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高储坐悬浮车回家的时候刷着评论,看到那么多人帮自己骂第一军团骂沈轻舟顾凉暗还挺开心,结果沈轻舟一条视频让舆论反转,他气得不行,又加钱雇更多的水军,可对方不仅拒绝了他的请求,还将钱退还给他,表示不会再参与此事。

高储气得骂娘,悬浮车停稳后,他抬脚下去,结果一个人拎着水桶突然冲过来,将里面的液体将他泼了个透心凉。

“人渣,去死吧!”对方甩下这句话,将水桶砸到他身上,然后扬长而去。

高储猝不及防之下喝了一大口排水沟里面的污水,恶心的他直接扶着悬浮车吐了,可这还不够,又有人将烂菜叶和臭鸡蛋往他身上砸,也砸完就跑,抓都抓不到。

担心再有人偷袭,高储只能狼狈地开门进屋,然后报警。

他匆匆洗了个澡,可用了再多的沐浴露都没法掩盖身上的臭味,牙龈都刷破了还觉得有脏东西在里面。

警局很快来人,态度不冷不热。

顾凉暗可是帝国的英雄,沈轻舟的发明也能拯救不少人,第一军团的士兵更是无数次在保卫战中浴血奋战。

高储不知感恩也就罢了,还来一个背刺,怎能不让人心寒?

他们公事公办记录了事情经过,但报复高储的这些人只是往他身上泼粪扔脏东西,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因此调查出来后只进行了不痛不痒的思想教育,拘留都没有。

高储以为这样就结束了,结果这天开始每天都有人用各种方式偷袭他,有次大白天走在路上竟然被人套麻袋拖进小巷子暴揍一顿差点打成脑震荡!

更有几个人阴测测跟着他,虽然什么都不做,可但凡是个人,被这样盯着都会心里发毛。

偏生报警也没用,对方又没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警察也管不了那些人在哪里走路,他只能龟缩在家里不敢出门,东西都是星网上购买送到家里。

结果这样也不行,隔三差五拆快递时会拆出许多具有浓重威胁性的“礼物”,带血的衣服,闪着寒光的刀片,诸如此类,老太太都被吓晕过去几次。

半夜还有人从围墙外面扔臭鸡蛋烂菜叶子动物内脏,甚至还有泼粪的!

光是清理这些东西就足够让人崩溃。

他曾经对付卫家的手段被其他人原封不动被还了回来,现在终于体会到卫家这几年来过的什么担惊受怕的日子。

那些在高储风光时缠上来的亲戚也一哄而散明哲保身,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高储尝试向高雅月求助,可对方并不想管他的破事,直接拉黑联系方式。

他又去求二皇子的母亲,先不提高雅月背叛她还跟她作对,就说当初帮高储侄子那事东窗事发就足够焦头烂额,她都自身难保,哪儿还顾得上高储?

当即把对方打了一顿丢出去。

高储没想到短短几天他就失去了所有靠山,现在没了工作没了进项,又得罪了顾家,以后的日子——

他打了个哆嗦,懊悔极了!

顾凉暗和大皇子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完全可以将高储送进监狱,可沈轻舟觉得就这样让他进监狱太便宜这个人渣,于是先让高储“享受”一下来自帝国人民的友好问候,将重心转移到其他地方。

于是,参与此次事件的公.职人员全部锒铛入狱,资产也全部上缴,然后补偿给苦主。

帝都警署来了一次大换血,新上任的全是大皇子一派的人,帝都星的风气瞬间肃清。

二皇子的母亲也因为贿.赂被关了起来,她尝试求助老皇帝,可老皇帝此时正为高雅月怀孕而高兴,哪儿还记得这个人来珠黄的旧情.妇?

她又去求二皇子,希望对方看在自己是他亲生母亲的份上救她出来。

二皇子嘴上说得好听,说会想办法,但是回去之后却发布了一条声明,说自己不知道母亲做的这些事,非常痛心,他也不敢违反帝国法律将人捞出来,只能盼望着母亲在监狱里好好接受改造,争取早点出来。

他将所有脏水都泼到美貌妇人身上,自己反而成了一朵小白莲,不少被他表象迷惑的年轻男女还纷纷表示同情,主页一堆安慰的。

二皇子早就看美貌妇人不顺眼,只是之前还有那么一丝对亲情的渴望和美貌妇人还有利用价值,这才一直隐忍。

再加上跟高雅月结盟,美貌妇人为了争宠三番两次针对高雅月,对日后的计划很不利,这样反而是好事。

动荡了一个多月,这件事终于进入尾声。

此时高储也被逼到了崩溃边缘。

他的全部资产被法院收缴,富丽堂皇的别墅也被没收流拍,一家人灰溜溜搬到比之前住处还要破旧的贫民窟。

之前得势时他的大哥大嫂全都捧着他,老爷子和老太太引以为豪,侄子也表现得特别温顺,再三保证身体恢复后会给他养老送终。

结果现在东窗事发,大哥大嫂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老爷子也整天叫骂,老太太还抹着眼睛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诉他是个不孝子。

侄子对他也没了好脸色,埋怨他得罪了沈轻舟,这辈子都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恢复。

天堂到地狱,不过如此。

高储活得浑浑噩噩的,他不敢出门,可家里都揭不开锅,只能顶着别人不屑憎恶的目光出门找活儿干。

在高雅月攀上老皇帝之前,他有一份还算可以的工作,可后来觉得女儿有出息了,不用自己继续奋斗便辞了工作,伸手问高雅月要钱。

有时候还会有人求上门来,每次都送超多东西和星际币,高储的心就这样被养大了,得罪了不少人,以至于现在只能干最苦最累的活儿,还要被工头克扣,每天都带一身伤和疲惫回来。

