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神秘人现身

上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众志成城 下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她是杀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敖龙去大军区开报告会了,又要十天半月才回来,季婉也开始着手做酒店的事,她先是买下了凯悦大酒店重新装修。

张娜得知是她买了凯悦开心的一蹦老高,季婉让张娜负责给军嫂们培训。

敖晟把本军区的军嫂带到了凯悦大酒店,来的人还真不少足有五六十人。其中与季婉同一军属大院的也来了几个,看到季婉都怯怯的笑着招手,季婉走上前与军嫂们有说有笑。

张娜看着一帮土里土气的军嫂,把季婉拉过一边,说:“婉,做前台服务首要就是气质好,年轻漂亮,你搞这么多大妈来,这客人看着还能吃得下饭吗?”

季婉瞪她一眼,说:“我们开的是酒店,客人来是享受美食与我们优质服务的,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客人不来也罢。军嫂们现在看着是土气了些,经过培训她们必可脱胎换骨,这就要看你的培训到不到位了。”

“我去,你还真看得起我。不过,以后我再也不会担心会有客人非礼服务员的事了。而且,以后酒店里最美的人是我,呵呵,成,我会尽一切努力,让她们脱胎换骨的。”张娜笑说。

季婉把形象较好些的归于前台,形象差些和年龄大的都归于后厨培训。

敖龙与季婉煲电话粥时,他说别的省有人开了保安公司,收入的都是转业的军人。特种部队马上就要有一批特种老兵退武,他建议季婉也开个保安公司。

季婉在网上查询了下,还真有多家保安公司,但那些保安公司大部分都是提供门卫,守护,内部巡逻或是为大型的商业活动提供安全服务等。

这些小事对身经百战的特种兵来说真是大材小用了,季婉找了敖晟商量,敖晟说她这个主意很好,保卫敖家的猛龙军卫一直由敖家白养着,季婉已为族母,自是有调动猛龙军卫的权利,这下军卫们也可以派上用场,最后季婉成立保镖公司。

她的保镖公司将向金融业、房地产业、能源、IT、演艺界、等诸多领域,提供私人助理,私人司机,安全文秘,家政安全员等服务。其实是以保镖的形式保证顾客人身绝对安全。

敖晟去部队征到了二十几个就要退役老兵的加入,南宫嫣也帮着联系好文职与家政方面的培训老师,就等老兵一退下来,就开始培训。

季婉把基金会,酒店,保镖公司都归属敖氏的威龙集团,统一命名为威龙。

忙碌了一天的季婉回到军属大院,敖龙出差时让她回季家陪季母,季婉这一阵都忙到很晚才回家,季母平时睡得很早,她一回季家,季母会一等着她回家,季婉怕妈妈休息不好就回到了军属大院。

敖龙总怕他出差后她会孤独,可是,没他在的日子,她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孤寂。

她到宁愿回到部队这个小家,她觉得这是离他最近的地方,也是到处都充满他的气息的地方,她把这里当成了他们真正的小家。

累得一头栽到在床上,想着敖龙此刻在做着什么,是不是也会象她想他一样想着自己。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季婉凝眉,已经十点多了,谁会这么晚来窜门子。

她起身去开门,看到白翎双手各拎着一个大袋子,笑说:“嫂子,我给你买了些东西。”

“这怎么好意思,快进来。”季婉放白翎进了屋,拿起手包说:“冰箱里还真没什么可吃的了,谢谢你啊,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白翎拎着东西走进厨房,说:“嫂子这您就外道了,我和老大亲如兄弟,我给自己嫂子买点东西,您还和我这么见外啊。这也是老大临走时吩咐我多照顾你,我也算是奉命行事。”她说着,把食物都整理到冰箱里。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季婉笑说。

“嫂子最近很忙吧,对了,您吃饭了没,我给你煮碗云吞吧。”白翎说。

“不用了,我刚和朋友吃过饭回来的。”季婉说。

“其实这东西我几天前就买了,嫂子你一直没回来,我就存在冰箱里了,好在都是能放得住的东西,我刚看你屋亮灯了就立刻过来了。”白翎说。

“白翎,你别听敖龙的,搞得我跟不会自理的孩子似的,我这里就不用你费心了,对了,阿龙说给你介绍了一对象,你们相处的怎么样。”季婉说。

“还行吧,刚认识在互相熟识中。”白翎说。

“你到这个年纪交往必是冲结婚去的,一定要多接触才能品出两人和不和得来,如果不合适也别勉强自己,这个不行,再让阿龙给你介绍。”季婉说。

“嗯。”白翎应了声,将东西都整理好,洗过手笑说:“我这一见水就来尿了,我去趟卫生间啊。”

季婉看着白翎走去卫生间,微凝黛眉。

几分钟后,白翎从卫生间出来,走到客厅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下,才与季婉道别离开。

