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凉暗这才依依不舍松开。

幸亏顾爷爷没有说什么,否则沈轻舟分分钟给这对爷孙俩表演一下什么叫原地死亡。

进屋后,沈轻舟稍微打量了一下里面的布局,然后跟着顾凉暗坐到沙发上。

身材微胖的中年女人笑眯眯过来,往顾凉暗和顾爷爷面前放了一杯白开水,沈轻舟面前却是鲜榨橙汁,“您就是沈先生吧,我是顾家的保姆,您叫我张婶儿就行,要是住的不舒服可以跟我说,不用客气。”

“谢谢张婶儿。”沈轻舟礼貌道谢。

“哦,对了,凉暗说你喜欢吃点心,这些是我做的,旁边是外面买的,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张婶儿突然想到什么,跑回厨房,拿了一堆吃的过来,茶几都快放不下了。

沈轻舟受宠若惊,“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正好有事做。”张婶儿连连摆手,“那你们先聊,我去做晚饭了。”

“好。”沈轻舟点头。

张婶儿走后,客厅瞬间安静下来。

沈轻舟看着对面目光炯炯的老爷子,压力山大。

“爷爷,你这样会吓坏轻舟的。”顾凉暗有些无奈,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顾爷爷哼了一声,“哪儿有这么容易吓坏?”

沈轻舟:“......”

是他的错觉吗?怎么感觉这老爷子有点傲娇?

说话间,推门声突然响起。

沈轻舟下意识看过去,瞬间被对方身上跟顾凉暗如出一辙的强大气势震慑到了。

紧接着才是她穿着的黑色军装和明艳脸庞。

“嗯?”看到客厅里多出来的两个人,女人脚步一顿,看清人后冷肃的脸庞柔和了许多,“凉暗,这就是你带回来的——”

“对。”顾凉暗回答得言简意赅。

“你好,我是顾凉暗的妈妈,纪韵,我可以叫你轻舟吗?”纪韵坐到侧面的沙发上,努力让自己看着和善一点。

“当然可以。”

“对了,还没跟你说声谢谢,在边缘星要不是你救了凉暗,这孩子怕是——”说到这个,纪韵还有些心有余悸,看向沈轻舟的目光也更加慈爱,“我不会说什么客套话,但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大家都是自家人,不用讲究太多。”

听到“自家人”三个字,沈轻舟眼角抽搐了一下。

要不是顾爷爷和纪韵在场,他都想掐着顾凉暗的脖子问这家伙到底跟他妈妈还有爷爷说了什么!

这一点都不见外的架势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喂!

他还没答应跟顾凉暗在一起呢!

“对了,你带舟舟去看你爸了吗?”纪韵突然想起这一茬。

“我们也刚到家,还没来得及去。”想到父亲,顾凉暗眸子黯淡了许多。

“去看看他吧,你们父子俩也有很久没见了。”

“嗯。”

顾凉暗的父亲在医疗舱躺了五年,按理来说这么久不运动应该肌肉萎缩特别憔悴,但家人将它照顾得很好,鬃毛也顺滑有光泽。

沈轻舟简单打了个招呼便退出去,将场地留给他们一家三口。

张婶儿站在外面,看到他出来,背过身去擦了擦眼泪,脸上带着欢喜的笑,“不好意思啊沈先生,让您看笑话了。”

“凉暗他爸爸五年前变成这个样子后,一群丧良心的家伙对顾家虎视眈眈,老爷子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他只能凭借一己之力扛起顾家。”想到那段黑暗时光,张婶儿眼睛又湿了,“他这些年过得特别不容易。”

沈轻舟想安慰一下张婶儿,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沉默。

“不过,幸好他遇见了你。”张婶儿微微一笑,看向沈轻舟的目光中满是感激,“沈先生,您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

“凉暗这孩子嘴笨,不会说好话,要是将来他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你打他也好骂他也罢,别离开他行不行?”张婶儿满脸恳求。

沈轻舟有些头疼,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最终硬着头皮开口,“嗯。”

“沈先生,您真是好人!”张婶儿立刻笑了起来。

“您叫我名字吧,沈先生听着怪别扭的。”沈轻舟不太擅长这种气氛,别别扭扭转移话题。

说话间,顾凉暗走了出来,“你们在聊什么?”

