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睡醒时雨还没停。

沈轻舟将脸埋进幼崽儿软乎乎的毛毛里面,轻轻蹭了两下,努力忽略膝盖处传来的痛感。

被带回宗门后,他没有逃跑,仿佛认命,真的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炼丹工具。

宗门软硬兼施,承诺只要他不离开,储国能好好的,他的家人也会一辈子衣食无忧。

为了让他安安心心炼丹,宗门甚至将从前动过手的低阶修士抓过来任他处置。

沈轻舟只觉得好笑。

这些人以为舍弃几个炮灰就能掩盖他们罪魁祸首的身份?

说笑话呢。

不过那时候他不得不低头,面上表示接受,心里想些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这样的虚伪利用下,他褪去了单纯善良,戴上微笑的面具,很快成长起来,并且游走在各方势力中。

他利用谋术挑拨离间,欣赏着曾经联合起来迫害他的那些人自相残杀,坐收渔翁之利。

并且将储国推上第一大国的位置。

就在宗门以为彻底将他变成利益共同体时,十年到了,沈轻舟还完生父生母养育他的年限,逃离宗门后跑去了魔界。

魔界之人肆意妄为,敢爱敢恨,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相处起来轻松许多。

就是太过崇尚实力,看不起废物,还喜欢用下三滥的手段。

沈轻舟刚开始吃了不少亏,实力强大后把当初揍过他的人都揍了一遍,下三滥的手段也尽数还给对方。

放在正道,他这种行为早就被人口诛笔伐,群起而攻之。

魔界却因为他睚眦必报的性格高看他一眼。

正道不少高阶修士从沈轻舟身上得到好处,怎么可能轻轻松松放他离开?

于是正魔两道谁也不肯放人,就这样打了起来。

沈轻舟清楚地知道魔界愿意庇佑自己,一方面是为了他炼制的高阶丹药,另一方面也是想给正道添堵。

其实这样也无所谓,互利互惠嘛,反正他也没付出什么真心。

沈轻舟还无偿提供了不少各大宗门的阴私丑事,在他的精心布局下,无数宗门身败名裂。

正道刚开始还想用储国和家人威胁沈轻舟,可沈轻舟已经还完生养的债,总不能为了不为自己着想的人傻子似地真的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他为了父母为了弟弟为了国家忍了十年,现在轮到他们为他付出了。

沈轻舟斩钉截铁跟储国划清关系,无论生身父母和储国国君怎么辱骂求情,都没有心软。

没了他的庇佑,储国很快被其他几个国家吞并。

沈轻舟没有刻意打听家人的下场,不过光凭前朝王室成员这个身份,想也知道肯定非常凄惨。

运气能落得个终身圈禁,运气不好要么为奴为婢,要么直接弄死以绝后患。

这些都跟他没有关系。

早在亲生父母为了弟弟放弃他的时候,他就没有家了。

国主都把自私自利不顾全大局的锅扣到他脑袋上,他不做些什么岂不是对不起国主说的那些话?

道德绑架也得有道德才能绑架。

跟自己的命运比起来,那些恶心人的道德除了拖累,还有什么用?

本来合作的挺好,结果魔尊不知道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竟然想让他当入幕之宾,被他拒绝后甚至想用强。

沈轻舟差点中招,幸亏他谨慎,习惯留后手,才没让魔尊得逞。

重创魔尊后他不得不逃离魔界,这下好了,正魔两道都成了敌人。

之后他如履薄冰,每次入睡都不知道醒来自己还能不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那时候,飞升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可还是在临门一脚时,还是被那些恶心的杂碎搅和了。

想到这个,沈轻舟冷笑出声。

现在那些人肯定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当初被逼着炼制的每一粒丹药,里面或多或少都带了一些损伤根基的东西。

渡劫之前,沈轻舟在那片森林的各个角落都撒上了催化的药粉,之后的打斗过程中,那些高阶修士肯定吸收了不少。

可惜他现在到了星际世界,没法欣赏那些杂碎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飞快流失,元婴金丹什么也出现问题那惊慌失措的表情。

那群狗东西不是最想长生?最想飞升?最喜欢用实力逼迫别人?

