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几分钟后,凯撒星盗团的人全部被抓起来送往帝都星审判,这辈子怕是别想从监狱里出来。

育幼院里,沈轻舟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缓缓开口,“麻烦你解释一下刚刚说的那些话什么意思。”

他好好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怎么就成了拔x无情的渣男?

“我......我是你之前救下的那只小白狮。”说到这个,顾凉暗耳朵悄咪咪红了,“你亲过我抱过我捏了我的耳朵摸过我的尾巴,甚至睡在一张床上,这不算吗?”

沈轻舟:“......算个屁!”

谁会对一只幼崽儿有龌龊的心思?

他又没病!

“不是,等等!”

“所以你是帝国元帅顾凉暗?”

顾凉暗点头,放在膝盖上的手情不自禁攥紧。

“也是我捡的那只小白狮?”沈轻舟眉头一点一点皱了起来。

看到他这个表情,顾凉暗心里一个咯噔。

他硬着头皮回答道,“嗯。”

沈轻舟笑了,眼中隐隐可以看到火花。

他原以为小白狮是早熟,结果就是成年人,怪不得那么......

被愚弄的感觉在心底越来越盛,沈轻舟看向顾凉暗的表情逐渐不善。

顾凉暗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连忙补救,“我不是故意隐瞒这件事,只是那时候情况比较复杂,我担心贸然暴露会给你们带来危险。”

“哦,那现在呢?”沈轻舟收敛起笑容,冷淡道,“现在就不会带来危险了?”

顾凉暗:“抱歉,是我连累你了。我怀疑这次的事情有二皇子的手笔,他这个人睚眦必报,你之前拒绝他的招揽,他肯定怀恨在心,以后还会再出手。”

“拒绝他的招揽?”沈轻舟挑眉,想起前几天趾高气扬跑到他面前,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结果被他扫地出门的家伙,“你是说那个戴绿帽的啤酒肚?”

“噗。”秦悦绷不住笑出声,见众人齐齐看向她,讪讪一笑,“咳咳,你们别管我,继续,继续。”

说完,她躲到卫理身后,肩膀一耸一耸的。

沈轻舟这描述还挺形象。

“对。”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加入第一军团,这样能更好地保护你。”顾凉暗直视沈轻舟,眼中满是认真。

“保护?”沈轻舟敲了敲桌面,声音跟淬了冰似得,几乎能将人冻僵,“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其实这才是你们的主要目的吧。”

“怎么,你们也看上我提炼的药剂,想让我当牛做马?”

他现在就像一只竖起全身尖刺的刺猬,只要有人敢靠近,就会被扎得鲜血淋漓。

沈轻舟对幼崽儿沈轻舟拥有足够的耐心,也愿意坦诚相待。

可对成年人,尤其是顾凉暗这种,绝对不可能。

因为从前在修真大陆,不少自诩名门正派的家伙打着各种幌子往他头上扣高帽,实际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光明正大地逼迫他付出。

沈轻舟敬佩顾凉暗这样的英雄,却不想成为对方的报效国家的工具。

从前为了储国为了宗门甚至为了父母,他付出的已经足够多了,现在只想为自己而活。

就算被人骂自私,那又怎么样?

只要自己过得开心,旁人再怎么辱骂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军团这种地方经常上战场出任务,受伤的人肯定不少。

这个世界的药剂师又太菜鸡,很多棘手的伤肯定要他来处理。

沈轻舟已经预感到自己累成狗,并且没有自由的未来。

因此,眉宇间忍不住带了几分憎恨和厌恶。

从前沈轻舟虽然有时候恶趣味一点,但对小白狮真的没话说,亲亲抱抱举高高不说,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想着对方。

顾凉暗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的另一面。

他感觉一把刀用力地扎进了胸口,还重重地搅了两下,疼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从前受再严重的伤都没这次严重。

他虽然没说话,但下垂的眉眼和紧抿的嘴唇却无端透出一丝可怜的意味。

莫名跟沈轻舟记忆中的小白狮重叠到一起。

沈轻舟眼睑颤抖一下,更加尖锐的言语卡在嗓子眼,突然哑火。

好气的同时又有些无奈。

顾凉暗好端端的装什么委屈?

该委屈的人是他好吧!

“我......”顾凉暗张口却发现嗓子干哑的厉害,他端起水喝了一口,低声道,“我身边缺一个副官,平时也不用做什么,偶尔帮忙拿一下文件就行。”

“在规定允许的范围内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那么拘束。”

“副官不是普通士兵,不用每天训练,也不用早睡早起,你可以自由安排时间。”

“要是想出去玩,我可以给你批假,随便几个月都行。”

沈轻舟被他专注的目光看得心慌,他用力掐了一下手心,强迫自己冷硬起来,“那药剂——”

“我不会要求你炼制药剂,除非你自己愿意。”顾凉暗叹了一口气,承诺到,“有我在,没有任何人能逼迫你做不喜欢的事情。”

沈轻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旁边第一军团的下属们纷纷扭头,悄咪咪露出牙疼的表情。

咦~这话也太甜了吧!

果真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考虑,不用着急。”顾凉暗不想给沈轻舟太大的压力,又说了几句,然后带着下属离开。

走到门边,他又忍不住回头,深深地看了沈轻舟一眼。

回到卧室,沈轻舟将自己摔在床上。

想到今天发生的一件件事,他忍不住将被子闷到脸上哀嚎几声。

思考半天,他本来想直接跑路,但想到自己对小白狮那么好,掏心掏肺还给修复兽核,这样走未免太亏,必须得一一讨回来才行!

