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他克制不住想站起来亲吻沈轻舟时,“咕咚”一声,沈轻舟将鸡尾酒咽了下去,然后无辜地看着他,“想喝就喝,盯着我干嘛?”

顾凉暗:“......”

好气哟,但是还要保持微笑。

恶作剧成功的小坏蛋嘴一咧,笑容中带着几分挑衅。

顾凉暗磨了磨牙,迅速起身坐到沈轻舟那侧,一只手搂着沈轻舟的腰,另一只手按着他的后脑勺,凶狠地亲上了那总是说出让自己心神动摇话语的嘴唇。

“唔!”沈轻舟瞪大眼睛,短暂的错愕过后那该死的胜负欲又上来了。他不甘心被顾凉暗压着亲,环住对方的腰开始争抢主动权。

顾凉暗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攻势放缓了许多,动作间也带了几分温柔的意味。

他这一退,沈轻舟反而觉得没趣,正想结束这个吻,顾凉暗又纠缠了上来。

呼吸交缠间,沈轻舟不经意撞进那双执着又深情的眸子里,忍不住露出几分痴迷的神色。

每次被顾凉暗这样注视着,都有一种心脏被爱意填满的感觉。

他真的好喜欢这个眼神,好喜欢这个人。

一吻结束,钢琴曲都不知道换了几首。

因为缺氧,沈轻舟脑子晕晕乎乎的,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困了?”顾凉暗五指穿梭在他的发间,沈轻舟舒服地眯起眼睛。

“还不是你弄的?”沈轻舟斜了他一眼。

顾凉暗摩挲了一下他那白嫩细腻的脸颊,也不反驳,温顺地接下这个指责。

沈轻舟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他哼了一声,吃了几块水果降温。

付完钱从酒吧出来,夜风一吹,沈轻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下一秒,带着体温的外套落到身上,温柔低沉的声音从身侧响起,“舟舟,我们是继续逛还是回家?”

沈轻舟看了一下时间,“回家吧。”

“好。”顾凉暗牵起他的手,微微一笑。

他从没觉得“回家”两个字这么动听过。

***

几天后的下午,皇宫后花园内。

高雅月,也就是美貌妇人试图送给顾凉暗,最后成了老皇帝新宠的那个女人正愁眉苦脸坐在凉亭里面。

她最近过得并不开心。

老皇帝年纪大了,又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皮肤还特别松弛,她忍着恶心拉着老皇帝胡天胡地,可这么多天过去,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焦急的感觉与日俱增。

看老皇帝这身体状况,鬼知道哪天两腿一蹬人就没了,到时候肯定灰溜溜被赶出皇宫。

可她从前学的都是一些魅惑人的手段,没有半点谋生技能,之后怎么生存下去是一个大难题。

为了抱上老皇帝的大腿,她已经把美貌妇人得罪死了,老皇帝一旦翘辫子,那个女人肯定会疯狂报复她。

想到这个,高雅月心里又有些后悔。

当初不该把人得罪死的。

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啊!”

高雅月吓了一跳,尖叫声刚从喉咙里冲出来,嘴就被捂住了。

“嘘,小声点,别被人看到了。”略带笑意的声音从耳畔响起,紧接着,脸颊被人吻了一下。

高雅月惊呆了,这声音是二皇子的!

“小月月,好久不见,你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见她不再挣扎,二皇子满勾唇,松手坐到高雅月对面。

“二皇子殿下找我有事吗?”高雅月攥紧裙摆,努力让自己看着平静一点,不要那么失态。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二皇子笑意盈盈看着她。

高雅月:“......请二皇子殿下自重,我现在是陛下的人。”

“那又怎么样?”二皇子眉梢微挑,脸上满是漫不经心。

“您找我有什么事,直说吧。”高雅月抿了抿唇,不想虚与委蛇,开门见山道。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谈个合作。”放在桌上的手轻轻敲了两下,二皇子胸有成竹,似乎料定了高雅月会答应。

“合作?”高雅月乐了,仿佛听到什么滑稽的笑话,“我不觉得我们有合作的可能。”

“为什么?”二皇子双手抱胸,等待她的下文。

“这还用我说?”高雅月满脸无语,不知道二皇子是真傻还是装傻,“我本来是您母亲的人,现在背叛她跟她争宠,这段时间还起了不少摩擦,你们母子俩应该恨毒了我,又怎么可能跟我合作?”