沈轻舟倒要看看所有希望落空后,那些人会怎样痛苦绝望。

这年头当修士的,谁还没几个仇家?

只不过从前实力太强,没人敢招惹,只能咽下这口恶气,然后委曲求全伏低做小。

而今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一朝落魄,指不定被人怎么狂踩折磨。

想到那些人的下场,沈轻舟喉间溢出一阵欢快的笑声,膝盖的疼痛都缓解了不少。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背上,耳朵时不时被rua两下,小白狮忍不住露出几分生无可恋。

这一大早的,沈轻舟又抽什么风?

乐够了,沈轻舟忍着膝盖的不适下床洗漱。

小白狮注意到沈轻舟不自然的走路姿势,瞳孔微微收缩。

***

吃完早饭,沈轻舟跟老院长打了声招呼,进了炼丹房。

三小只知道他要做正事,自己在院子里玩。

小白狮观望了一会儿,三小只玩得正开心,老院长在扫地,沈轻舟炼丹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这才叼了老院长的光脑跑去后院。

输入密码后,小白狮解锁隐藏联系人,看了一下短信,得知那几个找沈轻舟麻烦的小混混全都进了监狱,稍微松了一口气。

它思考片刻,又发过去一条信息。

那边很快回复。

做完这些,小白狮抹消痕迹,不动声色将光脑还了回去,然后蹲坐到炼丹房门口等沈轻舟出来。

***

“院长爷爷,这些是什么?”几天后,沈轻舟卖完丹药回来,看到桌上堆着的东西,疑惑地问道。

“我今天去买菜,路上看到附近一家商场搞活动,免费抽奖,过去凑了下热闹。”老院长特别高兴,声音都比平时高了不少,“本来只想着试一下,没想到抽中了头奖,这些都是奖品。”

“奖品?”沈轻舟拿起几样,也笑了,“东西还挺多。”

鲜肉果蔬零食,竟然还有一些保健品。

小白狮将修复仪往沈轻舟面前拱了拱,尾巴尖儿不自觉翘了翘。

这个修复仪是它花大价钱让人从帝都星买的。

为了光明正大将东西给沈轻舟,它想了不少主意,最后用了抽奖这个。

沈轻舟拿起修复仪的盒子,扫一眼说明书后表情有些惊讶。

如果是其他幼崽儿还能解释是碰巧。

可小白狮向来沉稳,沈轻舟没见对方调皮过,只能是自己腿疼被发现了。

他以为自己演技还不错,结果这个小家伙一直都知道。

心口微微发暖,沈轻舟抱起小白狮亲了两口。

这小家伙怎么这么招人疼?

小白狮一双飞机耳紧紧地贴着脑袋,害羞得不行。

怎么、怎么又亲它?

沈轻舟被它这可爱的小模样逗乐,用鼻尖儿跟小白狮的鼻尖儿碰了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璀璨光华。

为了不辜负小白狮的好意,他带着修复仪回到房间。

小白狮亦步亦趋跟上来,想盯着沈轻舟用。

沈轻舟无奈,他这双腿其实早就好了,之所以会在下雨天产生痛感,完全是潜意识带来的感觉。

打个比方,就像被刀割过手的人每次看到刀片都会下意识感到疼这样,只不过他的疼痛感更加明显,持续时间更长。

可这跟幼崽儿解释,对方也听不懂。

沈轻舟只能拆开包装,当着小白狮的面撩起裤脚将修复仪贴上去。

或许是心理因素,用完修复仪后双腿的疼痛似乎真的缓解了一些。

沈轻舟勾唇,摸了摸小白狮的脑袋,语气格外温柔,“小家伙,谢谢你。”

