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沈轻舟想说些什么时,光脑突然发出声响,好好的气氛便这样被打断了,他本来想忽视,结果定睛一看,按下接通键,“阿姨,怎么了?”

“舟舟,你叔叔他能变成人了!”纪韵特别激动,语气中满是欢快,她将摄像头转到旁边,露出一张跟顾凉暗五分相似的脸,她推了顾赢枭一下,“发什么愣,快跟舟舟道谢啊!”

纪韵力气太大,顾赢枭又没防备,差点被她推到地上,坐稳后,顾赢枭无奈地看了妻子一眼,笑着看向沈轻舟,“舟舟,谢谢你。”

要不是沈轻舟,他肯定一辈子都醒不过来,纪韵也要守着那样的自己孤独终老,想到这个,顾赢枭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因此,他特别感激沈轻舟,也发誓要一辈子对沈轻舟好。

要是顾凉暗敢辜负沈轻舟,他肯定第一个冲上去打断儿子的腿然后逐出家门!

顾赢枭笑得温和,心里却满是凶残。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沈轻舟不好意思,将摄像头转给顾凉暗,“凉暗,叔叔能变成人了!你快看!”

“嗯。”顾凉暗应了一声,然后跟他爸大眼瞪小眼。

父子俩都不是多话的人,以前也好现在也好,都没坐下来好好谈过心,因此气氛瞬间尴尬。

“愣着干嘛?说话啊。”沈轻舟失笑。

顾凉暗搜肠刮肚,最终掏出来三个字,“恭喜你。”

顾赢枭:“......谢谢。”

拿着光脑的手微微颤抖,沈轻舟都快被这对逗比父子笑死了。

他也强求顾凉暗说出什么感人的话来,将摄像头转向自己,“那我们这就回家,我再给您检查一下身体。”

“行,路上慢点,不要着急,安全第一。”看到沈轻舟笑眯眯的脸,顾赢枭松了一口气,这次话多了起来。

“好的。”沈轻舟点头,他站起身,却发现顾凉暗还坐着不动,“不走吗?”

顾凉暗定定地看着他,眸子里透出几分委屈,“还没到说好回家的时间,一会去又有一堆人跟我抢你。”

沈轻舟被顾凉暗可爱到了,他捧着自家男朋友的脸,在他唇上落下一吻,“他们再抢也没用,我是你一个人的,不是吗?”

顾凉暗眼睛瞬间亮了。

“行啦,我答应以后多陪陪你,这下可以走了吗?”沈轻舟微笑,向顾凉暗伸出手。

后者立刻握住,然后美滋滋牵着自家男朋友上了悬浮车。

路上沈轻舟给药剂协会发了信息,等他们到家时,家里已经是一片兵荒马乱。

顾赢枭被一群人包围着,珍稀动物般被人围观着。

庄明看到沈轻舟,由衷地说道,“兄弟,牛逼!”

这条金大腿他抱定了!

他庄明这辈子就跟着沈轻舟混了!

就算会被狗粮撑死他也认了!

沈轻舟哭笑不得。

“舟舟啊,你这到底怎么做到的!”黄泽天恨不得把沈轻舟的天灵盖打开,瞅瞅他的大脑构造到底跟他们这些人有什么区别。

本来以为精神修复剂已经足够逆天,谁成想沈轻舟竟然又不声不响搞出一个兽核修复剂!

这种实力的碾压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甚至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就这样做到的啊。”沈轻舟想放开顾凉暗的手,结果对方抓得更紧。

他笑着凑过去亲了亲自家闹别扭的男朋友,“我这里忙完就去找你,听话。”

顾凉暗这才松手。

一屋子药剂师:“......”

好像哪里不对劲。

顾元帅你堂堂战神怎么拿了小娇妻剧本!

快还回去啊喂!

他们都要裂开了!

经过一番检查,确定顾赢枭兽核彻底恢复后,药剂师们看向沈轻舟的眼神已经没法用言语描述。

这不是人!这是神!

几个老爷子也对沈轻舟肃然起敬。

每年都有无数士兵在大大小小的战役中负伤甚至失去性命,精神核兽核破损更是不在少数,而且无法治疗。

沈轻舟这两支药剂可以拯救太多人了,这个功绩不比他们在场的所有人差!

