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过大年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卑微似尘埃的爱情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情渐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别哭,快别哭,你说谁回来了,出了什么事?和我说说,我帮你想办法……”季婉劝说着哭得伤心的南宫嫣,而南宫嫣情绪失控哭得越发的伤心,说的话更是哽咽的不成句。

南宫嫣口中的她,让季婉想到去电视台做节目时,金瑶曾说敖晟上大学时的女朋友,后来因进入娱乐圈被卓璇棒打鸳鸯,那么,南宫嫣口中说的她回来了,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女人。

季婉耐心的安慰南宫嫣好一阵,见她悲伤的心绪稍稍平复了些许,她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站在你这一边,不光有我,还有敖龙,我相信爷爷也会支持你的,不管怎样你与大哥还是合法夫妻,若他敢在婚内与那女人有什么关系,我做为族母定不饶他。”

南宫嫣突然抬起头,说:“你知道她?”

“我曾听别人说起过大哥在大学时有个女朋友,我想说的应该是她,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女人回来又能怎样,你是发现大哥他们有什么……”季婉凝眉问。

南宫嫣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说:“没有,他们没怎样,就是,就是那个女人约敖晟去吃过一回饭。”

“你怎么知道的,你不会是跟踪大哥吧?”季婉说。

“没有,我哪敢跟踪他啊。是我大哥看到晟和那个女人吃饭,拍了照片给我看的。”南宫嫣说。

季婉翻了翻白眼,说:“你这大哥是怕你不伤心还是怕事不大啊。”

“我大哥他是不想看我总委屈自己,想让我看清楚事实,想我离开晟重新生活。”南宫嫣说。

季婉叹息一声,对于南宫嫣如此卑微的爱着敖晟,她一外人看着也是一肚子气的,更何况身为南宫嫣的亲大哥,心疼妹妹为妹妹不值,她到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吃了一顿饭而已,又没怎样,再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年少时的那点冲动与浅浅的情意早就淡了,你别想那么多折磨自己。”季婉说。

“不,不是的,当年他很爱那个女人的,更关键的是,他不爱我。”南宫嫣说着又嘤嘤的哭起来。

季婉扶着南宫嫣的肩膀,让她正视自己,说:“南宫嫣,你当初勇敢的选择半年之期,不是已经做好准备有一天会与敖晟离婚的吗?我看现在的你似乎更放不开了。”

“其实我从没有放开过,选择半年之期就是抱着最后的希望,想在与他相处的半年之中,让他看到我对他的爱,更想用我的爱感动他,如果他一直不能爱上你,我也认命了。

可是,与晟在一起这几个月,我更舍不得了,我,我不能没有他,我觉得,我要是离开了,我会死掉的……,我,我真的好难受啊。”

“那好,我这就带你去问敖晟,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他依然不爱你,如果他还抱着一定要离婚的想法,那你们现在就做个了断。”季婉说着就要起身。

南宫嫣拉住季婉,说:“不要,你别去,我知道现在多和他呆一天都是我奢求来的,如果要分开,如果梦终要醒来,那就让它晚一点来吧。”

季婉看着伤心欲绝的南宫嫣真不知如何帮助她,一直无法理解张爱铃那句——见了他,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我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现在的南宫嫣让她明白了些许,只是这种卑微的爱真的能换回好的结果吗?

季婉抱住南宫嫣,说:“别哭了,我相信大哥的人品,他不会与那个女人有事的。不管你与大哥未来怎样,我希望你能勇敢面对。走,我陪你去花园走走吧。”

季婉扶着南宫嫣穿过厨房向后花园而去,一道身影从屏风后闪现,敖晟冷峻的眸子带着一丝罕见的伤情看着走远的身影,剑眉紧蹙沉思了片刻,默然低下头转身走回客厅。

今年的新年就连大姑奶在美国的儿孙们都回来了,是敖家全族好久没有的大团圆,平日总是肃冷威严的敖啸天脸上一直盈着慈爱的笑容,被曾孙辈围绕着要红包,他来者不拒的派利士,看着满堂子孙的欢喜笑闹他无比欣慰,这便是他一直渴望看到的天伦之乐,绕膝之欢,家合万事兴。

季婉回到主楼客厅里,走到季母身边坐下来,季母正在给孩子们讲故事,季婉看着表情生动的母亲,让她想到小时候在孤儿院时,孤儿们最喜欢缠着母亲讲故事,而讲故事的母亲似自带发光体一般的神圣而高大,是孩子们心中最伟大的母亲形象。

