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轻舟和顾凉暗面面相觑,眼中是同样的震惊和茫然。

发生什么事了?好端端的怎么闹起了离婚?

他们连忙进去。

只见大狮子低着头,似乎很愧疚的样子,纪韵瞪圆眼睛看着他,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和受伤。

“我等你等了整整五年!你现在醒过来竟然要跟我离婚?!”纪韵生吃大狮子的心都有了!

这说的什么混蛋话!

她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会从大狮子这里看到“离婚”两个字!太过分了!

大狮子心如刀割,缓缓抬爪在光脑上打下一句话。

【我兽核破碎,这辈子都没办法恢复成人形,不想拖累你。】

它考虑了很久,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大狮子不是不爱纪韵,就是太爱了才舍不得纪韵跟着自己这个残废蹉跎一辈子。

纪韵值得更好的人生。

“拖累?”纪韵被气得狠了,她一把揪住大狮子的耳朵,面色狰狞,“你还是植物狮的时候老娘就一直陪着你,从没想过离婚跟别人过日子!你要是一直躺下去!我就一直守着你!”

“结果现在清醒过来活蹦乱跳了,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狮子了!啊?!”

大狮子:“......”

什么在外面有别的狮子?

冤枉啊!

它抬爪在光脑上按下一行字解释,可纪韵不看,直接打到一边,“我不看!”

大狮子想把光脑捡回来,无奈耳朵还在纪韵手里,特别为难,余光看到站在门口的顾凉暗和沈轻舟,这只狮子逐渐石化。

它用爪子轻轻拍了拍纪韵,示意她孩子过来了。

纪韵冷笑,“呵,现在知道要脸了?那你刚刚闹离婚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孩子?”

大狮子:“......”

它错了它真的错了。

早知道纪韵会生气,没想到会气成这样。

“那个,夫人,等下吃什么?”张婶儿路过,听到里面的动静急忙进来打圆场。

纪韵磨了磨牙,揪着大狮子耳朵的手更加用力,她没好气地吼道,“红烧狮子头!”

大狮子脑袋传来灼烧的感觉,它将爪子搭到纪韵手腕上,努力表示自己知道错了。

张婶儿摸了摸鼻子,给了大狮子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少爷,你太能作死了,竟然敢闹离婚,夫人打死你都算轻的!

我尽力了,你自求多福吧。

愿天堂没有离婚。

阿门。

“好的。”说完,张婶儿脚底抹油跑去准备红烧狮子头的食材。

沈轻舟目瞪口呆,纪韵在他印象中一直是爽利又不失温柔,这么剽悍的一面还是第一次见。

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四个字:女中豪杰。

忍不住乐了。

知道再待下去纪韵和大狮子都别扭,他努力收起脸上的笑。

“那个,叔叔阿姨,这个是兽核修复剂,一天一支,七天之后我会根据叔叔的情况进行调整,我放这里了,你们继续,继续哈。”沈轻舟将装着药剂的盒子放到地上,然后拉着顾凉暗走人,还不忘体贴地带上了门。

大狮子耳朵抖了抖,看向门边那排药剂。

兽核修复剂?

是它想的那个兽核修复剂吗?

这怎么可能?兽核破碎不可逆转,几千年来无数药剂师尝试修复都没能取得成效,肯定是它听错了。

大狮子做了一个深呼吸,努力让那怦怦乱跳的心脏平复下来,可那丝希冀却在心中扎根。

一个声音小声说道:万一有用呢?

“看什么看?听不懂人话啊?!”纪韵气归气,到底没拿大狮子的身体做文章,她虎着脸走到门边,小心翼翼拿起装着药剂的箱子,收好后取出来一支,恶声恶气道,“张嘴!”

大狮子自知做了错事,不敢反抗,乖乖喝下药剂。

本来以为这支药剂跟往常喝的一样又涩又苦,结果——

喝完后,它砸吧砸吧嘴,薄荷味的,还有点甜?

