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原来护短还能祖传啊?

沈轻舟如是想到。

吃饭间,顾老爷子将装着糖醋排骨的盘子往沈轻舟面前推了推,“舟舟,今天去药剂协会感觉怎么样?没人欺负你吧?”

“没有。”沈轻舟摇了摇头,“爷爷都去给我撑腰了,还有谁敢欺负我?”

听到这话,顾老爷子眉梢间都盈满了喜色,“那就好,我们顾家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受欺负了绝对要跟家里说,听到没有。”

沈轻舟连连点头。

饭桌上气氛太好,新加入的大皇子也没有抵触他的存在,反而多有照顾,沈轻舟吃着嘴里的糖醋排骨。

这就是家的感觉吧。

真好。

吃完饭,他们去客厅聊事情,主要是潘多星的改造人,种种迹象表明这件事背后一定有二皇子的影子,可老皇帝帮他扫尾扫得特别干净,压根动不了。

大皇子担心二皇子不死心,还会继续研究虫卵和改造人,将对方盯得特别紧,对方似乎也知道做了错事,最近特别安静,没有再上蹿下跳。

沈轻舟全程吃瓜,他看看大皇子,再想想二皇子,感觉这兄弟俩完全不是一类人。

一个是干大事的王者,另一个是汲汲营营的鬣狗,压根不是一个等级。

老皇帝听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眼睛够瞎,放着这么有出息的儿子不要非要护着一个没脑子的家伙,也是搞笑。

同样是上了年纪,顾老爷子就好好的,老皇帝却眼瞎心盲,只能说对方从根子上就坏掉了。

大皇子叹了一口气,要不是老皇帝手中有权,又因为年纪大了变得越发多疑敏感,对自己这个长成的大儿子特别戒备,他就算不弄死二皇子,也可以将起圈禁起来不让对方继续搞事。

可现在父子俩关系特别紧张,要是逼得太紧引起反弹,那可不是说着玩的,以老皇帝的昏聩程度完全干得出来拉着整个帝国陪葬的事情。

到时候内部纷争引来联邦和星盗这两头饿狼,帝国肯定要陷入水深火热中,不知道多少人会陷入水深火热中妻离子散阴阳两隔。

因此,他希望权利的更替可以不要流血,能够平稳过度。

沈轻舟看着坐得笔直一心为国家和人民着想的大皇子,内心受到触动,决定在必要的时候帮对方一把。

他好不容易过上如今安乐的日子,可不想再被恶心的家伙破坏。

***

经过半个月的治疗,实验室里的小白鼠陆陆续续有四只小白鼠从瘫痪状态苏醒过来,黄泽天赶回来后,看着恢复活力的几只小白鼠,欣喜若狂。

之后他和庄明配合沈轻舟继续研究,对药剂又做了几次改良,最终研制出适合顾凉暗父亲的药剂。

“轻舟,多亏有你,不然顾上将这辈子可能都要在医疗舱里度过,顾老爷子和凉暗他们知道肯定会高兴的。”黄泽天看着药剂管,脸上出现几分动容的神色。

“嗯。”沈轻舟笑着应了一声,嘴角也微微上扬。

黄泽天掏出光脑,将这件事告知药剂协会负责顾凉暗父亲的专项小组,希望对方能够换一种治疗方案,“轻舟,等顾上将苏醒——”

他话还没说完,那边消息回过来了,不是通过,而是驳回,黄泽天眉头瞬间拧了起来,“你等一下,我回个信息。”

沈轻舟歪头看他,直觉有人想从中作梗。

几分钟后,黄泽天一只手拿着研制好的药剂,另一只手拉着沈轻舟往办公室去,推开门后,他冷着脸质问道,“吴组长,您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瞎胡闹?药剂和记录都在这里,怎么就不能改顾上将的治疗方案了?!”

黄泽天质问的吴组长是一个六十几岁,头发花白的老人,听到这话,对方抬起眼睛,阴阳怪气道,“原先的治疗方案好好的,为什么要改?”

“之前的治疗方案只能吊命,没法让顾上将醒过来,我不懂,为什么现在明明有更好的方案你们却不用!”黄泽天气愤不已。

“更好的方案?”吴组长笑得特别鄙夷,“就凭你身边这个二十几岁的初级药剂师?他能有什么好的方案?”

