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恶婆婆再刁难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迷人的黑鸢尾花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九章 世外桃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倾洒进房间里,暖暖的照射在大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身上。

敖龙感觉到强烈的阳光,微微蹙眉,缓缓睁开眼睛,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伸手挡下那道强光,低眸看到怀中安然入睡的季婉,他的唇角扬起欣悦的笑弧。

看着她沉静甜美的睡颜,他心痒痒的,轻轻亲吻她光洁的美背与柔美的脖颈。

“嗯。”

睡梦中的季婉嘤咛一声,转身似一只小猫用头轻轻磨蹭着钻时他的臂弯,唇角边带着幸福的笑靥。

“呵呵,老婆,是不是还没要够,看来,你真变成小馋猫了。好吧,为夫为了满足你,精尽人亡也在所不惜。”他说着,翻身压上季婉捕捉到她柔软的双唇。

“咯咯咯,别闹了,可不来了,骨头都要散架子了……”季婉娇笑着躲开敖龙的亲吻,微睁美眸看着敖龙,说:“老公,我感觉好幸福,好想这样一直缠着你,腻着你。”

敖龙莞尔,大手抚去她面颊上的碎发,说:“老婆,你不知道做爱时的你有多美,那般的妖娆魅惑,那般的娇柔妩媚,你全身每一处无不让我身体中每一个细胞都为你疯狂,婉儿,我好庆幸你的美丽只有我能看到,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他的大手轻抚她极为敏感的肌肤,所过之处都激起她的颤抖与兴奋,季婉的面颊变得嫣红迷人,微眯的眸子带着情动看着同样让她发狂的敖龙,轻声呢喃着:“婉儿是你的,永远永远都是你的……”

“婉儿,我好爱你,我爱你……”

敖龙吻上季婉微启的双唇,大手抚在她的柔软上用力的揉捏,另一只大手滑到她的翘臀抚摸按压着,他的巨大轻轻磨蹭着她的幽境密林,感觉到她的湿润他的大手轻轻托起她的臀部,凶猛的狂龙潜入那片幽境中。

“啊……,啊……嗯,……”

极至的愉悦让季婉欢快的呻吟,随着敖龙温柔的抽送,快感无限放大,两人抵死缠绵旖旎氛围氤氲整个爱巢。

第一次,两人全心身的放开,忘却一切豪无顾忌无眠不休的放纵着,至到第二天早上敖龙精神熠熠的抱着浑身无力的季婉去浴室,似照顾婴孩般为她洗澡穿衣,然后把穿着整齐的季婉放在沙发上,轻吻她的额头说:“老婆稍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做饭吃。”

季婉懒懒的躺在沙发里,微微点头,连眼睛都无力睁一下。

半小时后,敖龙把季婉抱到餐厅宠溺的喂她吃饭,暖暖的粥下肚,无力的身体似有了些力气,季婉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下身体,说:“以后可不能这么放纵了,身体象被抽空了般。”

敖龙看着有了些精神气的季婉轻笑,说:“战斗力还是不够,以后要勤加练习。”

季婉嗔怪的给他一白眼,说:“再来几次要被你练死了。”

“怎么会,你现在被我调教的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敖龙邪魅笑说。

“你这只饿狼,我是永远不可能跟上你的步伐,小女子甘拜下风。”季婉说。

吃过饭后,敖龙拿着一个精致的丝绒锦盒坐到季婉的身边,季婉瞄了眼,说:“首饰?给我的吗?”

敖龙点头,打开丝绒盒子,里面是一套珍珠首饰,那颗颗硕大的珍珠在紫色丝绒的映衬下显得雍容华丽。

“喜欢吗?”敖龙问。

“喜欢,相比于钻石,我更喜欢珍珠。你这次去开会吗,怎么想到给我买首饰?”