一阵夸张的笑声引季婉看向正与公公说话的姐夫陈志强,姐姐季姝微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坐在一边。耳边是陈志强不懂装懂的高谈阔论,季婉真觉有这种的亲戚而丢脸,更愧然于公公的好耐性能受得了陈志强这种庸俗之极的人,她厌烦的凝眉想起身把陈志强从公公身边带走。

敖龙不知何知来到她的身边拉她坐回来,温柔笑说:“大过年的,别扰得家人不开心。”

“我是怕爸……”

“爸虽然位高权重,但他更喜欢家庭和睦,你没发现爷爷与爸因为敖家的团圆非常开心吗,不必介意那些小瑕疵。”敖龙将季婉拉入怀中。

中午盛大而隆重的全家福宴更是热闹非常,这次家宴由南宫嫣一手策划筹备的,她的辛苦得到了长辈与家人们一至的夸赞,她欣然于得到敖家所有人的认可,而当她看到一如既往淡漠的丈夫敖晟,眉宇间泛起淡淡的忧伤。

全家宴结束后,短暂的休息后全家族的女人们都汇聚到餐厅里为晚上接神包饺子,几十人要包近百人的饺子,季婉笑叹一群女人们一边干活一边七嘴八舌的说着家长里短的,那情景还真是从没见过的壮观,也是高贵的敖家人最接地气的一面。

季婉看到敖谨也在,她坐在小柔的身边,时不时用很怪异的目光盯着乖巧可爱的小柔看,偶尔与小柔说上几句,小柔礼貌又显拘束的回答着。

季婉看得出敖谨有些刻意的在接近小柔,这让她心中萌生的疑团在疯长。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新年的钟声敲响,敖家人皆大礼向敖啸天与大姑奶敖慕青两位长辈拜年,之后互相拜年,欢乐的气氛至于高潮。

迎了新年,不能熬夜的长辈们便都回各自的房间去休息,精神头十足的晚辈们欢愉劲头才开始,三五成群的凑成局打麻将玩搜哈等游戏。

季婉本是要与小柔小睿还有南宫嫣去楼上唱K的,却被敖龙硬拉走。

“你干嘛啊。”季婉没好气的想挣开敖龙的钳制。

敖龙回眸瞪她一眼说:“你今天犯了错误,我要惩罚你?”

“我犯了什么错,你这是要搞事情啊?”季婉瞪着敖龙说。

“搞事情的是你,敢说我有一夜情,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啊,那是开玩笑的,你……啊……”

不等季婉说完,她被敖龙扛在肩上大步走向他们的房间。

南宫嫣看被拉走的季婉,笑对小柔与小睿说:“那我们去玩吧。”说着站起,见敖晟向她走来,看着高壮英俊的丈夫,心头立想到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画面,黛眉微凝别过脸去。

告诫自己,他不爱你,勇敢点,是时候放手了。

“累了一天还是早点休息吧。”敖晟语气淡淡却充满关切。

南宫嫣遽然瞪大眼睛看向敖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下一秒,她被敖晟以公主抱抱起向楼上走去,她愣愣的看着他俊逸的面容,惊喜与茫然交织着。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带有关心意味的话,更是第一次如此暧昧温情的抱着她。

小柔与小睿看着纷纷被霸道老公掳走的二人,相视一笑,小睿说:“不愧是敖家人,心疼老婆也这么霸气十足。”

“唉,看来没得玩了,还是回房间睡觉去吧。”小柔嘟嘴红唇说。

小睿拉着小柔说:“有哥在呢,我陪我妹玩去。”

“嘻嘻,还是哥最好了。”小柔一双迷人的凤眸笑眯成月牙,亲昵的挽着小睿的手臂。

小睿看着漂亮可爱的妹妹,说:“姐夫跟我说你与那姓萧的小子相处的很好,好象有点超乎朋友的好,说说吧,你们几个意思?”

“啊?哪有啊,我们就是很好的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了……”

小柔娇怯的笑说,莹白的小脸泛起迷人的绯红。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卑微似尘埃的爱情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情渐浓
热门: 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斩春 穿进玛丽苏文被迫装直男 女人,你输了 凤还朝(上下) 玉堂金阙 身份号019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 老张的哲学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