“没什么,我先下去做饭。”张婶儿对他笑了一下,便下楼了。

“我带你熟悉一下环境。”顾凉暗说着,朝楼上走去。

“好。”

另一边,房门关上后,纪韵看着医疗舱里的大狮子,笑了笑。

“你们父子俩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没动心时冷心冷情,恨不得摆出一副注孤生的架势,可是一旦动心,跟看到骨头的狗一样一直追一直追,追不到决不罢休。”她伸手,轻轻摸了摸大狮子蓬松的鬃毛,眼中有晶莹闪过。

“唉,真是太失礼了,难得儿子把喜欢的人带回来,你这个爸爸竟然躺在这里,招呼都不能打一声。”

顾凉暗的父亲成为植物人后,不少人劝纪韵改嫁,就连顾爷爷都不忍心让她守活寡,愿意放她出去。

可纪韵不愿意。

被狮子保护过的女人,怎么看得上其他鬣狗?

“快点醒过来吧,我们都在等你。”

***

“舟舟,你在想什么?”眼看着身旁的人差点撞上墙壁,顾凉暗急忙拉住,语气带了几分无奈。

“没什么。”沈轻舟摇了摇头。

他打算研究一下,等有把握再跟顾凉暗说这件事,否则要是没成功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沈轻舟不愿意说,顾凉暗也没有再问。

将家里逛了一圈,晚饭也差不多做好了,都是沈轻舟爱吃的东西。

顾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偶尔也会聊一些事,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挺安静。

吃完之后顾凉暗带他去小花园散步消食,然后去提前安排好的房间。

沈轻舟本以为自己的房间跟总布局一样简单,结果不管是装潢还是家具,档次都特别高。

打开衣橱,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不少衣服,随便拿一件都是自己的尺寸,而且做工精致,符合他审美。除此之外,房间里还有一个小冰箱,里面放着水果果汁牛奶还有一些小点心,饿了随时可以吃,非常体贴。

按照沈轻舟进门后的观察,顾家应该崇尚节俭和自律,能为自己做到这一步,真的很用心。

洗完澡上床,似乎还能从被子里感受到阳光的温度。

他蹭了蹭枕头,又有点想念大白狮抱枕。可惜这在顾家,只能想想。

结果没多久就听到一阵刨门声,沈轻舟眼睛瞬间亮了,他趿拉着拖鞋小跑过去,拉开一看,大白狮晃了晃尾巴尖儿表示友好。

沈轻舟探头看了看走廊,将门拉开一点,然后后退两步,让大白狮进来。

大白狮熟门熟路爬上床,拍了拍身侧的位置,轻轻抖了抖那毛绒绒圆滚滚的耳朵。

躺到床上,沈轻舟摸了摸大白狮身上蓬松柔软的鬃毛,笑得见牙不见眼。

他其实特别没有安全感,每换一个新环境都要花很久去适应,也不敢让自己睡得太沉。

可抱着大白狮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很快入睡不说,睡眠质量还特别好。

真想一辈子都抱着这个大家伙睡觉!

意识陷入混沌的前一秒,沈轻舟如是想到。

***

顾家是帝都星的顶级家族,顾凉暗又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也是不少人眼中的金龟婿,因此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无数人关注着。。

因此,他带着一个漂亮青年回顾家,动作还特别亲密的事情很快传遍了帝都星上层,不少家里有适龄孩子的长辈纷纷担忧起来。

不过没过多久他们就收到小道消息。

得知沈轻舟只是边缘星来的平民后,很多人放了心,对他的存在也多了几分不屑。

二皇子站在窗前,看着高悬天际的明月,缓缓露出得意的笑。

第一军团人员构成简单,并且以顾凉暗为中心,没人敢动歪心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庄明,没能用上不说还碰了一鼻子灰!

