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骗捐事件2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二章 骗捐事件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骗捐事件3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敖龙跑进威龙基金大楼里,躲避在顶层大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见到他的来临,眸中都显喜悦与安稳的神情。

“大家不要怕,楼下闹事的人已经被控制住。”敖龙对迎上来的众人说,目光在人群中焦急的搜索着季婉的身影。

“季婉她没事,在她的办公室,上官琛中枪在取子弹。”秋水对敖龙说。

“中枪?”敖龙紧凝剑眉,向秋水点了点头拔开人群冲向季婉的办公室。

推开办公室门,看到脸色苍白的上官琛躺在沙发上,沈妍正在为他取子弹,季婉双手紧握着上官琛的手。

“婉儿。”敖龙唤了声走向季婉。

季婉听到熟悉的声音,惊喜的回头,放开上官琛的手扑向敖龙。

上官琛举着手,看着拥抱在一起的敖龙与季婉,心空落落的。

“你没事吧?”敖龙关切的问。

季婉摇头,说:“没事,不过,刚才要不是太子琛挡下那颗子弹,现在躺在那里的就应该是我了。”

敖龙看了看神情落漠的上官琛,说:“还算他有点用。”

上官琛苦笑,说:“承蒙敖少将夸讲。”

季婉娇嗔的瞪敖龙一眼,责怪他这时还吃没用的飞醋。

“这帮闹事的竟然有枪……”敖龙忿然说着拿出电话:“吴局长,有人中枪了,请严密排查携枪者,保障民众安全。”

“他们用的是气枪。”上官琛说。

“气枪也是枪,也是违法的。”敖龙说。

“对了,寒山那边怎么样?”季婉问。

“那里有莫芷在不会有事的,猛龙军卫也已经过去了。那里只是去了一些记者,这件事的幕后策划者应该知道庄园里有孩子,不敢让闹事者去哪里,而他们针对的是基金会。”敖龙说。

“我们刚还在猜测会是谁做的,最后想到这次大领导的换届。”季婉说。

“没错,能有胆子这么搞敖家的,也就是与我爸同时竞选的那几位人物了。这次的骗捐事件,是打击敖家的刚刚开始。”敖龙说。

“那你觉得应该会是谁?”季婉说。

“同时竞选的有五人,除了我爸,还有东方乾,孔令择,卫金煜,倪宏都是政局核心人物实力相当,论我家在军中的势利应该是略胜于其它四人一筹,恐这几人都忌惮我敖家,他们都有嫌疑看不出是哪一位。”敖龙说,深情凝望季婉说:“这一次是我敖家躲不开的劫数,害你受连累了。”

季婉依偎在敖龙的怀里,说:“你说这话我们还象夫妻吗?是想大难临头与我各自飞怎的?你找打。”

她伸手用力捏了下敖龙的舅子,敖龙笑了,说:“我错了老婆大人。”

“嘿嘿嘿,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周遭人的感受,无时无刻秀恩爱烦不烦。”上官琛不耐烦的说。

“不烦,永远也不会烦。”敖龙说着,撩起季婉的下颌亲吻上她的红唇,宣誓主权,季婉娇羞的推开敖龙,嗔怪的瞪他一眼。

“我去,整天看你们打情骂俏大秀恩爱,伤不起,伤不起啊。”上官琛以手捂住脸大叫。

“当啷”,一颗带着血肉的子弹放在处置盘中,沈妍说:“是气枪子弹,还好伤口不是很深。”

上官琛笑看沈妍,笑说:“手术手法不错,快准狠。”

“谢谢夸讲。”沈妍得意的扬了扬眉笑说。

“哎,我说,我救了你老婆,你都不感谢我一下吗?”上官琛冲敖龙说。

“这一次算弥补你捏造事实的罪过。”敖龙说着拥着季婉向外走。

“敖龙,你给我回来,谁捏造事实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上官琛气愤大叫。

“季婉解救被拐军嫂那次,那些照片是你发给我的吧。”敖龙回头斜睨了一眼上官琛。

上官琛瘪了瘪嘴,没好气的嗤声。

“什么照片?”季婉不解的问。

“你去解救军嫂那次遇袭,第二天在医院,上官琛说谎杀手又来偷袭,拥着你走进病房被他拍下照片寄给了我,照片取的角度很好,看起来就是两个人在相拥亲吻,很是亲密。”敖龙说。

“什么,上官琛他……,这个混蛋,他竟然……”季婉忿然回身要去找上官琛算账,敖龙拉回她说:“别搭理这个跳梁小丑,那照片我根本没相信,关于忠贞,我对老婆是绝对的相信。”

季婉还是气呼呼的,说:“看我不收拾他。对了,你不应该带军士们来的,这样不是更被有心人抓住了把柄吗?”

