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一早,沈轻舟还在睡觉,秦立已经洗漱好,推开门出去打扫卫生。

小灰狼也没闲着,扑腾着帮自家哥哥按住乱飞的树叶。

老院长听到声响出来,看着认真扫地的兄弟俩,脸上露出几分怜爱的神色,他往沈轻舟那屋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放着我来吧,你们回屋再睡一会儿。”

“没事,我平时也这么早起来。”秦立避开老院长的手,摇了摇头。

他欠沈轻舟的实在太多,不做点事不安心。

老院长见他坚持,只能放弃,“那我先去做早饭,一会儿你们来吃。”

“我来帮忙。”秦立连忙放下扫帚。

“行。”老院长想着淘米切菜不比扫地简单,便答应了。

结果一切准备就绪,剩下的慢慢等就行,秦立又出去扫地。

老院长年纪大了,走得没有他快,只能无奈地站在廊檐下看秦立干活儿。

沈轻舟睡醒时早饭已经做好了。

吃完饭,秦立环顾育幼院,想给自己找点事做,沈轻舟喊住他,“秦立,一会儿你跟我去森林里摘草药,顺便打点猎物回来加餐。”

“嗯。”秦立干脆利索应了一声。

出门时,小灰狼亦步亦趋跟在秦立后头。

可秦立想着打猎也好摘草药也好,真带过去,万一没看好出事怎么办?

他蹲到地上,摸了摸小灰狼的脑袋,温声劝道,“哥哥跟沈哥要出去干活儿,带着你不方便,小业乖乖在家呆着好不好?”

小灰狼呜咽一声,眼中带了几分可怜兮兮。

秦立眉头皱了起来,对自己唯一的亲人,他实在狠不下心,一时间竟有些进退两难。

小狐狸蹦蹦跳跳过来,欢快地叫唤一声。

它绕着小灰狼转了几圈,拱着对方往小白虎和小白狼那里去,想让小灰狼跟他们一起玩儿。

小灰狼跟另外几只幼崽儿不熟,到边缘星这三年也一直躺在床上,没有玩伴,不知道怎么跟秦立以外的人相处。

不过小狐狸率先示好,小白狼和小白虎虽然不是那么外向,却也很快接受了它。

没多久,四只幼崽儿玩到一处,你扑倒我我扑倒你,你给我舔毛我给你舔毛,又或者一起追着球跑。

看着逐渐放开的弟弟,秦立眼眸渐渐被暖色浸染,紧抿的嘴唇也微微上翘。

他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情就是带着弟弟从那个虚伪的家中脱离出来,然后主动向沈轻舟求助。

不然光是异能紊乱就能要了秦业的命。

沈轻舟将他从绝望里拉出来,给了他希望,带他走向一条更加光明和幸福的道路。

秦立看向沈轻舟,眼中满是忠诚与坚定。

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他始终会站在沈轻舟这一边。

他们走后,育幼院里特别热闹。

看着健健康康的几只幼崽儿,老院长眼中满是欣慰。

现在这样才是他一直以来期待的生活。

今天运气不错,抓了两只山鸡和一只野兔,还有满满一篮子草药。

沈轻舟蹲在河边洗手,看到不远处游过去的两条肥美大鱼,有些心动。

“沈哥,你在看什么?”秦立顺着沈轻舟的目光看过去,疑惑问道。

“秦立,你说这鱼该怎么抓?”沈轻舟摸了摸下巴,看向秦立。

“下次过来我带个钓竿,说不定能钓到一些。”秦立是火系异能,抓地上的猎物还行,水里游的就不太方便。

“不用那么麻烦。”沈轻舟撑着膝盖站起来,走向一棵树。

秦立疑惑,下一秒,沈轻舟弯腰,变戏法似得抱出来一只小白狮,秦立定睛一看,“哎?这不是育幼院那只幼崽儿?它怎么跟过来了?”

小白狮呆呆地看着沈轻舟,它还以为自己藏的很好。

沈轻舟笑的特别开心,“快快快,我们去抓鱼!”

小白狮懵逼。

这反应怎么像早就知道它跟着一样?

还有......它不会抓鱼啊!

“抓鱼还不简单?”沈轻舟握着小白狮的爪子往河里放,“看到那条鱼了吗?电它!”

