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姑娘本来就着急,宋明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她心里对宋明的恶感更上一层楼,甚至发誓就算是死都不会答应当这种没品的家伙追求!

宋明不知道这件事,还在得意洋洋。

亲自检查过沈轻舟提炼的两支药剂,确定是3S没错,分会长看向他的表情逐渐跟旁边的中年男人和两个考核官同步。

沈轻舟被他们盯得没忍住后退了一步,警惕地问道,“你们想干嘛?”

他将手放在虚空,只要这些人敢做出什么不正常的举动,立刻从洞府里拿出灵剑将他们劈了!

“咳咳,你叫沈轻舟是吧,别紧张,我是药剂协会安南星分会的分会长,不会伤害你的。”分会长向来严肃,此刻却努力挤出一个柔和的表情。

沈轻舟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句话。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嘴角没忍住抽了一下。

他有罪,不该刷那些奇奇怪怪的视频。

现在都无法直视分会长的脸了。

“你很有天赋,我这里正好有一个推荐名额,你有没有兴趣去帝都药剂协会总会深造?那里有不少S级药剂师,跟着他们你肯定能获益良多。”

宋明刚好进来,听到这句话,他瞬间炸了。

“堂叔!你当初不是说好了把那个名额给我?凭什么给这小子!”

他为这个名额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最后却轻轻松松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还是他潜在情敌截胡,让人知道不得笑死!

“我本来没兴趣,现在看你这么着急——”沈轻舟嘴一咧,露出一个恶意满满的笑容。

宋明心瞬间凉了,他的声音拔高几度,“堂叔!”

“说了多少次,在分会叫我分会长!”分会长语气中满是严厉,丝毫没有对沈轻舟的和颜悦色。

宋明悲愤,到底谁才是分会长家里的小辈?!

可分会长向来严厉,他只能憋屈地说道,“是,分会长。”

“那你填一下这份表格——”

分会长话还没说完,沈轻舟耸了耸肩,“可我嫌麻烦,不想去。”

分会长:“......”

要是别人这样早就挨训了,可沈轻舟太过妖孽,也有傲气的资本,他只能把话强行咽下去。

“我的考核通过了吗?”沈轻舟看了一眼时间,将话题拉到这次过来的目的上。

来的路上他看到一家新开的蛋糕店,里面有超多漂亮的小点心。

万一回去晚了卖光了怎么办?

“通过了,但你能力很强,真不考虑去帝都药剂协会深造?”分会长不死心,还想再劝。

“不去。”沈轻舟兴致缺缺。

早知道初级药剂师考核能整出来这么多事,他就不来了。

赚钱的法子多了去了,何必给自己找麻烦?

要是真答应分会长去那劳什子的帝都药剂协会深造,肯定要遭遇不少勾心斗角。

而且从他们的反应看,这帝国大部分药剂师都是菜鸡。

到时候为了高质量的药剂肯定要压榨他,上面那些人还会打着各种幌子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沈轻舟从前见多了,才不想蹚浑水。

“那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药剂协会?”分会长舍不得明珠蒙尘,退了一步,打算慢慢来。

沈轻舟的天赋足够让帝都药剂学院那些老家伙千里迢迢跑过来,到时候来分会亲自教导也不是不可以。

“堂叔!”听到这话,宋明立刻急了,被分会长严厉一瞪后,他缩了缩脖子,语气弱了许多,“这不合规矩吧?他不过是个初级药剂师,分会至少要中级药剂师才有资格应聘——”

“我会跟上面打报告说明情况。”分会长冷淡地说道。

“还是不了,毕竟我只是小地方出来的穷小子,哪儿有资格跟有后台的关系户当同事?万一进来被人穿小鞋怎么办?”沈轻舟摊开手,笑着看向宋明,“毕竟我没后台,被人欺负也只能躲在角落里哭,唉,真惨。”

说着,他都想给自己掬一把同情泪。

宋明听到这话,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我呸!

你这架势哪里像那种躲在角落里哭的家伙!

能不能要点脸!

“有后台的关系户?谁?”分会长听着沈轻舟的话,脸瞬间拉了下来。

他最看不得这种仗势欺人的家伙。

宋明的脸瞬间白了。

恐惧,懊悔,心虚,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他恨不得冲上去堵住沈轻舟的嘴。

沈轻舟饶有兴趣打量着对方战战兢兢的模样。

“大厅那么多摄像头对着,您要是感兴趣可以看看当时什么情况。”

分会长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宋明。

一瞬间,宋明如坠冰窟。

完了,彻底完了!

“他说的是你?”

宋明在分会长面前向来谦卑恭敬。

偶尔有些出格的言行,分会长也以为是年轻气盛,并没有多放在心上。

现在看来,事情并不是他认为的那样。

“堂——分会长,你听我解释!”宋明冷汗都快下来了,他又急又气,恨不得把沈轻舟千刀万剐!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你羞辱我的时候可没估计其他人,还有监控在,难不成你得了失心疯?还是人格分裂?”沈轻舟故作茫然。

他最喜欢踩别人痛脚往别人伤口上撒盐了!

做人嘛,最重要是开心。

谁让他不开心,他就让谁不开心。

看到让他不开心的人也不开心了,他就开心了。

“不用,我相信你。”分会长摇摇头,诚恳道,“抱歉,是我没管好分会工作人员,让你受委屈了。”

“宋明,道歉。”说完,他看向宋明。

“啊?”宋明张大嘴,一脸的难以置信。

分会长竟然让他这个帝都药剂学院出来的A级药剂师给一个边缘星出来的初级药剂师道歉?

