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搅屎棍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她也阴过我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舍他伤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不必担心,白翎敢阴我们,可对非常机敏睿智的军长她的手段可是不够看,她也就是使些猥琐的小手段而已,她很清楚,即便她得手与军长发生关系,军长不但不会对她负责,对于敢陷害他的人,军长必会让她死的很惨。”莫芷给季婉吃定心丸。

“但愿如此吧。”季婉忧苦的说。

莫芷看了看季婉紧握着的手机,说:“依我说,你就彻底给军长玩失踪,让他着急一下,让他知道你的坚决,调走白翎的事很快就能解决。”

“你觉得,他会是重色轻友的人吗?”季婉苦涩笑说。

“若是以前,他绝对不会是,但从军长几次与我说起你,我觉得他现在是。”莫芷点头肯定的说。

“那我,真关机了?”季婉举着手机说。

“嗯,关吧,不仅关机,把星墅的电话线也给拔了。让他着急去吧,呵呵。”莫芷笑说。

“好,听你的。”季婉将手机关机。

有了莫芷的开解心情舒畅了很多,季婉与莫芷走回楼里把电话线也拔掉,两人相视而笑走回房间休息。

敖龙走进军属大院,静寂的夜幕下没有看到那盏等着他归家的桔色灯光。

婉儿还在生他的气,如果他告诉她,他今天把白翎临时调走了,她会不会不生气了呢。

婉儿从不会这么任性,可这次真是让他有些头疼。

来到家门前,怕她已经睡了没敢按门铃,用钥匙开门进去。

开了灯,家里冷冷清清的,似乎,她没在家。

敖龙走去卧室,月光映射在平整的床上,他烦躁的吁气,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

拿着烟,却又扔在茶几上,看着空荡荡的家,孤寂的冷让他的心绪更为烦乱。

他都想不起来没有她的时候,自己是怎么一个人孤伶伶住在这个家中的。

没了她的家,整个世界都空了。

好吧,他妥协了,他会把白翎永远的调离。

为了她,他就做回重色轻友的损友。

打出电话,对方却是关机状态,他凝紧剑眉想了想,又把电话打去星墅,电话中一直呈现忙音,他气得把手机扔在沙发上。

平复了一会儿,他无奈的叹息,又拿回电话打给星墅的佣人,知道季婉今天带莫芷小轩回了星墅,现在她们都已经休息了。

得知季婉安然在家,他放心些。可想到漫漫长夜要自己一个人度过,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孤独可怜。

他又打出电话:“喂,皇朝,陪我喝酒去。”

皇朝是宛城最高逼格的酒吧,能来这里的皆是皇戚贵胄级别。

敖龙推门而入,令人身心愉悦的轻音乐萦绕于耳畔。

这里纯英式皇庭的装修,三三两两友人聚一圆桌闲情雅致的笑谈着。

敖龙傲然环视酒吧,看到向他招手的敖晟,他走过去。

敖晟轻慢的睨了他一眼说:“某人不是一直春风得意的吗,怎么了,惹弟妹生气被赶出家门了?”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敖龙瞪了敖晟一眼,坐下来拿起桌上的红酒,仰头对瓶吹起来。

“呵,借酒消愁愁更愁。”敖晟惬意的举着红酒杯,优雅的轻摇着。

“waiter!再来一瓶。”敖龙干掉了一瓶红酒招呼服务生。

服务生立刻送来一瓶红酒启开,还不等放在桌上被敖龙抢去,又要对瓶吹。

敖晟及时伸手拦下把红酒夺过来,摆手让服务生离开,他为自己的酒杯倒了酒,又倒了一杯递到敖龙,敖龙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给自己斟满再次喝下,再满……

敖晟恣意笑看喝闷酒的弟弟,说:“做为哥哥,看着弟弟这么难过,我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就知道你还记得寒山的仇,切,干自己老婆还要借酒盖脸,怂货。”敖龙说。

敖晟想起与南宫嫣的第一晚,他的嘴角弯起一丝弧度。

敖龙瞪着窃喜的敖晟,说:“你这憋了快四十年的老处男,要不是我激你,你能享受到鱼水之欢的美妙吗?还来呛我,没良心。”

“弟妹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你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惹她生气了。”敖晟边说,边优雅的品着红酒。

“知书达理,这一次,她可真是胡搅蛮缠任性到家了,我惹她,我哪里敢惹她,你说她,豪无理由的看白翎不顺眼,非要我把白翎给调走。白翎那是我们六强龙中最小的哥们好兄弟,你说我怎么开这个口把她调走,这以后兄弟还做不做了,不讲道义啊。”敖龙气闷的发着牢骚。

