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夜情结晶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龙凤胎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卑微似尘埃的爱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婉凝眉深思着,她拿起那个人的照片,似乎那俊逸的眉宇间有一丝熟悉。

墨翰没能得到孩子的下落,很是失望。听得季婉是来艾妈妈这里做慈善援助的,他当即开了张支票递给艾妈妈,艾妈妈有了威龙基金的捐赠本不想再接受墨翰的钱,季婉说捐款是多多益善,再加墨翰的坚持艾妈妈也就收下了。

墨翰离开,季婉看着渐行渐远的豪车,龙凤胎,在她的脑海中萦绕不去。

晚间吃过晚饭后,敖龙拉季婉去花园散步,看着从回家就心事重重的小娇妻,伸手捏了下她的脸蛋,说:“想什么那么入迷,都不看我一眼,我有点吃醋哦。”

季婉娇俏一笑,挽着他的手臂,笑说:“你真要变成酷坛子了,我今天去艾妈妈孤儿院了。”

“我知道,电视台给威龙做的特别节目,有什么事发生吗?”敖龙笑问。

“还真有哎,你猜我看到了谁?”季婉笑说。

敖龙皱眉叹息,说:“我深感懂你的心思,可还没到洞悉你一切的地步,这个还得你告诉我才行。”

“我看到了墨翰。”季婉仰着俏脸笑说。

“哦,他去那里做什么?”敖龙问。

“他在为姐找当年丢失的孩子,想解开姐的心结。他去找了姐年青时的爱人,听那人说孩子曾送去艾妈妈孤儿院,他就找到去了,结果让他大失所望。”季婉说。

“墨翰还算有心了,当年,我妈也有找过也没找到,这么多年过去就更不好找了。”敖龙说。

“妈找孩?恐怕妈没有尽心尽力去找吧。”季婉摇头说。

“我妈有时做事是太冷酷……”

“不是有时,而是一直都是好吧。”季婉嘟嘴说。

“好吧,我承认。”敖龙笑说,他低头快速吻了下季婉的红唇,又道:“那你又在纠结着什么?”

“我在纠结的是,龙凤胎?”季婉凝眉说。

“龙凤胎?什么意思?”敖龙问。

“艾妈妈说,当年姐的那个爱人送去孤儿院的是一对龙凤胎。”季婉说。

“姐生的是龙凤胎,可是妈她说……”

“我估计,当年那个找上门妈连看都没看那双孩子一眼,再加那个人是向妈要钱的,妈就更为不屑了。”季婉说。

敖龙点了点头,说:“姐竟然生下一对龙凤胎……,那后来呢?”

“孩子又被那个人接走了,那个人现在患上脑中风神志不清,没人得知孩子的下落。”季婉说。

“真是造孽啊。”敖龙说。

“是啊,不管怎么说,这对孩子也算你们敖家人的后代,我想要是当年妈能真心全力去找,说不定能找到的,现在事隔这么多年,恐怕没希望了。”季婉说。

敖龙沉默,对于自己的母亲,他完全能想到她为了把姐从那个男人的世界里拉回来,会想出更狠绝的方法让姐伤心失望,孩子不在了,姐定是恨透了曾让她深爱的人,那姐自会回到敖家来。

如果孩子还在,那个人一定还会再来找姐,想从敖家得到些利益去,妈向来是永绝后患的处理方法,如果孩子不在那两人就再没有任何联系的借口与必要了。

只是可怜那两个小生命!

“对了,你们部队有没有闲置的房子,我想把艾妈妈的孤儿院重建一下,马上就要过年了,得妥善安置好那些孩子才好。”季婉说。

“你忘了,我把在寒山上的你家翻盖好了,可以让她们先住去那里。”敖龙说。

“对哦,那里是再好不过了,然后让妈妈也去,妈妈和艾妈妈都是做孤儿院,两人肯定聊得来。”季婉笑说。

“对了,要过年了,小睿能回来过年吗?”季婉说。

“你想小睿回我就带他回来,随时都可以。”敖龙笑着刮了下季婉的琼鼻。

“嗯,我知道你军纪严明,可我真想小睿和小柔了,我想妈也一定很想他们,今年过年就例外一下下吧。”季婉笑说。

“好,老婆大人发话了,必须照办。”敖龙笑说。

季婉娇柔的依在敖龙的怀里,灵动的美眸闪动着潋滟光华,唇边扬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靥。

繁忙的大都市生活,至到快临近新年时,辞旧迎新的气氛才渐渐体现出来。

季婉带着小柔等候在特种部队大门外,不时焦急的张望着。

大门一角的小门被打开,一高壮威武的士兵拎着行包走出来,黑黝黝的脸上洋溢着朝气蓬勃的笑容,看到季婉与小柔,小睿紧走几步上前,说:“姐,小柔,你们来了。”

“哥,你可出来了,等得我好心急啊。”小柔欢脱的似小燕般冲过去抱住小睿。

“好小子,只不过半年工夫,变得又高又壮了,好似变了个人似的,军营里的训练一定特别苦吧?”季婉看着精短平头,一脸英气的小睿笑说,她被敖龙训练一个月就累得快要吐血了,对于真正特种尖兵来说训练的强度更是极度残酷的。

“训练还好了,我到是特别喜欢特种兵营里的火食,那真是老好了,呵呵。”小睿笑对季婉说,又满眼宠爱的看向小柔说:“小柔可是变成大姑娘了,越来越漂亮,我都有点认不出了。”

