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一早,小白狮将沈轻舟新看上的两家餐厅发给下属。

楚淮接到任务后,心情复杂。

本来以为他是帮上司报答救命恩人,被秦悦点醒后再看元帅给他布置的任务,明明没吃早饭,却突然撑得慌。

那什么,他也对被元帅另眼相看的小娇夫、呸、沈轻舟多了几分好奇。

先不提顾凉暗位高权重,就说他那张英俊的脸和完美的身材就足够让人趋之若鹜。

可楚淮认识顾凉暗这么多年,从没见他对谁动过心,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本来以为顾凉暗心里只有帝国,不想找对象,结果是没遇到那个对的人。

思考间,小白狮又发来几条信息,还催了一下。

楚淮嘴角抽搐。

老房子着火什么的,简直没眼看!

***

在小白狮的努力下,育幼院附近逐渐变得繁华起来。

沈轻舟东躲西藏久了,特别喜欢这种热闹的气氛,经常带着幼崽儿出去溜达。

他长得好看,幼崽们又可爱,走在街上那回头率简直了。

因此,几乎每次出去都有人来搭讪。

沈轻舟似乎乐在其中,可一旦对方露出追求的意图,他立刻远离,将分寸把握得很好。

饶是如此,小白狮每次看到沈轻舟跟别人说笑,都会特别焦躁,还有一种恨不得让对方立刻消失的冲动。

纯情小白狮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不知道这是由于嫉妒产生的占有欲,还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

于是硬生生用强大的自制力将这些感觉压下去。

一来二去,变得越发沉默。

“嘿,小家伙,你最近怎么闷闷不乐的?”沈轻舟将小白狮举起来,语气疑惑。

这目光太过专注,小白狮有些受不住,它歪头看向别处,尾巴尖儿小幅度勾了起来。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沈轻舟不放心,将它放到腿上,然后抓着小爪爪探入灵力检查。

除了兽核破碎,没有其他问题。

啊!

兽核破碎!

沈轻舟一拍脑袋,懊恼道,“哎,看我这脑子,这么大一件事竟然给忘了!”

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好不容易安顿下来,附近又开了这么多好吃的店,他浪着浪着就忘了给小白狮修复兽核。

听着那响亮的一声“啪”,小白狮心跟着抽疼了一下。

好好的突然打自己脑袋干嘛?

还这么用力!

不疼吗!

低头对上小家伙担忧的眸子,沈轻舟噗嗤一笑。

他凑到小白狮面前,漂亮的桃花眼弯成两弯下弦月,“怎么,你担心我?”

小白狮往后缩了缩,红彤彤的耳朵泄露出它的羞涩。

可眼睛却不受控制往沈轻舟脑门上看了一眼,确定那里只留下一个红印子,没有受伤,这才放心。

这么多年作战过程中,小白狮无数次命悬一线,哪怕身上的肉被虫族锋利的前肢硬生生削下来它都没带眨眼过。

可沈轻舟受一点小伤,皮都没破它都忍不了。

“你怎么这么可爱?”沈轻舟特别享受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眼中的笑意又加深几分。

他一把抱起小白狮,正想亲亲这个小可爱的额头,敲门声突然响起,打断了这个动作。

沈轻舟看了一下时间,脑壳开始疼。

小白狮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它爪垫张开又收缩,尾巴猛地甩了几下。

沈轻舟被那甩动的尾巴吸引了视线,他伸手一抓,从尾巴根rua到尾巴尖。

尾巴是大部分猛兽的弱点,轻易不得触碰。

对兽人来说,尾巴还有一个特殊的含义。

因此,小白狮回过神被沈轻舟吓得炸毛,飞快从他腿上窜下去。

“哎?怎么了?”沈轻舟茫然,“我弄疼你了?”

小白狮没吭声,逃也似的跑了。

沈轻舟眨了眨眼,刚要追,响起来人,默默坐了回去。

老院长去开门,果然,又是安南星药剂协会分会来送温暖。

“轻舟,这是若叶星特产的若叶果,营养价值很高,分会长让我送一些给你们!”小姑娘喊了一嗓子,将东西放在地上转身就跑。

“哎!小姑娘!”老院长没拦住人,只能抱着果篮进来,“轻舟,这——我给他们送回去?”