“真不愧是我敖家的族母,眼力真毒。就你这个二货看不出白翎对你的心思。”敖晟说。

“你说什么,白翎对我……什么心思?”敖龙懵然的说。

“白翎她从没把你当成哥们看,她呆在你身边十五年,象一个小妻子一样照顾着你的生活起居,所有人都看得出白翎对你的情意,就你……,也别说你看不出,你是根本没有在意过她的存在,之前你身边有方依依,方依依走后你受伤封闭自己的心,现在你又有了弟妹,白翎真够可怜的,把女人十五年的大好青春都耗废在没一丝在意过她的人身上。”敖晟摇头叹息着说。

敖龙抚了抚额头,想着敖晟的话。想到白翎在自己身边细致入微的照顾,这就好比他对季婉的好一样,若心中没有爱意如何能做到这些。

恍然的狠拍了下额头,聪慧的婉儿看出了白翎对自己的爱慕之心,这就难怪婉儿容不上白翎。

他欣喜于婉儿守护他的坚毅的心。

“在你面前是一个选题,老婆与哥们你要谁。”敖晟问。

“当然是老婆啊。”敖龙干脆的答。

“那你是想好要把白翎调走了,其实这样也好,你不能给她什么,让她离开可以让她开始的新生活。”敖晟说。

“我让她去招募新兵了。”敖龙说。

“招募新兵,那过一阵不是还得回来,你这也没有真正解决问题啊。”敖晟不屑的说。

“白翎恋爱了,她已经有心仪的对象了……”

“什么,你说什么,白翎有对象了,这……,那人是谁?”敖晟不敢相信的问。

“是军区司令员的侄子,汪文博,是个文职军官,不管是人品外貌家世都没得说。这阵子白翎明显变样了,有点小女人的样子了,而且两人已经在一起了。我想着,等白翎回来我把她调到军区去和小汪在一起工作。”敖龙说。

“哦,这样挺好,只是,白翎对你这么多年的感情,这么快就爱上汪文博,这转变是不是有点太快了。”敖晟狐疑的说。

“爱情来了,还分快慢吗?就说你,说死不要大嫂,现在把人家办了,这是想要负责到底了吗?”敖龙问。

“做了当然要负责。”敖晟说。

“可你这想法大嫂知道吗?你不说,大嫂就一直被笼罩半年之约的痛苦中。你是不是乐见大嫂被你折磨煎熬,你这人不但腹黑还更变态,怎么忍心让自己爱的人伤心难过。”敖龙对敖晟嗤之以鼻。

“到半年后我不答应离婚,她不是更惊喜。”敖晟笑说。

他可是很享受小娇妻每天为讨好他,使尽全身解数的勾引挑逗他,如果说了,他哪还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滚刀肉。喜欢人家,要对人负责还不说,你就憋着吧,早晚有你后悔的。”敖龙说。

敖龙想到那天与季婉吵架时,季婉曾对他说,他从没有说过爱她,那是她心中最大的不安。

他还有脸说大哥,就我爱你这三个字,有那么难吗,至于让爱人因此而不安困惑,他可真是愚蠢。

他决定了,明天他要去找她,一定大声对她说出那三个字。

**********

威龙基金会。

“宁嫂子吸毒,怎么可能。”季婉听着电话中张娜的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宁嫂子这几天很怪,一时好,一时要犯了疯癫一样,我今天带她去医院,最后医生确诊为是吸毒毒瘾发作的症状,医院要报警被我暂时压住了,你赶紧想办法找人来处理一下,这个结果出来宁嫂子也吓坏了,在那猛向医生磕头说自己从没有吸毒,我也觉得宁嫂子不会吸毒的,但这事……现在没法说清楚。”张娜说。

“好,我马上让人过去。”季婉挂了电话,马上拔出去,说:“影子,你立刻打电话给张娜,帮她解决一下那边的事,千万不能让宁嫂子被警局的人带走。”

挂了电话还不等她思忖这事,风尘仆仆的秋水推门而入,拿起她的水杯咕咚咕咚一阵猛喝。

季婉笑对秋水说:“辛苦你了。”

秋水放下水杯,说:“辛苦什么啊,差点没把我背过气去。”

“又怎么了?”季婉还没从宁嫂子的事走出来,听秋水的话她的心又揪起来了。

“我们去了求助的军嫂家,哪里是她说的村老虎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啊,搞了半天,就是她隔壁的村长家盖房子,屋脊比她家的高出来一些非说村长家杖势欺人压她一头。

她就不依不饶的非要人扒房子重盖,我们一到,我看她到成了村霸,指着村长的鼻子骂,村长知道我们的背景是敖家被吓到了,立马就说要拆房子。我没让,那军嫂就开闹上了,说我们明为军嫂网却不给军属作主,撒泼打滚的好一个极品泼妇。