“哥,那你说,是你美还是姐美啊。”小柔扬着小脸笑问小睿。

“呃,你们各有各的美没法比,不过你们在我心里就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美女了。”小睿笑说。

季婉用手指轻戳小柔,笑说:“你美,你最美了。”

“呵呵。”小柔娇俏的缩了缩肩膀抱住季婉笑说:“我和哥开玩笑的,在小柔心里姐就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子,无人能比。”

“呵,看这小嘴甜的,这半年不见你们都出息的让我刮目相看了。”季婉开心笑说。

“姐,上车,以前总羡慕姐你超酷的车技,今天我来给你们当司机,让你们看看我在部队学到的车技。”小睿说着把行包甩到车后座上,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室位上。

季婉与小柔上了车,悍马车刹时呼啸飞驰。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按照祖宗礼法家规这一天要族中全体男丁祭灶神。

所有的女眷都不得参加祭拜,不懂老传统规矩的季婉操办一年中最大的祭祀有些力不无心,好在有大姑奶帮衬着她。

季婉看着庭院中,所有男人们祭灶神,她问大姑奶说:“祭灶神什么不让女人参加。”

大姑奶笑说:“看来你对传统的习俗不太懂,我来跟你说说这祭灶神吧。农历腊月二十三日为传统节日祭灶节,民间又称“交年”、“小年下”、“小年”。这天晚上家家户户均行“祭灶神”的仪式,送灶王升天。

据说这一天,灶王爷都要上天向玉皇大帝报告他所在的这一家人的善恶,让玉皇大帝赏罚。

然后人们就在灶神要上天之前做个祭祀,也就是讨好灶神让他向玉帝多说好话。

在古时一般每家在灶台附近贴有灶神画像,有时还有灶王奶奶画像陪伴,经过一年烟熏火燎,画像已旧,面目黢黑。要把旧像揭下,用稻草为灶神扎一草马,为了让他“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祭灶时,家主或长辈把关东糖用火融化,涂在灶王爷的嘴上,这样他就不能在玉帝面前说坏话。而灶糖很甜,喻意着嘴甜。然后和草马一起烧掉,这个过程叫辞灶。

刚刚我不让你接近祭台,那是因为古时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禁忌习俗,传说灶王爷是个小白脸,为避男女授授不亲的理法,因此祭灶王爷,只限于男子。

也是春节里接神的第一步,等到大年三十灶王爷就在天庭回归,准备迎接各级神明的驾临,幸运的家族如迎来了下界的神仙,那这一年家中诸事都会非常的顺利。”

“哦,原来这过小年竟然有这么多的讲究啊,到底是大家族啊,如今还有这上古习礼可真是让人惊叹啊,刚要不是大姑奶帮我我定要闹不少笑话出来,非把这祭灶神搞砸不可,唉,我这族母当得愧然。”季婉羞愧的说。

“这祖宗礼法这些小事不必你亲力亲为,你可吩咐别人去筹备就好,这不甚重要。而你的重要责任是,如何带着敖家人让敖家更加繁荣壮大。

此前,外界对敖家都是褒贬不一,特别是你那位婆婆做了威龙总裁后所作所为更是将敖家至于风口浪尖上。

好在你的出现,你的基金会为敖家积了太多的善缘与口碑,这可是金钱买不到的。特别是你和阿龙上了那个最强夫妻档后,基金会收到了大量的捐款可以自给自足,再不用集团填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做出这么好的成绩已经是极好的了。”大姑奶欣慰的笑对季婉说。

季婉娇羞一笑,说:“现在基金会是做的蛮成功的,但这可不是我一人的功劳,若没有亲人朋友的帮忙基金会也做不起来的。”

“这也足可证明你的人缘也是极好的,你也不必谦虚,你做的确实好,我和你爷爷都看在眼中的。”大姑奶笑说。

季婉莞尔。

大年三十,敖家庄园被装点的一片火红色彩,充满了喜庆气氛。

敖家人再一次团聚在一起,敖龙把季家人都接到敖家来一起过新年。

敖啸天看到英武帅气的小睿,笑说:“哎哟,小睿进了军营半年从青涩少年一下变成英武骁勇的战士了,好啊,真好,咦,你怎么看着小睿是越长越和敖家年轻时像了,你看看,是不是挺象的。”

敖啸天说着对身边的儿子敖擎尧说,敖擎尧也点头笑说:“是像,那神韵真是和阿龙刚入伍时很像。”

小睿抿嘴含笑,从入军营他才算真正认识了敖龙的威武,敖龙可说所有特种兵崇拜的偶像,也是想挑战的最强对手。听长辈们说自己与敖龙很想,小睿心里美滋滋的。

季婉听着长辈们的话,很仔细的观察着小睿与敖龙,续而对敖龙说:“以前真没发现,你和小睿还真的蛮像的,不会是……你年轻时一时冲动与那个女人一夜情的结晶吧。”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龙凤胎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卑微似尘埃的爱情
热门: 嫡女有毒,将军别乱来 [娱乐圈]在下胖蛋,有何贵干 靳家有妻初养成 吞天决 无尽神器 绾青丝 你到底有几个好哥哥[娱乐圈] 千亿宠婚 万法梵医 被沉默的信息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