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分担他的痛苦

上一章:第九十七章 代母受过 下一章:第九十九章 为夫自豪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姜医生,带我们去看看他们吧。”敖龙说。

姜医生笑说:“当您打电话说要来,这不已经到晚饭的时间,已经为您二人准备了晚饭……”

敖龙摆手说:“不,晚饭我们回敖家吃就好,还是去看看他们。”

“那好,请二位随我来。”姜医生笑说引着二人走进了别墅。

这个别墅,内里是一个环境静怡清雅的疗养院,到处可见穿着医生与护士,都很尊敬的向敖龙打招呼。

季婉拉了拉敖龙,明亮的星眸充满疑问的看着他。

敖龙浅浅一笑说:“你很快就知道了。”

他们穿过前楼走进副楼,一声尖利的惨叫吓得季婉一哆嗦,“我的天啊,这,叫声好凄惨啊。”

敖龙紧握季婉的手,带她走上二楼脚步停在惨叫声传出的房间前。

季婉从房门玻璃看向房间里有一人被禁锢在病床上,声嘶力竭的嚎叫着,那沙哑悲绝的叫声听着她毛骨悚然。

病床上的人面目狰狞,象是要挣出坚固牢笼的野兽。

季婉惊恐的看向敖龙,见他紧紧蹙着剑眉,炯眸中泛着愁苦与无奈,问:“他,是什么人?”

敖龙叹息,说:“他曾是我最欣赏的下属,去年的缉毒行动,我派他做卧底打入敌人内部,不到一年他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可,在执行任务期间,他为了得到毒犯的信任,不得以吸食了毒品,那是一种新型毒品,毒性很强,再因他服食的时间有些长,不太好戒掉。

半年前安排他去了戒毒所,没有一点效果不说,毒性还越发的凶猛,发病时就是一只嗜血的野兽,曾咬伤了几位戒毒所的医生。

曾经英气勃发的他完全被毒品折磨的不成人形,几次自杀被我救下,后来我把他接到了这座疗养院里。

可是我除了把他关在这里,看着他被毒品摧残,看着他独自与毒品抗争,我无能为力。”

敖龙语气中带着悲凉与无奈,让季婉很心疼,再看向形容枯槁的病患她的心情很沉重。

“其实,小志的意志力非常的强悍,现在已经比刚来时好很多了,毒瘾发作已经从每天一次变成三天一次了。

对了,前几天小志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饮食很少。这可不利于他对毒瘾的抵抗,我还想着等他挺过这次毒瘾后给您打电话,你应该和小志谈谈。”姜医生说。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敖龙利眸立现冰寒怒瞪姜医生。

姜医生愧然的说:“前几天我去局里开会……”

“你去开会,这里的人都死了吗?你的职责就是照顾好这里每一个人,我明明和你说过如果他们有任何意外情绪,你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你不在,那些看护人就不工作了是吗,那还要他们做什么,都给我辞退了。”敖龙怒火冲天,周身散发凛冽的寒意,吓得姜医生面色惨白。

“对不起,是我失职,您处罚我吧。”姜医生垂首恭立着说。

季婉拉了拉敖龙,说:“看看你这火气,有话好好说。”

敖龙看向病房里发狂的战友,矅眸里闪动着波光,胸口因为强烈的怒气剧烈的起伏着。

他闭上双眼,平复了会儿,牵着季婉的手走出下一个病房,这个病房正与刚才的相反,病者闭着眼睛极安静的躺在床上,病房里摆设着各种医疗器械,似乎床上那个极为安静的人是靠着那些机器存活着。

“他,是我刚成为特种兵时的班长,第一次做任务时,我犯了错误班长为救我被炸伤,没了一条腿不说,还……成了植物人。”敖龙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为那次失误而懊悔终生。

