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天衣无缝的阴谋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极品亲戚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她也阴过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连几天敖龙都在加班,季婉把小轩哄睡着后,看着外面沉沉夜色有点凄凉与孤寂,她突然跳下床跑去厨房。

这个时间若敖龙在家总会给她做夜宵吃,敖龙对她喂养的太好,不到半月她就胖了一圈。

总是他在照顾着她,在他辛苦工作时,她想为他做夜宵送过去,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半小时后,她拎着保温饭盒来到办公楼下,仰头望了眼亮着灯的办公室,盈盈一笑走进大楼。

办公室里,白翎坐在小床边看着沉睡的敖龙,伸手轻抚上他棱角分明的脸庞,细细的摩挲着他的眉眼满眸迷恋与爱慕。

“阿龙,你知道吗,我爱你,爱得要疯掉了。为了能在你的身边,我学着做男人。我在你家中按了监视器,每天看着你与季婉亲热,看到你对她的宠爱时,我才发觉我错了,我要变回女人,我渴望你能那样宠爱我,紧紧的抱着我狠狠的要我,每晚我都发疯一般的想你。

为了能有与你相处的机会,我费尽心思找到了一种迷香,说是香它却没有一点味道,我反复试验过,就算是我们这种受过严苛训练的特种兵也无法识破它的存在。

这种香的药效维持的时间很短,我与你只有一小时的相处时间,但这已经足够了。”白翎说着轻轻躺在敖龙的身边,解开自己的衣衫。

欢愉的感觉让她兴奋不已,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

整个大楼安静得一丝声音都没有,每一步都与敖龙近一些,季婉平稳的步子变得欢欣的奔跑,想看到敖龙见到她给他送夜宵时的惊喜。

看到越来越近的办公室门前,狂跳的心更为兴奋。

突然,怪异又熟悉的声音传入季婉的耳中,一种不详的预感让季婉有点心慌。

“龙,好舒服……你好厉害……”

旖旎之音声声入耳,刹时,季婉脑子一片空白,轻轻将门推开一条缝隙,看到……办公室里,那张给敖龙加班时休息的小床.上,敖龙紧拥着白翎躺在上面,两个人交.叠在一起。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一切,心似被刀剜般的痛,她突然转身飞快的跑掉。

白翎看着跑掉的季婉勾唇阴鸷一笑,轻吻了下沉睡的敖龙,依依不舍的起身合衣迅速离开办公室。

季婉跑出办公大楼,紧紧揪着胸前的衣襟,心好痛,痛到无法呼吸,她蹲跪在地上痛苦之极的哽咽。

刚刚我看到了什么,敖龙,敖龙与白翎……他们,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

他不是很爱我的吗?怎么会和白翎……,他的宠溺,他的温柔,他的深情厚爱,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那一切都那么的真实,怎么可能是假的,他应该是爱我的,对,他是爱你我的。

可是,他从没有说过爱我,从没有对我说过,我爱你,三个字。

敖龙,你怎么可以如此残忍,我的心痛得快要死掉了,求你不要欺骗我……

心似被撕裂着痛不欲生,热辣的泪水不断的涌.出来,她无法承受敖龙不爱她的事实,她已视他如生命般爱着,没了他的爱她无法想象自己会怎样。

就在前一刻她还浸在甜蜜的幸福里,下一秒她如坠冰窟般的寒彻心扉。

要怎么办,怎么办,要怎么面对……

“敖龙,你说过你会给我一个幸福的家,你说让我相信你的忠诚……忠诚……忠诚……”季婉迷茫的叨念着,他说过,他会忠诚于他们的婚姻,他说过的。

季婉站起身,仰头望向那盏灯光,极度绝望与悲伤化作强烈的恨意,她抹去脸上的泪水,说:“敖龙,你即喜欢白翎为何不娶她为妻,为何要骗我,你想脚踩两只船,享齐人之乐,我绝不允许。”

季婉疯了般跑回办公大楼,冲进办公室看到床上只有敖龙一人,她将手中的饭盒狠砸向敖龙身上,敖龙没有一丝反应。

“敖龙,你这个王.八蛋,你敢骗我,我要杀了你……”

季婉狠狠扇敖龙一耳光,敖龙依然一动不动的睡着,她感觉到不对颈收回麻木的手,看着他被自己打的通红的面颊,她惊慌的摇着敖龙,颤抖着手试探他的鼻息,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她长长吁出一口气。

她疑惑的看着沉睡的敖龙,恍然间,她的意识清明起来,想到刚才看到敖龙与白翎在一起的样子,敖龙一直背对自己躺着,似乎也是一动不动的,再有,敖龙是极敏锐警觉的,怎么会发觉不到她的到来。

