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淮收到顾凉暗发的信息时一脸懵逼。

好端端的,元帅怎么突然想加强第一军团成员,特别是药剂师的心理素质?

药剂师不是只要在安全的地方提炼药剂,提高这玩意儿有啥用?

困扰归困扰,顾凉暗布置得任务还得认真完成,于是,楚淮叹了一口气,认认真真开始制定方案。

顾凉暗收起光脑,刚进去就看到沈轻舟在指导一个药剂师,旁边几个药剂师围着他转悠,还有些欲言又止。

这场面,像极了犯错的狗子想求主人原谅,又拉不下脸,只能小尾巴般可怜兮兮跟着。

顾凉暗脸瞬间拉了下来,感觉自己的地盘受到了侵.犯。

他三两步挤到沈轻舟身边,平静地扫视一眼这些貌似跟他抢人家伙。

药剂师们迫于他的威压齐齐后退。

顾凉暗这才满意,他看向沈轻舟,面色柔和了不少,声音还带着几分笑意,“轻舟,我们第一军团的药剂师水平还行吗?”

药剂师们:“......”

草(一种植物)!

元帅你是不是学过变脸!

上一秒看我们还那么吓人,下一秒却对沈轻舟就春风拂面!

不带这么双标的!

“马马虎虎,就是太死板。”沈轻舟也没藏着掖着,直接踩到药剂师们的痛脚上,还毫不留情碾了两下,“我搞不懂为什么会有所谓的标准方案。”

“标准方案不也是前人一点一点研究出来的?怎么就不能更好了?”

“确实。”顾凉暗被他的小骄矜吸引地移不开视线,他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聪明。”

话音刚落,在场的药剂师们纷纷露出牙疼的表情。

元帅,你人设还能崩的更厉害吗?!

这也太OOC了啊喂!

“那当然!”在药剂方面,沈轻舟还没输给谁过。

他下巴微微扬起,嘴角上扬,要是有条尾巴现在肯定翘到天上去了。

明明帝国人最擅长谦逊有礼,可沈轻舟这样对赞美表扬来者不拒,甚至得意洋洋,并不会让人讨厌,反而觉得这真性情倒也可爱的紧。

顾凉暗看到他这样,手又开始痒,想摸两把。

不过他知道真这样做,沈轻舟肯定会生气,只能遗憾地摩挲了一下指尖。

见沈轻舟在这里游刃有余,顾凉暗叮嘱两句便离开处理自己的事务去了。

当天下午,楚淮将制定好的方案发送到第一军团每一个成员手里,他们收到后都很懵逼。

只有被重点关照的药剂部门大概能猜到原因,然后纷纷用同情的眼神看向庄明。

【你挖谁墙角不好,非得挖元帅的,得,现在整个军部都要知道你哭的事情了,自求多福吧兄弟】

庄明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口,差点表演一个当场死亡。

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恨不得从第一军团辞职!

沈轻舟难得良心不安,这两天出现在药剂室的频率也出奇的多,可庄明始终板着一张脸,不肯搭理他。

“哎,你别生气了,我那天就开个玩笑,哪儿知道你比小姑娘还不禁逗,竟然直接气哭了?”沈轻舟戳了戳庄明胳膊,小小声说道。

沈轻舟不提哭这件事还好,一提庄明更气了!

这到底是道歉还是结仇?

不带这样揭人伤疤的!

庄明长这么大一直是家族的骄傲,也是其他长辈眼中的别人家孩子,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也就在沈轻舟和顾凉暗这对狗男.男身上一再栽跟头!

这两个人简直有毒!

伴随着顾凉暗人设的崩裂,庄明对他的滤镜和美颜也消失了。

现在再看顾凉暗,他完全无法将对方跟“帝国战神”“帝国之光”“高大伟岸”之类的词语联系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宠夫狂魔”和“夫管严”。

所以他当初到底瞎了眼喜欢上了个什么玩意儿?

“这个是李师傅刚研究出来的芒果蛋糕,你要不要试试?”沈轻舟将手里的外卖盒往庄明那里推了推。

庄明哼了一声,冷淡道,“我不吃甜的。”

“真不吃?”沈轻舟歪头看他,似乎在确认这句话的真实性。

“不吃!”庄明赌气不去看芒果蛋糕。

“那我吃啦!”沈轻舟瞬间眉开眼笑,当场打开包装,拿起叉子叉了一块放进嘴里,“唔,味道不错哎!回去就给李师傅一个五星好评!”

庄明:“......”

不是,你到底是来道歉的,还是炫耀芒果蛋糕好吃的?!

他兢兢业业提炼药剂,沈轻舟却坐在旁边椅子上晃着腿吃蛋糕,这画面怎么看都像被奴.役的苦逼小跟班和嚣张二世祖。

庄明拳头硬了,揍人的冲动越来越明显。

就在他控制不住想“请”沈轻舟出去的时候,沈轻舟突然倾身拿起一只穆荀草,“你手上的换这个更合适。”

