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他与方依依

上一章:第八十章 我们离婚吧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 离婚协议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敖龙抱季婉坐在他的大腿上,一勺一勺乐此不疲的喂着季婉吃饭,季婉娇柔盈笑享受着他的温情。

“铃”

桌上的电话响起,季婉伸手将电话拿起点开,送到敖龙的耳边,她俏皮的笑着将耳朵凑过去听着,敖龙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龙少,那天的事应该与卓家人无关,南宫矅虽然伤了手,可伤痕不对,也有不在场的证据。

我昨天又将宴会上的监控录像仔细查看了一遍,也排查了酒店所有工作人员,还是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电话那头传来一男人的声音。

“没发现?难不成会平空生出个大活人不成,再给我查。”敖龙厉声说。

“是,我会更仔细的排查,还有就是,卓老夫人几次打电话给我,说让龙少您给个交待,老夫人非常生气,您还是给她回个电话吧。”男人说。

“我交待什么交待,军营里不是养大爷的地儿,更不养孬兵,我早就想赶卓家那几个少爷兵出去。我妈的电话你不用再接,我过几天回家再和她说。”敖龙说。

“您明天就回敖宅吧,大少爷明天回来。”男人说。

“哦,对,你不说我到是把这茬给忘了,行了,你赶紧再去查吧。”敖龙说。

对方应了声便挂了电话。

季婉看着敖龙,说:“你是在查我那天被偷袭的事吗?你这么兴师动众的查,是生怕我的事不被别人知道吗?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利用我的事,铲除了令你烦感的卓家人呢。还有,那南宫矅又是怎么回事?他是你大嫂的娘家哥,他应该不会对我做那种事吧。”

“放心,我让影子查的很隐密的,没人会知道。你在卓家宴会上出了事,我自是要拿他们问罪。至于那南宫矅……”敖龙看向季婉,伸手微用力掐了下她的脸蛋,邪魅一笑说:“只能说你魅力无穷,那天宴会上,南宫矅那小子一直在一旁盯着你看,那是男人欣赏女人的目光,还有就是他不巧的左手也受了伤,其实我明知道不是他,但,我的女人,他多看一眼都不行,打他一顿算是给他一个小小的警告。”

季婉给了敖龙一个白眼,说:“见过霸道的,没见过你这么横行霸道的。”

敖龙捧住她的脸,在她的红唇上狠啄了口,笑说:“不禁如此,我还让人传出南宫矅被我打的原因,正好以他警告所有男人,都离你远一点。”

“那南宫矅是你大嫂的亲哥,也算敖家的亲戚,你这样做让他多丢脸啊。再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不好这么跋扈。”季婉娇嗔着说。

“我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就因为他是亲戚打他效果会更好。”敖龙桀骜不训的笑说。

“你这人真是不可理喻,不过,我喜欢,呵呵……”季婉笑着抱住敖龙,赏给他一个响亮的吻。

敖龙反客为主炽热的吻落在她的眉眸上,脸上,唇上,亲吻到脖子时,季婉娇笑:“咯咯咯……不要,不要了,好痒,痒死了……

“痒?哪里痒,这里……还是这里……”敖龙大手狠抓了把她的绵软,又顺势而下要探向她的裙下,季婉娇羞的笑着拉回他的手,说:“讨厌了,人家正经说话总是被你带偏了去。”

“我也很正经啊,和你正经探讨一下夫妻情事,有助我们夫妻性生活和谐……”

季婉捂上敖龙的嘴,白皙的脸颊羞臊的绯红羞赧的说:“你这个大黄虫还用得着探讨吗?整天把人家折磨的死去活来,浑身象散了架似的,我,我今天要罢工。”

敖龙拉下她的小手,坏坏的笑说:“不行,我不好好爱你,会被你冤枉成嫌弃你。我当然要使出全身解数对待了。”

“你,不理你了。”季婉娇羞的轻捶敖龙,将头窝在他的肩膀上。

敖龙笑意满满,大手抚着季婉的背,说:“婉儿,你再好好想想,哪天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人和事。”

季婉枕在他的肩头,回想着那天的情景,嘟起红唇说:“奇怪的人,那就只有慕思思了,象只狗皮膏药似的黏着你,但后来她被小轩一胳膊肘把她刚做的鼻子打歪,好解气啊,哈哈……。”

