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我以你为劳

上一章:第七十章 被冰封的心 下一章:第七十二章 老婆,求放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幕降临,季婉坐在阳台的软榻上,遥望着由敖家庄园延伸向远方的路灯,万籁俱寂的夏夜,连一丝蝉鸣都没有。

她坐了很久,遥望了很久……

从不知,敖龙在自己的心里已然扎根如此之深,她在习惯性的等他回家。

昨晚她还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她的一切举动都下意识的有他的存在。

从她与他在一起,他们基本是共浴,洗澡之前她会将他的睡衣和自己的一起准备好;她会帮他准备好第二天要穿的军装与军靴……

原来,潜移默化中他早已成为她的日常……

失了心的她,还可能在这场虚伪的婚姻中全身而退吗?

季婉看着高高悬于空中的皓月,幽幽一声长叹,最后望了眼那条他归家的路,站起身黯然走进卧室。

她躺在床上,纤纤玉手轻抚属于他的位置,丝丝凉意让她觉得心中酸楚,泪不禁涌上滴落在枕头上,晕染开的水痕渐渐变大。

军营中的住宅楼里,敖龙坐在窗口,昂头望着同一片星空,心绪百转千回。

这是他在部队的宿舍,从他入军后基本都住在部队里,他一直把部队当成家。可自从有了季婉,这里就一直空置着,很久没有回来了。

归心视箭的他,却不敢回到那个有她的家里。他怕自己再控制不住象昨晚一样伤到她,今天忙碌了一天,平息了关于季婉的一切谣言。

关于她与周浩宇的事,他已经知道真相。如他所想,是周浩宇强迫了她。

其实不用寻求真相,他是相信季婉的,昨晚他皆因嫉妒失控了。

他多么想回到她的身边去,温柔的拥抱着她,与她说对不起。可想到昨天她憎恨他的目光,他懊悔之极,也怂了。

曾经他很不理解,五大三粗的汉了怎么会怕媳妇怕成了妻管严。

现在,他终于切身体会了。

他怕她生气,很怕,特别是昨天他做了那么混蛋的事。

望着星空的他,心中着急,惶恐,担心,想念焦灼着他,意识中全被她占得满满的。

爱上她,这是预料中的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并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爱她爱得如此深沉。

这一夜,孤枕难眠的两人注定在辗转反侧中思念着彼此。

天蒙蒙亮时季婉才睡着,她感觉才闭上眼睛就被敲门声吵醒。

好困,她烦躁的翻了身,将被子蒙在头上继续睡。

“少夫人,请下楼用早餐吧,龙少派人来接您了。”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

没有听到季婉的回应,管家又道:“少夫人,龙少说九点召开记者招待会,请您不要迟到……”

记者招待会……,季婉钻出被子揉了揉眼睛,说:“知道了。”

这应该是敖龙还她清白的记者招待会,如若以前,他应该会亲自来接她吧。

季婉坐起,看着身侧空空的位置,烦乱的抚了抚头,自语:“昨晚他彻夜未归,是去找别的女人了吗?我这是被打入冷宫的前兆吧。”

微微一抹苦笑,心上传来阵阵揪痛。

她快速洗漱打扮好自己,二十分钟后她走下楼。

“爷爷早。”季婉笑对正在吃早餐的敖啸天说。

“早,快来过,有你爱吃的虾饺与蛋羹。”敖啸天笑说。

“不吃了,我这就走了。”季婉说着向敖啸天挥了挥手走出客厅。

“唉,这孩子怎么能不吃饭,时间还早呢。”敖啸天说话间季婉已经上了车,他立刻让管家将虾饺装在食盒里给季婉路上吃。

车子驶离敖家,季婉抱着食盒阵阵诱人的香味钻进她的鼻子里,她却一点食欲都没有。

很快到了凯悦大酒店,装备整齐肃穆的特种兵守护在酒店前,拦下了众多的记者。

张娜笑容灿烂的站在酒店大门前向她招着手。

季婉下了车,张娜飞扑上去给了她一个熊抱,两姐妹不惧晃瞎眼的闪光灯走进酒店里。

“你看你这大大的黑眼圈,是不是因为那些谣言没睡好啊,周浩宇这个畜生不如的渣,真想把他千刀万剐了。”张娜看着顶着两个黑眼圈的季婉心疼的说。

季婉抚了抚自己的脸,说:“显得很憔悴吗?把你的化妆品借我用下。”

“呵呵,从不化妆的你,终于学会女为悦已者容了。”张娜拉着季婉走上电梯。

季婉苦涩一笑,她只是不想让敖龙看到她的狼狈,不想让他知道,她昨晚为他失眠了。

电梯一开,高大健硕的敖龙进入季婉的视线,他的神情冷肃没有一丝柔情。

心不禁酸楚……

“你来了,吃早饭了吗?”敖龙说,炯熠的瞳眸里闪烁着兴奋的光泽。

“哦。”季婉低垂下头随意应承,绕过他走开。

喜笑颜开的张娜还想逗逗两人,可两人的冷漠是咋回事。

她向敖龙微微一笑追上季婉问:“你们怎么了,是不是因为谣言在闹别扭啊。其实,你家老敖吃点醋也是正常的……”

“哎哟,你别瞎猜了,快把你的化妆品给我。”进到办公室,季婉不耐烦的催促着。

张娜将化妆品递给她,说:“婉,你的个性太强了,但有些事你应该适当的服软。

你被强吻,老敖看到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这也证明他在意你啊。

他这么快就平息网上的谣言,还将与你有关的人都保护的很好,事情做得如此周详妥当,可见他真是对你很上心的,要是他对你说了什么过激的话,你应该体量他一下。”

