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吃完饭,沈轻舟跟着顾凉暗回办公室。

坐下来没多久,他就开始打呵欠。

“要睡一会儿吗?”顾凉暗注意到,开口询问。

“嗯。”沈轻舟点点头,他扫视一眼办公室,躺到沙发上。

顾凉暗默默将那句“困了就回宿舍睡觉”咽下去,重新拿起文件。

只是翻阅的动作轻了许多。

没多久,沙发那里的呼吸声平稳下来。

沈轻舟似乎有点冷,睡梦中身体微微蜷缩。

顾凉暗扫视一眼,发现办公室并没有毛毯之类的东西。

他抿了抿唇,拿起一旁备用的外套,放轻脚步走到沙发边,弯下腰给他披上。

沈轻舟哼哼一声,拢紧外套,脸颊还猫崽儿似得在外套上蹭了蹭。

他清醒时不是在搞事,就是搞事的路上,整一个小恶魔。

睡着的时候却透出几分可怜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把他捧在手心。

顾凉暗将沈轻舟那几丝跑到脸上的头发撩到耳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才回去继续处理公务。

其间有下属过来汇报工作,无一不在顾凉暗的警告下压低声音,尽快说完事情。

转身时他们都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盖着顾凉暗外套睡得香甜的某人。

于是,沈轻舟睡个午觉的功夫,他这“顾元帅的小娇夫”名头便彻底坐实,再没人敢怀疑真伪性。

一小时后,担心沈轻舟睡太多头疼,顾凉暗轻声将他唤醒。

沈轻舟睁眼时目光还没聚焦,看着有些呆萌。

顾凉暗倒了一杯温热的蜂蜜水,他乖乖捧过来喝了几口,这才回神,“现在几点了?”

“下午一点十七。”顾凉暗看了一眼光脑,回答道。

沈轻舟甩了两下头,喝完剩下的蜂蜜水后将杯子放到小茶几上,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出来时遇到庄明,后者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

看到沈轻舟,他攥紧拳头凶巴巴威胁到,“你要是敢对顾元帅不好,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他转身就跑。

沈轻舟:“......”

什么鬼?

这人有毛病吧?

坐到办公椅上,他闲着没事,玩游戏玩多了又觉得没意思,于是单手托腮盯着顾凉暗,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怎么了?”顾凉暗抬眼。

沈轻舟好奇道,“你的兽型一直是幼崽儿形态吗?”

不是说兽型会跟着人形一起长大吗?

顾凉暗怎么这么奇怪?

“不是。”顾凉暗摇头,“我这是返祖情况,受重伤时会自动开启防御机制,退回幼崽儿形态保持体力,身体恢复后,原型也能恢复。”

“所以你现在的兽型是大白狮?”沈轻舟眼神亮了几分。

幼崽儿固然可爱,只是小小一只rua着不够畅快。

成年毛绒绒就不同了。

枕头靠背抱枕,还能把头埋进毛毛里疯狂吸,用处可多了!

“嗯。”顾凉暗被他看得脊背发凉,硬着头皮回答道。

“那还能变成幼崽儿吗?”

“不能。”

“哎,对了,你能变成半兽形态吗?”沈轻舟走到顾凉暗身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就是只露出兽耳和尾巴这样。”

顾凉暗:“......”

“你干嘛脸红?”沈轻舟眨了眨眼睛,满脸无辜。

“轻舟,在我们帝国,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想看对方半兽形态是求偶的意思。”顾凉暗特别无奈,他发现沈轻舟对很多常识一窍不通。

“哎?还有这个说法?”沈轻舟惊讶。

顾凉暗点头,“还有,不要随便摸人尾巴,会让别人误会的。”

说到这个,沈轻舟恍然大悟,“所以上次我摸你尾巴,你才躲了我好几天?”

顾凉暗:“......”

沈轻舟噗嗤一声笑出来,没想到顾凉暗竟然这么纯情。

“可是我就想看你的耳朵和尾巴。”他大喇喇坐到顾凉暗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看着对方,眼中满是戏谑,“救命恩人都开口了,你给不给看?”