“不用了。”沈轻舟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他们肯定不收,到时候还要扯皮,没必要浪费时间。”

“那这些若叶果怎么办?”

几分钟后,沈轻舟啃着洗干净的若叶果。

别说,这糖衣炮弹还挺好吃。

另一边,宋父带着人气势汹汹杀来育幼院,想威逼利诱沈轻舟去找分会长,说他原谅宋明不追究之前的事情,并且保证不占用推荐名额。

父子俩原以为分会长那句“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了什么时候再来分会上班”只是一个幌子,结果一周过去,宋明以为分会长忘了这件事,像往常那样过去上班。

结果刚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下来,说他没有权限。

宋明这才慌了。

宋父为了儿子的前程好说歹说,甚至搬出族老,分会长就是咬死不松口。

他现在一肚子火,甚至做好了沈轻舟要是不答应提出的要求,将人打到服为止的准备。

结果半路上被人拦下来,宋父还没回神,就以“蓄意伤人罪”被拘留。

宋父几十年来第一次进警局,还是带着手铐被两个民警押着,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慌忙联系人捞他出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警局这次态度特别坚决,关系都没能打通,最后只能垂头丧气留在里面。

后来听几个看守的民警聊天才知道上面下了命令要严打。

宋父直呼晦气,恨自己运气不好,在这节骨眼上犯事。

被拘留已经足够让他难堪,结果警局新增了一个规定,每天早饭前集中开会,被拘留的人要一个一个上去做检讨。

拘留所里的人大多是地痞流氓,突然出现一个穿西装打领带人模狗样的家伙,可不奇怪?

再加上宋父是因为蓄意伤人罪被拘留,这些小混混对他的恶感更高。

于是,宋父做检讨时下面都是嘘声一片,对上那些或看笑话或鄙夷的或兴奋的目光,他羞愤地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

吃饭的时候也会出现各种状况,要么餐盘被人“不小心”撞掉,要么邻座突然打喷嚏,全都飞溅进他的饭菜里。

前者还好,能去窗口再打一份,后者就得捏着鼻子认栽。

要么饿肚子,要么忍着恶心吃下去。

宋父只能选择饿肚子。

短短三天,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下,他从拘留所出去的时候仿佛老了二十几岁,脸上多了许多皱纹不说,鬓边还出现不少白发。

然而这还没结束。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对手和朋友。

从前那些对手看在分会长的面子上不敢把宋父得罪狠了。

现在宋父跟分会长起了龃龉,还被拘留了整整三天,显然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他们可不得落井下石?

于是一个两个都打着关心的幌子过来戳宋父肺管子,宋父气得不行,却不得不咬牙笑着跟这些人周旋,几乎吐血。

压死宋父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这个月的家族会议。

族老们经过商讨,决定重新选一个家主。

宋父攥紧拳头竭力保持平静,将分会长搬出来。

可族老们没有像从前那样妥协,还告诉宋父重新选家主这件事提前告知过分会长,对方也同意了。

宋父直接气晕过去。

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联系分会长,这节骨眼上也顾不得分会长的身份,他只想要个说法!

分会长听完宋父的质问,沉默许久。

“大哥,我最近调查了一下,发现了很多事。”

宋父心里一个咯噔。

“先不提你中饱私囊,也不提你打着我的幌子在外面做了多少事,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不让宋黎的儿子、宋钺的孙子和宋则的女儿学药剂?”

宋父的脸瞬间白了。

“那三个孩子我会接过来亲自教导,至于宋明——”分会长捏了捏眉心,语气疲惫,“只要我在安南星药剂协会分会一天,他就别想进来。”

宋父为了让宋明成为宋家最有药剂天赋的孩子不惜打压其他优秀子弟这种做法太过恶毒,分会长实在忍受不了。

他不相信宋明作为宋父的儿子对此一无所知,索性眼不见为净。

宋父嘴唇震颤几下,良久才哑着嗓子说道,“老三,明明可是你亲侄子!”

“那三个孩子也是宋家人。”分会长叹了一口气,“大哥,我真的对你很失望。”

说完,他挂断了通话。

宋父彻底崩溃了。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前男友总撩我[娱乐圈] 斩天诀 唐砖 穿成反派作死未婚妻[穿书] 唯愿不相遇 他喜当爹了[快穿] 黑暗地母的礼物(上) 完美替身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 惊叫循环(无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