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把你宠上天

上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她是杀手? 下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小舅妈我也要亲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敖龙回到家先是走进了厨房,打开冰箱如他所料空空如也,他无奈一笑自语,:“就知道我不在家你肯定不会好好吃饭。”

他打电话让吴越去买菜,自己洗个了战斗澡后一身轻爽走出来,扎上带有卡通图案的围裙开始收拾屋子。

“叮叮……”

手机响起信息提示音,敖龙拿想手机翻看,浓浓的剑眉紧蹙,眸光渐变凛冽。

手机中显示的是季婉被一个男人紧拥着亲吻,还有几张也都是两个抱在一起举止很亲密的样子。

敖龙脸色阴沉,打出电话:“影子,你在哪里?”

“我和少夫人已经回到部队了。”影子回答。

“这一次出行可有发生什么事?”敖龙问。

“少爷,我正要与您汇报呢,少夫人这次去援助又出现杀手了,还好少夫人安然无恙。还有就是,曾经卓家寿宴上的神秘人出现了,他就是上官琛……”影子把当时的情况与敖龙详细的说了,之后他又补充道:“我感觉上官琛与那个杀手应该是无关的,我当时受伤,如果不是上官琛及时出现,还真是蛮危险的。”

“杀手……上官琛……”敖龙微眯虎眸,他心中思忖,上官琛出现的及时……,并不能排除那个杀手不是上官琛的人。而自己手机上的照片不管是谁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自己误会季婉,离间他与季婉的感情。

这种事还真象上官琛能做出来的……

但如果那个杀手真与上官琛无关,那么又是谁要杀季婉……

“查一下上官琛住在哪里。”敖龙说,听到影子的应声他挂了电话。

不管这一次的事怎样,上官琛胆敢辱他的妻子,即便他救了季婉也绝不会放过。

季婉回到家中见到系着围裙做饭的敖龙,她盈着如花笑靥依在门边静静的看着他,这一阵空落落的心终于被填满幸福。

“老婆,你回来了。“敖龙放下手中的勺子,快步走向季婉,捧着她的脸吻了下,笑说:“好想你。”他炯亮的虎眸闪动着熠熠的光芒。

季婉抱住他强健的腰身,头紧贴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律动有力的心跳,笑说:“老公,有你在真好。”

她是越来越依赖他,依赖到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他,一向自诩坚强的她,现在很害怕一个人的寂寞。

两人静默的相拥着,体味着分别几日的相思之苦,享受着团聚时的喜悦。

敖龙放开季婉,温柔笑对她说:“老婆,去洗漱一下,我做了你喜欢吃的油焖大虾,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季婉亲吻了下敖龙,依依不舍的走开。

敖龙变身成季婉的御用男仆,一顿饭,季婉就坐在敖龙的腿上,双臂抱着他的脖子接受着敖龙的喂食。

照顾她,宠她,爱她,看着她全身心依在自己怀中娇媚的样子,他怡然的乐此不疲。

吃过饭,他收拾残局,她在一旁痴痴笑看着他,偶尔两人的对视,你浓我浓的让人无比羡慕。

敖龙抱着季婉坐在客厅沙发上,又拿了水果给她做水果捞。

季婉看着色彩艳丽的水果忍不住伸手去抓,敖龙一把抓住她的手,看着她纤白玉手上长长指甲说:“看这指甲长的,你是有多忙。”

季婉俏皮一笑,美滋滋的靠在敖龙的怀里说:“被你侍候习惯了,想不起自己剪。”

他很快把水果捞做好给她,走去房间又很快回来,拉过季婉一只手为她轻轻的剪着指甲。

季婉边吃着水果捞,笑看认真小心为她剪指甲的敖龙说:“老公,你对我太好,会把我惯坏的。”

“最好是惯的除了我再也没人受得了你才好,那样我就不怕你会跟别的男人跑了。”敖龙笑说。

“啊……,在你眼中我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季婉一脸娇怒嘟着红唇说。

敖龙垂涎于她的樱桃红唇,狠啄了下,笑说:“不,在我心中婉儿是这世间纯洁美好的女子,就因为你太好了,我很担心那么不要脸的臭男人们来和我抢你,所以,我要拼命的宠你,把你宠坏,坏到他们不敢再要你。”

季婉美眸中盈满感动,遽然捧住他的脸深深的吻上他的唇。

带着纯纯的爱意,满满的浓情,她如获至宝般的亲吻着他,吻得他意乱情迷。

吻似燎原的火星,瞬间点燃了他们的欲望。

一双小手急切的解着敖龙衬衫上的扣子,最后暴力的扯开他的衬衫,她细密的湿吻离开他的唇,一路向下游走在他坚实的胸膛上……

极致的快感让敖龙亢奋之极,他好想将身上做乱的小娇妻压在身下尽情的要她。可他要耐着性子,因为他太喜欢她的主动,太喜欢她的热情。

每每对她多一分好,多一点宠,她就会给予他更大的惊喜与快乐。

“老婆,为夫今天就任你蹂躏,越粗暴越好。”