“有道理,但你这话说的不全对。”二皇子微微摇头。

“哦?”高雅月嗤笑,她倒要看看二皇子会说些什么来打动自己。

“我对你没有太大的敌意,对我来说,这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二皇子说这话时,脸上满是认真,“我相信对你来说应该也是这样。”

“是吗,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又能给我什么?”高雅月依旧警惕,却因为二皇子的态度没有立刻走人。

“做什么这很简单,只要你每天给我的好父皇吃一点这个就行。”二皇子将一个盒子推到高雅月面前,“每次放绿豆大小剂量就行,别多放,会被人发现。”

“你疯了!”高雅月眼中满是惊恐,没想到二皇子想让她杀人!

这要是东窗事发,她能落得什么好?肯定会被当替罪羔羊推出去!

“这事我不会做,你找别人吧!”

“别着急,这不是毒药,是补药,你要是不信,可以找人检查一下成分。”二皇子安抚道。

“补药?”高雅月被他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唬住了,犹豫着要不要接。

“对,只是这补药对正常男人来说有益无害,对常年亏损的人,过犹不及的道理你应该明白。”二皇子微微一笑,“就算之后查出来,也不会有人怀疑你,只以为那老东西体力不支偷偷吃补药。”

高雅月攥着裙摆的指尖微微泛白,“我现在依附于陛下生活,他出事之后我肯定没有好下场,别说承诺事成之后怎么样,就算你现在给我很多钱和资产甚至离开帝都星的手段,可反悔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您是高高在上的二皇子殿下,我从前不过是一个女佣,现在也只是一个没有权利没有人脉只能依附陛下生存的菟丝花,怎么看都是您卸磨杀驴的可能性更大。”

二皇子没想到高雅月这么难缠,“那你想要什么?”

“我可以答应帮你做事,可那得在我怀孕之后。”高雅月做了一个深呼吸。

只要她肚子里有孩子,自然有了筹码,二皇子想对她下手也得问问其他皇室成员同不同意。

实在不行,她还可以去求大皇子。

大皇子虽然看不上她,可他为人正直,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皇室血脉被迫害。

“怀孕?”听到这话,二皇子笑了。

高雅月被他笑得心里发毛,直觉告诉她自己即将知道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为什么笑?我说的话有问题?”

“没有。”二皇子摆了摆手,“你的打算没问题,但不可能实现。”

“你什么意思?”高雅月脸色发白。

“这样吧,为了表示诚意,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二皇子左右看看,确定周围没人,这才压低声音,“那老东西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第三个孩子,别白费功夫了。”

“不可能!”高雅月瞳孔剧烈收缩,“你骗人!”

“我是不是骗人,你心里应该有数。”二皇子嘴角噙着一抹笑,眼中满是恶意和自得,“不然你以为老东西那么多情人,怎么我之后再没有孩子出生?”

早在他刚住进皇宫时就悄悄往老皇帝和美貌妇人吃食里加东西,日积月累下来,两个人再没生育功能。

那时谁会防备一个几岁的孩子?

谁又会想到一个几岁的孩子会有这么重的心机,还能搞到那种药?

可二皇子打小在底层摸爬打滚,见多了难看的嘴脸,心早就脏透了,自私自利也几乎成了他的本能。

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清楚地知道老皇帝情人众多,万一有了别的子嗣,他这个私生子肯定不值钱。美貌妇人对他虽然有几分真心,可万一有了更多的孩子,到时候偏向谁可不好说。

他想得没错,现在也确实达到了目的。

老皇帝也好美貌妇人也好,不都得指望着他?

“你、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陛下?!”出于着急,高雅月脸都扭曲了。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豁出去之后会得到这个结果,早知道还不如先顺着美貌妇人的意思跟了顾凉暗,哪怕被拒绝也能送给其他大家族有用的人当外室。

可惜后悔已经晚了,现在只能将全部的仇恨倾注到二皇子这个罪魁祸首身上!

“你要是高兴,尽管告诉他,不过就算说了也没用。”二皇子并没有被威胁到,他换了个舒服的坐姿,笑着说道,“就算他再生气,可为了制约我那大皇兄,还是不得不捏着鼻子认栽,毕竟他只有两个儿子。我要是失势,他能压住一个羽翼丰满的成年皇子?”

