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爱情不是竞技场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玩完你拍拍屁股走人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打野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婉嫣然巧笑,将手上的水果蓝放在床头柜上,说:“南宫总裁,我来看看你。”

南宫矅撇了撇嘴,说:“你确定不是来送我最后一程?”

季婉与南宫嫣对视一笑,又看向南宫矅,说:“我是专门来向你道歉的,不过看你这生龙活虎的,伤势应该不重。”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连道歉都这么盛气凌人的气势。。”南宫矅阴阳怪气的说。

“哥,人家季婉好心来看你,你别过份啊,再说打你的是敖龙,你有气冲敖龙发去,估摸着你也没那胆。”南宫嫣戏谑着说。

“你这妮子,还是我妹吗?”南宫矅忿然瞪了南宫嫣一眼,又看向季婉叹息一声,说:“我接受你的道歉,但就这事我心里真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我不吐不快。

寿宴那天你惊艳亮相,吸引了在场所有男士的目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怕看就把你藏在家里别带出来啊。敖龙这王八蛋就在宴会上让人把我打成重伤,还说再敢多看敖少夫人一眼就要了我的小命。

这明摆着是宣誓主权杀一儆百,我的一世英明就这样毁在敖龙这混蛋的手上了。

不过,后来想想,这事不太对颈,你那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南宫矅微眯双眸充满疑惑的看着季婉。

“没发生什么事,他一项都是这么跋扈的,也很小心眼……”

“不对,我那天被打属实有点莫名其妙,他还让影卫大闹了卓家的寿宴,可把卓老爷子气坏了,那寿宴差点成了丧宴。

所以,我猜测,必是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激怒了敖龙,而能让敖龙如此失控的一定是你。”

季婉微凝黛眉,续而又笑说:“打你的事许是敖龙任性,至于对卓家吗?我想应该是出于大家族的利益纷争,与我无关。”

南宫矅摇头狡黠一笑,说:“不,不对,一切都是敖龙抱着你从露台出来后不久发生的,敖龙用他的礼服包裹着你迅速离开,你当时脸色惨白,还有敖龙那张充满愤怒的脸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还有就是,在你走去露台时,我见有一个人跟在你身后……”

“你看到他了,他是谁?”季婉遽然抓住南宫矅的手急切的问。

“啊啊啊,手,手,我的手疼……”南宫矅的伤手被季婉抓得生疼,他哇呀大叫。

“怎么回事,真的发生了什么吗?”一直懵然的南宫嫣感觉到了季婉的惶然。

季婉放开南宫矅长长吁出一口气,平静了下恐慌的心绪,说:“敖龙应该很快会再来找你。”

“本是不经意的看到那个人,我当时并没当回事,这几天躺在病床上实在无聊,思来想去的,把我那天看到的串联起来,我大概猜到敖龙反常的行为,一定是你去露台时发生了什么激怒了敖龙。”南宫矅睨向季婉,看到她惨白的面色和微微轻颤的小手,断定了那天她必是发生了很可怕的事。

“敖龙在找那个人,你被打的怨气可以好好发泄一下了。”季婉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季婉,我就嫣儿这一个妹妹,我如珠如宝的疼着,可从她嫁人我几乎没见她笑过,很感谢你帮了我妹妹,能帮到你的事我在所不辞。”南宫矅诚恳笑对季婉说。

“谢谢,对了,是你在军荣网站上用两个小号捐得善款吧。”季婉笑说。

“我只用陌上花开这个号捐了一千万,两个号什么鬼?看来这世上象我这么有爱心的人还真不少。”南宫矅笑说。

季婉冲南宫矅笑了笑,心中猜测着那个叫天宝的小号会是什么人,会是她认识的人吗?

“这下如你所愿如意郎君回来了……小妹,你要丢掉你的骄傲,要学着小鸟依人,男人都喜欢对自己温柔似水的女人。

你要多向季婉学学,看她把敖龙那魔头驯的服服帖帖的,你们妯娌好好切磋一下御夫之道。”南宫矅笑对妹妹说。

“小鸟依人,也就你这种肤浅的花心大少才喜欢。”南宫嫣白了南宫矅一眼,将切好的苹果块送到他嘴边。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南宫矅笑着吃下果块,美滋滋的笑看着季婉说:“唉,没事调教调教你大嫂怎么征服男人。”