他想到这件事就来气!

要是沈轻舟和顾凉暗一直呆在第一军团,他肯定没法施展手段。可现在人到了帝都星,惦记顾凉暗这个香饽饽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他倒要看看这两个人到底能撑多久!

顾凉暗再厉害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沈轻舟身边,沈轻舟也不可能一直呆在顾家不出门,到时候打击一个接着一个,不用自己动手,沈轻舟自然会自卑恐惧,觉得自己配不上顾凉暗,或者因为拈酸吃醋跟顾凉暗闹掰。

自己再出马收服就会容易许多。

先把沈轻舟打到卑贱的地位,再用高高在上的态度给他一点施舍般的关怀,他自然会乖乖听话,任自己施为。

为了不被压,二皇子也是操碎了心。

次日一早,顾凉暗去军部打卡,纪韵跟他同路,于是留下沈轻舟和顾爷爷在家大眼瞪小眼。

尴尬间,张婶儿说有客人来了,是黄家和秦家的人。

不用跟老爷子单独相处,沈轻舟悄咪咪松了一口气,他低头的时候没注意顾爷爷看到他的表情后嘴角轻轻翘了翘。

“轻舟是个好孩子,懂事礼貌还心地善良,对我这个老头子也特别好。”简单打过招呼,老院长坐到沙发上,没多久就开始夸沈轻舟。

沈轻舟很自恋,觉得自己天下第一牛逼,可被人这样夸还是有些受不住,脸不好意思地红了。

顾爷爷强忍翻白眼的冲动,腹诽一句:这可是我的孙婿,他好不好我不比你清楚?用得着你这个糟老头子跟我说?

“其实我们黄家也有很多青年才俊,要是轻舟在顾家过的不高兴,我不介意让他们把人抢过来。”老院长担心沈轻舟在顾家吃亏,又补充了这一句。

“嗯。”秦立也认真点头附和。

要是顾凉暗敢做什么对不起沈轻舟的事情,他二话不说立马帮沈轻舟撑腰!

顾爷爷的眉毛瞬间扬了起来,眼中也露出几分危险。

进了他家门就是他家人,要想出去,别说门,天窗都焊死喽!

“放心,只要我这个老头子还有一口气,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轻舟!”顾老爷子用拐杖戳了一下地面,大声说道。

“希望您能说到做到。”

坐在一旁当背景板的沈轻舟,“......”

怎么莫名有种两家家长见面的既视感?

他还没答应跟顾凉暗在一起呢!

你们这些人到底怎么回事?

他摸了摸鼻子,不打算参与这些刀光剑影,哄着幼崽儿去庭院玩。

rua着毛绒绒,心情都变好了。

没多久,顾凉暗打完卡从军部回来,带沈轻舟出去转转,顾爷爷叮嘱了几句,便随他们去了。

一路逛逛吃吃,不知不觉到了中心广场。

沈轻舟看到有人往喷泉里面扔东西,疑惑道,“那些人在干嘛?”

“许愿。”他对这种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东西上的做法难以苟同。

“许愿?”沈轻舟眉梢微挑,眼中带了几分趣味。

“舟舟,你想许愿吗?”顾凉暗问道。

“可我没星际币。”沈轻舟摸了摸口袋,一脸无辜看着他。

这年头大家都用电子支付,谁闲着没事往身上放星际币?

“你等我一下。”顾凉暗左右看看,跑进附近一家店,没多久捧着一堆星际币出来,手上还多了一杯热奶茶。

沈轻舟看着他手里银灿灿的一堆星际币,又好笑又无奈,“一个就够了,你拿一堆干嘛?”

