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军嫂网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悍马碾压宝马 下一章:第六十章 给爱人洗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孩子的心脏病情很严重,医院说得立刻动手术,可是他们医院的医生对这个手术没有把握,你能不能帮忙叫个专家来。”季婉说。

“你等一下。”敖龙说着看向军官说:“为军部节省开支是必须的,可我们是特种部队,不是普通的军营,你统计的军需都要增加一倍,平时不要总呆在办公室里,没事多下基层走走看看,确实了解后再做出最适合我们特种部队的军需。

还有武器库那边,尽快将淘汰下来的枪支去替换新枪,行了,散会吧。”

“是。”所有军官皆站起敬过礼后,走出会议室。

“喂。”敖龙继续讲电话。

“我好象打扰你了。”季婉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已经开完了,不过,你这闲事管的……”

“本来我想把人送到就走的,当我知道那女人是军嫂,他丈夫是边防军官,已经五年没有回家,家里家外都是这个女人,特别她还是一个农村女人,更惨的是,孩子突然病了,我觉得她好可怜。”季婉说。

“好,我这就联系专家,等我电话。”敖龙说完挂了电话,翻看了会儿电话薄又拔打出去。

医院里,季婉挂了电话,长长吁出一口气,看向一脸期望看着她的女人,说:“我老公说等他电话,他一定能找到专家的。”

女人拉着季婉的手,欣喜若狂的说:“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刚垫付的医药费,我回家后就打给你。”

“不用,不用,没多少钱,就当我捐赠给李姐孩子的,其实,我也是军嫂。”季婉说着,笑容里带着一丝骄傲。

军嫂,这一陌生的称谓,之前季婉没什么感觉。但从与敖龙在一起,偶尔听到他说做军人的妻子很不容易。军嫂给她的感觉就是很苦,很孤寂。

而现在,她突然有了一种骄傲与神圣的感觉。

“哦?你也是军嫂,我也是,我也是的,那你老公是那个部队的?我传走军事报导,没准我去过你老公的军营。”女人说着,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季婉说:“这是我的名片,我是名记者,我叫秋水。”

季婉接过名片笑说:“我叫季婉,我老公就在宛城的特种军营。”

“啊,你是随军家属,那你可以常见到你老公了,好羡慕你啊。”秋水微有些许落寞的说。

季婉想到敖龙参加演习离开两月,她就体会到思念的煎熬,她足可理解秋水眼中的伤感。

“你和那位大嫂的老公是一个部队的吧?”季婉问。

“不是的。李姐是我在军嫂网上认识的。”秋水说。

“哦,还有军嫂网,我第一次听说。”季婉说。

“这个网是我一月前刚建立的,你没听说也不奇怪。我是军事记者,平时总会各个军营的跑,有时会受一些军人的委托给家人捎些东西,一来二去认识了很多的军嫂。有一天我突发奇想,我们做军嫂不易,何不团结起来互相帮助,所以,我就请朋友给做了一个军嫂网。

我这个网站在军事网上被大力推广,短短一个月已经有五百人加入,并在各军营中流传开,李姐的孩子病了,她给驻守边防的老公打电话,可他老公回不了家,就告诉她找军嫂网试试看。

李姐家乡很贫困,那里没有网络,她是做了两小时驴板车到县里的网吧,求网管帮忙进军嫂网找到我,我立刻向大家发出求助,让与李姐近的军嫂找到她,把她送到了来宛城的火车,我刚就是才从火车站接了李姐,发觉孩子不对颈就立刻前往医院,这不,就发生了刚才的事。”秋水说。

“不用担心,孩子一定会没事的。也多亏你办的这个网站,你的想法真好。”季婉听着秋水的话不禁对秋火竖然起敬。

“军嫂网虽好,可我的能力是有限的,今天若没有你,我想,就只能看着李姐的孩子……”秋火说着有些哽咽。

季婉轻抚她微颤的背脊,无声的安慰着秋水。

秋水平静了下,有一丝愧然的说:“有些军嫂受的困苦贫寒都是你无法想象的,她们用单薄的肩膀扛起一切,她们的坚毅让我即感动又心疼,好想倾尽一切去帮她们,可我的力不从心真是好难受。”

季婉看着低垂着头抽泣的秋水,听着她的话,心揪揪的痛,她说:“我可以加入你们吗?”

秋水抬起头抹去泪水,欣喜的笑说:“好啊,当然欢迎。”

“哎哟,哎哟……”张娜扶着腰缓慢的走出诊室。

季婉与秋水连忙走上前搀扶着她,让她坐在长椅上,季婉关切的问:“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没大事,就是扭了下,养两天就好了。他奶奶的,我刚才是完成了一个高难度体操表演,真难为我这小蛮腰。”

张娜的话让季婉与秋水笑了,也驱散了刚刚的忧伤。

“那孩子怎么样了?”张娜问。

她一来到医院也被送进了诊室,一直惦记着孩子的病情。

“暂时稳住了,我办了住院手续,李姐正陪着孩子呢。”季婉说。

“那就好,那我们走吧,我这腰我得回家趴着去,这下我能好好休息几天不用上班了,也算因祸得福,婉,我和你说,你不在酒店了,我这就跟度日如年似的,我也不想干了。铁子,求包养,喵~~”张娜捧着两只手,学着猫叫,更是逗得两人合不拢嘴。

季婉突然看向秋水说:“哎,军嫂可需要工人。”

“呃,加入这个网站的就是义务帮忙的军嫂,有五个军嫂是全职主妇,她们帮我关注网上求缓,网站定期的维护与更新也都是朋友免费给我做的。”秋水说。

“哦,这样……”季婉点了点头,脑子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你们说的什么军嫂网?”张娜问。