经过一番探讨,精神修复剂项目腾出一半人参与兽核修复剂,依旧是沈轻舟做主导,药剂协会的会长试图将自己的位置让给沈轻舟,可沈轻舟嫌麻烦,再次拒绝。

消息传出去后,顾家的门槛都快被人踩烂了,这些人要么想交好,混个脸熟,要么是家中亲人有问题,想走后门。

最后还是顾老爷子手一挥对外说沈轻舟很忙,这才将人拦在外头,可各种昂贵的礼物还是雪花般纷纷扬扬汇聚过来。

可沈轻舟始终坚持这两种药剂从第一军团开始往外治疗,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懊悔叹息,恨自己是第一军团的士兵。

沈轻舟难得忙完兽核修复剂的事情,想出去溜达溜达,结果刚到帝都星商场没多久,就被一个男人拦住,说有事找他。

“请问你是?”咖啡店里,沈轻舟看着对面硬生生把高档定制西装穿成酒保的男人,眼中露出几分兴趣。

“我是高储。”男人微微抬高下巴,眉宇间满是得色,他说完还偷瞄沈轻舟一眼,似乎在等恭维话。

结果——

“哦,不认识。”沈轻舟耸了耸肩,满脸无所谓。

“什么?”男人语调拔高几度,眉头也皱的死紧,过了几秒,他似乎想到什么,又靠回椅背,轻蔑一笑,“也是,你不过是一个运气好攀上顾家的药剂师,怎么能知道帝都星上层的变动。”

“我啊,可是陛下最宠爱的女人高雅月的父亲!”男人双手抱胸,整个人被自信包围。

“高雅月?”沈轻舟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陛下最宠爱的女人”这几个字他还有印象,“你说的高雅月是二皇子的妈还是他妈试图塞给我男朋友,结果抱上皇帝大腿的女人?”

高储笑容瞬间凝固。

自从高雅月攀上老皇帝,周围的人全都来恭喜他,就连曾经看不上他的那些人态度也和善了不少,被人这样捧着,他一时间飘飘然,也忘了自己的身份。

现在被沈轻舟将脸皮扒下来扔地上,羞恼的情绪瞬间涌上来。

可想到他还有求于人,只能攥紧拳头,努力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心里却是恨毒了这个不识相的小子,打算事成之后狠狠地将沈轻舟按在地上摩擦!

“哎呀,你看我这脑子,你这年纪要是当二皇子外公,那得出生没几年就生孩子,怎么可能?”沈轻舟扶额轻笑,“所以,你有什么理由能说服我?在自己女儿差点跟我抢男人的情况下?”

男人一时词穷,他憋半天,脸都憋红了才憋出来一句话,“我可是陛下的岳父!你敢不帮我?”

往常有人想反抗,他说出这句话后对方瞬间哑火,即便再不忿都不敢继续招惹,但可惜这招只对比他地位低的人有用,今天注定要提到铁板。

“岳父?先皇后的父亲好好地在顾家,你又是哪里蹦出来的岳父?”沈轻舟将手放在光脑上,“就不怕我报警说你诈骗?”

高储这种家伙沈轻舟从前见多了,靠着卖女儿上位还洋洋自得,甚至通过欺凌弱小的方式来摆脱曾经的狼狈不堪,要是没跑到自己面前,他肯定不会主动过问,现在嘛——

沈轻舟扣了扣桌子,眼中满是冷意。

谁让他不开心,他就让谁更不开心,看到让他不开心的人痛哭流涕悔不当初,他就开心了。

男人脸色青白,好半天才缓过来,他放不下身价道歉,只能转移话题,“我这次来想让你帮个忙,我侄子前几年被一个混蛋挖出了兽核,现在没法变成人形,只要你能帮他重塑兽核,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

说到最后一句时,男人肉疼地抽了一下腮帮子。

“哦?那个人为什么要挖他的兽核?”看男人行事就知道这家伙有多上不了台面,他的侄子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沈轻舟一边跟对方聊天一边在光脑上按着什么,漫不经心问道。

“我哪儿知道,那家伙整一个疯子!”说到这件事,高储眼中满是愤怒,“我们家下一辈只有这一个男孩,其他全是丫头片子,那个王八蛋把我侄子兽核挖了不说,还踩碎了!这不是逼着我们高家断子绝孙!”

