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迟来的新婚夜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我已经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了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算计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入夜,一辆迈巴驶进敖家庄园停在城堡前。

管家立刻上前打开车门,:“大少爷,大少奶回来了。”

“快,快帮我扶他下车。”

车里南宫嫣差点被醉酒的敖晟压扁了,管家立刻帮忙扶敖晟下车。

南宫嫣终得到喘息,然后又立刻下车与管家一起扶敖晟进了家门。

进了卧室,两人把敖晟放在床上,南宫嫣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趴在床上,说:“哎哟妈啊,可累死我了。”

“大少奶我这就给大少爷做些醒酒汤来。”管家说。

“好好,去吧。”南宫嫣摆了摆手,管家转身离开。

“呕呕……”

“啊,别别……,你等下……”南宫嫣见敖晟要吐,捞起床边放着的纸篓冲过去。

“呕……”

“啊,我的天……”

她到的及时,敖晟的呕吐物大部分吐在了纸篓里,但还是有一些吐在了她的手臂上还有地毯上。

恶心难闻的气味呛得南宫嫣也连连作呕,腾出一手抚在敖晟的背上,为他顺着气。

吐完的敖晟一头倒在床上喊:“水,水,我要喝水。”

“你等着啊,我这就给你拿水去。”她急忙拎着纸篓跑去浴室,洗干净自己的手,又跑出来倒了杯水回到床边,费力的扶起沉重的敖晟靠在床头上,怕呛到他便用小勺子一点点小心喂给他,敖晟很不耐烦的皱着剑眉,微睁开迷困的眼眸,抬手一把抢过南宫嫣手中的水杯,咕咚咕咚的喝。

“你慢着点喝……”

“噗……咳咳……”

“啊……”南宫嫣被敖晟喷了一脸水,胡乱的抹了把脸赶忙去为敖晟拍背,又拉纸巾给他擦嘴。

许是因为咳嗽的太厉害,敖晟又开始呕上了,纸篓刚被她拿去浴室跟本来不及去取,情急之下南宫嫣拉起自己礼服的裙裾接下了敖晟的呕吐物。

胃里翻江倒海,南宫嫣使劲昂着头压制着想吐的感觉,她的小脸惨白,大大的星眸溢着满满的水雾。

这一次敖晟彻底把肚子的食物吐得干净,他再次一头仰倒在床上。

南宫嫣兜着呕吐物跑去浴室,再控制不住胃中的痉挛,大吐特吐了起来。

吐过后,她感觉身体被掏空,有洁癖的她身上穿着挂有呕吐物的礼服蹲坐在地上,浑身瘫软无力。

缓了一会儿,她将身上的礼服脱下,随便卷成一团将价值百万的礼服丢进垃圾筒。

她本想好好泡个澡,可担心敖晟只匆匆洗了沐浴很快出了浴室,看到床上呼呼大睡的敖晟,她长长呼出一口气。

她坐在床边,看到床头柜上放着冒着热气的醒酒汤,知道这是管家送来的,看沉睡的敖龙她叹息一声。

她将歪倒的敖晟扶正了身子,舀了一勺清汤一点点喂给他。她想着强烈的酒精在燃烧着他的胃,喝点暖暖的汤会让他好受些,可是,她试了几次,汤汁尽数都洒了出来,她只好放弃。

她用暖热的毛巾为他轻轻擦着脸和手,他的手心有厚厚的老茧,手腕上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痕,她拉着他温暖的大手,纤长似柔荑的手指轻抚那道伤疤,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唇边扬起柔美的笑靥。

“以前,我有个朋友,她的老公出车祸重伤昏迷,看着朋友坐在病床边凝望沉睡老公的样子,我很心疼。她却说,她希望老公永远也不要醒过来才好,因为,他的老公太花心了,曾让她非常的痛苦,现在他这样躺在床上就彻底的属于她了,她宁愿这样照顾老公一辈子。

回家的路上,我就想,如果你在战场上受了伤就会被送回国来,我就能见到你了,我也会象那位朋友照顾她老公一样,侍候你一辈子。

但这个想法只存在一瞬间就被我否定了……

因为,我太爱你了,在这个世间我敢说,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我舍不得你受一点伤痛,我害怕我那个愚蠢的想法会变成真的,我上佛山请了菩萨,天天焚香祷告你能健康平安的回到祖国来,为此我愿意等,哪怕等你一辈子我都愿意。

至到爷爷与我说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就是那半年之约,如果我无法让你爱上我,让我对你放手,和你离婚。”

一滴泪砸在敖晟的手心里,敖晟身子微微一颤。

南宫嫣幽幽一声长叹,拉着他的大手抚在她的脸颊上,眸中充满无尽柔情与伤感看着敖晟,说:“从爱上你那一刻,我就时刻准备着嫁给你。做你的妻子成了我一生最为执着的信念,我很有信心,只要与你结了婚你一定能被我的真情所打动。

可你在结婚当晚就离开了,没有给我一丝机会。等了你八年,我没有觉得苦,我还可以继续等下去的,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强扭的瓜不甜,我把你和我自己都困在婚姻这座围城里,代价将是永远的痛苦。

