负了太多太多,特别是最疼我爱我的父母,九年中,我几乎没好好陪过他们,我好后悔。”南宫嫣说。

“不必后悔,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们还年轻一切还来得及,以后我们好好孝顺二老就好了。”欧阳宸笑对南宫嫣说。

“学长,谢谢你。”南宫嫣说。

“不要叫我学长好吗?显得生分,我已然是你的未婚夫,很快我便是你的丈夫,叫我宸吧。”欧阳宸说。

“宸,谢谢你,在我最痛苦时及时出现,一直耐心的陪伴,为了我,差点影响你对万盛的收购。好在,一切顺利!”南宫嫣温柔笑对欧阳宸说。

“对我来说这世间所有都没有你重要,我庆幸终于等到了你,我会好好珍惜,好好爱你的。”欧阳宸将南宫嫣的头轻轻按在他的胸口上,给她最安稳的依靠。

“走,我们去见二老,告之他们的我们决定结婚的好消息。”

欧阳宸拥着南宫嫣走进南宫家别墅。

“二小姐,二小姐您回来了……”

二人一走进庭院管家张伯惊喜的看着南宫嫣,在看到拥着她的男人,惊喜变成诧异,说:“二小姐,您这阵子去了哪里,可是把老爷夫人给急坏了。”

“这是我家管家张伯……”南宫嫣笑对欧阳宸介绍着张伯,张伯谦卑的向欧阳宸颔首,南宫嫣又说:“张伯,这是我的学……”

“张伯好,我是南宫嫣的未婚夫,我叫欧阳宸。”欧阳宸忙伸手与张伯握手,张伯听得未婚夫完全懵掉,窘然的伸手与之相握,旋即恢复常态笑着带两人走进主楼。

“老爷,夫人,快来看看是谁回来了……”张伯一进客厅就笑着喊道。

坐在客厅里插花的南宫夫人抬头看到女儿,立展开欣喜笑颜站起身迎上来,说:“你这丫头,还想着回来啊。”

“就这么大呼小叫的,是谁来了……”南宫宏邈从书房里走出来看到自己的女儿,摘下老花镜欢喜的走过来,:“是我的嫣儿回来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久不回来看我们啊。打你电话也不通,你哥说你有事出门了,我还纳闷呢。”

“妈,爸,我是出了趟门。爸,妈,好想你们啊,我再也不想离开你们了。”南宫嫣盈泪笑着抱住南宫夫妻。

南宫夫妻眼中全是女儿的存在,没有注意到欧阳宸,南宫夫人拉着女儿坐在沙发上,满脸堆笑仔细打量着久不见的女儿,说:“我的嫣儿怎么瘦了好多,是不是敖晟又苛待你……”

“唉,你就不会说话,现在的孩子们都流行骨感美。”南宫宏邈宠溺笑看女儿,然后回头看向张伯说:“老张啊,快吩咐厨房中午多做几道小姐喜欢的菜。”

张伯笑着应声,转身走去厨房。

“爸,妈,我要给你们介绍一下。”南宫嫣说着伸手拉着站在身边的欧阳宸,说:“爸妈,他叫欧阳宸,是我的大学学长,现在他是我的未婚夫。”

“啊,……嫣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胡话……”南宫夫妻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看着面前俊秀儒雅的男子。

女儿可是有夫之妇,是敖家的媳妇,虽然敖晟那位女婿一直对女儿不好,女儿宁独守空房八年让他们很愤慨很心疼。

女儿莫名消失一阵,回来领个男人还说是未婚夫,这他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小嫣儿啊,你可是有夫之妇,可不许做出败坏德行的事啊。”南宫宏邈皱着眉头说。

“小妹与敖晟已经协议离婚,她完全有再寻良人的权利。”南宫矅从楼上走下来,来到欧阳宸的面前,伸出手。

欧阳宸莞尔与之握手,说:“好久不见。”

“先恭喜你成功收购美国万盛,再恭喜你终于等到了我妹妹。我一直都看好你,好好爱护我小妹,别让我失望。”南宫矅说。

“收购美国万盛?那,那你是欧阳家族的欧阳宸?”南宫宏邈惊讶的看着欧阳宸说。

“伯父好,伯母好,我是欧阳宸,我已经向小嫣求婚成功,今天登门拜访,想请二老准许将您的女儿嫁给我。”欧阳宸谦逊有礼的向南宫宏邈深深鞠了一躬。

“等等,你们这话说得我好迷糊,我女儿已与敖晟成婚,这是宛城人尽皆知的事,你何来求婚一说?”南宫宏邈虽惊喜这位英俊斯文就是商界传闻的奇才欧阳宸,可孩子说的话真是让他很懵。