顾凉暗脑壳疼。

“嗯?”沈轻舟挑眉。

他本来只是一时兴起,但见顾凉暗这么为难,忍不住想欺负对方。

对视良久,顾凉暗败下阵来,“尾巴不太方便,耳朵——”

他叹了一口气,催动异能变出兽耳。

“哇,还真能变!”不等顾凉暗反应,沈轻舟抓住左边的耳朵轻轻rua了一把,“这手感,绝了!”

耳朵和尾巴对兽人来说非常敏.感,轻易不得触碰。

要是别人敢这样,顾凉暗早就发火,可这个人是沈轻舟。

他只能跟被调戏的小媳妇般红着脸任凭这个小流氓吃自己豆腐。

“元帅——”卫理推门进来,一抬眼就看到沈轻舟坐在顾凉暗办公桌上rua对方耳朵,他动作一顿,条件反射退出去,“抱歉,你们继续。”

显然是误会了。

沈轻舟又捏了两下,然后将顾凉暗整齐的头发揉成鸡窝,坏笑着跑回自己的办公桌。

顾凉暗收起兽耳,无奈地扒拉两下头发,朝外面喊了一声,“进来吧。”

卫理放下文件,看着叼着棒棒糖玩光脑的沈轻舟,嘴角微微抽搐。

你们都这样了还说没谈恋爱?

骗鬼呢!

“元帅,黄泽天药剂师申请加入第一军团,要同意吗?”说到这个,卫理还有些疑惑。

黄泽天这个人出了名的倔,也是出了名的对权力斗争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么多年不管大皇子和二皇子怎么拉拢,他都没有选择任何一方,所有心思都花在药剂上面。

现在却突然申请加入第一军团,卫理不得不多想一些。

“黄泽天?”

听到这个名字,沈轻舟也抬起头来。

顾凉暗大概能猜到黄泽天的来意,肯定不是第一军团,而是沈轻舟。

但他第一反应不是第一军团和大皇子能获得的好处,而是——

在育幼院时黄泽天那个药剂狂魔就经常逮着沈轻舟不撒手,恨不得不吃不喝成天泡在药剂室里面,让它喊沈轻舟吃饭的难度大大增加。

第一军团里面有更完善的设备,对方可不得睡觉都睡里头?

他这样也就罢了,别把沈轻舟也带坏了!

“轻舟,你怎么看?”顾凉暗拿不定主意,将选择权交给沈轻舟。

“啊?我吗?”沈轻舟指了一下自己。

“嗯。”顾凉暗点头,“你希望他过来吗?”

“也不是不可以。”沈轻舟觉得黄泽天人还不错,能弄来不少他弄不到的高阶药剂,切磋药剂的时候对方也能给他许多新的灵感思路。

见沈轻舟不抵触,顾凉暗这才点头,“行。”

卫理:“......”

元帅你也太宠沈轻舟了吧!

这么好一件事竟然要先问他的意见再决定!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夫管严?

啧,真让人没眼看!

几天后,潘多星检测出虫族活动的痕迹,数量在一百左右,剿灭难度不大。

顾凉暗收到消息后原想让下属解决,但是看一眼叼着棒棒糖百无聊赖刷着光脑的沈轻舟,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一小时后,沈轻舟瘫在军舰上,满脸的生无可恋。

顾凌恒坐在旁边跟下属讨论作战方式,声音不急不缓。

沈轻舟听得脑袋疼,他捂住耳朵,表情有些崩溃。

早知道顾凉暗会顺手拎着他出来做任务,他就不该进办公室!

现在上了贼舰,跑都跑不掉!

老天爷啊!

他就想安安静静当一条咸鱼,为什么要让他经历这一切?!

“轻舟,你怎么了?不高兴吗?”顾凉暗给沈轻舟递了一杯橙汁,疑惑问道。

沈轻舟撇了撇嘴,没好气瞪了这个罪魁祸首一眼,“任谁好端端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吃着零食玩着游戏,突然被抓过来顶着大太阳杀虫子都不会高兴吧?”