季婉的手被敖龙握着发疼,她看到敖龙极致隐忍悲恸的样子,她心疼之极,不觉悄然抹泪。

她是个女人,难过的时候可以哭泣,没有人会笑她。

而他是铁骨铮铮的军人,他不能哭,她知道,他的肃冷凝重神情下,心却在为战友们的苦痛滴血。

他一声声的叹息着,无所不能的他在这一刻是那么的无力。

如果敖龙不带她来这里,生长在和平年代的她,万不会想到,军人在时刻准备着为祖国流血牺牲。

她从那些残肢断臂形容丑陋似厉鬼的战友们,宛若看到他们经过战火的洗礼,从模糊的血肉中爬出来,以强大的意志为祖国战斗到最后一刻,流尽身体中最后一滴血。

那份激愤与昂扬的斗志,让她极为震憾,一颗狂热的心澎湃不已。

她想到了魏巍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心中有种冲动,好想为这些可爱的人做些什么。

走到角落最后一个房间时,一个长相恬静的女子坐在窗边仰望着天空,轻哼着悠扬的曲调,女子听到门外的声音,她转头看向他们,浅浅一笑又看向窗外。

“她是……”季婉问。

“她,叫莫芷,是我特种部队里唯一一位女兵,我的特种部队里从不收女兵,她为了能进我的部队,左次三翻的偷袭我的军营,都被我的特种兵们打了回去。军营中是没有男女之分的,所以,当战士认定面前的人是敌人时,就算是女人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之后莫芷有好一阵没再攻营,我们都以为她放弃时,她却神不知鬼不觉的进了我的办公室,我破格收下她。她是优秀的,不管是训练还是任务她都是完成的最好的。

一次任务,她隐瞒了怀孕的事实,结果在与敌人打斗时她失掉了那个孩子,她忍痛将犯人绳之于法,她被送进医院,医生说因为没有及时就医,她不但没了孩子,对子宫还造成了严重的损伤,只得切除子宫。

切除子宫那便是她将永远不能做母亲,他老公与婆家不但没有给他一句安慰的话,还气急败坏的指责她没了孩子,要与她离婚。

她没有任何犹豫与老公离了婚,养好了身子,再无牵挂的她更是把所有的心都用在部队与任务上。

一次反恐行动,敌方的火气实在太猛,她被炸昏,被恐怖份子生擒。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接受女兵进入我的特种军营吗?”敖龙抚上自己的额头,神情很是疲累颓然。

“莫芷她被恐怖分子……”季婉不忍说下去,盈泪看着温婉恬美的莫芷,不敢想象那对女人最为残忍的画面。

敖龙点了点头,说:“我不收女特种兵,并不是歧视女人。

那是我对女战友变相的保护,男人在战场流血流汗,若是被捕大不了一条命没了,为国牺牲是光荣的。

而那些恐怖份子,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女兵一旦被抓到,一定会遭遇各种非人的强暴与凌辱……”敖龙哽咽的说不出话,转头望向一边,他不停滚动的喉结昭示着他极度的隐忍。

季婉感觉心头沉闷的得透不气来,她深深的呼吸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

好一会儿,敖龙又开口说:“后来,我亲自带队攻进敌营,救下了奄奄一息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莫芷……,人是救回来了,她无法从那段恐怖的记忆里走出来,她一心求死。

那一阵军营笼罩着悲伤的情绪,所有人都想尽方法想帮莫芷走出阴影。

一位战友想到要娶莫芷为妻,抚平她心中的伤痛。

莫芷的悲惨,我归结为我没能坚持不收女兵的原则,娶也是我来娶,我要为她的一生负责……。

一直浑浑噩噩的莫芷突然无比清醒的告诉我,她不可答应娶她那个很愚蠢的好意,为了让战友们放心,她会好好的活下去。她决定了退役去远行重新开始新生活。

我实在不放心她派人跟着她,她跑去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做支教,有天真可爱的孩子们陪伴她看似开心很多,可很快,她的神经出了问题,经常自残。

我把她接来了疗养院,神经方面的医师说她此前的凌辱让她的神经崩溃,虽然不再寻死,但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疏解。

当她再看到孩子们,让她想到曾经失掉的孩子,自责与此前的阴影再加长期郁结,终是患上了严重的抑郁证。

经过两年的治疗,她现在好了很多。”

“她除了丈夫,就没别的家人吗,如果她有亲人的陪伴与安慰,绝不会变成这样。”季婉盈满悲伤的目光看向敖龙,说:“这里的战友都和莫芷一样没有家人吗?”

