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小心白翎

上一章:第一百章 第六感情敌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众志成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身疲惫的季婉走回军属大院,就听到宁嫂子坐在楼下哭闹,几个军嫂在劝说着她。

“宁嫂子,这是怎么了?”季婉走过去问。

宁嫂子见季婉,一下跳起拉住她,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季婉啊,你给我评评理,你说我们做女人容易吗?从我嫁到他们宁家起早贪黑的劳作,没一个帮衬我,我忙完了地的活,回到家是侍候完小的又得侍候老的,一天到晚真是被累成了狗,等我坐在床上,我这两条腿就跟灌了钻,跟不是自己的腿一样。

累也好苦也罢,我从没有一句怨言过,好不容易把老的侍候没了,小的也上了大学,我想着终于可以和老宁来部队团聚,也能好好照顾他。

没想到,没想到我来这后,他总是不冷不热的,还处处都嫌弃我,我就觉得可能是他工作太忙太烦心了,我什么事都忍着他让着他。万没想到,他,他原来是……是和足疗室里那个小骚蹄子好上了……”

季婉闻言,笑说:“怎么可能,宁连长多老实的人啊,那会做出那种事,我看八层是宁嫂子你多心吃了非醋了。行了,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赵嫂子啊,借你家水盆给宁嫂子洗把脸,都哭成大花猫了。”她说着拉哭哭泣泣的宁嫂子走进赵嫂家里。

赵嫂端来了水,将毛巾塞给宁嫂子,一脸无奈的说:“我刚就说她瞎闹哄,她也不听,越是劝她她越破马张飞的大喊大叫,生怕别人不知道,季婉,你可好好劝劝她。”

“和着你们都不相信我啊,我亲眼看到宁喜这王八蛋拉着那小骚货的手,那笑得跟一朵花似的,他可从没这样对过我。”宁嫂子哭说。

“好,既然宁嫂子亲眼所见,那定是宁连长做了对不住宁嫂子的事,我这就和我家老敖说去,让他当部队所有人的面批评他,让他向嫂子你道歉。如果宁嫂子要离婚的话,我绝对支持你。”季婉说。

“哎,季婉,你怎么……”赵嫂子着急的拉着季婉,季婉向她使了个眼色,赵嫂子一脸忧色的看着她,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当着部队所有人批评他,这……,太严重了吧,这让他多没面子啊,你就让军长私下里批他一顿就好了,离婚……我可从来没想过……”宁嫂子犹豫的说。

季婉与赵嫂子相对一笑,赵嫂子悄悄向季婉竖起大拇指。

季婉笑说:“宁嫂子你这会想到宁连长没面子,晚了吧。你刚才在楼下大吵大嚷的不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宁连长在外养小三的事吗?”

闻言,宁嫂子一下跳起,说:“哎,我家宁喜可没有养小三,是足疗室的狐狸精勾引他的,不关我家宁喜的事。”

“你说你,一会儿一个样,刚你冲着大家嚷嚷,那意思不就是说宁喜外头有人了,养了小三吗?这回你咋又不认账了。”赵嫂子笑说。

“我,我,我没那意思,我就是感觉心里憋屈,想跟大家诉诉苦,……”宁嫂子诺诺的说。

“宁嫂子,你太冲动了,你知道你这么一吵,在大院中一传开,宁连长就是没那事也会被人指着脊梁骨叫负心汉;

男人养个小三包个二奶在外面许不算什么,但在部队这事那可是非常严重的政治错误,如果造成的影响太过恶劣,很有可能被开除军籍赶出部队,你的不吐不快会害了宁连长一生的荣耀。

特别你还不想离婚,两口子的事还是关起门来好好解决,我想你们这事应该只是误会,当然也不排除宁连长一时被迷惑,我会让老敖找他谈下心,警告他一下。夫妻间有了茅盾不要一味的怪罪犯错的人,我觉得宁嫂子你也要反省一下。”季婉说。

“听你这么一说,我真的是做错了,哎呀,我这张嘴,真是……我,会自我反省的。但,那个,军长那么忙,还是不要和我家那位谈心了吧。”

“你不用担心,只是私下闲聊而已不能把你老公怎样的,看把你吓得。”季婉笑说。

赵嫂子指着宁嫂子说:“你这婆娘,刚还一副要将小宁千刀万剐的狠样子,放屁工夫就心疼上了,可真是个阴晴不定的。”