敖龙抚了抚笑得开心的季婉的头,说:“调皮,你别吃我和慕思思飞醋,我们从小在一个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她就是任性了些,因为父辈们相处的很好,我也把她当妹妹看的。”

“谁吃醋了,你这流水虽无情并不代表落花无意啊,明知你是有妇之夫还和你勾勾搭搭的,难不成我要去鼓励她把你扑倒不成。”季婉酸酸的说。

“哎哟,还说没吃醋,你都成千年老陈醋了,为夫最喜欢你这酸调调。”敖龙亲吻季婉。

季婉抬起头,眼波流转定定的看着敖龙,那神情似要看透敖龙的心。

敖龙轻笑,说:“你想问我什么?”

“那个,我想知道你和……方依依的故事。”季婉终于忍不住好奇说出口。

敖龙倏尔黯下眸色,深锁眉头沉思。

季婉看着黯然神伤敖龙,心中五味杂陈,悻悻的说:“那个,我吃饱了,呃,这两天一直在床上躺着好闷啊,我出去走走。”

正要站起离开,却被敖龙拉回又坐在他的腿上,声音低沉的说:“你想听,好,我讲给你听。”

看着敖龙深邃忧伤的眸子,季婉有些后悔,她讪讪笑说:“其实我只是随便那么一说,你不用……”

“你纠结慕思思的事,应该是在意她是依依的表妹。关于我和依依的过往这五年从没人敢在我面前提起,但我现在想和你说,你是我要共度一生的妻子,我知道你的一切,我也适时候让你了解我的所有,让你心中再无芥蒂。”敖龙说。

季婉对敖龙莞尔一笑,说:“好,那你说吧,我愿意聆听。”

“其实,我们的故事很简单,也可说是枯燥。

方依依是个孤儿,在她七岁那年她的父母死于空难中,被她姑姑带进了慕家。慕家与我家同住在军区大院里。

大院里的孩子们很欺生,总欺负依依,我看不过去就打走了那些欺负依依的孩子们,那时我和哥哥是大院里的孩子头。

自那之后依依总象个小尾巴一样跟着我,上小学我们不但分到一班还是同桌,她长得很好看像极了洋娃娃,又特别的乖巧可爱,我便承担起了保护她的责任。

我不爱学习,每天的作业都是她帮我写,我爱打架,她的书包里总是带着药水与纱布备着随时为我包扎。在别人眼里,都是我在保护着她,现在想来,其实是她一直在默默的守护着我。

小学,中学,高中我们都在一起,少年懵懂时,虽然没有说明心意,但在心中都认定了彼此就是今生的另一半。

高中毕业我就去当兵了,依依上了大学,也在等我。三年后我回家探亲,久别之后的重逢,她真正成我的女人,我疯玩了三年,无心家族的生意,更不想从政,爷爷便让我继续从戎。

我决定去做特种兵,让她再等我五年,五年后我会回来娶她,我一去就是七年,准备与她的婚事,我万没想到那么依赖我爱我的依依,在订婚宴上却对我说,她爱上了别人,她等不起我,她再不要过一直没有我在身边的日子。”

敖龙闭上盈满悲戚的双眸,仰头长长一声叹息。

季婉看着一脸悲苦神情的敖龙,心绪复杂难平,漫长的等待是最考验爱情的。

“我深受打击,回到军营五年没有出来过,这五年我也彻底明白,依依的离开其实是我太过失败。

我们被称作最浪漫的青梅竹马,可是,那么多年,我却从没带她看过一场电影,没送过她一束花,从没有精心为她准备一次浪漫的约会,只是给了她一张卡让她自己去买喜欢的东西。

连我们在一起时基本都有朋友们在,我陪哥们的时间多过她。

我与她单独相处的时间也就是晚上睡觉时,我记得一到晚上,她就拉着我和她说话,她喋喋不休的说着,我却早已沉入梦乡,根本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象我这么失败的男朋友,女朋友不跑就怪了。都怪我太自私,总以为我们可以天长地久,时间还有的是,就连那最简单的三个字的表白我都不曾对她说过。

我忘了,她是个女人,是个需要我爱需要我呵护的小女人。

失去她,我才知她对我多么的重要,就象我身体的一部分,而最终要将她生生从我的身体上剥离,我痛彻心扉,才知我此前有多么的愚蠢自私。”

“即然那么爱她,你为什么不去挽回她,我想,她对你也不是无情。”季婉违心的说,看到他伤心难过,她的心比他还疼。

“不,我已经是名军人,我给不了她要的平凡的幸福,与我在一起,她还是会无何止的等下去。再者,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爱情,我应该为她高兴。”敖龙说。

季婉笑苦,说:“所以,你想找个坚强的女人,最好还是不爱你的女人,你可以给她物质和权利,唯独不能给她爱情,是吗?”