“不过这样一来,我们之间的合作也没法进行下去,你还会遭到我的报复,这毁的可是你自己的未来。”二皇子摊开手,循循善诱,“你是聪明人,肯定不会做这么愚蠢的选择,是不是?”

要不是老皇帝被他算计,高雅月之前的破釜沉舟确实明智。

真是可惜。

不过他就喜欢高雅月身上的狠劲,换个心思单纯点的,说不定药还没下,脸上的表情先暴露,他可不敢用那种蠢货。

高雅月面色纠结。

“你不是想要一个有皇室血脉的孩子?老皇帝别想了,我那个大皇兄——你要是敢爬他的床,他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依照他的性子肯定直接把你扔进监狱,不过我很乐意效劳。”

高雅月猛地看向二皇子,没想到他会说这种话。

“要是你肚子里有我的骨血,那不就多了一层保障?我的母亲看在孩子的份上也不会对你下死手,这个提议怎么样?”二皇子笑意盈盈握住高雅月的手,语气突然暧昧,“你还年轻,真的想一辈子栽在那个老东西身上?我不比他厉害?嗯?”

高雅月有些意动,开始考虑二皇子言语的真实性。

“没关系,你尽管求证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可我的耐心有限,老东西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你得抓紧时间给我答案才行。”说完,二皇子将药粉往高雅月面前推了推,然后起身离开。

另一边,大皇子光脑响了一声,低头划开,看到二皇子从背后抱着高雅月,然后坐在一起聊天的照片,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同时也觉得老皇帝活该。

想必当初纵容情妇欺负他母亲的时候,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的儿子和情人会搞到一起。

将照片保存下来,大皇子给下属发了一条命令,让对方继续跟进。

直觉告诉他二皇子和这个女人又要作妖,与其这次破坏后让对方想其他损招,还不如盯着他们看看到底想做什么。

而且——

大皇子也想知道老皇帝和美貌妇人看到这些照片时,脸上会露出什么表情。

***

另一边,沈轻舟在药剂室忙忙碌碌。

“舟舟,你在干什么?”顾凉暗训练结束,处理完第一军团的事情便过来找人。

“叔叔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现在可以修复兽核,我在给他配置药剂。”沈轻舟一个眼神,顾凉暗便心有灵犀地拿来他想要的草药。

接过草药时,沈轻舟流氓地摸了一下顾凉暗的手背,还给了他一个wink。

顾凉暗哭笑不得,可沈轻舟撩完就跑,装模作样认真研制药剂。

顾凉暗心痒痒的,又不敢打扰沈轻舟干正事,只能叹一口气,无奈地帮这个小恶魔打下手。

为了给顾赢枭修复兽核,沈轻舟这次下了血本,却一点都不心疼。

他这人就这样,对自家人毫不吝啬,洞府里的天材地宝能用的通通用上,可外人要是想从他这里抠出一点好处,那简直难于登天。

有顾凉暗帮忙,沈轻舟很快便研制出几瓶上好的兽核修复剂,“可以啦,这是七天的量,一天一支,到时候我再根据叔叔的情况调整。”

“舟舟,辛苦你了。”顾凉暗看着这几支药剂,亲了一下沈轻舟的额头,语气中满是感激。

“嗨呀,自家人客气什么。”沈轻舟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下,“咳咳,刚刚那句不算数,我辛辛苦苦研制出这些药剂,你一句谢谢就想打发我?太没诚意了吧?”

顾凉暗忍俊不禁,顺着他的话说道,“那舟舟想要我怎么做?”

“我买了几件衣服。”沈轻舟笑得特别灿烂,“晚上穿给我看?”

顾凉暗立刻想歪了,他红着脸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点头,“行。”

“那一言为定,到时候可不许反悔!”沈轻舟嘴角疯狂上扬。

两人腻歪了一会儿,去给顾赢枭送药剂。

结果刚上二楼,纪韵的声音从打开的房间冲了出来,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什么,你要跟我离婚?”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当天长遇上地久 总裁老公追上门 超魔构筑师 鱼龙变 论拒绝老板表白的下场[快穿] 漂洋过海来看你 超自然大英雄 武极宗师 小保安的艳遇 无声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