“呵呵,我刚是被气晕头了。季婉,真是谢谢你啊,我这人啊,一冲动起来就不带脑子了,今天亏得有你,不然,我这一闹,我真把我家宁喜害了。真不亏是有文化的人啊,几句话就说到点子上让我消了火气,刚才那几个婆娘都鼓动着我去告宁喜的状,纯是看我热闹嫌事不大,以后我可得管住自己这张嘴了。”宁嫂子不好意思的说,用毛巾抹了把脸,看了看腕表说:“哟,我得走了,得回去给老宁准备晚饭了。赶明我备上一桌好菜,请你和军长来我家吃饭哦。”

宁嫂子说罢,便风风火火的走了。

“宁嫂子这说风就是雨的性子可真逗。”季婉看着走掉的宁嫂子笑说。

“她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也不怪她被气成这样,宁连长最近是有点不正常。也不光是宁连长,部队里有不少人常去光顾部队对面的足疗室,都被那里的女人勾了魂似的,就你没来之前,有一位文职干部就和足疗室里的小姐搞上了,家里的老婆来部队闹,最后,被调离岗位,降去后勤部守仓库了。部队虽然针对这事开了大会,可,效果不大。”赵嫂子说。

“哦。”季婉点头。

赵嫂子看着季婉,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赵嫂子,你要说什么尽管说。”季婉笑说。

赵嫂子是赵政委的妻子,夫妻两人一直相敬如宾,是部队的模范夫妻,赵嫂子为人和善从不喜欢说人事非,是个让人信得过的人。

“季婉啊,你是军长夫人,却一点官太太的架子都没有,你虽然到军属大院的时间短,但大家伙对你都很信服的。有些事我是想提醒你,可又怕你觉得我这人多事。”赵嫂子说。

“怎么会,赵嫂子您是个沉稳的人,你想要提醒我的,定是我做的那里不对……”

闻言赵嫂子连忙摆手,说:“不,不,我不是说你做错什么事,我是想提醒你啊,一定要多注意着点白翎,呃,那个,其实这话我感觉很多余……”

“赵嫂子是想告诉我,白翎对我家老敖心思不一般对吧。”季婉笑说。

“你看出来了?”赵嫂子诧异的说。

“嗯,一来部队我就看出来了。我也和老敖说过了,我家老敖只是把她当哥们儿。”季婉笑说。

“我想说的不光是这,白翎对军长的心思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我是想说,她的心机很重,你要千万防着点。”赵嫂子说。

“哦,我也感觉到了,谢谢赵嫂子。”季婉笑说。

赵嫂子笑说:“你是个聪明人。”

季婉轻盈一笑,说:“我也得回去了,训练了一天累死我了。”

赵嫂子送季婉出了家门,欣然点头,说:“但愿她不要成为第二个方依依。”

季婉一进家门,看到一双军靴放在鞋垫上,尺寸明显不是敖龙的。

她疑惑的换了鞋走进屋里,看到在厨房系着围裙忙碌的白翎,她嗤笑一声,明白了赵嫂子的提醒。

“白翎,你怎么会在?”季婉走进厨房笑说。

“哦,嫂子,你回来了,我帮你们买了些菜和水果,以前都是我帮军长准备的。”白翎说着手下很麻利的整理着冰箱。

“哦,有你这好哥们儿照顾着阿龙享福了,真是谢谢你啊。”季婉笑说。

白翎身子一顿,很快隐去脸上的不悦说:“军长常住部队,吴越与李强都心粗的很,我与军长相处多年很了解他的习惯,我就自告奋勇做起了他的生活助理,嫂子你不会介意吧。”

“我象那么小气的人吗?”季婉笑着走进厨房,说:“我看你都买了些什么,对了你爱吃什么,一会儿我做饭,你留下来与我们一起吃吧。”

“那,不打扰你和军长的二人世界吗?”白翎说。

“你要是做我们一辈子的大灯泡那可不成,一顿饭而已无妨。”季婉笑说。

白翎浅浅一笑,说:“那,我就留下来尝尝嫂子的手艺。”

“好,你去客厅做吧,看会儿电视,那桌上还有零食你吃吧。”季婉说,她从冰箱中拿出需要的菜。

白翎走到客厅看着茶几上堆放的零食,说:“嫂子还爱吃零食啊?”