顾凉暗怔了一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心办了坏事,他垂眸道,“抱歉,我以为你在办公室呆得无聊,想带你出来散散心——”

沈轻舟:“......您这散心还挺特别。”

别人散心是逛街吃东西看电影,顾凉暗倒好,直接带过来杀虫子。

帝国元帅的脑回路正常人果然理解不了。

“如果你不高兴,我们现在可以回去。”顾凉暗非常自责。

“来都来了,回去干什么?”沈轻舟喝了一口橙汁,“我还没见过活的虫子,正好来开开眼界。”

“好。”顾凉暗瞬间由阴转晴,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清浅的笑。

秦悦跟韩离装作路过,跑出餐厅后跟另外几人来了个情景重现,要多浮夸有多浮夸。

“啧啧啧,这就是恋爱中的男人吗?那眼神,温柔地都能滴水了!”

“本来以为我孙子都出生了元帅还是光棍,现在倒好,元帅成了我们中最先脱单的!我好酸啊!”

“嗨,谁不是呢!”

......

插科打诨中,军舰降落到潘多星,给军舰设置好防护措施,他们带着武器进入森林。

刚走没几步,沈轻舟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突然开始嚷嚷,“好累啊,我走不动了!”

顾凉暗回头看他一眼,皱眉道,“要是军舰被虫族包围,我们赶不及回来,你呆在里面会很危险。”

从前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

“可是我腿酸,你说怎么办吧。”沈轻舟停下来,似笑非笑看着他。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狡黠,一看就知道是故意折腾。

顾凉暗轻叹一声,蹲到沈轻舟面前。

“你干嘛?”沈轻舟盯着他的后背,疑惑地问道。

“上来,我背你。”顾凉暗回答得言简意赅。

沈轻舟突然局促,他只是想报复一下顾凉暗将他拎上军舰的行为,并不是真的走不动。

不过有人主动给他当代步工具,为什么要拒绝?

“我可没让你背,是你自己要背我的!”

想通后,沈轻舟麻溜地趴到顾凉暗背上,眉宇间满是洋洋得意。

下属们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

“卧槽,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铁面无私冷酷无情让无数追求者折戟沉沙的元帅吗?他是不是被外星人附体了!”韩离捅了捅秦悦,压低声音说道。

“这......或许这就是真爱?”看到顾凉暗对沈轻舟那无底线的纵容,秦悦忍不住酸了。

“可要是真爱,不应该把人放安全的地方,干嘛带着出任务?”韩离吐槽道。

“可能是太喜欢了,一分一秒就不能分开?”秦悦说完,被自己的话酸到鸡皮疙瘩掉一地。

“还有心思说闲话,要不要我找点事给你们做?”异能者五感比普通人敏锐许多。

因此,即便秦悦和韩离走在最后面,顾凉暗还是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不、不用了!”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顾凉暗会给他们找什么“好事”,两个活宝连连摇头,异口同声喊道。

顾凉暗看了他们一眼,这才背着沈轻舟继续走。

沈轻舟环着顾凉暗的脖子,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风景。

他记不清上次被人背是什么时候,还挺有意思。

看了一会儿,沈轻舟有些无聊,手不经意一抬,摸到一块凸起,顾凉暗身体瞬间僵直。

趴在他背上的沈轻舟感觉最为明显。

同样是男人,他很快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嘴一咧又摸了两下。

“轻舟,你别随便碰别人脖子。”顾凉暗特别无奈。

对他们这种常年刀尖舔血的人来说,很多地方都不能随便触碰,否则会触发身体本能的防御机制。

沈轻舟刚刚不小心碰到脖子时,他差点没忍住松开手一记过肩摔将人摁地上钳制住。

幸亏顾凉暗自制力够强,否则沈轻舟还能完好无损趴在他背上?

“哦。”沈轻舟答应得挺利索,爪子又捏了两下顾凉暗的喉结。

愉悦的笑声从耳畔响起,顾凉暗无奈扭头,脸颊却不小心擦到沈轻舟那柔软的唇瓣。

酥酥麻麻的感觉从皮肤传到心底,然后蔓延到四肢百骸。

轰的一声,顾凉暗熟了。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假面自白 老板总摸我尾巴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 被沉默的信息素 我的爱豆会发光[娱乐圈] 伪装A的变异Omega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之明月归 岁月绵长 武逆九天 冰糖炖雪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