白翎,她一直觉得那个女人是个心机深重的女人,看敖龙一直沉睡不醒,她怀疑是白翎给敖龙下了药。

这个无耻的残女人,竟然敢对敖龙做出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老公,老公,老公……”季婉呼唤着敖龙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她想到了家庭医生忙掏出电话。

就在她拔打电话时,敖龙呻.吟一声醒来,大手抚上莫名疼痛的脸,看到坐在床边的季婉,他欣喜的笑着拉她的手,却被季婉甩开。

“怎么了,老婆……,是不是生气我回家晚了,我刚批阅文件时好困,这几天都工作到太晚了,想着眯一会儿的,我是不是睡了很久,几点了。”敖龙笑着凑过来想抱季婉。

季婉一下跳起,对他那双刚刚碰过白翎的手极为反感,凝眉远远的看着诧异的敖龙。

她在思忖着,要不要告诉他,她刚刚看到了一切。

敖龙看了看腕表看向季婉说:“已经零点了,我竟然睡了一个钟头,刚真是太困了,老婆,别生气,我们这就回家去。”

季婉又躲开敖龙,狠瞪着他,说:“你知道我刚才看到什么了吗?”

敖龙邪魅一笑突然出手抓.住季婉拉入怀中,拥着她说:“好了,老婆,别生气,让你等久了,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我任你打骂好不好。”

“我刚在家想着你这几天连着加班很辛苦,便做了夜宵送来给你吃……”

“啊,老婆给我做夜宵了,在哪里,哇,好高兴啊,老婆好疼我。”敖龙说着四处寻找着他的夜宵,最后却看到小床的地上倒着一个保温饭盒,他放开季婉走过去捡起来,用袖子擦了擦笑说:“怎么给扔地上了。”

季婉看着笑得似孩子的敖龙,心中的火气渐消,走过去从他怀中拿过饭盒,拉他坐在沙发上,她将饭盒打开,还好,里面的云吞好好的。她倒了碗递给敖龙,敖龙欣喜的接过,笑说:“能吃到老婆给煮的夜宵,我都想每天加班了。”说着,他也不怕烫的欢喜的吃起来。

“还很烫的,你慢点吃。”季婉无奈的说。

“呵呵,幸福的味道。”敖龙美美的吃着。

“我刚看到,你和白翎一起躺要那张床上……”

敖龙抬眼看了看季婉,笑说:“老婆,你是不是特怕失去我,把所有靠近我的女人都当成假想敌了,老婆这么在乎我,我真的好感动,老婆,对我,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这一生只属于一个女人,那就是我的妻子,季婉。”

“我真的看到你们……”

“好了,老婆,别再试探我的忠心了好吗?说到白翎,今晚她被小汪接走了,说不定两人现在正滚在床上嘿.咻呢。”敖龙说。

季婉紧皱着眉头盯着敖龙,敖龙被她盯得没办法,拿出电话拔打出去,点开了扬声器。

电话响了几声被接通,:“喂,军长。”

“咦,小汪啊,你和白翎在一起呢?”敖龙坏坏的笑看季婉。

“那个,嗯,……”

“不用不好意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看来很快就能喝上你们的喜酒了。”敖龙笑说。

“这还要多谢军长做的大媒,对了,军长您要找白翎吗,她在洗澡,我把电话给她去。”

“不用了,我在加班,有个文件想问她一下,得,就不打扰你们了,我明天再问她吧。”敖龙说。

“哦,军长这么晚还在加班,您辛苦了。”

“嗯,你嫂子来接我了,我要回家了,挂了。”敖龙不等对方回应挂断了电话,看向沉着脸的季婉笑了笑说:“这下放心了吧,……我说老婆,我就让你这么没安全感吗?”

季婉冷笑,白翎,你玩的真好啊,做足了准备真让她无话可说。

她看着将汤都渴尽的敖龙,说:“我不想看到白翎在你身边,把她调走,越远越好,最好离开你的特种军营。”

嘻笑的敖龙见季婉极认真严肃的样子,他收敛笑容,说:“怎么了,刚才你都听到了,……你这是不相信我吗?”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白翎,我讨厌白翎,我就是要你把她调走。”季婉坚决的说。

敖龙拥着季婉,说:“好了,婉儿,别闹了好吗?”

“我没有闹,我告诉你,我刚刚真的看到她与你躺在这张床上,你爱信不信,现在,我再说一遍,我不想白翎呆在你身边,把她给我调走。”

“老婆,刚刚的电话你明明也听到了,你这是要闹那样,白翎做我的机要秘书这么多年,从没有出过错,还是我多年的好兄弟,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别在无理取闹了好吗?”

