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敖谨的痛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九章 这婚铁定离了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最强夫妻档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令季婉没有想到的是,墨翰是如此的凶悍,四个军卫竟不能困住墨翰,好在来时敖龙提醒她说要多带些人,不然还真无法敌得过墨翰。

季婉又叫两个军卫上前,趁军卫拖住墨翰时把敖谨送到了车里。

“季婉,你给我把敖谨留下来,她现在是我的妻子,你们敖家别多管闲事。”被军卫压制的墨翰愤怒之极的冲季婉大叫。

季婉回眸向他嫣然一笑,走过去,说:“墨翰,你以为你一厢的对姐好就可以让她爱上你吗?你可真懂得姐吗?其实你从始至终都不知姐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恨姐的冷漠,你却不知她的心结为何,这就好比对症下药,找不到症结你们绝不可能有幸福的结局。

你因爱而不得衍生出来的恨,无情摧残与折磨着姐最后的精神支撑,你若再不停手,你很有可能会永远的失去她。”

季婉冷声厉色对墨翰说,墨翰充满暴怒眼神渐渐变得昏暗而伤感,低垂下头。

“墨翰,我对姐不了解,但我想,姐要的不是你对她有多么的好,而是真正的懂她。

如果你真的爱姐就好好想想如何才能打开她冰封着的心,如果做不到,那就放过她,让她轻松快乐的生活,你那小情人也跟了你好几年了,你也应该给人家一个交待不是。”

季婉话落一摆手招回了军卫,上了车走人。

墨翰愣愣的站在院子里看着车子渐行渐远,他的心空荡荡的。

懂她?冷得象北极冰块的心,他要如何融化……

医院里,敖谨缓缓挣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里那张绝美的脸越来越清晰,季婉正盈盈含笑看着她。

“姐,你醒了,口渴了吧,我喂你喝些水吧。”季婉说着,舀了一勺水递到敖谨的嘴边

敖谨漠然将头转向一边,不予理会季婉的照顾。

“姐,过往那些不愉快的事就把它忘记吧,我们是一家人,应该和睦相处。”季婉笑说。

敖谨依然沉默无语,只是目光空洞的望向窗边,形如僵木。

“姐,我知道你一直想离婚,我会帮你,我已经请了律师,过几天他会联系墨翰办离婚手续。妈那边我会去和她说,离了婚后,你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用不着你来帮。”敖谨说,神情仍木讷的看着窗外。

“姐,若是以前我才懒得理你的事,但,当我真正爱上敖龙后,许是爱屋及乌,希望他的每一个亲人都快乐,也真心实意的把他的亲人当成自己的亲人,豪无私心的给予帮助,姐,你封闭自己太多年了,家人都很担心你,有些事不如学着放开吧。”季婉笑对敖谨说。

敖谨眼角一滴晶莹的泪划下,诺诺的说:“快乐?我这种人就应该一世孤独无依才好。”

“姐,你……”

“好了,别再说了,我想一个人呆着,请你离开吧。”敖谨微凝黛眉不耐烦的说。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要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我随时到。”季婉说。

季婉看了看满眸悲恸的敖谨,转身走出病房,叮嘱主治医师必要好好医治,留下四名猛龙军卫,她离开了医院。

在她认为,敖谨应该是被当年的早恋伤透了心,可是,又隐隐的感觉敖谨有什么秘密隐藏在心里,所以她让墨翰先打开姐心结,只能这样敖谨才会打开心扉,才能让别人住进去。

季婉现在已经完全融入到敖家,很尽心尽职的做着敖家的族母,她希望每一位家人都能快快乐乐的。

她想攻克冷漠的大姑姐与固执强势的婆婆,真正的做到合家美满其乐融融。

她回到基金会,秋水拉着她说:“有一事与你商量。”

“什么事。”季婉问。

“我有一记者朋友现在在电视台工作,她现在负责一档最强夫妻档真人秀节目,她想请你与敖少将参加这个节目,我觉得这个不错,你与少将平日里就总大秀恩爱,这应该难不到你,再有就是,可以借这个节目推广一下我们的基金会,那么捐善款将会更多。”秋水笑说。

“真人秀,我到是可以为推广基金会而做些牺牲,但敖龙他恐怕不会逢迎那种场合。”季婉说。

“就因为这个才与你商量啊,谁人不知少将宠妻如命,你要好好劝说下少将,他应该会听你的话吧。”秋水笑说。

“那,这个,我回去商量试试看吧。”季婉笑说。

“给你,这是那个节目的资料,你了解一下,等你的好消息哦。”秋水笑说,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出她的办公室。

季婉翻看了下节目的策划书,嘉奖人员中她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金瑶。

这个金瑶就是此前与敖龙订婚的金家名媛,订婚宴上敖龙当众甩开金瑶的手,向大家宣布季婉才是他的未婚妻。金瑶当场气昏,然后场面混乱一片,季婉还记忆犹新。

金瑶是与一位现下当红的男星夫妻档,她诧异,这么快,金家名媛也结婚了吗?

