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突破炼气期,到达筑基期后,沈轻舟的实力更上一层楼,他迫不及待进了炼丹房想试试更高品质的丹药。

砸门声响起时,他炼丹正好到了要紧功夫。

沈轻舟眉头微皱,决定等丹药炼完再出去。

几分钟后,一阵让人神清气爽的药香自炼丹房里弥漫开来,沈轻舟将灵火收回体内,然后接住缓缓下降,看着就很廉价的铁皮锅。

想起还在洞府里吃灰没法拿出来的上品炼丹炉,沈轻舟都想给自己掬一把同情泪。

堂堂天阶炼丹师竟然沦落到用铁皮锅炼丹的地步,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他做梦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沈轻舟叹了一口气,掀开锅盖,一个个圆润饱满的丹药映入眼帘,都是上品。

他满意地点点头,装进小玻璃瓶后揣进兜里。

侧耳一听,吵嚷声还没停歇,便推开门出去。

只见老院长被几个人围着,脸上满是恐惧和紧张。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猛地回头。

那眼神......怎么说呢,恨不得把沈轻舟塞回去藏起来。

“喂,老头儿,你刚刚不是说这里除了你和几只幼崽儿没有别人?那他是怎么回事?”耳钉男双手抱胸,语气中的阴狠和嘲讽让人不寒而栗。

老院长卡壳,半天憋出来一句“他就是个路过的,进来讨杯水喝。”

说完,他用眼神示意沈轻舟赶紧走。

可这麻烦是自己惹来的,沈轻舟能放着老院长不管?

“是吗?既然只是一个路过的,那我们对他做什么,你肯定也管不着,没错吧?”小混混们绕开老院长,走向沈轻舟。

上次在烧烤店,他们就觉得沈轻舟的长相惊为天人。

这会儿近距离一看,发现还是美的没有任何瑕疵,要不是穿着育幼院发黄简陋的工作服,他们都以为这是哪个大家族娇养出来的小少爷。

“有什么事你们冲我来,别牵扯他!”老院长急了,跑上前将沈轻舟护到身后。

他暗地里推了沈轻舟一把,让他逮着机会赶紧跑。

沈轻舟要是没了他们这些拖累,光凭那草药方面的能力肯定过得更好。

这几个月沈轻舟每次出去卖丹药,回来都会给他转不少星币,老院长推辞不过只能接受。

但是除了日常开销,其他的全都存起来,打算等沈轻舟离开时一次性转过去。

至于育幼院这几只幼崽......大不了再去码头搬货,辛苦是辛苦,不至于饿死。

老院长从来都没想过用恩情绑架沈轻舟,沈轻舟能留下他自然开心,要走他也为沈轻舟高兴,并不会埋怨。

他就是这样一个老好人,否则不会守着破旧的育幼院,为了养活几只幼崽一把年纪还出去干苦工。

“老家伙,别多管闲事!”耳钉男说着,伸手去推搡老院长。

但他还没碰到,就被沈轻舟钳制住手腕往后一推。

猝不及防之下,耳钉男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尾椎骨撞击到水泥地面,他瞬间疼得龇牙咧嘴。

另外两个小混混一愣,急忙将人扶起来。

“你找死!”耳钉男恼羞成怒,挥起拳头就要给沈轻舟点颜色看看。

老院长扑上去抱住耳钉男的腰,对沈轻舟吼道,“轻舟,你别管我们,快走!”

小混混进来的时候,几小只吓得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小白狮护着三小只,恨自己没本事,平时电晕小动物还行,对上三个成年人却完全没有胜算。

它没有贸然出手,怕激怒这三个小混混,到头来得不偿失。

但是看到那几个小混混想对沈轻舟动手,它咬牙冲了过去,护到沈轻舟面前。

三小只见状,连忙撇开小短腿儿跟上,它们咬住另外两个小混混的裤脚,呜咽着让沈轻舟快跑。

小白狮拱了一下沈轻舟,打算在小混混追赶时释放雷系异能,就算不能弄晕小混混,也能吓到对方,给沈轻舟争取时间。

至于沈轻舟走后,小混混怎么恼羞成怒报复,完全不在它的考虑范围。

人心都是肉长的,沈轻舟又不是铁石心肠,被育幼院这群老弱病残护着怎么可能不动容?