沈轻舟初进宗门时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同一批进去的年纪也差不多。

那时候皮得很,经常带着师兄师弟漫山遍野乱窜。

也因此挖掘了不少灵力的奇怪使用方式。

异能捉鱼就是其中之一。

只不过当初那个雷灵根师兄没掌握好度,整条河的鱼虾都被他电得翻肚皮,密密麻麻飘在水面上,看得人头皮发麻,食欲都没了。

想到曾经美好的时光,欢愉过后,心里又变得空荡起来。

抬起胳膊蹭了蹭脸,沈轻舟很快收起那点怅然若失,他轻轻拍了拍小白狮的屁股,“愣着干嘛?那条鱼快游走了!”

小白狮:“......”

它无奈地瞅了一眼兴致勃勃的沈轻舟。

雷系异能不是这样用的。

最后还是在对方迫切的催促中释放雷系异能,快准狠将那条大鲫鱼电晕过去。

从前雷系异能的使用对象是凶残的虫族,现在却成了......

幸亏雷系异能没有自我意识,不然现在得哭晕过去。

这也太大材小用了。

“秦立,快找根树枝捞鱼!”沈轻舟扭头指使秦立。

“好。”

“还有左边那条!”沈轻舟仿佛找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连抓了四条大鲫鱼才意犹未尽让小白狮停手。

“沈哥,这幼崽儿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秦立还在自我怀疑中。

他警惕心特别强,按理来说早就应该发现小白狮,结果直到沈轻舟将小白狮抱出来才看到。

“对啊。”沈轻舟一脸理所当然,“怎么了?”

秦立:“......没什么。”

“天不早了,我们收拾一下东西回去吃饭。”沈轻舟看了一眼光脑,帮小白狮擦了擦湿漉漉的爪爪,笑着说道。

“嗯。”

有了秦立这个任劳任怨的苦力,沈轻舟轻松了不少。

“对了,你光脑id是多少?我们加个好友。”路上闲着无聊,沈轻舟清点了一下东西,对秦立说道。

秦立报出一串id号。

当然,这是他到边缘星之后重新办理的,之前那个早就废弃了。

沈轻舟简单算了一下,按劳务所得给他转了一笔星际币。

收到钱,秦立愣住,“沈哥,这钱我不能要。”

沈轻舟摆了摆手,“这些是你应得的,拿着吧。”

“沈哥——”

“你好烦啊,要是不收,下次我就一个人去森林,你在家照顾幼崽儿。”沈轻舟一记眼刀飞过去,凌厉又霸道。

能用威胁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劝导?

对付秦立这种吃硬不吃软的家伙,就应该用这样。

真不是他懒。

秦立拗不过,只能接受。

不过他的想法跟老院长一样,打算攒起来,等沈轻舟需要的时候再还给对方。

沈轻舟一看秦立的表情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无奈的同时又有些好笑。

之前在修真大陆,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恨不得将他圈起来榨干最后一滴利用价值。

这个世界倒好,他只是给了一点小恩小惠,结果一个个的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他。

还真是......

他叹了一口气,脸上也忍不住露出灿烂的笑。

***

午觉睡醒,沈轻舟喊来秦立教对方拳脚功夫。

四小只好奇,蹲在一边看。

它们看不出门道,只觉得好玩儿,还学着沈轻舟的样子笨拙地挥爪爪踢jiojio。

小模样别提多可爱。

小白狮眼睛却眯了起来。

原因无他,沈轻舟教给秦立的全是杀招。

之前沈轻舟每天都会抽空锻炼身体,那时候身体还没恢复,以养生为主。

现在根基稳定,不用像从前那样顾忌。

秦立很有天赋,学习速度特别快,而且带着一股狠劲儿,沈轻舟教导几下就有了那么几分意思。

小白狮焦躁地甩了一下尾巴,表情非常严肃。

沈轻舟空有强大的实力和诡谲的手段,却没有相应的责任心,这种人非常危险,一旦走向歧途,将会给国家带来非常大的麻烦。

它不想有朝一日跟沈轻舟为敌。

小白狮苦恼半天,终于想出一个两全的法子。

以后再说吧,现在还不急。

***

秦立特别能干,一点都不娇气。

育幼院多了两个新成员,需要的食材也多了,老院长年纪大了,提不动太重的东西,秦立便自觉承担起买菜的工作。

这天沈轻舟想吃饺子,老院长在家擀饺子皮,他便一个人去菜场。

结果回去的路上被一群熟人堵了。

“哟,秦立,你现在日子过得不错嘛!”为首的是一个十八岁少年,他穿着黑T恤破洞牛仔裤,头发乱糟糟的,耳朵上还打了几个耳钉,看着就不是正经人。

旁边几个少年跟他打扮也差不多。

秦立面色冷淡,“我怎样跟你们没关系。”