明知他与方依依的故事会让她不好受,但她还是好奇的想知道。

明知会难过,但她还是要承认这个悲伤的事实。

敖龙深深看着神情冷淡的季婉,轻轻抱住她,说:“对,我就是那么想的。五年后的我,被家里各种逼婚,但我为自己定下原则,我要找到坚强能忍耐的女人做我的妻子,如果找不到我绝不将就,宁愿一辈子孤独终老。

但如果找到了,我会很认真的对她好,竭尽所能为她营造一个温暖而幸福的家,再不犯曾经的错误。

婉儿,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很难过,我不想骗你,那就是我此前真实的感受。而现在,我无比庆幸你成为了我的妻子,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包括我的这颗心。

以前每每想起依依我的心会很痛,从你出现后,那种蚀骨的痛慢慢只剩下愧疚,是你治愈了我的伤痛。

我曾深深爱过依依,但她已经成为我的过往,我现在只想要你,只想要我的好婉儿。”

“如果,如果有一天,方依依回来了,她来找你,告诉你她还爱着你,你会怎样?”季婉问。

“不可能,婉儿,不要再纠结不可能发生的事,珍惜我们的幸福,我敖龙一言九鼎,我即选你做我的妻子,我就会对你不离不弃,相守到老。”敖龙看着季婉眸光坚定的说。

季婉更紧的回抱着他,红唇靠近敖龙的耳边,说:“阿龙,这就算是你给我的诺言,如果有一天你违背了这个誓言,我会让你后悔终生。”

“婉儿,不管以后发生什么,都请你相信我的忠诚。”敖龙说。

竖日,敖龙与季婉回到了敖家,一走进客厅听到了极少有的欢笑声。

敖啸天坐于正位的沙发上一脸和煦的笑容,旁边一左一右的沙发上坐着两个陌生人。

一位是面容慈祥的中老年男人,一身正气不怒自威,季婉猜想这位应该就是敖龙的父亲敖擎尧,也是自己的公公。

另一位男人一身绿色军装威武卓然,与敖龙极相似的五官,但不同与敖龙的桀骜,他是极富正面形象的英雄范版,让人不禁心升敬意。

这位应该是敖龙的哥哥敖晟,南宫嫣日思夜想的老公。

敖谨与南宫嫣恭敬的坐在一边,聆听着三位男人们的交谈。

“阿龙和小婉来了。”敖啸天笑看敖龙与季婉,看着他们手牵着手恩爱甜蜜的样子,他的笑容更加灿烂。

“爷爷。”二人同声叫着敖啸天。

“爸,您回来了,这是我媳妇,季婉。”敖龙将季婉推到敖擎尧面前。

“爸。”季婉娇羞的叫了声。

“嗯,刚老爷子可是没少夸讲你,能收住我家这匹野马的心,可见你的优秀。”敖擎尧亲切笑说。

“爸,咱能说点好的吗,我的优点还是很多的。”敖龙嗔怪的说着,带季婉转向敖晟,说:“他是我大哥,敖晟,你的大伯子。”

“大哥。”季婉笑说。

“嗯,欢迎你成为敖家一员。”敖晟淡然笑看季婉。

“谢谢大哥!”季婉笑应。

“小婉啊,来,你和你公公来一局,他的棋艺比我高,这回你两人比试一下,看谁的棋艺高超。”敖啸天叫着季婉。

季婉笑着走过去,从几案下拿出棋盘排在桌上。两人说笑间排开了杀阵。

南宫嫣拘谨的坐在一旁,不时羞怯的瞄向敖晟。

八年的等待,她心中有太多的苦楚与心酸,但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她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爱他的方式,就是为他默默的奉献……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八十章 我们离婚吧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 离婚协议
热门: 欧皇他有万千宠爱 小保安的艳遇 鱼龙变 纯真博物馆 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萌妻甜甜圈:亿万暖婚第7天) 柱与横滨的兼容性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你听,记忆的钟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春风度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