晚间回到部队,季婉把节目策划书递给了敖龙,说:“老公,秋水在电视台的朋友想请我们去最强夫妻档的真人秀节目做嘉宾,你能去吗?”

扒饭的敖龙睨了眼策划书,看向季婉说:“你想去吗?你想去我就陪你。”

“啊?真的假的,这么轻易就答应了,我还准备了一大堆说辞要好好劝说你呢。”季婉欣喜的笑说。

“这有什么好劝的,你想做的事我自会支持并陪同了。”敖龙笑着,大手轻掐季婉的下颌,递去一个吻。

季婉娇嗔的瞪他一眼,说:“哎,你知道吗,金瑶也在嘉宾里,而且她的老公是大明星秦昊,她这婚结的也是够神速的。”

敖龙笑哼,说:“他们只是刚订了婚,其实她在与我订婚前就与那男明星有一腿,金家当我不知道,我毁了订婚宴后,金家与敖家翻脸要我妈给予赔偿,要威龙集团的一个大项目。我妈差点就给了,是我打电话告诉妈的,妈可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得知金家小姐私生活不检点,冲到金家好一阵发飙,骂得金家哑口无言。”

“呵呵,我可以想像妈当时的威武霸气。”季婉笑说。

“对了,我今天把姐接出墨家了,但姐发着高烧我给送医院去了。我对墨翰说会支持姐与他离婚的,其实,我有点能理解妈不想让姐离婚,在我把姐带走,看着墨翰与六个军卫拼命博击时,能感觉得到他是真的爱姐的,如果两人能有好的结果还真是皆大欢喜的。”季婉说。

“为敖家人的幸福辛苦你了,老婆我爱你。”敖龙说着再次捞过季婉深深一吻。

季婉推开他,娇羞的给他一白眼,说:“讨厌了,……若说姐对墨翰冷漠是因为不爱,这也可理解。可我很不能理解姐对小轩不好,而我更为好奇在平日里,一般母亲看自己的孩子都是充满无限爱意的,而姐的目光里充满了忧伤,我总觉得怪怪的。哎,姐年少时的那段恋情到底是怎么情况。”

敖龙长吁,说:“这事,我是无意间偷听妈与爸说的。当年姐与那个社会青年私奔,一年后那个青年抱着孩子来找我妈,跟我妈要钱,说那是他和我姐生的孩子,我妈没给他钱,却暗中跟着他找到刚生过产躺在医院的我姐,姐当时大出血,妈把姐送进私家医院。却把那青年与孩子赶走,姐醒来寻死觅活的要找孩子和那青年,妈没办法就找到了那个青年,青年就一人来的,姐问他孩子呢,那青年气愤的冲我姐说,原来以为可以靠着姐一步登天过上富裕的日子,却不想,孩子都有了,我妈连一分钱都不给他,他向我姐报怨这一年给她花了他所有的积蓄,本想把孩子卖掉挣些钱,可孩子却半死不活的,他便把孩子给扔在山上了。

这对于一位刚生产的女人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奄奄一息的姐求我妈找到孩子,后来,妈虽然派出人去找,可再没找到孩子的下落。从那之后,姐就变了。”

“这是什么男人啊,虎独还不食子呢,他,他怎么能把自己的亲生骨肉拿去卖,最后还给扔了,哦,我的天,好气,真的太气愤了。”季婉瞪着美眸气呼呼的说。

她终于理解敖谨的冷漠为何,除了爱人的背弃,还有失去孩子的痛,更会深深为没能保护好孩子而懊悔终生。

这一刻,她终于理解敖谨看着小轩充满悲伤的目光,理解她为何不愿管小轩,她定是在看小轩的同时,会还是你到那个被他父亲扔到的苦命的孩子。

“唉,姐真够可怜的,在那种情况下承受那么残忍的打击,她能活上来也算奇迹了。”季婉哀叹着说。

敖龙搂过季婉,温柔的轻抚她的发丝,说:“我们敖家是军人家庭,我与大哥都心疼姐,可是,我们的军旅生活繁重,没有更多的时间与心力去帮姐走出阴霾,姐的事就劳你多上心帮帮她吧。”

“嗯,我一定心力想办法让姐好起来,象以前一样。”季婉说。

一周后,敖龙与季婉来到宛城电视台做最强夫妻档嘉宾。

节目组因能请到敖少将而欣喜不已,为他们准备独立的化妆间供他与季婉化妆休息。

季婉与敖龙正在化妆间中看节目流程,就听房间外传来吵闹声。

“请我来明明说好的,必须是独立的化妆间,现在你们把独立的化妆间给了别人,却让我去和其它人挤一间化妆室,这我绝对不允许……”

“我到要看看,这化妆间里坐的是哪位了不得的大咖。”

门突然被打开……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九章 这婚铁定离了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最强夫妻档
热门: 骄阳似我(上) 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绯红之刃 穿去史前搞基建 A校老大是个O 独家婚宠 花村艳少 青春的死胡同 艳情乡村 调笑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