“我说,道歉!”分会长用行动阐明了什么叫“铁面无私”。

尽管心里一千一万个不情愿,但宋明不敢违抗分会长,只能涨红着脸死死地盯着沈轻舟,做了好一会儿准备才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不等沈轻舟开口嘲讽,分会长猛地拔高声音,“你这什么态度!”

他声音很大,门口偷窥的其他工作人员都吓到了。

宋明也哆嗦了一下,他脸涨得通红,活像被人狠狠地扇了两巴掌。

“对不起,我错了,不该那样说你。”他攥紧拳头,眼眶都红了。

宋明长这么大,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屈辱,因此嘴上道歉,心里却更恨沈轻舟,发誓下班后一定要给这无法无天的小子好看!

他可是宋家铁板钉钉的下一任继承人,沈轻舟不过是一个边缘星过来没有依靠的臭小子,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还不是动动手指就能做到的事情?

“哦。”沈轻舟态度特别敷衍,“但我不想原谅你。”

“你!”宋明猛地抬头,“你别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沈轻舟乐了。

“兄弟,明明是你骂我在先,这会儿道歉也不是诚心诚意,指不定心里想着怎么弄死我。”

“那我为什么要装大度接受你的道歉?”

“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

宋明被他怼得哑口无言。

“这几天你在家好好反省,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再来上班,要是一直想不通,就别来了。”分会长叹了一口气,看向宋明时眼中满是失望。

宋明立刻慌了,分会长这分明要断他前途!

这臭小子到底给分会长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分会长这样护着?!

不甘和怨愤像是煮开的水,在心中不停翻涌。

如果眼神能杀人,沈轻舟现在怕是万箭穿心身上没一块好皮。

可惜啊,杀不了呢。

沈轻舟有些意外,没想到分会长竟然会这样大义灭亲,他很满意这种处理方式。

“那我的初级药剂师资格证?”

“我这就给你办理。”分会长二话不说,三两下给他办好。

“多谢。”沈轻舟笑了笑,不顾还想说什么的分会长,转身就走。

这潇洒的模样像极了提起裤子不认人的渣男。

被利用完的分会长,“......”

回去时路过蛋糕店,沈轻舟眼睛瞬间亮了。

推开门的一瞬间,甜香味扑面而来,让人心情都不自觉变好了。

“欢迎光临,请问客人想买什么?”温润的男声突然响起,穿着白色围裙的青年放下笔,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

沈轻舟看向玻璃橱窗,里面摆放着不少色彩缤纷的精致小蛋糕,一时间不知道选什么。

他每样都想吃。

似乎是看出他的为难,店长善解人意地提出一个解决方案,“我们店最近在在做调研,客人可以带几份小样回去,您有没有兴趣?”

沈轻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行。”

于是,十几分钟后,他拎着一袋迷你小蛋糕和曲奇饼干回育幼院。

***

“轻舟,你回来啦,午饭已经做好了,快进来吃。”沈轻舟刚出门,老院长他们就伸长脖子往外看。

结果午饭都做好了,人还没回来,他有些着急,一边安慰自己药剂师考核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一边又想着去分会看下情况。

“嗯。”沈轻舟看着“院长爷爷,我有三个消息,两个好的一个坏的,你想听哪个?”

“先听一个好的?”老院长迟疑了一下,说道。

“好消息是我通过考核了,现在是初级药剂师。”沈轻舟打开光脑,调出自己初级药剂师的资格证。

“哟,真的过了!”老院长眼睛瞪大一瞬,惊讶过后跟着笑起来,眼角浅显了许多的鱼尾纹深了许多,“我就知道你能行!”

“那......坏消息呢?”

“我参加考核的时候,得罪了一个关系户,他是分会长的侄子。”

“关系户?”老院长眉头皱了起来,“他欺负你了?”

沈轻舟怔住了,“哎?”

正常人的思路不应该是先担心育幼院的情况,老院长怎么这么......画风清奇?

一低头,对上几只幼崽儿担忧的目光,沈轻舟有些哭笑不得。

但不得不说,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放心,我又不是包子,直接捅到分会长那里。”说起打小报告这件事,沈轻舟还得意洋洋,“分会长那人还不错,没有徇私,直接让他收拾东西回家反省去了。”

“那就好。”老院长松了一口气。

小白狮却没这么乐观。

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他们现在还不是强龙。

沈轻舟得罪的人是分会长家里的小辈,那些人明面上不会对育幼院做什么,暗地里肯定要把这口气出了。

见他们聊起其他话题,小白狮悄悄跑了出去。

另一边,秦悦刚做完体能训练,随手拿了条毛巾擦汗。

路过办公室,看到带着金边眼镜的男人抿着唇,一脸认真在虚拟屏幕上打字,眉梢微挑,“元帅又联系你了?”

“嗯。”男人点头,手下的速度一点都没慢。

“还是为了他那个小娇夫?”女人心中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什么小娇夫?元帅说了,那是他救命恩人。”

女人将毛巾往肩上一甩,“得了吧,这话也就骗骗别人,我可不信。”

“你想啊,谁会因为救命恩人喜欢吃甜食不惜重金聘请帝国最好的蛋糕师?谁又会因为救命恩人喜欢吃烧烤费尽心思把被金舌头盛赞的烧烤摊子搬到救命恩人附近?选址的时候还特意挑了育幼院下风口?”

“育幼院周围还安插了不少人暗中保护。”

“这往死里宠的架势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

男人动作一顿,他思索片刻。

好像有点道理。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多有钱你真的无法想象 大宋仁宗皇帝本纪 巫界术士 忧郁先生想过平静生活 [综]美味的超级英雄 黑暗裁决 盛世溺宠,毒妃不好惹 乡村少年 乡村野和尚 岁月是朵两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