“我担心你愿望太多,不够用。”顾凉暗回答得特别老实。

沈轻舟:“......”

这家伙也太可爱了吧!

真把星际币拿到手里,沈轻舟反而不知道许什么愿。

如果是以前,可能会许愿保佑家人平安幸福,宗门越来越强盛,可后来发生那种事......

“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想,时间多的是。”

顾凉暗安抚的声音从身侧响起,浸泡冰冷回忆中的心逐渐回温,沈轻舟看着他,突然笑了。

那些事已经过去了,伤害过他的人也遭到了报应,开心也好怨恨也罢,还是跟着曾经的修真大陆一起消失吧。

当下和未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他又不傻,才不想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嗯。”沈轻舟点头。

更何况,他现在也重新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人。

想到老院长和幼崽们,沈轻舟心里也变得暖暖的。

许完愿,他将星际币丢进喷泉里,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正准备离开,顾凉暗突然拉住他的手,“舟舟,要是你的愿望我可以帮你实现,就尽管说,没必要求别人。”

明明是很认真的承诺,沈轻舟却诡异地听出撒娇的感觉。

顾凉暗这家伙总有办法逗他开心,于是眉眼弯弯,“行。”

“你是——顾元帅?”一个男声突然从不远处响起,沈轻舟叼着烤串疑惑地看过去,眉梢微挑。

顾凉暗这桃花运还挺旺。

他这样想着,表情也带了几分揶揄。

顾凉暗担心沈轻舟误会,连忙解释,“我跟他不熟。”

这是实话,遇到沈轻舟之前他每天都在训练,压根没心思想起他有的没的,更不可能有什么风流情史。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真巧。”青年穿着白色定制西装,看着就是有钱人家少爷,他关上悬浮车门跑过来,脸上满是欣喜。

顾凉暗冷淡地点了一下头,没有搭话的意思。

正常人应该知难而退,可青年傲慢地瞥了沈轻舟一眼,试图插进两人中间,“顾元帅,你手里的东西重不重,我来帮你拿吧。”

顾凉暗看出他的小心思,眉头微皱,然后用胳膊揽着沈轻舟避开,“不用,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

难得跟沈轻舟出来玩,他可不想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浪费时间。

“等一下!”青年着急喊了一声。

顾凉暗停下脚步,眉宇间隐隐带了几分不耐烦。

青年被他的眼神吓到,没忍住后退几步,但看到沈轻舟那风淡云轻的样子,又气不打一处来,他勉强挤出一个笑,“顾元帅,你身边这位是?”

察觉到青年明显的敌意,沈轻舟懒得搭理,他看了顾凉暗一眼,后者接到信息,“沈轻舟,我的副官,也是我目前正在追求的人。”

前面的介绍还正儿八经,最后一句是什么鬼?

沈轻舟真服了这家伙!

“怎么可能!”青年满脸难以置信,“他不过是一个边缘星出身的平民,有什么资格跟你在一起!”

沈轻舟本来不想说话,可青年一开口就把他气笑了,“我怎么就没资格跟他在一起了?”

“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不就是冲着顾元帅的身份和钱来的?”青年毫不掩饰他的鄙夷。

“闭嘴!”顾凉暗拉下脸,他都舍不得对沈轻舟说一句重话,这个人哪儿来的熊心豹子胆!

沈轻舟拽了他一下,笑意盈盈到,“对,没错,我就是冲着他的钱来的,那又怎么着?”

“喂,顾凉暗,我现在就要你的钱,你自己看着办吧。”

顾凉暗二话不说掏出光脑,将名下所有的钱转过去,“舟舟,固定资产和一些股份需要签字,你等一下,我这就联系律师让他们带着转移书过来签字。”

沈轻舟也就那么一说,没想到顾凉暗这家伙动作这么快,他哽了一下,连忙拽住这个二愣子,“那些东西先放放,我现在只要钱。”

“真的不要?”顾凉暗还有些遗憾。

沈轻舟:“......”