敖龙躺靠在沙发里,敞开的衬衫露出他性感完美的胸型,蜜色肌肤晕染上迷人的绯红,大手轻抚亲吻他红豆的季婉,满眼宠溺与迷情的看着她。

莹白如玉的小手灵活的解开他的皮带,熟练的寻到他的巨大,轻轻的套弄着,激起敖龙声声兴奋之极的低吼。

季婉撩起睡裙骑坐上他……

“嗯……”

一道电流遍布她全身的神经,极大的快感让她销魂似入九天云霄。

“老婆,你好棒!”

敖龙看着在他身上驰骋的季婉,盈满情色的眸子带着魅惑人心的笑意,大手抚住她纤细的腰身,辅助着她与自己更为契合。

白翎看着屏幕中狂热欢爱着的男女,一双明眸迸射着强烈的妒火,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发出咔咔的脆响。

原来,敖龙可以如此温柔……

原来,敖龙可以如此宠溺……

原来,敖龙可以如此深情……

这样的敖龙,即便是与他青梅竹马的方依依他也不曾有过。而现在,他竟把季婉宠到了极致。

季婉她何德何能可以得到敖龙那么多……

而自己,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只能默默的暗中窥视着他对别的女人好。

她以为只要安静的呆在他身边一辈子就好,可现在,她好想要他的温柔,他的宠溺,他的浓情爱意……

白翎伸手抚上画面中的敖龙,似乎真的摸到了他坚实充满力量的胸膛。她的体内涌动着一股股难以言表的愉悦,充满恨意的眸子渐渐迷离。

她好想坐在敖龙身上的女人是她,能与他有一时的欢爱,让她即刻去死她都愿意。

听着让人心痒痒的呻吟声,和有节奏的啪啪声,她的身体中的躁动越来越强烈,极度的空虚想要被填满……

她看着画面,手开始抚摸着自己的双峰狠力的揉搓着,想以此缓解内心的饥渴,可她越是抚摸越是难耐那份渴望。

她将手伸向自己已湿透的小内里……

“啊,啊,啊……”

那片湿地早已饥渴难耐,稍一碰触就带给她一阵阵难以言表的快感,很快让她高潮迭起,兴奋得她尖叫出声。

气喘吁吁的白翎看向屏幕,此时敖龙将季婉压在身下正强猛的攻占着。

白翎直勾勾看着敖龙肌肉坚实的屁股,她突然抱住笔记本带着贪婪的媚笑伸出舌头去舔……

*********

几辆悍马停在一豪华别墅前,猛龙军卫从车上跳下来围住别墅,有几人直接KO了守门的保镖将别墅大门大开。

敖龙下了车径直走进别墅,看到站在雨搭下一脸邪笑的上官琛。

“敖少将来的可真快啊。”上官琛玩世不恭的笑说。

敖龙不理会他直接走进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翘着着二郞腿看着上官琛,说:“给我打!”

猛龙军卫立上前似拎小鸡般的抓住上官琛,上官琛笑说:“敖龙,你应该很清楚,我敢回来自不怕你,聪明的最好别这么冲动,不然,我会让你后悔……”

“后不后悔先打了再说。”敖龙一挥手,猛龙军卫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打。

上官琛抱头护住身体的要害处任军卫们似铁锤的拳头一下下重击在他的身上,他都可听到身体中骨胳的破裂声,他只有强忍着巨痛承受着。

他想到了此前,敖龙将他扔进龙焱特种训练营中,他每天都要受那群似野兽的特种兵的虐打,好在他体质好,好在他还有点格斗的技巧,可一个月后他出训练营时是奄奄一息的状态。

他是睚眦必报的主,受这么大的窝囊气如何咽得下。但他深知敖龙的残忍与冷血,他想报复再不能那么冲动与肆无忌惮。

一切由季婉引起,那他就要以折磨她为乐,这也是最直接报复到敖龙的办法。

寿宴那一出是他精心设计的,明里他斗不过敖龙,他一定要在暗中让敖龙吃尽哑巴亏。

本是想用寿宴那一次毁了季婉,可他一沾到季婉就无法自拔的被她迷住了。他没有把与季婉缠绵暧昧的视频发出去,而是被他当成无比珍贵的宝贝收藏着,每每深夜难眠时,那段视频成了他最好的慰藉。