“征服?你把爱情是当成竞技场吗?在爱情里想要赢的人,都会惨败出局。”季婉说。

南宫矅蹙眉思索着季婉的话,南宫嫣笑对季婉说:“我哥总炫耀自己是个情场老手,阅女无数,他总是以男人猎艳心态看待女人,在我看来,他才是完全不懂爱的人。”

“原来他是兽性思维,这让我想到《美女与野兽》这部电影,但愿有一位善良的美女出现解救他,让他变成真正的人,哈哈……”季婉笑说。

南宫矅看着两位嘲笑他的美女,他也自嘲一笑,心中也颇为期待着能让自己心甘情愿奉献的美女快点出现,多年的浪荡他也确实累了,想要有个温馨的家了。

季婉与南宫嫣又坐了会儿便离开了南宫矅的病房,两人出了电梯向大门走,突听大堂一侧传来女人的尖声咆哮声,她们顺声望去看到围了一群人。

“刘玲,你这个丧门星,都是你害了我儿子,你还敢来缠着他,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你给我滚……”

“你这虚荣的老贱货,你敢骂我,当初我一百几十万的给你,你那时说我就是你们周家的贵人,是你认定的儿媳,现在我家落魄了你这翻脸比翻书还快,你就是狼心狗肺。

我告诉你,我怀得可是你儿子的种,不是你说不认就不认的,把我逼急了,我就带着孩子和你儿子同归于尽,让你断子绝孙。”

“你要死没人拦着你,当初你对我儿子用迷药,我儿子才睡了你,你能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可见你的下贱,说让我断子绝孙,这肚子里的孩子还指不定是谁的,即使是我儿子的,我也不认你这贱人生的孩子。

你就是个丧门星,扫把星,你给我滚,再不许来找我儿子……”

“你他妈的老婊子,我跟你拼了我……”

……

“刘玲?”

季婉走向人群,耳边是两个泼妇的嘶吼与谩骂,人头攒动间看到柳梅与刘玲厮打在一起。

往昔傲慢娇美的刘玲再无此前高贵名媛的优雅,她的头发被扯的乱蓬蓬的,未施粉黛的脸上泛黄无光泽,全然不顾自己高高鼓起的肚子破马张飞的与柳梅扭打在一起。

围观的人有心想劝说,可见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好惹的主,特别是其中一个女人还是孕妇更不敢伸手,都只是摇头叹息着看热闹。

“刘玲怎么变成这样?”季婉诧异的说。

“刘玲家破产了,你不知道吗?”南宫嫣说。

季婉摇了摇头,上次被拍到她与周浩宇在车里激吻,刘玲与柳梅这对天下好婆媳不是还同仇敌忾的污蔑她来着,这会儿怎就反目成仇了。

“刘玲与他的哥哥真是一对极品坑爹的娃,上次网上传照片的事,刘玲是个孕妇敖龙自不会对她怎样,他直接让刘家破产了,断了刘玲嚣张的资本,可怜她父亲辛苦挣下的家业。

周浩宇就在这家医院上班,出了那事后,医院怕得罪敖龙要把他开除,敖龙告诉医院让周浩宇去守太平间,再不许做医生。一位医生不能行医,让他永远陪伴着死人,敖龙也是够损的。”南宫嫣笑说。

“妈,妈……”

一个男人冲进人群,慌乱的劝阻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个女人。

周浩宇好不容易将两个分开,他护着母亲一脸不耐烦的看向刘玲说:“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好好在家养胎的吗?”

“好好养胎,你十天半月不回家,我能好好养胎吗?我算是看透了,你们母子巴不得我立刻死掉才好,周浩宇你这个白眼狼,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会遇到你,你今天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什么时候和我结婚。”刘玲尖声咆哮着伸手就去拉周浩宇。

“你这贱女人,拿开你的脏手不许再碰我儿子……”

“好了,你们别再闹了行不行,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你们三天两头来这里闹,你们不觉得丢人,我还要脸呢,你们是不是想逼死我。”周浩宇看着两个又缠打在一起的女人崩溃之极。

吵闹的两个女人倏然分开,怯然的看着抓狂的周浩宇。

“这可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南宫嫣带着嘲讽的话语在突然静寂时响起,引得众人都看向她与季婉。

“小婉。”周浩宇怔怔看着突然出现的季婉,眸中乍现的惊喜遽然被悲伤,愧疚,懊悔等复杂的情绪代替。

他好希望时光可以倒流,他一定坚守住对她的爱,一定给她一个幸福无比的家。但一切追悔莫及,他伤透了她的心,他永远的失去了她,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的报应,他再无颜面对她,他颓然转身快步走来。