见沈轻舟真的舒服,小白狮尾巴尖儿轻轻晃了晃,继续琢磨怎么给育幼院塞东西,好减轻沈轻舟养家糊口的压力。

帮小白狮做事的是顾家安插在边缘星的旁支小辈,没有背叛他的风险。

从对方口中得知副官和下属已经将第一军团内部的钉子拔.出.来许多,一些藏得特别深那种没能掌握证据,现在回去依旧有风险。

而且它兽核破碎退化成幼崽形态,现在回去反而会让某些人逮着这点逼它下台,从而抢夺到第一军团的掌控权。

再加上放心不下沈轻舟他们,小白狮打算等育幼院生活好一点再离开。

在它盘算事情的时候,沈轻舟拿出一份资料,上面写着秦立秦业的情况。

这对兄弟刚到边缘星时还有些积蓄,结果因为没有生存经验被坑得一脸血,不得不住进贫民窟。

看到几句话,沈轻舟没忍住笑了。

他叛逃宗门后因为没有生活经验,也吃了不少亏。

这两个孩子能有那么多钱,绝对不会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沈轻舟大概能猜到这大概率又是什么世家大族的狗血剧情。

因着这点微妙的相似性,沈轻舟对秦立秦业多了几分好感。

他接着往下看。

秦业那时候就异能紊乱,秦立一直努力打工赚钱给秦业看病。

但异能紊乱不好治,不但需要服用昂贵的异能梳理剂,还要S级治愈师连续不断治疗几个月才能痊愈。

这两者无论是哪种,秦立都无法负担,他只能购买最低阶的药剂给秦业吊命。

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秦业的身体越来越差。

要是秦立没有找上他,秦业绝对活不过三年。

“这两个家伙,运气真好。”沈轻舟敲了两下桌面,心情非常好,“考察期通过,我也该收取应得的报酬了。”

听到这话,小白狮疑惑抬头。

什么考察期?什么报酬?

沈轻舟又想干嘛?

“很快你就知道了。”沈轻舟将它抱到怀里,捏了捏那软乎乎的小爪垫,笑着说道。

***

“可以了。”梳理完异能,沈轻舟收回手对秦立说到。

秦立道谢后,递过来一个玻璃管装着的蓝色草药,表情有些紧张,“我前段时间去森林里打猎看到这株若念花,觉得您或许需要,就摘了回来。”

在沈轻舟的帮助下,秦业身体很快好了起来,最近也能下地走动,秦立特别感激。

他知道自己穷,辛辛苦苦攒的那点星际币恩人肯定看不上。

因此上次打猎时看到悬崖边长着这株草药,他咬咬牙便冒着生命危险攀过去采摘。

即便秦立小心翼翼,中途还是有几次踩空,差点掉下去。

但是这个付出总是值得的,等他回到山顶后看着手中完好无损的若念花,脸上忍不住露出欢喜的笑。

“这株若念花是A级草药,拿去药剂店卖至少五百星际币,你确定要给我?”沈轻舟眉梢挑了一下,直接点出草药的价值。

边缘星最便宜的营养剂两星际币一支,买的多还有优惠。

五百星际币够兄弟俩一个月的吃饭钱。

他问这个问题时,直勾勾看着秦立。

“嗯。”秦立毫不犹豫点了一下头。

别说这株草药值五百星际币,就算是五万星际币他都愿意给沈轻舟。

“那你呢?”沈轻舟勾了勾小灰狼的下巴,“你哥哥要把你们一个月的费用给我,之后几天你可要饿肚子了。”

小灰狼被沈轻舟挠的特别舒服,它眯着眼睛,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尾巴也不自觉轻轻摇晃着。

见沈轻舟把若念花放到床边,小灰狼想也不想叼起玻璃管放到沈轻舟膝盖上,还欢快地叫唤一声,请他收下。

沈轻舟笑了,这两个小崽子重情重义,养了不亏。

既然这样,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带他们回育幼院吧,也省得每周都要走好远过来给小灰狼梳理异能。

他愉快地做了这个决定。

不过在这之前有件事必须弄清楚。

“对了,我听人说你们是三年前到的边缘星,那时候来的只有你们两个人,家里大人呢?”白皙纤长的指尖轻轻扣了扣床板,沈轻舟没有遮掩,直接开口。

听到这话,兄弟俩齐齐愣住了。

小灰狼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怯怯地缩了缩脖子,耳朵也耷拉下来。

秦立攥紧拳头,脸色有些难看。

沈轻舟叹了一口气,又是难言之隐吗?