“是我专为军嫂成立的网站,可以让军嫂们通过这个平台互相帮助。”秋水说。

“对了,婉,你不说你老公要介绍给我一个军官吗,他都回来好几天了,怎么还不介绍给我,要是成了,我也是军嫂了。”张娜瞪眼说。

季婉伸手戳了下张娜说:“我是有多恨嫁。”

“呀,你家老敖来了。”张娜欢喜的指着季婉身后大叫。

季婉回眸看去,就见到敖龙带着几个医生走过来。

“这,这,不是敖军长,你老公,是敖军长?”秋水无比惊讶的说。

“对,他就是我老公,敖龙。”季婉颇为自豪的说。

“我的天,你的老公竟然是军事天才敖龙,他是所有军人的偶像与梦想啊。”秋水兴奋的说。

“喂喂,你可以对老敖仰望,但这里可不能有歪心思。”张娜看秋水激动的样子,指着她的心警告说。

“对,仰望,只有仰望,我曾看到过敖军长的军事报告,哇,真是太精彩了,我老公都把敖军长的海报挂在墙下,象神一个膜拜。”秋水说。

季婉看着秋水满眼夸张的崇拜苦笑不已,但还是满心欢喜自己老公的优秀。

敖龙走到季婉面前,说:“婉儿,这是我带来的军区总院心脏方面的专家,刘老与秦老……这位是我的妻子季婉。”

“刘老,秦老,真是麻烦你们了。”季婉温婉笑着与两位专家握手。

“不要这么说,为病人治病是我们做医生的天职,但愿我们能挽救那孩子的生命。”刘老笑对季婉说,秦老赞同的点头。

“那孩子在哪里,带我们去看看。”敖龙说着牵起季婉的说。

“好,请跟我来吧。”

季婉话落带几人向电梯而去。

“等等我!”张娜叫住了秋水,秋水扶着她慢慢站起也走向电梯。

一个小时后,专家为李姐的孩子诊断是复杂先天性心脏病,因为孩子体质太弱要调理半月后再进行手术。

李姐得知儿子可以活下去,跪在地上拼命的给医生与众人磕头。

敖龙扶起李姐,说:“嫂子,我也是名军人,能为战友的家人做点事我很欣慰,孩子在这里的一切费用我全包了,你只管安心的照顾孩子。”

“谢谢,谢谢了,我真是遇到好人了,你们都是大好人啊,呜~~~~”李姐哭得泣不成声。

敖龙又安抚了李姐几句,便带着刘老秦老离开了医院。

“哎妈,婉,你家老敖真是太帅了有木有,咱商量一下,你家大床不是很大吗?我也想上。”张娜贱贱的扯着季婉的衣角说。

“去死吧你。”季婉笑着一把推开她。

“哎哟,我的腰,你个重色轻友的丫头,哎哟喂,好疼呀。”张娜扶腰瘫在病床上。

“你还真是个活宝。”秋水笑看张娜说,遽然电话想起,她看了看电话走去一边接起。

待秋水走回来,季婉把车钥匙递给秋水,说:“你要出差没车会很不方便,我的车你先开着,等你出差回来你的车也修好了,再把车还我就好。”

“这,这怎么好,你那车太好太贵,我怕……”

今天的车祸还让秋水有些心有余悸。

“放心吧,我的车可抗撞呢,再说哪有这么巧就又出车祸,拿着吧。”季婉将车钥匙塞进秋水的手里。

“谢谢。”秋水欣然点头。

季婉几人陪了一会儿李姐,又给她买了些日常用的东西与水果吃食,季婉还给请了个护工帮李姐照顾孩子,李姐又是一阵感激涕零的千恩万谢。

一切安排妥当,几人一起离开了医院,秋水分别把季婉也张娜送回了家,秋水望着走进敖家庄园的季婉,突然喊:“季婉,很高兴认识你,希望我们能做一辈子朋友。”

季婉回眸一笑,向秋水挥了挥手看车子离开,她才转身走进敖家。

一走进客厅,正见敖啸天在喝茶,他笑说:“小婉你终于回来了,我喝惯了你烹的茶,自己烹的总感觉淡如水,快来,给爷爷烹壶茶来。”

“好的,爷爷。您等下,我去洗下手。”季婉走进厨房洗了手后,出来为敖啸天烹茶。

“咦,你身上有医院的味道,你不舒服了?还是有喜了?”敖啸天惊喜的说。

季婉羞赧的说:“爷爷,哪有那么快啊,我是送别人去医院了。”

季婉把今天的见闻说与敖啸天说,敖啸天边听边夸赞季婉做的对。

茶烹好了,满屋的沁人心脾的茶香,敖啸天品得怡然自得,看向季婉时却见她在凝眉沉思。

“小婉有何心事了?”敖啸天问。

“爷爷,敖龙不让我去公司上班了,可我是个闲不住的人,这几天一直在想以后做什么工作。

当我听秋水说她做的军嫂网,我就觉得这个想法真好,我突然想把军嫂网站当成一个事业来做,可是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个网站长久的开下去呢?”季婉冥思苦想着。

“你这傻丫头,怎么就忘了慈善事业,做吧,爷爷支持你,敖氏财团就是你坚实的后盾。”敖啸天笑说。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悍马碾压宝马 下一章:第六十章 给爱人洗脚
热门: 跨过千年来爱你 和顶流营业后我爆红了 后宫·如懿传6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 穿越大唐之我会魔法 十分满分的甜 有个总裁非要娶我 盛世霸宠:一惹撒旦误终生 人不可貌相 爱如指间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