“二十岁怎么了?初级药剂师又怎么了?轻舟他之所以是初级药剂师是因为他只考核了初级药剂师,您别忘了,他当初可提炼出两支3S级安神剂!”黄泽天大声说道。

“以前能提炼出3S级安神剂不代表以后也能,或许那两次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呢?”吴组长依旧不松口,他虽然坐着,态度却高高在上,“年轻人还是脚踏实地一点比较好,我知道你想出风头,用顾上将的病来宣扬自己的名声,但这不是小孩子玩家家酒,万一出了事谁负责?”

“你——”黄泽天话还没说完,被沈轻舟打断。

“吴组长是吧,您说我提炼出那两支3S级安神剂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那我斗胆问一句,您从事药剂这行这么久,提炼出了多少支3S级药剂?”沈轻舟可不是软柿子,他是刺猬,别人不惹他自然皆大欢喜,要是不长眼非要把他按地上摩擦,那不把对方扎个一手血他就不姓沈!

吴组长被沈轻舟的提问噎住了,他脸都憋红了才憋出来一句,“你这小子,别仗着有后台就这么无法无天!”

“第一,我没有无法无天,只是研究出更好的药剂想让顾上将早点恢复,您要是稍微看一下我的医疗记录或者提炼出来的药剂,找出不合理的地方驳回,那肯定什么事都没有。”

“第二,我的后台不仅是顾家,还有黄家、秦家和大皇子,其他几个您也别说漏了。”

“第三,我的后台也是最近才有的,之前靠的一直是实力,反倒是您,靠着吴家这个后台得到那么多资源到现在都没研究出让顾上将恢复的方法——您知道“德不配位”四个字怎么写吗?”

沈轻舟微微一笑,他语气平淡,却句句往吴组长心口扎。

“你、你这个黄毛小子也太狂妄了!怎么敢这样跟前辈说话!”吴组长气得直喘气。

“我哪句说错了?”沈轻舟哼笑,“要是您把这个倚老卖老的时间精力放在药剂上,早就小有成就了。”

“你——”吴组长当了这么多年药剂师,第一次遇到敢这样跟他说话的,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哦,还有,我知道怎么尊重人,但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被我尊重。”沈轻舟还嫌不满意,轻飘飘补了一下刀,“脸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得,我这人就这样,你是什么货色,我就什么脸色,不服憋着!”

“好,很好。”吴组长被沈轻舟气得直哆嗦,他颤颤巍巍掏出光脑,给顾老爷子发了一条信息,“我倒要看看顾老爷子知道你什么态度还会不会护着你!”

黄泽天立刻急了。

要是吴组长看过视频记录,检测过他们提炼出来的药剂,确保方案可行,这时候喊顾老爷子过来肯定没问题。

可现在什么都没做,就凭一张嘴,能说服顾老爷子将顾上将交给他们治疗?

吴组长这个人是嫉贤妒能了一点,可能当上组长自然有两把刷子,到时候顾老爷子肯定偏向对方。

沈轻舟现在还住在顾家,要是顾老爷子发火,以后日子怎么过?

“轻舟,你别怕,有我在,不会让人欺负你的。”黄泽天安抚道。

担忧过后,又有些暗爽,顾老爷子发火或许也不错,那样沈轻舟就有理由住到黄家了。

之前他跟老院长暗搓搓物色了不少黄家年轻一辈单身的年轻子弟,上到三十,下到十八,还有几个十五六岁的预备役,到时候轮番过来给沈轻舟相看,说不定就能看对眼呢!

这样一个好苗子他可不想放过!

沈轻舟:“......”

他看着真的那么弱不禁风吗?

怎么一个两个都想保护他?

二十几分钟后,顾老爷子风风火火赶了过来,他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怒气冲冲道,“老吴,你说有个毛头小子想踩着我儿子出风头,到底是谁?”

“就是他们。”

顾老爷子瞪过去,结果——

“舟舟,你怎么在这里?”看清人后,顾老爷子的眼神瞬间从凶狠转变成温和,表情还有些尴尬,“我没吓到你吧。”

沈轻舟忍俊不禁,“没有。”

“嗨,老吴,你说的毛头小子呢?在哪里?”顾老爷子左右看了看,茫然问道。

吴组长:“......就是他们两个。”

“啊?舟舟,你这段时间来药剂协会是为赢枭?”顾老爷子语气中满是感动,“你这孩子有心了。”

吴组长:“......”