季婉站在客厅看着白翎刚用过的杯子,环顾了四周,走去卫生间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莫名的,她心里总感觉不踏实。

她是个很固执的人,特别是对人的第一印象,先不说白翎是个潜在的情敌,她从白翎的一些举动来看,白翎绝对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

白翎对敖龙这么多年的执着,绝不是她几句警告就能让白翎退缩的,白翎给她的感觉就是非常危险。

感觉一切没什么不妥,季婉正要走回卧室,敖龙打来电话。

“老婆,还没有休息啊?”敖龙说。

“刚回来,正要睡觉呢。”季婉说。

“这么晚回来,这一阵忙酒店和保镖公司的事一定累坏了吧。”

“嗯,累成狗了,要是你在家就好了,能帮我好好按摩一下。”

“我这边就快结束了,回去后好好侍候你。”

“得了吧,你不在家,我只是白天累,你回来,我白天晚上都别想歇着了。”

“你们女人就是口是心非的,我可以理解成你对我的性暗示。”

“你这个流氓,你还要不要脸,回来罚你睡客厅。”

“好象我们还没在客厅做爱过,回去试下。”

“敖龙,你还行不行了。”

“呵呵,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吗?”

“你,不理你了……”

“别,别挂,开个玩笑都不让,真不识逗,我还有四五天吧就回去了,我看看争取提前两天回去。”

“不用,你早回来也看不到我,我明天要带队去援助。”季婉说。

“在我回去时你要走,看来你一点都不想我,你就不会安排别人带队去吗?”

“秋水和钱锋两队都出去了,家里没有能带队的了,是今天意外接到一位军属的求助,我明天必须去看一下。”

“哦,那好吧,我回家等你,老婆,辛苦你了。”

“嗯,乖,等我回来给你买糖吃。”季婉开心笑说。

“早点睡吧,老婆,晚安。”

“老公,晚安……老公,我好想你,吻你。”

季婉挂断了电话,抚着狂跳的心脏,充满暧昧的话语总是让她想到,他们做爱时,他在狠狠要她时逼她说羞于启齿的话,她便脸红心跳的不行。

第二天早,季婉收拾好自己,要离开时,转身走进厨房,把昨天白翎拿来的东西都拿出来归到袋子里,拎着走出家门。

季婉的防备心很重,从不会吃不信任人的东西,对于时刻惦记自己老公的白翎,她更不会相信。

白翎从监视器中看到季婉拎着她送去的东西出门,气急败坏的狠狠甩掉鼠标,拿起望远镜走去窗边观望到季婉拎着大袋子走向楼前的垃圾箱,她扁紧嘴唇,握着望远镜的手因用力骨节处更为苍白。

季婉刚要把手中的袋子扔进垃圾桶,拎着豆浆油条的宁嫂子笑呵呵走来说:“季婉啊,这么早就出去啊,你这一大包的扔得啥子嘛。”

“哦,好几天没回家了,这些东西都过期了。”季婉笑说。

“哎哟,先别扔啊,我看看,有没有你家小狗子能吃的东西。”宁嫂子说着看向季婉手上的袋子,翻了翻,说:“哎哟,这不都冷的好好的嘛,你既然不要,那就都给我吧,我回家喂狗子去。”

“好,拿去吧。”季婉把袋子递给了宁嫂子。

宁嫂子欢喜的接下袋子,说:“季婉啊,我听去你们酒店的人说,你那可好了,我本来也想去的,可感觉自己年龄大了,没好意思。”

“宁嫂子不过才五十出头嘛,有什么不行的,你不能在前台可以去后厨学习做面点师什么的。”季婉笑说。

“面点师,这个我成啊,我可不是吹啊,我做的面条我家宁喜可爱吃呢……”

“宁嫂子,你要是去,直接去找叫张娜的就好,她是我朋友会安排你的工作。我不与你说了,我有事得赶紧走了。”季婉说着向宁嫂子摆了摆手快步走向自己的车子。

宁嫂子笑看季婉离开,拎着大袋子满心欢喜的回家了。

白翎看着那大袋子被别人拿走,气得银牙紧咬,眸间迸射着阴戾寒芒。

季婉一行十人开了半天的车来到洛城,联系到求助的人,才知是一位军嫂带着孩子出门买东西,迟迟未归,这家人报了警,警察说不到二十四小时不予受理。

家人气愤警察不办实事,就求助了军嫂网。

季婉立刻联系了当地的警方,警局得知她是少将夫人立刻成立专案组查找军嫂与孩子的下落,查商场的视频看到是被几个人给带去了,当时军嫂的状态应该是昏迷的。

经过两天的追查,终于找到带走军嫂和孩子的人,并围剿了一个贩卖人口的团伙。

那人贩子供述,他们已经把军嫂买到了偏远的小村里给人做媳妇,孩子买给了另一户人家。

警方组织人员立刻前去营救,孩子很顺利的救了出来,可到了买军嫂的小村子,季婉真是见识到了穷山恶水出勾民。

警方与村长沟通要找军嫂,村长不但不与配合,却联合着所有村民把警察赶出了村子。

警察们对拿着农具拼命的村民们,不能用动武力,想与之商谈更是没一丝可能。

影子对焦急的季婉说:“少夫人别着急,等到天黑,我摸进去一定把人救出来。”