这真的是可以修复兽核的药剂而不是薄荷味果汁?

不等它疑惑,脑袋被纪韵用力锤了一下,疼得眼泪汪汪。

“这可是舟舟辛辛苦苦给你研制的药剂,你还敢怀疑药效?”跟大狮子当了几十年夫妻,纪韵可以说对大狮子了如指掌,都不用对方开口,她就知道大狮子在想些什么,直接给气笑了。

大狮子耳朵瞬间耷拉下来,它垂着尾巴并拢爪爪蹲坐到地上认错。

“装可怜也没用!竟然想跟我离婚,哈,顾!赢!枭!我跟你没完!”纪韵越看这只蠢狮子,心里越生气,“今天你自己训练,我才懒得管你!”

正好明天休假结束,她打算好好晾一晾大狮子,得让这家伙知道害怕才行!

大狮子心里一慌,连忙跑过去拦人。

纪韵冷着一张脸绕开它继续走。

大狮子继续拦。

可不管它怎么讨饶,纪韵都不为所动,快到卧室时纪韵丢下一句“今天开始你给我睡客厅!”,然后门砰地一声关上。

差点被门砸扁脸的大狮子:“......”

QVQ

顾老爷子路过,看到儿子这没出息的样子,嫌弃地翻了个白眼。

大狮子扭头,可怜巴巴看着亲爹,想让对方帮忙求情。

结果——

“活该!”顾老爷子骂了一句,双手背在身后,溜溜达达走了,那背影还透着几分愉悦。

凄凄惨惨戚戚的大狮子在门口转了几圈,叹了一口气开始刨门,喉咙里也发出低低地呜咽。

门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纪韵恼怒的声音传了出来,“别吵吵!烦死了!”

毛绒绒的耳朵瞬间耷拉下来。

大狮子:嘤。

当天晚上,看着桌上满满一盘红烧狮子头,大狮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它悄咪咪瞅一眼直冒寒气的老婆大人,尾巴尖儿不动声色探过去勾对方的手。

纪韵眼睛都没转一下,抓住那尾巴就是一掐!

尾巴是仅次于肚子的脆弱部分,被这样粗暴地对待,大狮子疼得差点跳起来嚎叫出声!

沈轻舟眼角微微抽搐,那一下他看着都疼。

不过,亲儿子被这样对待,顾老爷子会怎么想?

出于好奇,他朝着主位上的顾老爷子看过去。

顾老爷子笑眯眯喝了一口汤,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甚至还有点暗爽。

顾老爷子特别开明,夫妻间的事情他从不插手,都让小两口自己解决,要是闹到他面前,他只会逮着儿子一通揍。

至于儿媳妇?只要不是出轨之类的原则问题,肯定得捧着宠着!

更别提这五年来纪韵守着精神核破碎无法变成人形的植物狮从来没动摇过,顾老爷子要是不偏向她,简直天理难容!

沈轻舟低头轻笑,见多了公公婆婆打压儿媳妇护着儿子的事,猛地看到这么开明讲理的老爷子,他还有些不习惯。

“舟舟,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虾饺,来,多吃点。”顾老爷子将装着虾饺的蒸笼往沈轻舟面前推了推,脸上满是慈爱。

张婶儿端着蒸好的螃蟹过来,直接放到顾凉暗面前,纪韵帮忙调了一个酱汁碟给沈轻舟,还对他笑了一下。

顾凉暗用小剪刀小钳子等工具打开蟹壳去掉塞,挑出蟹肉后放到沈轻舟面前的盘子里。

沈轻舟蘸着酱汁尝了一口,嘴角的弧度上扬几分,“好吃。”

顾凉暗眼中也染上几分笑意,剥螃蟹剥得更来劲了。

“咳。”顾老爷子轻咳一声,“螃蟹性寒,别给舟舟吃太多。”

顾凉暗点头,“知道了。”