敖龙一样样给季婉带上,笑看锦上添花的娇妻,说:“与领导吃饭时,偶然看到路边的首饰店,然后便想到从你与我结婚,我都没正经送你首饰。闲暇时便去了首饰店,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套珍珠首饰,它名叫掌上明珠,到是称合我似你如珠如宝的喻意。”

季婉依进敖龙的怀里,说:“老公,我前世积了什么善缘,能遇到你,我真的好幸福。”

“老婆,遇见你才是我的幸运。”敖龙温柔亲吻季婉。

座机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铃声,季婉对敖龙娇俏一笑,离开他的怀抱伸手抓起电话:“喂,你好……”

“你们搞什么,好几天不见人影,手机也都关机了。”

季婉被突然的狂声呼啸震得耳膜生疼,把电话拿离得远了些,窘然的看向敖龙,小声说:“是妈。”

然后,对电筒说:“妈,我的手机没电了,您找我什么事啊?”

“是啊,如今你贵为敖家族母,身份尊贵,想见一面都不容易了。”卓璇的语气很冲,显然很气愤的样子。

季婉凝眉,要说婆婆从被爷爷以家法教训后,再不象以前那么傲慢冷酷了,现下这般尖酸的语气,让她预感不妙。

“妈,您别生气,这不是阿龙刚回来,我们这两天也没什么事,休息了两天,也没在意手机没电了。”季婉说,想到这两天一直与敖龙抵死缠绵,她看向敖龙俏脸泛起迷人的绯红。

“我问你,谁让你把陈工与吴工调走的,你虽然是敖家的族母,可集团的事归我管,你不经我同意,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怎么,想显示你的权威,想踩到我头上来了?

你进我敖家口口声声说不为钱财富贵,可你为你娘家人利用集团去圈地,然后又把最好的地段给了你娘家人,还用我敖家的钱为你娘家人建公司,现在,你竟然把我的人都挖走了。

当初,老爷子让你接手集团你言之凿凿为家庭和睦不接集团,还于我管理。现在你这一出出的是在做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你在敖家可以一手遮天了是吗?

我就说,贱民就是贪婪成性,看看,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季婉深深凝眉,将电话又离得远了些,不愿再听婆婆刻薄的话。

敖龙感觉到不对劲,夺过电话听到母亲责骂季婉的话,他说:“妈,不许你这样说季婉,那块地是我让陈工去投标的,也是我答应给陈志强的,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季婉从没同意过这件事。”

“她不同意,她会不同意,遇到你这个傻瓜,什么事都帮她想着,护着她,还用她来争吗?我真是命苦,怎么养了你这个白眼狼,你再这样执迷不悟,敖家就是有再大的家业也会被季婉给骗走了。”卓璇说。

“妈,你别总这么盛气凌人的好不好,能听我把话说完吗?请不要再用贱民的字眼,你身处的不是封建社会,你只不过生活条件优于别人,这并不代表你就可侮辱与责骂谁低贱。特别是季婉是您的儿媳,我们是一家人,你这么说她,你又高贵到哪里去。我帮陈志强,那是因为他是季家的女婿,季家与我们敖家已经是一家人,我帮自家人有何不对。

如按一家之主,我做这个决定没有对敖家有任何的损害,更毋庸置疑。

陈工和吴工是我调去陈志强哪里的,我没有和您说一声,也是我的错,季婉都还不知道我调走陈工与吴工的事,你不要不问事情缘由就劈头盖脸的指责季婉,这与她没一点关系。”敖龙面色阴沉的说。

“好,你就护着她吧,我这个婆婆是一句也说不得了。好,那我也明确告诉你,我身为集团的董事长决定收回那块地,你想帮陈志强,你自己出钱我管不着,但他别想占集团一分一豪,还有,马上把陈工与吴工给我调回来,别来挖我的墙角。”卓璇气愤之极的说。

“陈志强那边是一直招聘不到合适的人,我只是让陈工和吴工暂时过去帮忙,过一阵公司走向正轨,陈工与吴工就回集团去了,反正他们现在集团里也没什么大项目做……”

“你给我闭嘴,你身为族长,管得是全族,集团归我管理,各负其责,你不经我左次三翻插手我的事,你是越发的过分,你个吃里趴外的东西,你干脆去季家做上门女婿吧,别来祸害我们敖家。”卓璇不依不饶的说。

“妈,你越说越过份了,这件事,我以族长的身份就这么决定了,你不同意,那你就别当这个董……”