虽然星际男女平等,女孩子也可以继承家业,结婚后生的孩子也有很多跟母亲姓,可还有一些老古板坚持认为只有男孩子才能延续香火,高储便是其中一员。

“现在答应你还能拿到好处,要是我走了陛下的路子,到时候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高储威胁道。

沈轻舟强忍翻白眼的冲动,只觉得无语。

高储要是有那个狗胆找老皇帝帮忙早就找了,至于跑到自己面前大放厥词?真把他当什么都不懂的穷小子糊弄呢?

这时候光脑响了一声,他没有理会喋喋不休叫骂的高储,一目十行看完消息后,沈轻舟的脸彻底拉了下来,“三年前,你侄子高立建强.奸未成年少女未遂,被对方的哥哥愤怒下掏出兽核,你要是真不知道,会为了摆平这件事将亲生女儿送给二皇子的母亲,求对方出手保下自己的侄子?”

高储没想到沈轻舟这么快就查到自家侄子从前做的缺德事,瞬间哑口无言。

“一口一个疯子王八蛋,要是有人敢这样对我的家人,我保证比你说的那个人还疯!”这时候,服务员端着咖啡过来,沈轻舟起身顺手拿起来,将咖啡杯反扣到高储头顶,他居高临下看着高储,眼中满是嫌恶,“不想着怎么弥补受害者及其家属也就罢了,这些年还屡次骚扰,人渣!”

“以后再敢到我面前蹦跶,别怪我不客气!”说完,他转身离开。

“客、客人,您没事吧?”服务员小姐姐看着对方被烫红的皮肤,吓得后退一步。

不过她听到沈轻舟的话,看向对方的眼中没有丝毫心疼,只是碍于咖啡店的规矩出于礼貌问了一句。

高储被沈轻舟慑人的气势震撼到,一时间没能说出话来,等咖啡店的门关上,他才后知后觉感受到疼痛,“嘶,这个臭小子!我非得给他好看!”

他哆哆嗦嗦掏出光脑,发了几条信息,得到回复后他刚准备擦脸,突然想到什么,就着这个狼狈的模样往外冲去!

“客人,您还没给钱呢!”服务员小姐姐连忙拦住对方。

高储不耐烦地打了一笔钱,然后推开服务员小姐姐,大步流星离开了。

上悬浮车后,沈轻舟将刚刚的调查资料发给顾凉暗,相信对方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

顾凉暗看到后,又让人调查一番,发现高家不但将女儿送给二皇子母亲后保下侄子,更是对受害者一家各种打压骚扰,小姑娘的父母本来卖小吃为生,日子清贫却也快乐,结果发生那种事,高家又三天两头过去骚扰,什么泼污水,拿着大喇叭吵嚷,找地痞流氓打砸,要多过分有多过分。

那个保护妹妹的哥哥出狱后也多次被对方雇人殴打,现在高雅月攀上老皇帝,高家人更加得寸进尺,小姑娘那时候就被逼出抑郁症,还多次自.杀未遂。

好好的家庭就这样陷入愁云惨雾中。

顾凉暗做了一个深呼吸,将收集到的证据全部发给大皇子,然后亲自带人去被高家糟践的人家。

从悬浮车上下来,顾凉暗正好看到一群小混混蹲在小吃摊旁边,但凡有人敢去小吃摊买东西,他们便立刻凶神恶煞上前跟对方“谈心”,一来二去,小吃摊外面门可罗雀。

丈夫勉强还能撑住,妻子却是捂住脸哭了出来。

小混混们并没有因此感到愧疚,反而指着对方哈哈大笑。

顾凉暗火气瞬间上来了,他一个眼神,下属们立刻冲上前将那群小混混按住,他们吓了一跳,刚想嚷嚷,却在看到顾凉暗那张熟悉的脸时齐齐噤声。

“顾、顾元帅?”丈夫看到顾凉暗,惊讶极了。

听到这个称呼,妻子立刻抬头,露出同样震惊的表情。

帝国元帅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这种小巷子里面?路过吗?