“浩宇,浩宇,你别走,我错了,我再不惹你生气了……”刘玲捧着她的大肚子追向周浩宇。

柳梅一脸惊喜的挤出人群来到季婉面前,拉住她的手,说:“小婉啊,好久不见你了,哎哟,这做了豪门少奶奶真是不同了,看这小脸水灵的能掐出水来。”

季婉抽回手,冷冷一笑,转身就要离开。

柳梅连忙绕到季婉的身前,想要再次拉季婉的手,却被季婉躲开,柳梅讪讪的说:“那个,小婉啊,以前都是伯母不对,我是听信了刘玲那贱人的谗言,伯母一直视你为女儿的,你能不能原谅伯母啊。”

“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原不原谅的没有任何意义。”季婉说。

“不是的,我一想到对你做的错事,我就寝食难安,要是能得到你的原谅,我死也能瞑目了。小婉啊,求你原谅伯母好不好。”柳梅祈求着说。

“好。”季婉淡淡应了声,想绕过柳梅,却又被她拉住。

“小婉啊,谢谢你原谅伯母,那个,你即不生气了,伯母想求你一件事,你看能不能和你老公说一声,让他高抬贵手放过浩宇让他再做回医生吧。”

季婉看着一脸谄媚的柳梅无奈的冷笑,叹天下真是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待她说话,南宫嫣一把推开柳梅的手,冷蔑的说:“你求她没用,你儿子得罪的不是光是季婉一个人,那是整个敖家,你有本事就找去敖家挨个的祈求看看,敖家人不多也就百八十人吧,如果全体通过了,我们就饶了你儿子。”

“这……”柳梅苦逼的看着默然的季婉,双手合十祈求说:“小婉啊,好歹你与浩宇也有近十年的感情,你就行行好,再帮他一次吧,伯母给你跪下了。”

季婉赶忙扶住她说:“我可以帮他,你刚也说了,我与浩宇相恋近十年,如果他能赔给我十年青春的话,别说是做回医生,就是把这家医院给他都成。”

“你……”柳梅闻言气愤的推开季婉的手,她很想狠扇季婉耳光,可想到如今的季婉再不是以前任她摆布的孝顺儿媳,若是再惹怒了她,她那位权势滔天的老公说不定会要了儿子的命去,她冷哼一声忿然离开。

“真服了你,这种虚荣势利刁蛮跋扈的婆婆你竟孝敬了她十年。”南宫嫣说。

“那十年她带我真如亲女儿一般的好。那时我是她认为最好的依靠,但后来富家女刘玲的出现,她便立刻倒戈,显露了她的虚荣贪婪的本性,真是人老奸,马老滑,我被骗了十年。”季婉苦笑。

想起过往的一幕幕,看着痛恨的仇人得到报应,她没有一丝快慰,心中似压了一块巨石般的沉重闷痛着。

在奢华酒店工作的她每天都能看到有钱人勾心斗角与糜烂,这让她极为不屑与鄙夷。

她觉得小百姓的简单就是她寻求的平凡的幸福,素不知,只要有欲望,丑陋的人与事无处不在。

回到敖家,敖龙与敖晟已经准备好装备,季婉与南宫嫣回房间换了轻便的服装,各坐上自己老公的脚踏车离开敖家。

艳阳高照下,轻风吹拂着柳树柔软弯垂的枝条,两辆脚踏车飞驰在公路上。

季婉坐在脚踏车的横梁上,被敖龙围抱在身前,亲昵而温馨。

南宫嫣坐在脚踏车的后座上,两手紧紧攥着后座边缘生怕摔下车去。

她没碰敖晟怕他生气,但没个可靠的抓握让她提心吊胆很不舒服。

一脸羡慕的看着季婉被敖龙呵护着,她哀怨的低垂下头。

南宫嫣,你在难过什么,能与敖晟共乘一辆脚踏车如此浪漫的事,可是你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还有什么不满足,你现在就是应该尽情享受着与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才对。

这样想着,她豁然开朗,娇艳的容颜绽放开迷人的笑靥。

“搂紧我,前面要转弯了。”

敖晟低沉带着磁性好听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她欣喜若狂,立刻伸手紧紧圈住他强健的腰身。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玩完你拍拍屁股走人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打野战
热门: 陛下请自重 蜗牛的心开始想你了 横滨芳心欺诈师 乡村野和尚 原来 后来我们都哭了 无盐妖娆 菟丝花 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