好说歹说不行,我最后急了,说她再闹就让她老公退役回家种田去,这下,她终于消停了。

你说,这种人,也配做军属,真丢脸啊。”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是所有军属都有高觉悟的。”季婉说。

“对了,我去这趟也没白去,那个村长告诉我们,他们邻村有一个私人孤儿院就要支撑不下去了,那里有四五十个孩子,求我们想办法,我去看了下,情况真是很困难,我先留了些食物和钱,想着过几天再去一趟。”秋水说。

“你这一阵尽往外跑了,姐夫好不容易调回来,你还是休息一阵子在家多陪陪他,我带队出去。”季婉笑说。

“怎么,还在和军长抗战呢,差不多得了。”秋水。

“坚决不妥协。”季婉翻着白眼说。

“我看啊,就是军长把你惯的。”秋水笑说。

“如果小狐狸愿意,我也可以惯着你哦,一定比敖龙更宠你。”

上官琛这个妖孽依在门边,坏坏笑看着季婉,他被门口的猛龙军卫拦着进不去。

季婉似没看见将头转向一边,秋水与她告辞走出办公室。

“哎,小狐狸,你把救命恩人挡在门外视为不仁,来者是客被你拒之门外,这又是无礼哦。”上官琛勾唇邪魅笑说。

“对你不必当人看,是正道。”季婉低着头连看都不看他。

“别这样了,我这回是与你来谈合作的。”上官琛说。

“我不想与你合作。”季婉说。

“你不想,我想。世人对我们上官家族都惧怕如虎,我是家族准继承人,你想让上官家归入正途。最后,我就想到了你的威龙基金会。”上官琛说。

“你死了这条心吧,基金会要是专营黑道生意的上官琛入资,何来信誉可言。不必多言,送客!”季婉说。

“上官琛,请你离开。”一猛龙军卫面色肃冷的请着上官琛。

“哎,小狐狸,你先听我说完,你现在搞得太大了,不光是基金会,还有多家酒店,又是保镖公司的,这些要投太多的钱进去,又一时半会儿回不了利,敖龙的威龙集团再有钱也不能这样往里砸钱不是,万一集团那边资金拮据搞不好你所有的付出都要面临瘫痪,我说这些应该是你正苦恼的吧,我今天真是诚心诚意要与你合作的。”

季婉终抬头看向一脸真诚的上官琛,他说的没错,就在今天早上,婆婆已经跟她说集团不能投钱了,集团要保证正常动作资金,她正愁要怎么办呢。

敖龙来到威龙基金会,看到上官琛被猛龙军卫拦在季婉的办公室外,他走过去。

“族长好。”

两位猛龙军卫看到敖龙恭身问好。

上官琛趁机溜进办公室坐在季婉的对面,向她扬了扬剑眉惬意一笑,将一个文件夹递给季婉,说:“看看我们的合作意向。”

“她不会跟你合作。”敖龙走进来冷冷瞥了眼上官琛。

“这个,敖军长您说了不算。”上官琛翘起二郞腿笑说。

“来人,把他给你扔出去。”敖龙说。

猛龙军卫立刻上前抓上官琛,季婉说:“住手,他是我的客人,你们先出去吧。”

两位军卫看向敖龙,季婉凝眉厉声说:“出去。”

两名军卫微微颔首走出办公室。

上官琛得意笑看敖龙,敖龙微眯虎目睨着他。

“她,调走了吗?”季婉问。

“我让她去招募新兵了,我想……”

“招募新兵,那不是出公差吗?你没有把她调走,那你来我这里干嘛。”季婉闻听敖龙的话,怒气直冲脑门。

“哎哟,敖军长这是惹夫人生气了,传闻你宠妻如命,现在看来传闻终是不可信的……”

“你给我闭嘴。”

“闭嘴。”

敖龙与季婉同时向幸灾乐祸的上官琛呛声。

只是,在敖龙出声时,他手的速度更快,一拳砸在上官琛的脸上。

“啊,军长打人了,军长打人了,这还讲不讲理,还让不让人说话啊,没天理了……”上官琛捂着流血的鼻子夸张大叫着。

“你个搅屎棍,我打死你丫的。”

刚刚季婉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而且还是在上官琛这杂碎面前,敖龙真是气急了,他再次抬起铁拳打向上官琛。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她也阴过我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舍他伤心
热门: 全世界只有我可以欺负你 亿万斯年 娇妻婉婉 桃花小姐 再见,顾南浔 17栋男生宿舍 爱豆家里有道观 九阙凤华 当时明月在 花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