又因为住在贫民窟,地痞流氓多,往往家还没到就被打劫一空,经常辛辛苦苦一整天到头来白干一场,还要被家人辱骂。

欣赏够了高家人的惨状,沈轻舟这才让顾凉暗将人抓起来。

他也不是好心,而是不想高储以一种疯疯癫癫的状态进监狱,人只有在清醒状态才能清晰地感觉到疼,才会悔不当初。

监狱里的囚犯也分三六九等,强.奸犯永远是最底层的存在,高家叔侄进去后,肯定会被好好地“招待”。

***

吃早饭时,顾赢枭因为昏迷五年,又刚恢复成人形,走路拿筷子什么不太熟练,张婶儿特意给他准备了叉子和勺子。

顾老爷子最讨厌这种洋腔洋调的东西,看到后忍不住皱眉,嫌弃道,“多大的人了筷子都不会用?一天到晚净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顾赢枭涨红脸,刚要放下叉子,沈轻舟委屈巴巴开口,“可是爷爷,用筷子喝粥好麻烦,勺子很方便啊。”

“咳,我说的不是你。”顾老爷子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说道。

“原来你说的是叔叔,嘿嘿,我误会了,叔叔他刚变成人形不太习惯,过两天就好了。”沈轻舟用筷子给顾老爷子夹了一个水晶虾饺,笑着说道,“爷爷你别板着脸,吓人。”

“知道了。”顾老爷子被他脸上的笑容感染到,脸上也带了几分笑,他尝了一口水晶虾仁,“唔,味道不错。”

在沈轻舟的插科打诨下,气氛再次变得和谐。

顾凉暗抓住沈轻舟的手轻轻捏了两下,沈轻舟也悄咪咪给他抛了一个飞吻。

看着顾凉暗泛红的耳垂,他满意地勾唇。

吃完饭,沈轻舟在花园溜达一圈,然后坐到客厅沙发上玩游戏。

顾赢枭给他转了一笔钱,“舟舟,这些是叔叔给你的零花钱,想买什么直接买,钱不够跟我说,要是谁欺负你,叔叔也给你撑腰!”

沈轻舟:“......好。”

行吧,顾家护犊子实锤了。

沈轻舟勾住顾凉暗的手,嘴角噙着一抹坏笑,“凉暗,我突然发现你好可怜。”

“嗯?”顾凉暗疑惑看他。

“你要是敢欺负我,肯定会被打死的。”沈轻舟脸上满是狡黠。

顾凉暗将他的手抓到唇边落下一吻,眼中的爱意几乎能溢出来,“舟舟你放心,要是我欺负你,不用别人动手,我自己就能打死自己。”

“我的天哪,你这都搁哪儿学的!”顾凉暗的甜言蜜语炮.弹般击中沈轻舟的心脏,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凑过去亲了一下这张总是说出让自己欢喜言语的嘴唇,“你赢了。”

“凉暗,轻舟,外面有客人说他们是卫家的人,之前接受过你们的帮助,特意过来辞行。”

“卫家?”沈轻舟眨了眨眼睛,后知后觉想起来,“让他们进来吧。”

“好的。”张婶儿点头,然后过去开门。

高家的补偿已经到了,政府还给了不少补贴,卫家第一时间便还清顾凉暗之前垫付的医药费。

知道沈轻舟他们不会收贵重礼物,特意从老家寻摸过来不少山珍野货,张婶儿全都拿进厨房。

聊天中得知他们打算去安南星生活,安顿下来后卫临叶也会去第一军团报道,一切都向好的一面发展。

离开前,沈轻舟将卫临叶喊到一边说话。

“沈先生,您找我有事?”卫临叶看向沈轻舟,眼中满是恭敬和感激。

“以后你要多为家人考虑一点,那些人渣做的缺德事肯定不止一件,要想报复,就找他们的弱点,光是正当途径就能让他们余生活在绝望和痛苦中,没必要脏了自己的手。”沈轻舟那天在咖啡店看到照片上卫临叶的眼神,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因此受到触动,这才愿意出手帮忙。

卫临叶表情有些意外,没想到沈轻舟会跟他说这些。

“没必要为了一个混球搭上自己一辈子,要真这样,你珍视的家人也会痛苦一辈子,太亏了。”沈轻舟微笑,“没有什么事不能解决,办法总比困难多,你说是不是?”

卫临叶沉默片刻,缓缓点头,“我知道了。”

“到安南星后好好生活,那些人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惩罚,没必要再放心上。”沈轻舟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

“好。”卫临叶脸上的阴霾散尽,他看着沈轻舟,眼中有了光,“谢谢您。”

目送他们离开,手突然被牵住。

沈轻舟看向面上一本正经却暗搓搓做出可爱举动的反差萌本萌,嘴角轻轻上扬。

他刚刚那段话又何尝不是对自己说的?

到这个世界时,要不是老院长和三小只,他只怕比卫临叶更疯狂,对付那些小混混,挫骨扬灰都算轻的。

可他忍了下来。

就如那句话所说,屠龙的勇士终将成为恶龙。

杀人这种事有一就有二,他无法用沾满鲜血的手去拥抱单纯善良的幼崽,也不想再经历曾经那一切。

因为朋友和家人,沈轻舟心甘情愿戴上项圈,这项圈对他来说不仅是约束,更是归属。

有家的猫不用跟野猫野狗争食,也不需要用尖牙与利爪保护自己。

曾经荒芜贫瘠的土地,终于被漫山遍野的鲜花所包围,再不见当初的血水与断壁残垣。

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论拒绝老板表白的下场[快穿]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和顶流营业后我爆红了 宠你向钱看 重生七零奋斗媳/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村夫俗妇 绿茶翻车指南[快穿]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