他在意的不是我,是他们敖家的面子。

季婉真想告诉闺蜜,有些人很会演戏,我们都被他骗了。

办公室被打开,敖龙拎着食盒走进来。

“那个,我还有事,你们小两口聊着。”张娜识趣的闪人了。

敖龙走到季婉面前,将食盒打开放在她的面前,说:“爷爷特意为你带的,快吃吧,一会冷了就不好吃了。”他拉起她的手将筷子塞在她的手中。

“没胃口。”季婉凝眉,放下了筷子。

敖龙拿起筷子夹了一个虾饺送到季婉的嘴边,笑说:“你生我的气,也不能委屈了自己的身子不是,乖,吃点。”

看着他迷人的笑脸,宠溺的目光就是她一点点沦陷的根源,她不想再被迷惑。

用那晚他的狰狞可怖还有他的虚伪警告自己,冲散她对他的迷恋。

可是,心似被撕裂般的痛,泪不争气的涌上。

“我自己吃。”她抢过筷子埋头连将虾饺与泪水一起吞咽下去。

敖龙看见一滴晶莹的泪滴落在食盒里,那滴泪似一把锋利的匕首扎在他的心上,锥心的痛传入四肢百骸。

“婉儿,对不起……”

“不,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给敖家增麻烦了,对不起,以后,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季婉边吃边说。

敖龙转过身去,伟岸的身躯微微颤抖,双手紧紧攥成拳。

他极度的痛恨着自己,她的冷漠预示着,她真的伤心了,他真的伤到了她。

他曾做的所有的努力,他曾在她眼中看到了柔情因他愚蠢的嫉妒化为乌有。

她一定,对他很失望。

沉寂了半晌,敖龙转过身来,柔声说:“一会儿记者招待会上,不管记者说什么你都不要激动,也不要说话,我会解决,还有就是记者可能会问我们一些感情和婚姻的问题……”

“放心,我会全力配合你,不会再让你和敖家失了颜面。”季婉说。

胸腹中的闷痛让他呼吸有些困难,他大步走向房门,遽然站住说:“婉儿,不管你信不信,我以有你这样的妻子而荣。”

说罢,他走出了房间。

房门关上,季婉的泪决堤而下……

九点,敖龙与季婉这对完美璧人相携脸上泛着明艳动的人笑靥,在耀眼的美光灯的照耀下坐在了会场前。

两人一坐定,记者立掀起一片骚动,纷纷举着话筒问着他们关心的问题。

敖龙身子前倾靠近话筒,说:“请大家安静,因为时间有限不必提问,我将开门见山的阐述事实,大家心中的疑问很快会一一解开。”

他说完向旁边一挥手,立时一旁的墙壁上投放出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周浩宇吻季婉的照片,另一张却是敖龙吻季婉的照片。两张照片上的情景,只有男人的脸换了模样。

敖龙指着这两张照片说:“这两张其中的一张就是引起这两天热议的,周浩宇与我妻子季婉车里拥吻的照片。这两张照片放在一起,明眼人应该立刻就能明白,其中一张是假的,不错,有周浩宇的那张是被后期合成的。

而合成这张照片的人,就是在网上控诉我妻子的刘玲。是她因嫉妒升恨,诬陷我的妻子,下面,我就要向大家揭开刘玲的真正面目……”

敖龙向众记者道出刘玲在美国追求周浩宇,后周浩宇经不住诱惑背叛了季婉,之后两人回国迫季婉离婚,又对季婉百般陷害,做实了刘铃是破坏别人家庭小三的身份。

后来周浩宇不堪忍受刘玲的小姐脾气,曾找季婉求复合,被刘玲知晓加以报复。

敖家的诉说有理有据,让众记者再无疑问,都纷纷斥责刘玲不要脸恶毒的行为。

敖龙看向众记者,说:“事情说到此,并没有完结,其实刘玲不过是整件事的一颗棋子,有一个人在幕后操控着一切,在刘玲放出那张照片后,传出所谓关于人肉我妻子去夜店找少爷,养小白脸的照片也都是合成捏造的。

而所有的阴谋皆因一个网站……”

敖龙又看向一旁的投影,墙壁上再现一张军荣慈善网站的画面。

敖龙说:“这个网站,原名为军嫂网,是我军报记者秋水建立的网站。大家应该都看到了我妻子惩治路霸救病危孩童的事,其中与路霸起冲突的就是秋水,我妻子与秋水因此结缘。

我妻子得知了秋水做的军嫂网,那个病危的孩子就是向军嫂网救助的军嫂的孩子。

我妻子觉得军嫂网做的很好,也秋水相谈甚欢,后来我妻子也加入了军嫂网。

后来两人商议想将慈善做大,便把军嫂网做成有规模的慈善机构,网站更名为军荣慈善,让更多的军属得到帮助的同时,还鼓励军属们向更困苦的人们伸出援手,她们要深展向更贫困的地区建学校建医院。

我妻子把这个想法与我说,我妻子的想法不光是我,也得到了我们全家的支持,我的爷爷敖上将承诺敖氏财团将是军荣慈善的坚实后盾。

却偏偏有人不想这个网站开下去,便导演出了我妻子搞外遇给我戴绿帽子的戏码,想彻底毁了我的妻子名声,更想毁了网站的信誉。

这个幕后主使者我还在调查中,等我找到这个人,我必将他的恶行公诸于世并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以上就是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谣言的根源所在,下面还有五分钟提问时间,请记者们畅所欲言。”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七十章 被冰封的心 下一章:第七十二章 老婆,求放过
热门: 唐砖 偏执boss全都是我男朋友(快穿) 我在虫族吃软饭 南风知我意 无声告白 少妇出轨日记 南风知我意2 残次品 伪装名媛 许你浮生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