“爸妈,在一个多月前我已经和敖晟离婚了。”南宫嫣抑制着心中伤痛说。

“这……,前一阵你还与敖晟好好的,怎么就离了,而且这婚是什么时候离的,一点征兆也没有,这也离的太快了?”南宫夫人疑虑重重,更为忧心的看着女儿。

知女莫如母,南宫嫣对敖晟的至深至纯的爱再没人比她这位做母亲更了解,她绝想不到女儿会离婚。而且还这么快领回家一个男人,她不关心那男人有多少财富和权利,她更在意的是女儿是否真正的快乐幸福。

她突然想到,女儿在大学时有个追求者,常常来她家门前等女儿的清俊大男孩,仔细看还真是面前这位欧阳宸。

但女儿这婚离得蹊跷,这位欧阳宸出现的更让她疑惑,她断定女儿绝不是爱上这个欧阳宸了。

“妈,您不是一直忧心小妹在敖家受委屈,得不到幸福吗?现在,小妹想开了,那敖晟也是一直都想离婚的,小妹一松口敖晟自是痛快离了。这有什么快的,我还嫌小妹觉悟的晚了呢。”南宫矅笑说。

“这到也是,只是,我就是觉得你们在一起的太快了,小嫣啊,与敖晟离婚妈支持你,可要再组建家庭,妈劝你还是多考虑一下才好,可别……”

“你这老婆子,你没听小嫣说他们是大学同学,同学情意这就是他们的感情基础,觉得互相适合那自是一拍即合的。欧阳宸,我之前有听朋友们说起过你,是个有为青年。”南宫宏邈赞许的笑看欧阳宸说。

对于女儿与敖晟那段让他们殚心竭虑的婚姻,能离婚都是她们认为最好的结果,也欣喜女儿终于想开了,以女儿的条件必会找到属于她的幸福。

至于欧阳家族,虽然没什么背景,也算是商界的老家族。特别是欧阳宸接手后短短几年已经和他南宫家族平起平坐,更有超越的趋势。

欧阳宸在商界圈子里口碑很好,被誉为商业奇才。最主要的是他从不会象那些富二代花天酒地,很洁身自好从没有过绯闻。这样优秀的男人做自己的女婿,不必说对自家的产业有很大的帮助,更为可心的是,看他对女儿满眼柔情的样子,必会疼爱女儿。

“伯父您谬赞了。”欧阳宸谦逊的说。

“不,你的优秀是有目共睹的,成功收购万盛可担得起一切赞扬。不得不说,我小妹是有福气的。”南宫矅赞许的说。

南宫夫人见自己的老公和儿子都对欧阳宸赞许有加,她也不在纠结什么,看向垂眸浅笑的女儿,只期盼她这一次是寻到了真正的幸福。

欧阳宸得到了两位长辈的认可很快融入南宫家,说笑间更显现出对南宫嫣的关心呵护,这让南宫夫妻更为欣慰。

“我不想与你们动手,马上给我让开……”

庭院里突然传来呼喝声,和睦的笑语嘎然而止都抬头望向外面,南宫嫣在听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时凝起黛眉,美丽的容颜现出一丝伤情,低下了头。

欧阳宸拥住她,轻声说:“不用担心,有我在。”

“敖晟,他,来干什么?”南宫宏邈不明所以看着院中与保镖打斗起来的敖晟。

“我去看看。”南宫矅说着走出客厅。

南宫矅当然知道敖晟的来意,季婉与敖龙来找他时,他就想到被情所伤的小妹定是被一直关注她的学长欧阳宸带走了。

他与欧阳宸在生意场上有几面之缘,欧阳宸更是直言很爱他的小妹,并一直关注着小妹的一切,看着小妹不幸欧阳宸很难过,但小妹没有迈出那座围城,欧阳宸也不会越雷池一步,表示会一直默默的守护着小妹,这让身为哥哥的南宫矅很为感动。

那时,南宫矅便认为欧阳宸更适合小妹,一定会给小妹幸福,所以,他才会把敖晟与杨雪见面吃饭事告知给小妹,他是很期盼小妹能对敖晟死心,那么欧阳宸就有机会和小妹在一起了。

南宫矅告之季婉给南宫嫣重新选择的自由,季婉与敖龙也欣然答应。

南宫矅看着被敖晟几下就放倒的保镖,拍手笑说:“敖大校身手了得,只是,我南宫家不是你的操练场。”

敖晟站于南宫矅面前,说:“我不想动手,是他们拦着我不让我进来。”

“你现在已经与我们南宫家没有任何关系,不让你进那自是有道理的。”南宫矅斜扬剑眉不屑的说。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我知道小嫣回来了,我要见她。”敖晟说。