青年:“......”

这上赶着的架势也太不顾元帅了吧!

“沈轻舟你不要脸!怎么能要顾元帅的钱!你还是人吗?”青年忍不住冲他大吼。

“我不是人难不成是鬼?”沈轻舟撇了撇嘴,“眼睛不需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谢谢。”

青年被他噎了一下,火气更旺了,这是重点吗?

重点是顾凉暗二话不说把所有钱都转给他了!

要不是信奉科学,青年都以为沈轻舟会什么妖术了!

“总之,我不答应你跟顾元帅在一起!就你这身份,给他提鞋都不配!”青年攥紧拳头,大声吼道。

“是吗?可你身份再高贵他不还是讨厌你?”沈轻舟用胳膊肘捅了捅顾凉暗,“你说是不是?”

“嗯。”顾凉暗点头。

那必须是!

“你!”沈轻舟这番言行可以说是杀人诛心,最让青年崩溃的还是顾凉暗的百依百顺。

他一时间气昏头,竟然想对沈轻舟动手。

结果还没碰到沈轻舟,就被顾凉暗抓住手腕反剪着按到地上动弹不得。

顾凉暗下手毫不留情,对方的脸重重地跟水泥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鼻血都冒了出来。

青年疼得眼泪汪汪,也更加大声咒骂沈轻舟。

沈轻舟听得特别无语,“......你骂我干嘛?我又没把你摁地上。”

“要不是你,顾元帅会这样对我!”青年叫嚷着,心里越发委屈,“都怪你这个狐媚子!顾元帅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从前他不是没纠缠过顾凉暗,可对方顶多无视或者不耐烦,什么时候动过手?

“再敢骂舟舟,你这辈子都别想说话了。”顾凉暗手下的力度加深几分,成功让对方噤声。

他们这里动静闹得太大,巡逻队很快赶了过来。

看清人后,队长惊疑不定开口道,“这......顾元帅?发生什么事了?这个人0是联邦间谍吗?”

说着,他们几个摸上腰间的光能枪,脸上满是警惕。

“不是。”顾凉暗摇头,拎小鸡仔儿似得将青年从地上提起来,“他刚刚想对我的家人动手,我这是正当防卫。”

“原来是这样!”巡逻队队长松了一口气。

“这个人素质很低,出口伤人不说还想打人,我建议将他关几天好好教育教育,最好能体验一下生活的艰辛,说不定能知道什么是善良。”顾凉暗轻飘飘丢下一记重磅炸.弹,“城西不是有一个马场?送他过去打扫卫生吧。”

马场的活儿能有多轻松?青年这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娇生惯养长大的,肯定受不了。

果然,听到这话对方瞬间炸了。

对他们这些自诩高人一等的家伙来说,没什么比丢脸更让人恐惧,要是让那些讨厌他的人知道自己被爱慕对象送去马场清理粪便,青年恨不得被顾凉暗打个半死扔进医院!

想到这个黑点可能一辈子跟着自己,将来找对象也会反复被人提起来,他脸涨得通红,身体也开始颤抖,“顾元帅!你不能这样做!我可是孙珍业,孙家的人!”

“哦。”顾凉暗不咸不淡应了一声,“把人带走吧。”

他还要陪沈轻舟逛帝都星呢。

“顾元帅!顾元帅!”孙珍业急了,连声大喊,可顾凉暗始终没有回头。

“这个给你。”沈轻舟掏出一张湿巾递过去。

“嗯?”顾凉暗疑惑地接过来。

“碰了脏东西,擦下手。”沈轻舟嘴角微微上扬,他莫名觉得顾凉暗擦手的样子很乖,忍不住揉了揉顾凉暗的脑袋,“真乖。”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腹黑中校惹不得 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 异世之小小法师 中二病教你做人 望夫崖 我只是为了100亿 草莓人生 异界之机关大师 进击的村花[六零] 剑噬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