季婉一把抢过敖龙手中的话筒,说:“妈,您别生气,那块地您收回吧,这事是我考虑的不周全,对不起,以后我会注意的。我先不与您多说了,明天我回家与您赔礼道歉去。”

她躲过敖龙的争抢挂了电话,对敖龙说:“你这是干嘛,跟妈发族长的威吗?我本就不同意帮陈志强的,你非要这么做。之前我要与妈说这事去,你都说和妈打过招呼了,原来你一直说谎,真是该打。”

季婉说着佯装生气的轻轻打了下敖龙,敖龙黑沉着脸说:“投标那块地的事我怎么可能不和妈说,妈当时没说什么。就是调陈工与吴工的事,是我临回来之前,陈志强打电话给我,说公司马上要开业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程经理,问我能不能和集团借一下人。我给妈打电话时,妈正在开会,我就先把陈工和吴工调过去了。然后,回来这两天一直和你腻在一起,就把这事给忘了,我妈就是小题大作了,明天我回去和她说一声就没事了。”

季婉拉着敖龙的手说:“老公,我想这事还是依着妈吧。你这么帮陈志强我知你是为我,可我一直觉得如此不劳而获的帮助不妥,抛开我对他的成见不说,我可以帮助他,但一切还是要靠他自己的能力。”

“老婆,话都说出去了,哪有收回的道理,这事你就交给我吧,对陈志强我不会一直这样帮他,以后公司做到怎样还是要看他。再者,如果把地收回来,陈志强会把所有的气撒在你姐的身上……”

“大不了就离婚了,我正好把姐接回来,然后让她好好散散心去,再给她介绍一位帅哥。”季婉俏皮的笑说。

敖龙轻掐季婉的脸蛋,说:“你说的轻巧,总之,这事交给你老公我,我太了解我妈了,我回去好好劝劝她,说几句软话妈就不会计较了。”

敖龙拥住季婉亲吻她的脸颊,拉起她的小手,点着她无名指上的珍珠戒指说:“这可是最好的南珠,很稀少的。听人说,女人没有不爱首饰的,以后我每去一个地方,我就要给你买一件首饰回来。”

“买多少首饰也不如你多爱我一点,有你这个天下独一无二的大宝贝我就知足了。”季婉笑说。

“爱你,永远也不变,宠你更是不能少,我要把天下间所有的珍奇异宝都找来给你。”敖龙笑说。

“呵呵,那我得先盖个宝藏楼去,咯咯咯……”

第二天,敖龙与季婉回到敖家庄园,一进门敖啸天就夸赞季婉骗捐一战打得漂亮。小轩与雪狼更是欢喜的围绕在季婉的身边。

卓璇下楼来看到敖龙与季婉,冷脸坐在一边不说话,季婉上前与她说话,卓璇也爱搭不理的。

敖啸天看到卓璇对季婉的轻慢,沉下脸。

卓璇不敢惹老爷子不痛快,缓和了冷淡与季婉说话,敖啸天这才露出笑脸。

中饭,季婉与南宫嫣一起下厨,季婉特别做了卓璇最爱吃的菜,卓璇敷衍的笑着。

原本卓璇以为季婉来定会把帮助陈志强的事向敖老爷子说,然后以老爷子压迫她妥协,她已经做好抵抗到底的想法。

然而,季婉没有那么做,全然做为儿媳对婆婆的迎合与讨好这让她颇为受用。

午饭后,季婉与小轩雪狼去后花园玩,敖龙走到母亲的房间前敲了敲门,听到母亲的应答,他推门走进去。

卓璇回头看到敖龙,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不理睬他。

敖龙来在母亲身边,笑说:“妈,还在生气呢?”

卓璇不语,也不看他。

“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要注意身体,气大伤身……”

“你若不气我,我好得很。”卓璇忿然说。

“我哪有气您啊,那片地的事我之前和您说,您也没说什么啊,就调陈工的事,我就忘了和您说一声,您至于这么和我较真吗?”敖龙笑说,伸手抚在卓璇的肩头上,轻轻的为她按摩。

“一边去。”卓璇打开他的手。

“妈,您一向没那么小气的,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儿子不经您同意就调走陈工的事,好吧。”敖龙笑说。

“少来这套,你这个白养狼。”卓璇瞪着敖龙说。

“妈,您就别再计较这事了,做为补偿,之前被我从部队请走的卓家子弟我让他们官复原职成吧。”敖龙摇着卓璇的手臂似撒娇笑说。

卓璇转头看向敖龙,说:“此话当真?”