“敖家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蛮横无礼目中无人的。我记得,你与我小妹结婚这还是第一次登我南宫家的门,只可惜晚了。我小妹是回来了,她是与她的未婚夫一起回来的,我刚还和父母商量着,这一次要给小妹办个最盛大的婚礼。”南宫矅邪肆笑说。

“未婚夫?我与小嫣还没离婚,我们还是合法夫妻。”敖晟说着迈步向主楼。

南宫矅挡在他面前,眸中带着坚决的警告,说:“敖晟,我小妹爱你至深,你是如何待她的。现在,她幡然悔悟,你不爱她就放过她,她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她的幸福只有我能给。”敖晟说着推开南宫矅走进南宫家。

进入客厅,敖晟一眼看到低垂眼眸的南宫嫣被欧阳宸拥在怀里,汹涌的怒火升腾而起大步走上前一把推开欧阳宸,将南宫嫣拉进自己的怀里。

“啊……”南宫嫣惊呼一声,她没想到平日里冷静沉稳的敖晟会做出这么粗鲁的行动。

“老婆,我来接你回家。”敖晟满眼凄苦的看着惊恐的南宫嫣说,抱起她转身就要离开。

欧阳宸拦住他,说:“敖晟,小嫣已经决定要与你离婚,请你放开她。”

“滚!”敖晟冲欧阳宸低吼一声,见他不动,抬起一脚把欧阳宸踹翻在地。

“宸,宸你怎么样……,敖晟,你放开我,快放开我……”南宫嫣使劲的扑打着敖晟,敖晟任她打骂,就是不放手。

“你给我站住。”一声呼喝让敖晟停下脚步。

南宫宏邈走到敖晟的面前,极度的气愤让他脸色暴红,他颤抖着手指着敖晟,说:“敖晟,你,你把我的女儿放开。”

敖晟再强硬可对面前的长辈他不得不听从,他没有放下南宫嫣,只是停下了脚步。愧然的看着盛怒的南宫宏邈,叫了声:“爸。”

“爸?还真是笑话,我这老泰山当的,你与我女儿结婚九年你不曾踏进过我南宫家一步,更不曾听你唤一声爸。如今却在你们离婚后听到你这样叫,我还真不敢当啊。”南宫宏邈说。

“对不起,爸,我与小嫣有些小误会,我们没有离婚,我先接小嫣回敖家,过几日我再来登门道歉,任您打骂处置。”敖晟说着就要带南宫嫣离开。

南宫宏邈拉住他,说:“敖晟,你放下我的女儿。当初你新婚夜远走,不要我女儿,我女儿却苦等你八年。你可知这八年,我们为父母的有多心疼她,为她流了多少血泪。我们如珠如宝宠在手心的女儿,就这样被你虐待,我真是恨你入骨,你知道吗?

你说没有离婚,现在,我就做主这婚必须离,我再也不能让我的宝贝女儿受你敖家一丁点苦去。”

南宫宏邈瞪着敖晟,眸中盈动着泪光。有些懦弱的他这一次要勇敢的做女儿坚实的后盾。

南宫夫人也上前用力从敖晟怀里抢夺着南宫嫣,说:“敖晟,你放开我的女儿,你若还有点良心你就给我放手,你给不了我女儿幸福,你就放她自由。”

敖晟灵活闪身躲过南宫夫人,说:“爸妈,我知之前是你做的不好不对,以后,我会好好孝敬您二老,会弥补我之前所有的过错,请让我带小嫣走吧,她是我的妻子,永远都是,我是不会和她离婚的。”

“敖晟,你这个混蛋,你快放开我的女儿,不然我和你拼了这条老命去。”南宫夫人满脸是泪的追扑着闪躲的敖晟,几次踉跄被欧阳宸扶住。

“妈,妈,您小心……,敖晟,你这个王八蛋,你快放开我,……”南宫嫣看着被敖晟耍得团团转的父母与欧阳宸,气愤之极的猛打着敖晟,她尖尖的指甲在他俊逸的容颜上划出道道细细的血痕,敖晟却依然紧紧抱着她不放开。

身为特种兵的敖晟很轻易的避过所有人的抓捕,站在大门口抱着南宫嫣向奔过来的南宫夫妻鞠躬,说:“爸妈,饶小婿今日无礼,改日必来负荆请罪。”说罢,他抱着南宫嫣跑出主楼。

“给我抓住他!”南宫矅冲庭院里的保镖大喊。

敖晟眸光凛冽的瞪着上前的保镖说:“都给我退后,小心伤到你家小姐。”他趁保镖们怔愣之时,迅速离开了南宫家。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要放弃我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看到他们车震
热门: 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 幻觉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嫁给吸血鬼 无极剑神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 六零之福运小狐狸 偏执大佬暗恋我 乖宠 雕心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