若说以前,他想得到季婉皆因看到她在赛车时的狂野,挑起了他的猎艳心理。而现在,他是真的想要爱这个女人。

只是有敖龙在,他这黑道的太子没一丝机会。

他想接近季婉,他开始懊悔自己曾对季婉做的事,他很苦恼于怎么才能让季婉不再憎恨他。恰巧的,洛城杀手的出现让他有机会站在季婉的面前,事后,虽然季婉仍很讨厌他,可他还是欢喜于她对他没有那么强烈的敌意与抵触。

他与季婉一起回了宛城,他暴露了自己知道敖龙很快就会找到他,甚至想到自己又会被敖龙扔进训练营中去,然后被打得一命乌乎。

身上痛到麻木,眼皮越发的沉重,他知道自己的承受已到了极限。他使劲睁开眼睛,血滴进眼睛里,视线变成一片血红之色。

他笑看向高高在上的敖龙,说:“敖龙,这顿打算我咎由自取,你差不多就得了,我老子就我一独苗,你若真被你打死了,上官家也不是好惹得。”

“我就是要将你活活打死,此前季婉不是我妻,你犯了她我打你一顿了事,而现在她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你敢再冒犯她,你就是找死,此时就是你老子在这里也只有眼看着我打死你,不敢说个不字。”敖龙眸色阴冷看着已成血人的上官琛。

“好,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我要把寿宴那天的视频传到网上去,让季婉这辈子都被千人指万人骂,让英俊神勇的敖少将丢尽颜面。”上官琛大叫。

敖龙一摆手,军卫们纷纷退下去。

他走到上官琛面前蹲下身来,大手掐住上官琛满是血污的脸,虎眸迸射着狠戾,说:“你敢威胁我。”

“对,我就是威胁你,我知你敖龙天不怕地不怕,但你视季婉如珠如宝,一定不忍季婉受到伤害,你敢要我死,我就拉季婉做垫背到也值了。”上官琛看着敖龙越发阴寒的眸子,他得意的笑了。

“看来你这次回归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想反了?”敖龙说。

“我可不敢反敖少将,我这只是自保的方法。我只求敖少将放我一马,我发誓绝迹不会做对季婉与少将不利的事,否者让我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上官琛发誓说。

“把你录的视频给我,我就相信你的话。”敖龙说。

“嘿嘿,敖少将,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哄啊,视频给了你我还能活吗?”上官琛说。

敖龙盯着上官琛好一会儿,站起睥睨看着他说:“好,我饶你一条小命,但从此以后给我离季婉远点,你若敢再做对季婉不利的事,我必会一夜间铲平上官家族。”

“谢谢少将不杀之恩。”

上官琛看着敖龙走向客厅,长长的吁出一口气。他庆幸找到了这位魔鬼少将的软肋,而他的软肋又何尝不是自己的。

他悲催的看着遍体鳞伤的自己,苦笑,恐要养一个月才能痊愈了。

敖龙直奔威龙基金会,强行将季婉从办公室抱出来上了悍马车。

“人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你干嘛这么霸道。”季婉娇嗔着说。

敖龙捞过她啄了下她的红唇,笑说:“我带你去玩。”

“玩什么,你这人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的。”季婉笑说。

“我们去海天一色,那里的水上游戏很刺激很好玩的。”敖龙说着启动车子。

季婉笑看敖龙无奈的摇了摇头,每每他出差回来,他总是带她去各处玩,他说这是对不能每天陪她在一起的补偿。

其实,她要的不多,能安静的与他在一起,那怕是无聊得不说一句话,只要两人默默相守,她都觉得很开心。

而他,总是会想尽方法让她开心快乐,想与她一起尝尽这世间最美好的一切,给她所有的浪漫。

到了海天一色,季婉换好敖龙专门为她选的保守泳装,被敖龙拉上了水上摩托,他带着她在浩瀚蔚蓝的海水里乘风破浪。

大海似被他们的欢笑声感染,微波荡漾变得更为欢快的浪花拍打在他们的身上。

季婉玩累了,敖龙把她放在快艇上,他说:“老婆休息一会儿,为夫为你表演水上飞人。”

“啊,水上飞人,那个太危险了,你能行吗?”季婉担心的说,敖龙自信挑了挑剑眉跳上摩托艇。

季婉远远的看着,突见一道水柱冲天而起,敖龙脚踩着飞行器带着两条超有颈的水柱似一条出水的蛟龙,以各种炫酷的姿态飞舞在海天之间。

“哇嗷……老公,你好棒,好酷,我爱死你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她是杀手? 下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小舅妈我也要亲亲
热门: 长相思 玉堂金阙 岁月是朵两生花 追星不如追经纪人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 昭和钿 寄居者 摘星 无盐妖娆 刺客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