“他们都有亲人,可是,象他们的病情想要维持他们的生命,将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普通家庭恐怕供养不起他们,有条件的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照顾他们。

我征求了他们家人的同意,免费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把他们接来我的疗养院,他们的家人自是同意的,他们可以随时来看望他们。

还有一些战友与莫芷一样,他们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不忍让家人难过也无脸见亲人。”

敖龙深深呼吸缓解着沉闷得发痛的心,转身看着季婉说:“婉儿,我今天带你来这里,我不是想向你展示自己如何有爱心,我是向你求助,婉儿,请你帮助我。”

“我,我能怎么帮你,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季婉不解的说。

“不,我做的不够好,每年部队因伤退役的军人不少,国家虽然给了伤残补助,那些钱对于伤残不是很严重可以工作的还好说,但象不能自理的,还要耗一个人来照顾,也就只能维持最低的生活标准,想得到治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无法把他们每个人都接收到疗养院来,只能选择病情严重的和家庭条件差的,其实我很想把他们每个人都安置的好好的。

就算是正常退役的军人,本来在军中是成绩卓著的军人,可一旦走向社会,他们的才能很可能被埋没,有的甚至为了生计不得以走上邪路。

办这个疗养院我用了三千万,安置了近二十几个无法自理的伤兵,我会负责到他们生命的终结时,这是一笔昂贵的开资,我把我的卡都交给了你,你可以查到,我每年股份分红有三分之一的钱用在疗养院上。

我相信你会帮我分担疗养院的责任,接下敖家族母的责任吧,有了敖家的富可敌国的财力你可以把军荣基金做得更大更好,也可帮助更多的退役战友。”

季婉看着敖龙噗呲一声笑了,指着敖龙的鼻子说:“婆婆要是知道有你这败家儿子,准会被你气背过气去。”

“敖家祖训,精忠报国,祖先倾尽家财支持抗战,我效仿祖先哪里叫败家。还别说,我这种行为在我妈看来还真是,她卓家人照我们敖家觉悟就是差。”敖龙笑说。

“婆婆真是白养了你这个儿子,她应该没你想得那么差……”

“行了,不说妈,这敖家族母的职责你必须接下,以后这里由你帮我看管着,我放心了。”

季婉依偎在敖龙的胸膛上,柔声说:“老公,谢谢你能带我来这里,我会接下族母职责,有些事我得好好想想,为了你们这些最可爱的人我争取做到尽善尽美。”季婉笑说。

敖龙捧着季婉的脸狠亲了下,说:“老婆,有你真好,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一会儿我会让姜医生把这里所有病人的资料给你一份,你再详细了解一下。

你看到的病患他们都曾有引以为傲的战绩与荣耀,成为废人的他们意识消沉心如死灰。我聘请了各科最好的医生可以医好他们的身体,可是心里层面的治愈却是极不容易的。女人的心思总是比男人细,但愿,我再次来到这里时,能听到些好消息。”

“我感觉到了责任重大,我会尽力做的。”季婉笑说。

“每次来这里那种沉闷的心情好几天都缓不过来,这一次,许是有你的分担,虽然难过,但没有颓败,我的婉儿,有你在真好。”敖龙轻吻季婉的额头,又说:“我们回家吧,爷爷应该等我们吃晚饭呢,吃过饭后我要帮我的好老婆准备去这军营的行李。”

“什么,为我准备行李,我和你一起去军营干嘛?你堂堂一军之长也不怕人笑话你。”季婉娇嗔着笑说。

“你是我正大光明的随军家属,谁敢笑话?”敖龙说。

“呃,随军家属,我只是随便一说,你还真当真了。”季婉说。

“老婆说的每一句话都要记得……,必须的。”敖龙笑说。

**************

第二天,敖龙带着季婉进入军营。

远远就听到嘹亮的军歌声,季婉充满新奇的眼眸有些不够用了,透过车窗左顾右盼着宽阔的操练场上,一排排一队队整齐训练的兵士们,铿锵有力的呼喝声势震天,处处都弥漫着男人充满刚毅的力量气息。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十七章 代母受过 下一章:第九十九章 为夫自豪
热门: 来自星星的男神探 道君 人鱼饲养日记 妄神 如果巴黎不快乐 抵达之谜 入骨娇宠 美人窟 嫁给冷血男主后我变欧了[穿书]/嫁给杀器后我变欧了[穿书] 占卜师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