“没事,守卫地方安全,为人民服务也是我们军人的职责。我的特种兵就是特立独行的部队,只要不损害国家与人民的利益,一切我说了算,这一点军中大老也不会说我什么。再者,老婆有危险我来保护这也属人之常情。”敖龙笑说。

楼下闹事的人群很快被驱散,并抓住了那个用气枪伤人的人,吴局长向敖龙汇报了情况,敖龙夸赞吴局长办事周密得力,便让警局的人鸣金收兵了。

随之,敖龙带来的记者也把真实的情况发到了网上,事态算是平息下来,威龙基金大楼的工作人员惶恐的心情渐退,开始收拾残局。

敖龙陪了季婉一会儿,留下了五位特种兵看守在大楼下,便带着其余军士们回部队了。

上官琛走近在窗边瞭望军车远走的季婉,酸酸的说:“都没影了还看。”说着,他伸手在季婉眼前乱晃。

“啪。”季婉狠打开上官琛的手,这一动作扯到了上官琛的枪伤,痛得他哇呀大叫。

季婉瞪着他说:“疼吗?”

“疼,疼死了,你这没良心的小狐狸,我可是刚救了你一命啊,你也忍心下得去手。”上官琛痛得嗤牙咧嘴,一双勾魂摄魄的媚眸求取着季婉的同情。

“疼死你,敢拍照诬陷我。”季婉恨恨的说。

“呃,哪有的事,敖龙他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拍的照片,是他诬陷我好不好。”上官琛被季婉盯得眼飘乎。

“你还敢说……”季婉伸手狠狠掐向上官琛。

“啊啊啊,疼疼疼,不敢了,快放手,刚缝的伤口要被你扯开了,姑奶奶,快放手。”上官琛呼痛求饶着,他的手却紧紧握着季婉的手不放,极其享受握住她柔软腻滑小手的感觉。

季婉抽不回手,狠踹他一脚,上官琛后退不得不放开她的手,嘻皮笑脸的说:“打是亲骂是爱,稀罕不会够加脚踹,呵呵。”

“去死吧你。”季婉又踹他一脚不再理他走回办公桌看文件。

上官琛闻着手中属于她的芳香,一脸陶醉,笑对季婉说:“敖家这次是风雨欲来,政治斗争可远比你想象的残酷,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敖龙离婚吧,我一定比敖龙对你还好的。如果你跟了我,我会尽所有帮助敖家度过这次难关。”

季婉抬眼看他,说:“上官琛,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和我说这种话,你马上从我的面前消失,我们永远不再是朋友。”

“敖家已经树立了强敌,要是再多我一个敌人,可谓雪上加霜……”

“滚!从此再别让我见到你。”季婉怒喝一声,美眸渗着凛冽的寒气瞪着上官琛。

上官琛摇头叹息,说:“想我纵横黑道的太子琛,一个凌厉的眼神就让敌人毛骨悚然,却偏偏犯贱的爱看你冲我吼,冲我翻白眼的样子,呵,我这辈子算是毁在你手上了。好吧,朋友就朋友吧,我认命,上官琛此生非你季婉不爱,刀山火海必护你周全。”

季婉闻言心中气愤顿消,离开办公桌走到茶台彻茶。

上官琛欣喜着安静烹茶的季婉,邪魅的眸了里盈动着一丝忧伤。

季婉将一杯茶递给上官琛,上官琛立刻笑着接过,优雅的品尝。

“利用你的人脉找到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季婉说。

“这个不必你说,一大早看到新闻我就吩咐下去了。”上官琛说。

“敌人有备而来,很可能已经知道你入股基金会的事,应该会拿你说事了。”季婉说。

“嗯,这个是肯定的,没关系,一切先冷处理,等我抓到推动这次事件的人,我,要感谢他,因这件事让我上官琛与我的家族将堂堂正正的站在人前,宣布弃暗投明。”上官琛看着沉思的季婉,说:“季婉,你要记得,你除了有爱你的老公敖龙,还有我这位忠心为你的蓝颜知己。”

季婉美眸中盈动着感动,向上官琛温婉一笑。

一天过去了,怀着恐慌心绪的基金会员工怯然的走出大楼,急步向家的方向而去。

季婉站在雨搭下,仰望蔚蓝的苍穹,长长吁出一口气,走向自己的车子。

秋水与几位维护网站的技术人员今晚要值班,虽然这一天网上对威龙基金骗捐事件没有继续发酵,但敌明我暗还是要随时密切的关注着网上的动态有情况及时处理,不能再象今天早上被人打个措手不及。