于是,第二天一早,顾凉暗准备离开时,沈轻舟打着呵欠拉着行李箱过来,老院长拿着豆浆包子跟在身后,劝他多吃两口。

顾凉暗眼睛陡然亮了,要是尾巴还在,现在尾巴尖儿肯定摇得飞快,“轻舟,你这是要跟我们走?”

“嗯。”沈轻舟点头,他咬了一口肉包,“你昨天说的那些还作数吗?”

“当然。”顾凉暗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我们签个合同,你把昨天答应我的那些内容都写上,我就跟你走。”吃完包子,沈轻舟将纸袋团吧团吧,轻轻一抛扔进垃圾箱,然后拿出公事公办的态度。

顾凉暗想也不想就掏出光脑拟定合约。

“对了,再加上一条。”沈轻舟补充道,“将来我要是离开,第一军团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拦。”

顾凉暗动作一顿,知道沈轻舟还不信任他,眸子黯淡一瞬,又很快打起精神,“好。”

拟定完合同,沈轻舟一条一条扫过去,确定没问题,这才按下指纹。

路上顾凉暗给他开通第一军团内部的权限,然后不知道再忙什么,军舰降落前几分钟才处理完。

落地后,看着宽阔的停机坪,沈轻舟眼中满是好奇。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教你开军舰。”顾凉暗注意到他的表情,忍不住开口。

“行。”沈轻舟倒没觉得堂堂顾元帅教人开军舰大材小用,应了下来。

“我带你参观一下——”顾凉暗话还没说完,光脑响了起来。

皱眉看完消息,他冷着脸拉出来一个下属,“轻舟,我现在有个会要开,卫理带你熟悉一下环境可以吗?”

“随便。”沈轻舟挺好奇这个新环境,漫不经心摆了摆手。

见沈轻舟不在意自己的离开,顾凉暗抿了抿唇,心情有些低落。

还是小白狮时每次离开,沈轻舟都会抱他。

有毛和没毛的待遇差这么大吗?

走着走着他忍不住回头,可沈轻舟连个眼神没有。

直到看不见人,顾凉暗这才叹了一口气,加快脚步去会议室。

卫理这个人憨厚老实,介绍东西都中规中矩,但沈轻舟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没有一丝敷衍。

他们先去了宿舍。

沈轻舟的房间安排在顾凉暗隔壁,是个单人间,还有独立的卫生间,特别方便。

里面东西都收拾好了,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床单被褥什么都是崭新的,还洗过晒过。

沈轻舟摸了摸面料,眉梢微挑。

“我能去你宿舍看看吗?”他开口道。

“当然可以。”卫理也没问沈轻舟为什么要去他宿舍,挠了挠头就带人去了。

沈轻舟在里面转了一圈,集体宿舍布局和家具都差不多,看着没什么不同。

可他一摸卫理和其他人的被子,很明显感觉到不同。

有点意思。

放好东西,已经快中午了,卫理带沈轻舟去食堂吃饭。

原以为大锅菜口感肯定不好,结果第一军团的饭菜却好吃的出乎意料。

卫理也吃得满脸幸福,“沈先生你是不知道,以前我们这食堂的大师傅做的菜那只能说熟了,味道简直一言难尽。”

“元帅从前都不管这些,可这次回来竟然整顿了厨房还有很多地方,这些大厨都是元帅自掏腰包重金聘请过来的。”

“对了,旁边那个小窗口还会卖一些甜点,你等下要不要尝尝?”

“行。”沈轻舟微微一笑。

吃完饭,将餐盘放到塑料桶里,他跟卫理正要离开,突然察觉到一道充满敌意的视线。

沈轻舟直接回视,发现对方是一个二十多岁,穿着药剂师服装的青年。

对方似乎没想到他感知这么敏锐,慌乱下躲开他的目光。

不过很快抬起头,脸上还带了几分羞恼。

换做旁人肯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沈轻舟随心所欲惯了,他抬脚走到对方面前,“我们以前见过?”

沈轻舟一靠近,对方忍不住往旁边挪了几寸,“没、没有。”

“那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沈轻舟开门见山。

青年被他问得乱了节奏,支支吾吾半天回答不了,最后涨红着脸跑了。

“哎?这就走了?”沈轻舟撇了撇嘴,脸上带了几分嫌弃。

真没劲。

他还以为有架打呢。

“那个,沈先生,刚刚那个人叫庄明,是第一军团的药剂师。”卫理摸了摸鼻子,觉得这个必须跟沈轻舟解释清楚,不然会造成没必要的误会,“他单方面喜欢我们元帅,毕业后直接进第一军团,就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沈轻舟瞬间来了兴趣,“哦?然后呢?”

卫理:“......”

你这反应是不是不太对劲?

他继续往下说,“但元帅不喜欢他,已经明确拒绝过他好几次,从来都没有给过他任何念想,您请放心。”

“我放心?我放心什么?”沈轻舟茫然。

庄明喜欢顾凉暗跟他有什么关系?

干嘛这样说?

卫理惊讶,“您不是跟元帅在处对象吗?”

“哈?”沈轻舟瞪圆眼睛,满脸难以置信,“谁跟你说我跟他在处对象?”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十二度的甜 超魔构筑师 他一直在黑化 伪装绿茶 到底是谁咬了我 百炼成神(不灭武神) 第一夜的蔷薇Ⅱ·逆光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 给我一张好人卡 极品王爷太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