这个机会好似一个溺水的人发现了一块浮木,我豪不犹豫的答应了。你终于回来了,你无法体会我是有多么的开心。只是在一旁静静看着你我的心就雀跃之极,本想大胆对你展开求爱攻式。可我发现漫长的岁月打磨掉了我的信心,在你面前我小心翼翼非常的自卑,我也深深明白你不可能爱上我了。

我想有个你的孩子,这半个月,我想尽方法诱惑你,你始终不为所动,我知道我真的完了。

想到离婚,我的心……好痛,爱你就是我一生的执念,离了婚,我都不知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哭得梨花带雨的南宫嫣凄婉得惹人怜惜,她将小小的脸庞埋于他大大的手掌里,边亲吻着边隐声哭泣。

她满目悲恸看着敖晟,白皙玉手抚上他英俊的面容,:“晟,为什么不能爱我,是我哪里不好,你告诉我,我可以改的,要不,你就给我一个孩子吧,求你……”

她吻上他的唇,苦涩的泪顺她的红唇渗入他们的口腔中。

突然全情投入亲吻的南宫嫣被紧紧抱住,猛的旋转身子被敖晟沉重的身躯压上,来不及恍神狂热的吻堵住了她的唇,浓浓的酒精味道侵占她的口腔,粗鲁的舌头席卷着她的丁香小舌。

“嗯……”

唇与舌被敖晟发了狠的吮吸着,痛得南宫嫣闷哼出声,感觉着他的大手在她的身躯上肆意游走抚摸着,她惊恐的眸子呈现惊喜。

酒后乱性,是她的爱感动了上苍,给了她这次机会吧。

他越来越粗暴,她很害怕。但她告诫自己不能怕,这也许是她唯一一次机会,一个可以拥有他孩子的机会,不管多害怕,多痛,她都要忍住,一定要让这场意外的欢爱进行到底。

心中这样想着,身体却很诚实的呈现意识中最真实的想法,因为太过紧张,她的身体很僵硬。

敖晟感觉到了她的紧张,他睁开清明的双眼看着紧紧闭着双眸的南宫嫣,他将她紧攥成拳的双手置于她的头顶,用一只大手轻轻的握着,吻由狂猛渐渐变得温柔,另一只炽热的大手表隔着柔滑的真丝睡衣轻轻抚摸揉掐着她的娇躯,等她身子微微放松些,大手撩起睡裙抓握上她的柔软,轻柔的抚弄着。

“嗯……”

一波波愉悦的快感让南宫嫣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每每他揪起她的红豆,都惹得她嘤咛出声,体内躁动起一种强烈的渴望,不自觉的扭动着诱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合着他的身体,想要他更多的给予。

敖晟看着闭着双眼迷醉妩媚的南宫嫣,薄唇边扬起邪魅笑弧,离开她的唇一路向下,密密麻麻的吻印在她的脖颈与胸前,停留在峰顶挑逗吮吸,激荡得南宫嫣娇喘连连。

他的大手慢慢向下探起那片幽谷

“嗯,嗯,嗯,……”

他的抚摸与撩拨让南宫嫣感到从未有过的快感,两条修长的美腿夹得紧紧的摩挲着,那种强烈的渴望变得饥渴,由白皙变得粉红诱人的娇躯因快感的刺激颤抖不已,想要他填补那份难耐的饥渴。

看着完全情动迷醉的南宫嫣,他知道她已然准备好了,一手继续抚弄着她,一手迅速脱去自己的衣服。

分开她的双腿,腰身猛的一挺贯穿那道防护,进入封存已久的湿地。

“啊……唔唔唔……”

美好的感觉突然传来撕裂般的痛,南宫嫣尖叫一声,下一秒敖晟的吻封住了她的叫声,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清醒。

他投入的吻着她,孜孜不倦的在她的身体上奋力耕耘着,她想要个他的孩子,他成全她。

从小他就对长辈的话言听计从,其实他很羡慕弟弟的叛逆和为所欲为。

当年他不得不妥协母亲的专制独裁,可他终是不甘心,最后他临阵倒戈新婚夜坐上了去中东维和的飞机。

八年后,在弟弟结婚的当晚,却成了他与南宫嫣迟了八年的新婚夜。

今天的醉酒是他一手导演的,他自信自己的抑制力足够强,可这该死的小女人从那次寒山游后,总是穿着各式各款的性感内衣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勾引他。

他很是气愤,却很享受看到她迷人的胴体,南宫嫣好似一朵妖艳的罂粟花,他被醉人的花香迷惑,大脑中总是YY着各种与她做爱时的画面,激情兴奋之极。

许是自己太久没有女人了,他真的好想扑倒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可他又不允许自己那样轻浮,最后他想到了弟弟的婚礼,闷骚又腹黑的敖晟决定上演一出酒后乱性的戏码。

睡到深夜的敖龙因口渴醒来,小心抽出被季婉压得麻木手臂,边揉掐着轻轻下了床。

“什么时间了?”季婉还是醒了,她揉着迷困的眼睛问。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我已经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了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算计她
热门: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快穿] 云中有鬼 他在修罗场文走事业线 你到底有几个好哥哥[娱乐圈] 我的拖延症女友 娇妻如魅,大叔账要慢慢算 元龙 宫花红 暴君心尖宠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