大狮子看到,灵机一动,毛茸茸的大爪子探到桌上,从盘子里面勾了一只螃蟹下来。

要是人形,剥螃蟹肯定简单,可现在是兽型,这只螃蟹还没它爪子大,怎么剥就成了一件难事。

大狮子死死地盯着螃蟹,仿佛在这样就能用意念剥开。犹豫许久,它试着用指甲把壳打开,结果试了几遍都没能成功。

最后还是纪韵看不下去它犯蠢,一把抢过来打开蟹壳挖出蟹黄,三两下挑出蟹肉扔它碗里。

低沉了一下午的大狮子瞬间高兴起来,它翘着尾巴尖儿想蹭纪韵,结果被对方一记眼神钉死在原地,“我还在生气,敢碰我,杀了你!”

大狮子瞬间切换成委屈巴巴模式。

纪韵扭过头不看它。

沈轻舟被这对闹别扭的夫妻逗乐,憋笑差点憋出内伤。

口嗨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啊!

吃完饭,大狮子围着纪韵不停转悠,整一只粘人的大猫猫。

沈轻舟看得眼馋,顾凉暗心中警铃敲响,担心自己的地位受到影响,二话不说变成兽型,哼哼唧唧要沈轻舟亲亲抱抱。

沈轻舟当然不会拒绝,笑着rua了好几把,还让大白狮枕在他膝盖上给对方梳毛毛。

大白狮舒服地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眼睛也惬意地眯成一条细缝。

大狮子看着眼馋极了。

它也想枕在老婆大人膝盖上!它也想被老婆大人梳毛毛!

呜呜呜呜,早知道兽核可以修复,为什么要作死说离婚?

想想刚醒过来时温温柔柔有求必应的老婆大人,大狮子悔得肠子都青了。

有后悔药卖吗?

它全包了!

玩了一会儿,大白狮载着沈轻舟在家里慢悠悠踱步,路过大狮子时,它骄傲地挺了挺胸脯,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别提多欠揍。

一边是凄风苦雨,另一边却是春暖花开。

大狮子从来没有哪一刻觉得儿子这么讨厌过!

到了晚上,纪韵说到做到,果然没让大狮子进卧室,但大狮子没有去客厅沙发,而是直接趴在门口,下巴搁在爪子上面。

入秋了,帝都星的温度下降不少,晚上有点冷。

纪韵半夜睡醒不放心想出去看看大狮子,结果一开门差点被门口那一团毛绒绒绊倒。

看着团成一颗大绒球的大狮子,她叹了一口气,轻轻踹了踹。

大狮子睁开眼,尾巴尖儿翘了翘。

“不是让你睡沙发,你睡地上干嘛?”要不是她半夜起身,这蠢狮子难不成真要在地板上睡一夜?就不怕生病?

她又气又心疼。

大狮子掏出光脑,迅速打下一行字。

【我想离你近一点。】

纪韵心瞬间软了,她又何尝不是这样?

“算了,你进来吧。”

大狮子眼前一亮,它生怕纪韵反悔,飞快从地上爬起来挤进卧室,尾巴尖儿摇晃的频率也加快许多。

纪韵又叹了一口气,关门上床。

然后将被子盖到大狮子身上,自己也钻进去。

察觉到大狮子想往她身边凑,纪韵板着脸,声音冷冰冰的,“睡你那边,再往我这里靠就出去!”

大狮子动作一顿,默默往旁边挪了挪。

纪韵哼了一声,这才满意。

沈轻舟悄咪咪关上门,揉了揉大白狮的脑袋,笑着说道,“行了,你爸进屋了,我们也睡吧。”

大白狮点头,载着沈轻舟上床去了。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手还抓着自己毛毛的青年,大白狮尾巴尖儿勾了勾。

跟大狮子比起来,它简直是人生赢家!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缘来我曾爱过你 乡村小司机 乡艳小毒医 小叔叔 腹黑中校惹不得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当美人鱼变成残疾O 在漫画里风靡万千的我[快穿] 掌中雀[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