“你们好,我是顾凉暗,今天高储找我男朋友,想让他帮高立建修复兽核,我男朋友从他言辞间听出不对劲,便让人查了一下,这才知道你们家的情况。”顾凉暗微微鞠躬,“这些年你们受委屈了。”

丈夫本来还能撑住,听到顾凉暗最后一句话时,眼泪瞬间流了下来,他背过身去不住用袖子擦了擦脸,可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你们的儿子很优秀,也很有天赋,他的人生应该光明而灿烂,不应该因为这些事情陷入泥沼中,所以我想邀请他进第一军团,不知道二位意下如何。”顾凉暗叹了一口气,想到资料上青年阴翳凶狠的目光,十分惋惜。

“这、这真的可以吗?”夫妻俩受宠若惊。

“当然。”顾凉暗点头,“不过在那之前我想跟他见一面,询问一下他的意见,可以吗?”

他虽然想帮助青年,可参军这种事总归有风险,万一对方不愿意,也不能强求,他会想其他方法帮助对方。

“麻烦您稍等片刻,我们这就收拾东西——”丈夫手忙脚乱将蔬菜肉类一股脑塞进保温箱里面。

“这时候了还收拾什么!”妻子用力打了他一下,恨铁不成钢,“还不赶紧带着顾元帅回去!”

“哎,你看我这脑子!”丈夫连忙道歉,“顾元帅,我们这就走吧?”

“嗯。”顾凉暗点头,“你们几个帮忙看一下小吃摊,你们几个把人送去警察局,剩下的跟我走。”

“是!”下属齐声应道。

夫妻俩特别感激,带着顾凉暗往家走,路上说了不少自家儿子的好话,“顾元帅,我家小叶从小就想加入第一军团,他成绩也很好,身体也硬朗,要不是出了那档子事,说不定现在已经——。”

顾凉暗并没有嫌对方唠叨,而是认真倾听,时不时附和几句。

刚开始夫妻俩还有些放不开,后来发现顾凉暗这么平易近人,渐渐地没那么紧张了。

很快来到一个破旧的房屋前,推门的时候妻子特别尴尬,“不好意思啊顾元帅,我们家有点简陋,不知道你要过来,这家里乱糟糟的也没来得及收拾——”

“没关系。”

门打开后,屋里一片漆黑,透着一股陈旧腐败的气息,角落里还堆着不少饮料瓶和纸板。

夫妻俩连忙上前收拾,神色更加局促。

用袖子擦了两下椅子,妻子招呼顾凉暗,“您先坐,我去倒杯水。”

“不用麻烦。”顾凉暗摇头,说话间,一个穿着旧衣服的青年一瘸一拐从房里出来,“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发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他立刻露出警惕的神色,却在看清顾凉暗那张脸时愣住了。

“您、您是顾元帅吗?”他小心翼翼问道,觉得自己在做梦。

顾元帅怎么会来他家?

“对。”顾凉暗上前,掀起他的裤腿,发现膝盖以上的伤口已经发黑了,他眉头紧拧,“受伤这么严重怎么不去医院?”

“我们也想带他去医院,可那些小混混拦着不让,就连医疗仪都被他们砸了。”说道这件事,妻子眼泪又下来了。

顾凉暗抿了抿唇,示意下属过来搀扶,“先去医院,其他的再说。”

路上顾凉暗给沈轻舟发了一条信息,后者立刻修改目的地。

悬浮车停稳后刚好碰头。

“他怎么了?”沈轻舟看着被下属打横抱的青年,疑惑地问道。

“应该是前几天被热油泼到,没能及时得到治疗,溃烂了。”顾凉暗冷着脸说道。

“什么!”沈轻舟瞬间怒了,早知道他刚刚应该问咖啡店要一瓶刚烧开的水从高储那王八蛋头顶倒下去!一杯咖啡简直便宜了这个渣滓!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恶魔少爷别吻我(进击吧,七录殿下)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那片星空,那片海 战魂神尊 你听,记忆的钟 喂,喜欢我好不好 校草撩且甜[穿书] 暴君心尖宠 完美离婚[娱乐圈] 爱我绝对要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