“我无理取闹,好,我今天就是无理取闹了,你要是不把白翎调走,那就跟我离婚。”

“季婉,你说什么,你再敢说一句试试!”

敖龙大吼一声,震得季婉耳朵一阵轰鸣,这是他第一次对她发火,为了那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季婉知道不应该为白翎那个女人与敖龙起争执,可是,那个女人要抢走自己的老公,她必须让白翎远离敖龙,绝不妥协。

“我再说一遍,你要是不把白翎调走,那就跟我离婚。”季婉斩钉截铁的说。

“你……”敖龙气极扬起大手,看着倔强仰起头的季婉,转身抬脚踹翻了沙发。

“敖龙,你当我是无理取闹,对我而言是在捍卫我的婚姻,对你我从没有隐藏过什么,你是对我非常好,好到无可挑剔,可你从没有对我说过,你爱我,这就是我心中最大的不安。还有,你做不到对我完全的信任,那……我们没必要在一起。”季婉说完转身离开。

“季婉,你给我站住。”

听着敖龙的咆哮声,季婉狂奔着离开大楼,泪水不争气的流出来。

白翎这个心机婊,戏做的天衣无缝,此刻她就是说出天花来也没用。在这种情况下,敖龙怎么会相信她。

就是因为白翎的狡猾,敖龙若做不到完全的相信她,那么有白翎夹在他们中间,象今天的事连会不断的发生,到时,敖龙恐怕要怀疑她有被害妄想症吧。

可是,自己就这么冲动的对他说出离婚,好吗?

不管了,心乱得厉害,感觉自己好无助。

跑回家关上房门,短短的一段路,她却似跑了极长的马拉松一样的疲乏,踉跄的回到房间里一头栽倒在大床上,鼻翼间闻到他的味道,一股心酸涌上泪似泉水般倾斜而出。

“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白翎那个女人好深的心计,你若不相信我让她离开,她一定会让我们的误会更深,为什么不相信我……”

一缕阳光驱散了黑暗,敖龙站在窗边喷云吐雾,袅袅烟雾萦绕着敖龙英俊的面庞,使他眉宇间那份忧伤更沉郁,他看着军属大院的方向,那一盏桔色灯光还在,她也与自己一样一夜未眠吗?

昨晚的季婉到底是怎么了,她从不是恃宠而骄无理取闹的人,为何如此针对白翎。

她能如此轻易说出离婚,他非常生气,伤心。他是没有对她说出爱她的话,可是,他为她做的一切还不够,还不能证明他对她真挚深切的爱吗?

这么多年,他一直把白翎当成哥们,当成与他们一样的男人,一丝丝非分之想都不曾有过,季婉为什么会怀疑他们。

他没有回家去,怕自己控制不住与她争吵。他有些后悔不应该冲她吼的,还差点要打她,他很懊悔。

昨晚她要白翎离开的神情,是那么的坚决不容反抗。

他知道她不是在闹,她是认真的。如果他不调走白翎,季婉她真的会离开。

他双手掩面长长一声叹息,烦躁的抚了抚头,转身走进办公室,扶正了翻倒在地的沙发,走去办公桌坐下来开始审阅文件。

白翎心情很好的走进办公大楼,因为自己昨晚布得天衣无缝的局。

昨晚她在办公室里点了迷香后,当着敖龙的面含羞带怯的与小汪离开,她主动说要去小汪的住处,小汪自是开心不已。

她给小汪下了迷.药,小汪只是个文职军官对他只用普通的迷.药就搞定了。

两人温存时小汪陷入梦乡,她很快回到办公室,敖龙已经沉睡,她欣喜之极。

敖龙太聪明.思维太敏锐,她必须要做得很小心,无一丝纰漏。

本想好好与敖龙温存的,没想到季婉突然来了,这到是更合了她的意。

她知道自己成功的挑起敖龙与季婉之间的矛盾,在敖龙打给她的电话,她是故意让小汪接的,以证明她一直与小汪在一起的事实,这样,不管季婉怎么说看到她与敖龙在一起,敖龙也不会相信,那么他们两人矛盾会更深。

当她来到办公室,看到稳坐在办公桌后办公的敖龙,她更为欣喜,他这是一晚没回家,看来他与季婉间的矛盾比她想的还要深了。

“军长,你怎么这么早啊,咦,怎么看起来好憔悴的样子,你,……不会是加了一晚的班吧,你怎么舍得嫂子自己在家。”白翎面带诧异的说,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敖龙没心情理会任何人,他把手上的文件批阅完,走去卫生间洗漱。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极品亲戚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她也阴过我
热门: 天晴雨成林 和你的世界谈谈 雪白的嫂子 原始乡村梦 完美替身 天命新娘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宫花红 直播穿越后我上了教科书[综武侠] 狐媚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