季婉点了点头,说:“只能这样了,这群警察真是一个比一个窝囊,幸亏有你在。”

天色渐渐暗下来,站在村口的村民们依然固执的怒瞪着焦头烂额的警察们。

带队来的副局长一脸苦逼的说:“以前就听一个朋友说,他路过一个村子,不小心撞死了一头羊,那放羊人非让朋友陪一万块钱,朋友生气说只能赔他一千块,结果放羊人一声口哨把村人叫了出来,生生把朋友的车推到了村里,朋友身上就带了六千块现金全给了放羊人,放羊人还是不让朋友走,没办法,朋友只能叫家人赶去送够了钱才让朋友离开。

你说,那只是死了一只羊,今天我们要带着一个大活人走,这些村民都跟疯了似的,我说,他们怎么这么团结啊。”

季婉厌弃的看了一眼发着牢骚的副局长,站起身看向已经点起火把,准备与警察抗争到底的村民们。他们所谓的团结是不懂法,是愚昧的。可是,这些与他们根本说不通,只能使暗招。

影子走向季婉,突然余光感应到一丝反光,敏锐的影子突然扑向季婉:“快趴下。”

“嗯!”

影子扑向季婉的同时,发出一声闷哼,两人同时倒地。

“快,对面山峰上有枪手,马上去搜。”影子冲警察大叫。

“这,这,这帮村民竟然有枪,他们是疯了……”

“你他妈的,还不快去搜人。”影子冲着恐惧的副局长大叫。

副局长恍然,猫个腰颤声立刻叫人去对面的山峰上搜查。

对面的村民们看到警察们都掏出了枪对着他们,也有些畏惧了。

村长大喝道:“不要害怕,他们不敢开枪打老百姓。”

一句话,村民们似吃了定心丸,又紧握农具要与警察死磕到底。

“你怎么样?伤到哪里了?”季婉紧张的问影子,有队员用手电筒照向影子的身上。

“在我的右肩胛上,少夫人请帮我把卫生箱拿来。”影子忍着痛说。

有队员立刻拿来了卫生箱,说:“我是护士,我可以帮你取出子弹,你要忍着点。”

“好,没事,来吧。”影子说着,一手紧拉着季婉的手腕说:“少夫人,就躲在阴影下别动,那个人很可能还没走。”

“有人是要杀我,是这群村民吗?”季婉面色凝重的说。

“不,不应该是村民,以这么远的距离,那人用的是性能最好的狙击枪。”影子说。

“狙击枪?”季婉疑惑,又有人雇佣杀手来杀她吗?

现在还有谁想杀她,她绝不相信经过一次惨痛家法的婆婆会再动杀她的念头。

那会是谁?

“有谁知道你来这里?”影子问。

那个护士刀和镊子并用在影子的肩胛上找着子弹,影子只是紧绷着脸,看不出一丝痛意。

“除了队员,就没别人知道了?”季婉看着被翻开皮肉的影子,她的心都在紧揪着疼。

子弹终于取出来了,影子拿起带血的子弹在酒精里洗干净,在灯光下看了看,说:“螺旋子弹,这是出于特制的狙击枪,这杀手很有可能是个军人。”

“军人。”季婉脑海中突然出现白翎的身影,可,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的。

“你们都和少夫人坐在阴影下。”影子被包扎好后向大家说,然后起身。

“你要干什么去?”季婉问。

“我去救人。”影子说。

“不行,你都受伤了。”季婉拉住影子说。

“这点小伤没什么事。”影子说。

“还是别逞能了。”

黑暗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季婉听着那声音汗毛倒竖,现出惊恐神情,手扶向腰间的配枪。

影子感到了强大的气场,举抢对着声音的方向挡在季婉的身前。

“别紧张,我是来帮你们的。”声音越来越近,月光下一张似妖孽的面容浮现。

“原来是你!”季婉瞪着面前的男人,明亮的眸子快要喷出火来。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众志成城 下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她是杀手?
热门: 算命大师是学霸 永恒天帝 流年明媚·相思谋 重生九二好生活 完美离婚[娱乐圈] 默脉 独步 每天都在作死[综英美] 我和你的笑忘书 狼行成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