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得意忘形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不配你给的爱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季婉走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婉越来越心焦,已经一周了,敖龙自那次来找她,就再没来过,她再不能淡定了。

她开始后悔那天没能留下他,他一定非常伤心难过,一定对她很失望吧。

而且听李嫂子说,白翎昨天回来了。今天,她一直让影子打探着敖龙是如何安置白翎的。

可一天就要过去了,影子传回的消息是敖龙不但没有将白翎调开,还为在欢迎新兵的大会上嘉奖了白翎,她越来越心慌意乱。

现在要怎么办,要回去找他吧。一项极有主见的她,这一刻不知如何是好。

电话铃声响起,季婉看是影子来的电话她立刻接起,急切的说:“影子,还有什么事吗?”

“族母,族长正在家中宴请他的几位好兄弟,说是为白翎这次招募到好兵而庆功。”影子说。

季婉听着影子的话,字字扎心,沉默良久,她说:“好的,我知道了。”

“族母,白翎在微信上传了照片,我想多句嘴,族长向来重情重义,对于曾同生共死过的兄弟有些事他不好做的太绝,你多理解他吧,军长他是爱你的。”影子劝说着季婉。

“嗯。”季婉淡淡的应了声挂了电话。

季婉点开微信,看到白翎的微信,她上传了几张敖龙在自家厨房做饭的照片,还注明了,贴心军长在为我们招募新兵归来而准备丰盛的晚餐。

季婉看着敖龙喜笑颜开与兄弟们合影,还有一张是敖龙搂着白翎照的,两人亲密暧昧的像一对情深意浓的情侣。

看着照片,季婉的心口似被硬物堵塞了般,又闷又痛。泪水不自觉的划下,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

他终是不相信她的,她要失去他了。

“敖龙,你真的爱我吗?

好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兄弟,敖龙啊,白翎她可从没你当兄弟看,自己的百口莫辩和宁嫂子的吸毒事件,足可证明白翎心机深重与狠毒,说不定,方依依的离开与她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我已经让猛龙军卫去彻底调查白翎了,相信很快我会让你真正看清楚你的好兄弟,其实是为了得到你不择手段的阴狠女人。”

季婉走去星星房,仰头透过玻璃房顶看向满天繁星,微微凝起的眉头尽是伤感与寂寥。

“阿嚏……”

正做菜的敖龙突然连打了几个喷嚏,一边帮忙的楚璟看了他一眼,又瞄了眼客厅里正开心与兄弟们说笑的白翎,说:“我说老二,哥们很佩服你兄弟情意,可是,就这样不管老婆好吗?”

“我哪有不管。”敖龙说。

“你不去劝嫂子回来,却和我们欢天喜地的为白翎庆功,这让嫂子知道那不得伤心死啊。”楚璟说。

敖龙手上的动作停顿,心下一紧,暗道:老婆,再忍一下,我马上就去接你回来。

“哇,好香,好香啊,军长的手艺就是好。”白翎开心的凑过来,看着敖龙炒菜。

“小馋猫,马上就好了,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茄汁虾,管够吃。”敖龙笑对白翎说。

“呵呵,二哥真是太贴心了,真是爱死你了。”白翎挽着敖龙一脸迷醉的说。

“快起开,快起开了,别把油蹭到你身上了。”楚璟笑着把白翎推回到客厅去。

白翎对着餐桌上丰厚的菜又是一阵拍照,然后上传的微信里。

招募新兵这十来天,她一直惋惜没能让敖龙与季婉彻底绝裂,绞尽脑汁的想着回来后要如何再让两人产生矛盾,可她的苦事冥想没有一丝头绪。

却在回来时得知,她走这十天季婉竟一直没有回军属大院里来,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敖龙没有变,一如既往的把兄弟情谊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上,自己真是高估了季婉在敖龙心中的地位,欣喜之余她要趁热打铁让敖龙对季婉彻底失望。

她有加过季婉的微信,知道自己发的照片季婉一定能看到。她都可想象得到季婉在看到这些照片时的气愤,对,越气越好,这样季婉就会和敖龙吵架,两人的矛盾也就更深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入席吧。”楚璟端上来最后一道菜招唤着客厅里的哥们儿。

大家都凑过来笑看桌上的美食,凯泽说:“自从二哥有了嫂子,我们就再没吃过二哥做的菜,好想念啊。”

“真是哎,似我们为手足的老二从认识了嫂子,就忘了我们哥几个,心里还真是酸溜溜的呢。不过,今天的二哥又让我对兄弟情有信心了。”唐俊驰笑说。

“你酸什么酸啊,等你有了媳妇你指定比二哥还重色轻友。”楚璟笑说。

“二哥,嫂子怎么还没回来了,快给她打电话。”凯泽对敖龙说。

闻言,白翎凌厉的目光狠瞪向凯泽。

“不用打电话,她这阵基金会那边挺忙的,回不来。”敖龙漠然说。

本是欢悦的气氛倏然变得有些压抑,几个兄弟莫名的互望着。

这些日子军属大院中一直有传言,说季婉一连十多天没回军属大院,更是被长舌妇们传敖龙与季婉两人在闹离婚,哥几个只当是夫妻的小吵小闹没怎么在意,现下看敖龙这般冷漠,似乎两人真是出了问题。

“都坐啊,愣着干嘛,好一阵没做了,不知手艺退步了没,快尝尝看。”敖龙招呼着大家,叫楚璟去酒柜里拿酒。

“二哥,酒柜里没有你说的茅台酒啊。”楚璟说。

“怎么可能,我明明放在酒柜里的。你们可都是口福了,这瓶茅台可是我从爷爷那好不容易求来的。”敖龙说着走去酒柜,他翻找了一阵真的没找到酒,他挠头纳闷说:“咦,我明明放在酒柜里的,怎么没了。真是奇了怪了!”