虽然做了万全的准备,可是,第二天还是出了事。

清晨三点时,威龙基金会的电脑主机系统被黑客入侵,技术人员想尽方法拦阻却还是被黑客攻陷,大量内部资料被盗取。

浅眠的季婉被电话吵醒,大半夜敖龙陪着她来到基金办公大楼。敖龙联系了几位计算机专家,还是没能补救黑客对威龙基金网站的侵入与破坏,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得暂时关闭了网站。

凌辱五点时,网络上流出大量被篡改的慈善援助的资料,有一项账目显现大笔资金流入威龙集团,一切的数据显示,基金会只是威龙集团迅速向民众敛财的空头机构。

网上立时又掀起轩然大波,季婉通知所有员工休息三天,在家保证好自己的人身安全。

敖龙打电话给警局吴局长,调来人员守护好基金会办公大楼不再受闹事者侵害。

意外的,没有闹事者再来打砸损坏。但那些不实的数据却在网上传播得越来越厉害,民众再一次一边倒的谴责威龙基金,连威龙集团的股票也受到波及,在迅速的下跌。

卓璇打来电话,这一次她没有指责季婉,却是表现出敖家人该有的众志成城的决心。

敖啸天也安慰着季婉不必慌乱,敖家人是她坚实的后盾。

下午,慈善组织监管委员会来了,就网上流传的威龙基金的大量数据做调查。

电脑里的数据都被破坏了,好在季婉有让员工留下人工数据资料,她拿出那些资料给委员会的人看,并阐述有人恶意污蔑威龙基金会,委员会表示愿意相信威龙基金会,但要求她停业整顿,近快解决网上的流言。

委员会的人刚走,网上又爆出威龙基金幕后老板是黑社会的上官家族,所有网民强烈发声抵制威友基金会,说什么军匪一家亲,要求严厉处置不法黑心骗捐的威龙基金,更对威龙集团恶语中伤,股民大量抛出威龙集团的股票,造成股票停盘。

傍晚时分,上官琛来到威龙基金,对心急如焚的季婉说:“不用慌,我找到救星了。”他说着侧身向一边,一个矮小的身影映入季婉的视线。

“矮子王,怎么是你?”季婉看着笑嘻嘻的矮子王疑惑的看向上官琛。

矮子王伸出小手拉了拉季婉的衣角,说:“怎么,老朋友,嫁入豪门就忘了我这位铁杆粉丝了。”

季婉尴尬一笑,说:“矮子王,我现在真没闲心和你开玩笑,我都烦得要撞墙了。”

“别烦,别烦,我就是来帮你的。”矮子王笑说。

“你,你能帮我什么?”季婉不解的看着矮子王,他走到季婉的办公桌后跳上对于他来说有些高的椅子上,小手点开电脑,看向季婉诡异一笑,电脑打开后,小手噼里啪啦敲击键盘。

“你,这是什么意思?”季婉不明所以的看着一脸邪魅笑意的上官琛。

“基金电脑系统被黑,我知道一位黑客高手,叫小神童。找了他一天终于找到了,可是,他说什么也不愿出面帮忙。我找人的动静大,被矮子王知道了,他说可以把小神童叫来帮忙,然后他就跟我来了。”上官琛说。

季婉凝眉看了看矮子王,说:“找到小神童又有什么用,数据已经被毁了,他来只能帮着修复系统……”

“看来你对黑客领域是真不懂,有黑客入侵我们,那我们找到比他们还厉害的黑客就能随他们入侵我们系统的痕迹找到他们,那不就是找到了敌人的所在?”上官琛说。

“哦,可以这样啊,我还真是孤陋寡闻了。”季婉惊喜的笑说,走到矮子王身边拍着他的小肩膀说:“矮子王,这小神童是什么人,你有没有把握找他出来?”

矮子王萌萌的小脸一脸得意,笑说:“自己看聊天记录,人马上就到。”

“好啊,我马上派人去接。”上官琛欢喜笑说。

“不用,小神童不喜欢别人知道他的居所与情况,他十分钟后就会到这里了。”矮子王说。

说是十分钟,季婉却感觉如一世纪般的漫长。

矮子王的电话手表叮的响了一声,他笑看季婉说:“来了。”

随着他的话,办公室门被推开,一声稚嫩清亮的声音传来:“矮子王,你终于有求我的一天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二章 骗捐事件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骗捐事件3
热门: 浴火焚神 重生九二好生活 第一美人翻车了 扶摇皇后 我有一座随身监狱 穿成男主的猫[穿书] 六朝纪事 世家(上) 面包树出走了 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