“当然,儿子怎么可以拿军中事儿戏。”敖龙说。

卓璇淡淡一笑,说:“还算你有心。”

敖龙挑眉坏坏一笑,说:“妈,您借机发这么大的火,是不是早等着和我谈条件呢,您这头老姜,还真是辣啊。”

卓璇笑着打敖龙,说:“你这不孝子,没大没小的,你做了错事还来编排我。”

敖龙抓住卓璇的手,说:“妈,您把卓家人送到我手下来,是想娘家人将来有好的前程。我让卓家人进入军营是因为把他们当亲人,这和您把季家人当亲人是一个道理,您说是吧。亲戚吗,就应该互相帮衬的。”

“陈志强就是滩烂泥,扶不上墙。他怎么能与我卓家人相提并论。你给他投那么多钱,说不定明儿就赔光光了。”卓璇说。

“对陈志强我考查过,他的生意虽然做的小,但他是个典型的商人。给他机会他一定会做好的,再有陈工与吴工的帮衬,又有我们敖家做后盾,他绝不会赔的。

妈,我给您提个意见,您啊,什么事都图个利,这点不好,得改。”敖龙说着站起。

卓璇抬手打向敖龙,却被他坚实的肌肉反弹的生疼,气得她银牙紧咬说:“你不如就说你妈是唯利是图。”

“这个我可没说,是您自己说的。”敖龙笑着快步走到房门,出门时抛给卓璇一记媚眼,坏笑着离开。

“这个臭小子。”卓璇笑骂着,长长吁出一口气,本是备好战的她,得到了儿媳的尊敬,还有从不妥协的儿子的退让,她很是欣慰。

敖龙找到与小轩玩得正欢的季婉,抱着她狠亲了口,说:“一切敲定。”

季婉担心的说:“你真有和妈妈好好说吗,你不会象昨天那样以族长身份强硬要求妈的吧,我得去看看,可别把妈气坏了。”

“老婆,我在你眼中就只会蛮横霸道吗?”敖龙不高兴了,掐着季婉的脸蛋,说:“我答应妈让她卓家原来在我部队的子弟重回部队,妈就不再追究陈工的事了。”

“哦,这样啊,妈没生气就好。我可生怕你不能好好与妈说话,要是因为陈志强使你们母子生分,那可真是不值得。”季婉说。

“我妈啊,是个得理不饶人,雁过拔毛的主儿,什么事都讲个利,投其所好就成了。”敖龙笑说。

季婉伸手戳敖龙的头,说:“有这么说自己妈的吗?该打。”

“我妈都打我了,老婆,那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呢?”敖龙说着又要亲上季婉,感觉到有人盯着他们,敖龙看向仰头看他们亲热的小轩与雪狼,小轩眨巴着大眼睛说:“请继续,我要学习一下。”

敖龙给了小轩一个爆粟,说:“学你个头,小屁孩。”

“小气鬼……”小轩拿起水枪射向敖龙,敖龙一把拎起小轩将他扔向充气城堡里,拉着季婉跑开,小轩爬起大叫:“臭舅舅,把小舅妈还给我。”雪狼也在一旁帮着他狂声吠叫着。

敖龙牵着季婉走在花园的石径上,呼吸着新清的空气,敖头转头看向季婉,树影间一道光束打在她的身上,让她美丽的容颜更加明艳动人。

他撩起她的下颌,轻吻她柔软的唇瓣,温柔的研磨着,说:“婉儿,陪我去个地方吧。”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迷人的黑鸢尾花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九章 世外桃源
热门: 弃僧 绾青丝 青麟屑 若你不弃,执手相依 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娱乐圈] [综武侠]当琴爹穿越武侠世界 沉香 与凤行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临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