等等,这剧情走向怎么跟他想象的不一样?!

沈轻舟刚开始也有点担心,怕顾老爷子觉得他多管闲事,现在看到对方的反应,心中十分熨帖,毕竟没有人喜欢自己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成果被人作践。

“爷爷,这是我记录的治疗过程,您看看。”沈轻舟将打包好的视频发送给顾老爷子,“这些东西黄叔叔也发给吴组长了,可他都没看一眼直接训斥,说我不知天高地厚,还说我仗着有后台无法无天。”

“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初级药剂师,可也想帮你们一点忙,没想到会这样。”

他越说越委屈,最后头都快低到胸口了,跟刚刚怼吴组长时完全不一样。

“什么?还有这事?!”顾老爷子怒了,“吴组长,舟舟也是一片好心,你怎么能这样!”

想到沈轻舟在自己来前受到的委屈,顾老爷子心疼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你这孩子,我不是说过谁敢欺负你不要忍着,要跟家里说,怎么不听话呢?”

沈轻舟憋笑,肩膀耸了两下,“对不起,爷爷,我下次保证第一时间跟你说。”

“说到要做到,听到没有!”顾爷爷板着脸。

“听到了。”

“教训”完沈轻舟,顾老爷子这才将注意重新放到视频上,看着没有意识的小白鼠一点点变好,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也能做出反应,他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要是沈轻舟研制出来的药剂可行,儿子是不是真的能醒过来?

这五年来,每次看到医疗舱里躺着的顾赢枭,顾老爷子都心如刀割。

但他强势惯了,不习惯表示出自己脆弱那一面,只能默默地忍着,有时候实在撑不住才会躲起来悄悄哭一场。

“爷爷要是不放心,可以找几个情况类似的人过来试试。”沈轻舟将药剂管递给顾老爷子,“这是我跟黄叔叔研制出的最佳药剂,爷爷也可以拿去检测一下,看有没有功效。”

“好、好,舟舟,你有心了。”顾老爷子小心翼翼接过药剂,眼睛有些湿润。

“顾老爷子,您这样未免太草率了吧?”吴组长急了,站起来说道。

“草率?”顾老爷子眉头立刻拧了起来,“草率的人是你才对,舟舟辛辛苦苦研制出这个药剂,你为什么看都不看就骂他?”

“可他只是一个初级药剂师——”

“初级药剂师怎么了?谁不是从初级药剂师过来的?老子当年上战场也是从士兵一路爬上去的!”顾老爷子气愤之下直接爆粗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的算计,从今天开始赢枭的治疗就不麻烦你们了,全部交给舟舟和黄泽天负责!”

“顾老爷子!”吴组长瞬间急了,他起身想阻拦,可一个常年坐办公室的人力气能有在战场上厮杀了几十年的人力气大?

很快就被顾老爷子推开了。

“从前你们借着赢枭漫天要价,我也没说什么,但今后你们别想从我这里掏出一枚星际币!”都撕破脸了,顾老爷子也就懒得维持面子情。

吴组长既然有胆子欺负沈轻舟,想必也做好了承担顾家怒火的准备。

前段时间吴组长上门,以研发药剂治疗顾赢枭为由申领三亿星际币,数额太大,当时还在筹备,没有第一时间给他,现在看来是不用给了。

听到这话,吴组长脸彻底白了,人也瘫坐到地上。

这些年他习惯了缺钱就借着研发药剂的由头问顾家要,刚开始几次还战战兢兢,后来胆子越来越大,行事也越来越张狂。

这次为了那个项目已经砸进去全部家当,要是没有顾家这笔钱,资金链断裂后非但回不了本还会背上巨额债务,他一把年纪了怎么能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早知道后果这么严重,他就该私底下压下去这件事,不该让顾老爷子知道!

“顾老爷子,我知道错了,不该——”

“舟舟,别理他,我们走。”面对沈轻舟时,顾老爷子的脸色由阴转晴,语气也特别温和,生怕吓到沈轻舟。

“好。”沈轻舟点头,体贴地关上门,隔绝吴组长的求饶。

世界瞬间安静了。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误入迷局 影后手机里的小可爱 雪白的嫂子 村长的后院 网王之淡雅纯莲 孤独梦想家 假面自白 论救错反派的下场 星际机甲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