“我来帮你找找吧。”白翎说着走去厨房,伸手打开厨柜从一堆调料瓶里拿出茅台酒,笑说:“呐,在这里,二哥你这记性也太差了吧。”

“白翎,你对二哥家也太熟悉了吧……”

众人见白翎如此轻易的找到了酒,按他们经过特种强训的警惕性极高的尖兵来说,若不是白翎是自己的好兄弟,他们真会怀疑她

欣喜的白翎拿着酒转身看向大家眼中的惊讶与诧异,她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失误,怀中抱着的酒好似炸弹般让她忐忑不安。

“好巧,我一打开厨柜它就在里面。”她讪讪的为自己辩解。

待她看向敖龙,他那冷得可凝成冰的面色,她的心似被冰锥刺中寒彻心扉。

是自己太得意忘形了,就这样直接将酒拿出来,这个巧合太过牵强了。

敖龙坐下来,目光犀利的看着惴惴不安的白翎,说:“在场皆是我曾经同生共死过的好兄弟,我视你们如我的手足,我曾想如果有一天你们犯了错,只要不是叛离祖国,我都可对你们网开一面。”

他目光咄咄的逼视着白翎,白翎面如土色,身子不由的微微颤抖起来。

“二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陆凯泽狐疑的问。

敖龙没有理会兄弟们的疑惑,一直目光森寒的盯着白翎,他沉声说:“白翎,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瞒我的,你现在和我坦白我会看在兄弟一场的情面上从轻处罚你。”

兄弟几个都看向惶然的白翎,更为不解敖龙这是唱的哪一出。

白翎勉强而尴尬的笑了笑,故作镇定的说:“二哥,你这是怎么了,我,你没做错什么啊,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你既然这样说,那好吧。”敖龙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向她,从她手中拿过那瓶被她攥得死死的茅台酒,说:“这瓶茅台酒,我是故意放在调料瓶中的,我并没有忘记它在哪里。我这么做,就是想证明我心中猜测的一件事,也是给我你最后的机会。”

“二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拿到这酒,真的是巧合。”白翎急切的说。

“你准确无误的拿到这瓶酒绝非巧合,因为……”

敖龙说着,走到厨房门边的角柜伸手从角柜下一摸,摊开手,手中出现一个针孔摄像头,看向白翎说:“你在我的家里按了它。”

“啊……,怎么会这样……”几位旁观的兄弟们皆一脸震惊。

“不,二哥,这摄像头,没有,我,不是我,这不是我做的,你们,你们相信我,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白翎慌乱的为自己解释着,可是看到大家紧凝的双眉,她的心越来越凉。

“不承认是吧……”敖龙打出电话,下一秒走进来两个手拿仪器的兵士,向敖龙点过头后,便开始用手中的检测设备寻察房间。

很快,在沙发墙的壁画上,另一桌角下,还有卫生间及卧室里都找到了针孔摄像头。

两位兵士把几个针也摄像头交给敖龙时,白翎惶恐无助的摇着头说:“二哥,你,你认为这些是我做的吗?二哥,我没有,不是我,请你相信我。”

虽然是强弩之末,白翎依然嘴硬极力的为自己辩白着。她转身求助于其它的兄弟,可兄弟们皆都紧皱着眉头看着她,显然已经和敖龙一样已经将她定罪。

“白翎,你刚把那瓶酒拿出来时,我就感觉不对颈了,你怎么能这样做,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陆凯泽蹙眉看着哭泣的白翎。

“我,我没有,那真的不是我放的。”白翎全身颤抖着说,她万没想到刚还希望满满享受敖龙的情意,瞬间就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一般,她知道自己完了。

“你还要狡辩,楚璟,凯泽你们两个去白翎的房间搜一下,看有没有监控仪器。”敖龙说。

懵然的楚璟与唐俊驰应了声离开。

白翎感觉绵软的双腿再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重重瘫坐在地上。

那套监控设备就明眼的摆在她的卧室里,楚璟与唐俊驰此去必不落空。

从昨天回来,敖龙给了她错觉,以为他和季婉的矛盾已经非常的深,她庆幸敖龙还是最重兄弟情义的。特别是昨晚从监控里看到敖龙与两上小勤务兵说她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她便忘乎所以的飘飘然,幻想着应该很快可以取代季婉的位置,成为敖龙的妻子。所以,一向谨慎的她疏忽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不配你给的爱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季婉走了
热门: 吾家妻贵 莽荒纪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清白之年 小城畸人 一念起 珠联璧合 怦然心动 独宠娇妻(重生) 离婚后前夫加入了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