他怎么总遇到这种事?

心累。

“你们以前的事我可以不管,但我必须确保你们身份没问题。”

“你们应该没有仇家吧?”沈轻舟看重秦立的本事和品性,想让他协助老院长管理育幼院。

但他不想把育幼院那一堆老弱病残从一个火坑推进另一个。

秦立错愕,“仇家?”

“开个玩笑。”沈轻舟摆了摆手。

没有就行。

“不过我们的父亲有一定的权势,母亲去世后外室带着私生子上位,我们就是被那个女人逼出来的。”说到这个,秦立眼中带了几分仇恨和不甘,“小业之所以变成这样,也是那个女人弄的!”

“听着有点麻烦。”沈轻舟摸了摸下巴,在秦立忐忑的目光中轻笑道,“不过问题不大。”

秦立提起的心这才放下去。

“对了,你弟弟的病好的差不多了,之前说的报酬还作数吗?”沈轻舟看向秦立。

“当然。”秦立回答的非常迅速。

“那好,现在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沈轻舟非常满意。

“走?去哪里?”秦立愣住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是。”秦立没有再问,他动作很快,三两下就收拾好一个小包袱,里面装着兄弟俩的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

沈轻舟带着他们在小巷子里兜圈子,晃了半天确定周围没有人,这才停下来。

“恩人——”秦立正要开口,沈轻舟突然摘下兜帽,露出那张精致漂亮的脸。

秦业的话卡在了嗓子眼,瞬间看呆了。

“怎么?我不穿斗篷很奇怪?”沈轻舟理了理头发,瞥了秦立一眼。

“不、不是。”秦立连连摇头,说话都结巴了。

沈轻舟像往常那样将斗篷翻面变成白色小包袱,大大方方带着兄弟俩出去。

彼时他们已经从混乱地带到了居民区,这里没人认识秦立和秦业,不必担心身份暴露。

一路上不少人跟沈轻舟打招呼,他们看到秦立和秦业,纷纷露出好奇的神色。

沈轻舟大大方方说这是他亲戚家孩子,母亲去世后被继母赶出来,日子很不好过,今天正好遇到,想把他们接去育幼院一起生活。

听到这个说法,那些人看向秦立和秦业的目光满是怜惜,还帮着骂了亲爹继母好几句。

这两个孩子瘦骨嶙峋的,可见吃了不少苦。

还有那热心的大婶往他们手里塞自己买的一些瓜果蔬菜。

秦立在贫民窟住久了,不被人抢东西就谢天谢地,什么时候被人送过东西?

手忙脚乱接过来后,他憋半天勉强憋出一句“谢谢”。

大婶儿被他羞涩的反应逗得不行。

沈轻舟倒是游刃有余,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人捧得高高兴兴,最后走的时候人家还依依不舍追了几步,让他有空过去玩儿。

回到育幼院,老院长他们被他带回来的两个孩子吓了一跳。

得知兄弟俩无家可归,老二话不说去给他们收拾房间。

秦立抱着秦业站在院子里,还没能回神。

育幼院虽然破旧,但跟他们在贫民窟那个钻风漏雨的小破房子比起来不要太好。

“先生——”秦立看向沈轻舟,表情有些仓惶。

沈轻舟微微一笑,“你们要是愿意,可以把这里当家。”

“家?”秦立心颤了一下,眼中难得带了几分跟年龄相匹配的茫然。

“对。”沈轻舟点头。

小白狮看看沈轻舟,再看看那兄弟俩,爪子不自觉在地上刨了两下。

它没吃柠檬啊,为什么心里这么酸?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在逃生游戏中恃美行凶 风舞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 完美离婚[娱乐圈] 他怀了少将的小鱼崽[星际] 我的弟弟是暴君 安定的极化修行 反派太美全星系跪求不死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沉香如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