“我们好歹相识过一场,别这么无情嘛。”少年看着秦立手中的东西,脸上的贪婪一览无遗,“哟,买了这么多菜,啧,你现在还真过上人上人的生活了!”

秦立抿了一下唇,“有话直说,我赶时间。”

包饺子挺费时间,他没空跟这些人在这里磨蹭。

“啧啧啧,你现在有人护着,说话都硬气了,从前可不是这样。”少年嗤笑一声,没有掩饰他的嫉妒。

凭什么秦立运气能那么好遇到贵人,他们只能在贫民窟挣扎?

这不公平!

“你现在发达了,也该帮一下我们这些患难兄弟,所以——乖乖把你光脑上的星际币都交出来。”少年咧嘴,笑得不怀好意,“还有这些菜,我笑纳了,你应该没意见吧?”

“不给。”秦立回答得非常冷淡。

从前被这些小混混堵住,他每次都会交一些保护费。

毕竟他不能时时刻刻将弟弟带在身边,贫民窟治安又差,万一他前脚刚出门,后脚门被砸开,弟弟会遭遇怎样粗暴的对待,秦立不用想都知道,因此只能委曲求全。

现在不一样。

更何况这些东西并不是他的,是育幼院的。

“臭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另一个小混混掰了掰手指,骨头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听着特别渗人。

秦立面色不变,并没有被威胁到。

“你还真是忠诚啊。”领头的小混混心中的怨毒又加深几分。

看来秦立现在过的确实不错,都有底气跟他叫板了。

“哎,秦立,你能买这么多东西,那个育幼院肯定很有钱吧,我们打个商量,一起做一票?”

“你想干嘛?”秦立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一会儿回去,你把这东西放到吃的里面,到时候他们昏过去,我们拿着值钱东西和星际币跑路怎么样?”小混混想到沈轻舟的样貌,没忍住舔了舔嘴唇,“对了,我看育幼院那个美人长得不错,等他晕了咱们哥儿几个好好爽——”

话还没说完,秦立放下手中的食材一拳头揍到对方脸上。

原本冷淡的眸子里此刻被暴怒占据,“把你的嘴给我放干净一点!”

沈轻舟是他和弟弟的恩人,秦立不允许任何人对沈轻舟不恭敬!

更别提小混混竟然有这种龌龊的想法!

“操,你竟然敢打我们老大!”

另外两个小混混怒火上来,齐齐攻向秦立。

换做以前,秦立干了一天苦活儿又饿着肚子,对上年纪比他大,又隔三差五打架的小混混肯定落不得好。

但进育幼院后他不用像以前那样辛苦,吃的也不是勉强提供能量的廉价营养剂,而是实实在在的饭菜,再加上跟着沈轻舟学了一段时间拳脚功夫,对付这几个三脚猫功夫的小混混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错,总算有点长进了。”沈轻舟抱着小白狮站在拐角处,眼中满是赞赏。

他没有故意听墙角,是老院长担心秦立一个人拿不动东西,看他从炼丹房出来拜托他过来接一下人。

结果撞见这幕。

沈轻舟存了几分教考的心思,因此没有在秦立被小混混堵住的第一时间出面,而是收敛气息站在隐秘的地方。

秦立的表现果然没让他失望。

这狼崽子养了不亏。

小白狮抬头,看着沈轻舟满意的笑,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察觉到小白狮的视线,沈轻舟笑着低头,在它眉心落下一记温柔的轻吻。

怀里这只幼崽儿养了也不亏。

猝不及防被亲一口,小白狮害羞地jiojio蜷缩成一团,耳尖儿也红的跟玛瑙似得。

怎、怎么又亲它?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穿书后弱受变成了渣受 蚀骨疼爱 情人 叶落淮南 芸芸的舒心生活 武动乾坤 孤城闭 咸鱼的自救攻略 老攻小我十二岁 头号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