“我哪爱吃啊,是阿龙,他这人啊,总是把我当孩子似的宠着,也不想想我都快要奔三的人了,还当我是小女孩呢。”季婉笑说。

“看来军长真的很爱嫂子,看你们这么幸福真好。”白翎抓起一袋零食打开吃了一块,怪怪的味道让她很不舒服。

“对了,白翎,你多大了,有没有男朋友啊?”季婉问。

“我,二十九了,没有男朋友。”白翎说。

“应该找个了,你说你那几个好哥们儿真是的,也不张罗着给你介绍一个。再不找,优秀的男人都被人挑走了。”季婉说。

“在他们眼中我不是女人,二十九岁的男人没有对象很正常。”白翎苦笑说。

“这怎么行,我一定要和阿龙说说,得赶紧帮你物色个好男人。女人啊得有男人疼,才会自然而然的散发出女人的魅力来,你就是泡在军营里太久了,应该多谈谈恋爱去感受一下爱情的美好。”季婉说。

白翎眸色晦暗的看着厨房里的季婉,不得不说,她是个很有女人味又非常漂亮的女人。

白翎冷笑,再漂亮都不能长久的留在敖龙的身边,因为,她不允许。

从认识敖龙起,她深深被他吸引。

为了能留在他的身边,她得让自己完全变成男人,让敖龙忘记她是女人。她潜伏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能长久的陪伴在敖龙的身边。

不管他有多少女人,终将是他生命中的过客,只有她,才是可以陪伴他一生的伴侣。

敖龙回来看到白翎,诧异的说:“一下午找不到你人,你到是跑这来偷懒了。”

“你下午就是做政治报告,也没有什么事,我就去超市给你买菜了,嫂子说要留我吃饭,我就不客气了。”白翎笑说。

“搬出你嫂子来,我都不敢责怪你了。”敖龙笑说,他走进厨房揽住季婉的腰亲吻她的耳畔,笑说:“老婆大人今天下厨了,好感动,冒似好久没吃你做的菜了。”

季婉娇嗔说:“你这是在埋怨我不给你做饭吃,不尽妻道吗?”

“不敢,不敢,为夫心甘情愿为吾妻洗手做汤羹,这也是我一大乐趣。”敖龙说着,撩过她的脸颊,在她的红唇上狠啄了下。

“讨厌,别来捣乱了,快去洗洗吧,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季婉娇笑着推开敖龙。

敖龙坏坏的笑着,临走在她的翘臀上狠掐了把,看着季婉惊叫然后娇羞的瞪他,他开心的大笑着走开。

白翎看着两人恩爱的画面,双手紧紧攥成拳头,银牙紧咬。

她可以永远留在他的身边,可是,他的温柔,他的宠爱,她从不曾得到,那种不甘,似熊熊烈火灼烧着她的心。

几人有说有笑的吃了饭,季婉对敖龙说起给白翎介绍男朋友的事,敖龙点头同意了。

对白翎这位情敌,季婉不必刻意去做什么,回到家中的敖龙再没有军长的威严,黏她宠她的程度一次次刷新白翎的认知与底线,让白翎受尽了他们的恩爱的折磨。

白翎惊愕,对于曾经青梅竹马的方依依敖龙也没有做到这样,季婉这个女人是如何让敖龙完全臣服于她。

心中的嫉妒在疯长,季婉这个女人绝不能留。

“谢谢嫂子的款待,嫂子手艺真好,今天吃的很饱。”白翎说。

“以后没事就过来坐坐,想吃什么尽管跟嫂子说,嫂子一定坐给你吃。”季婉依偎在敖龙怀里笑说。

“好,我会常来打扰的,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了。”白翎说。

敖龙与季婉送白翎到门前,白翎穿好了鞋冲两人浅浅一笑正要转身开门。

“等一下。”季婉叫住她。

“还有什么事吗,嫂子?”白翎说。

“感谢你一直对阿龙的照顾,现在我来了,就不再麻烦你了。”季婉说着伸手出,嫣然笑说:“钥匙!”

“啊?”白翎看向敖龙,敖龙充满柔情的目光一直看着他怀中的妻子,她有些窘迫的拿出钥匙递给季婉。

“天黑了,小心走好。”季婉笑着对寒下面色的白翎说。

白翎走了,敖龙揽着季婉坐回沙发上,突然将她扑倒狠狠吻上她。

一阵霸道的狂吻后,敖龙惬意的笑看季婉说:“原来我的婉儿捍卫夫君的心竟是如此强势,为夫好喜欢。”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章 第六感情敌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众志成城
热门: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若你不弃,执手相依 等你爱我 宅门嫡女 我家真的有金矿 借我咬一口 穿成强吻校草的恶毒男配[穿书] 再度沦陷(gl) 景恒街 高调宠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