庄明瞬间哑火。

之后提炼药剂的过程中,沈轻舟时不时指点一下,庄明的思路也彻底被打开了。

旁边几个药剂师在沈轻舟开口的一瞬间便停下动作,竖起耳朵听沈轻舟跟庄明间的谈话。

结束时还有些意犹未尽。

他们按照沈轻舟说的方案提炼药剂,几次成功之后,药剂师们便飘了,自己也开始琢磨新的配方。

于是打这天起,药剂室里便经常出现曾经育幼院里“砰砰砰”的爆.炸声,偶尔还会突然爆发一阵欢呼雀跃。

顾凉暗刚收到下属传来的消息时还急匆匆赶过去,后来发现他们防护措施做得很好,没有人受伤,这才松一口气。

他最多每天回去会叮嘱沈轻舟小心一点,并没有过多干涉,还让后勤部多采购一些草药回来。

于是,在沈轻舟的奇思妙想和顾凉暗的纵容下,第一军团的药剂师们逐渐沈轻舟化,从刚开始的中规中矩逐渐变得狂放嚣张起来。

成果也非常丰盛。

能进第一军团的药剂师都不是泛泛之辈,之前不过是被固有思维限制住。

现在一放飞自我,还真让他们用廉价的替代品琢磨出许多A级甚至S级药剂出来,大大减轻了成本。

黄泽天特别满意。

沈轻舟就惨了。

从前还能游手好闲,现在一觉睡醒在宿舍门口就直接被双眼放光的药剂师们堵住,吃完饭这些打了鸡血的家伙二话不说簇拥着他进药剂室。

要不是到了饭点顾凉暗过来接人,说不定三餐都要在药剂室里解决。

见识到他强大的实力和各种奇思妙想后,庄明和原先针对他的那些药剂师们瞬间化身舔狗,脸皮都不要了,恨不得抱着他的腿喊爸爸。

沈轻舟特别无语,越来越觉得这些家伙脑子有病!

但不得不承认,在这样和谐的环境下,他逐渐产生了一种归属感。

沈轻舟嘴上虽然嫌弃,可真被人追着问,还是会耐心解答。

事后看着对方灿烂的笑容,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看出他的口是心非,药剂师们也越来越死皮赖脸,沈轻舟经常被他们弄得哭笑不得。

很快,到了军事演习的最后一天,也是这次的重头戏,擂台赛。

帝国和联邦通过抽签的方式决定谁先上,然后对方阵营一个一个挑战擂主。

打败擂主则成为新的擂主接受其他人的挑战,擂主也可以指定一个对手。

沈轻舟闲着无聊去凑热闹,却没想到火会烧到自己身上。

刚获胜的红发灰眼男人看也没看摔到地上吐出一口血水的韩离,伸手指向顾凉暗。

“这不符规矩。”负责这次擂台赛的裁判眉头微皱,想让他换个对手。

但对方不为所动,依旧盯着顾凉暗。

“哎,这什么情况?”沈轻舟用胳膊肘捅了捅顾凉暗,小声问道,“他怎么咬死你不松口了?难不成你抢了他女朋友?”

顾凉暗有些无奈,解释道,“之前不是元帅时我参加擂台赛每次都第一,他第二。”

“哦,原来是万年老二。”沈轻舟乐了。

下一秒,清冷的声音从擂台那里传出来,“那我选他。”

全程寂静。

“嗯?”沈轻舟疑惑扭头,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怎么了?”

“安瑟西你有病吧?有本事跟我打,选药剂师当对手算什么英雄好汉!”一个帝国士兵看不下去,站起来大声反驳。

“可他坐在参赛席,为什么不能选?”安瑟西嘴上说着,眼睛却紧紧地盯着顾凉暗。

他看出沈轻舟对顾凉暗不一般,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顾凉暗跟他好好打一场。

“你别欺人太甚!”

沈轻舟在第一军团身份特殊,先不提他是顾凉暗的救命恩人,就说那在药剂方面的造诣就足够让人为他豁出命去,要是被安瑟西打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安瑟西油盐不进,不管第一军团的士兵们怎么挑衅都不松口。

沈轻舟眼中倒露出几分趣味。

“你想跟他打吗?”顾凉暗没有直接帮沈轻舟拒绝,而是先询问他的意见。

在他们的相处过程中,顾凉暗从始至终都没有将沈轻舟当成自己的附庸或者下属,而是平等甚至更高的存在。

“也不是不可以。”沈轻舟微微一笑,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站了起来,然后跃上擂台。

安瑟西脸上满是错愕,没想到沈轻舟真的会上场。

他下意识看向顾凉暗,对方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眉头皱的死紧。

“你真要跟我打?”安瑟西最后确认一遍。

“嗯。”沈轻舟活动了一下筋骨,回答道。

安瑟西这下彻底没话说了。

看着沈轻舟这小身板,他沉默一下,“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哈?”沈轻舟有些无语,“我上都上来了,干嘛不打?”

安瑟西脑壳有点疼,他又往顾凉暗那里看了一眼,总觉得今天要是敢弄伤沈轻舟一根汗毛,绝对没法活着离开擂台。

“行吧,那我让你三招。”

沈轻舟气笑了。

安瑟西到底是多看不起他?

“行啊。”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安瑟西都开口了,他为什么要拒绝?

“开始吧。”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沈轻舟握紧拳头揍向安瑟西。

感受到沈轻舟身上传来的威压,安瑟西瞳孔剧烈收缩,可现在再格挡已经来不及了,于是——

“砰”地一声,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距离沈轻舟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后重重地摔到地上!

他咳了一声,刺目的鲜血从喉间溢了出来。

肋骨处也传来剧烈的疼痛。

他看向沈轻舟,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这、这怎么可能!

楚淮他们在潘多星见识过沈轻舟的实力,倒也没太担心。

可看到沈轻舟一拳揍飞安瑟西,下巴也差点脱臼。

本来以为沈轻舟是奶妈,结果他是法师,现在又变成近战!

卧槽,沈爸爸牛逼啊!

到底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这个Omega全异能免疫 魔痕 嫁给男主的隐富哥哥 魅王火妃:兽黑大姐大 剑谍 东宫 我的诱惑美妇 芙蓉簟(裂锦) 徒手撕了王剑后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