耳钉男不耐烦,正要踹开老院长,突然被人揪起衣领揍了一拳,瞬间眼冒金星。

旁边两个也没好到哪里去。

眼看着沈轻舟三两下制服住小混混,老院长和幼崽们全都惊呆了。

“看来那天在小胡同没能让你们长记性。”沈轻舟知道要想震慑恶人,必须比他们还要恶,他没有隐瞒身份,直接威胁道,“不过没关系,我现在就能让你们想起来。”

热心市民沈先生露出核善的笑容,在小混混茫然到惊恐的目光中抓住对方肩膀,“咔擦”一声卸下骨头。

“啊!”耳钉男控制不住惨叫一声,幼崽儿们也齐齐哆嗦了一下。

“切,杂碎。”沈轻舟嗤笑,“就凭你们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动我的人?想死可以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大佬、大佬我们不知道是你,求求你放过我们!”耳钉男这次真的哭了。

他们这运气怎么这么背!

早知道会这样,前几天刷光脑时看到那条锦鲤应该转载一下!

呜呜呜呜。

“又是这句话。”沈轻舟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他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你们是真的知道错了,还是憋着一口气打算回头多带几个人来报复我?”

耳钉男哽咽一声,眼中带了几分悲愤。

就沈轻舟这实力,谁敢报复他啊!

“我、我发誓不会找你麻烦,不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耳钉男咬咬牙,发了一个毒誓。

可沈轻舟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就算是有天道制约的修真大陆,发毒誓还能钻空子,更何况这个世界?

如果发誓有用,还会有这么多恶心人的玩意儿?

“算了,你们看着我的眼睛——”沈轻舟叹了一口气,将灵力刺入三个小混混的识海,低声念出一串咒语。

耳钉男等人的目光逐渐涣散,最终被沈轻舟打上临时烙印。

“今天发生的事给我忘了,以后别想找育幼院麻烦。”沈轻舟目光平静,缓缓命令道,“从这里出去后,你们要向所有伤害过的人赔礼道歉,给他们当牛做马,然后将自己做过的坏事对自己做一遍,听到没有?”

既然警署不作为,那就让他们自行赎罪,然后自己惩罚自己。

沈轻舟这样既收拾了小混混,又没有脏自己的手,可谓一举两得。

“是。”耳钉男等人机械地回答道。

“滚吧。”

话音刚落,这三个小混混立刻从地上爬起来,一步一步往外走。

沈轻舟起身时踉跄了一下。

老院长目光担忧,“轻舟,你没事吧?”

“蹲久了,腿有点麻。”沈轻舟勉强挤出一个笑,说道。

“那三个小混混——”

“我之前无聊看了一些催眠相关的书,尝试着用了一下,没想到真有效果。”临时烙印的事情解释不清,沈轻舟这样解释道,“不过我也不确定能维持多久,可能明天他们还会来找麻烦。”

“这可怎么办啊?”老院长眉头紧紧地皱到一起。

“没事,多揍几次他们就会怕了。”沈轻舟说着,往房里走去,“院长爷爷,我有点累,回去躺一下。”

老院长应了一声。

关门后,沈轻舟滑坐到地上,他克制不住咳嗽一声,刺目的鲜红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抽几张湿巾囫囵擦了擦,然后扔进垃圾桶。

没到金丹期强行使用禁咒,还是太勉强了。

幸亏那几个小混混只是普通人,否则不是吐几口血就能解决的,要是伤及根基,不知道要养多久才能好。

从口袋里掏出几粒培元丹服下,沈轻舟运转了一下灵力,身体稍稍恢复了一些。

摇摇晃晃站起来,他慢慢挪到床边,然后躺下。

因为受伤的缘故,意识很快陷入混沌。

小白狮放心不下,撇开几只幼崽儿来到沈轻舟门口。

它跳上窗台,发现沈轻舟睡着了,正要下去,余光突然瞥见垃圾桶里染血的湿巾,瞳孔剧烈收缩起来,心中的怒意几乎化成实质。

凝视了一会儿,小白狮悄悄离开,它来到厨房,老院长正在处理食材,光脑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小白狮看老院长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叼着光脑跑了出去。

原想着让人将闹事那几个小混混抓起来关进监狱,却得知他们将所有抢来的钱和东西物归原主不说,还将曾经作威作福的“好兄弟们”打得半死,自己也受了很严重的伤。

事情闹得太大,有人报警,结果两个小混混到医院后从天台一跃而下,一个成了植物人,另一个瘫痪,受这么严重的伤,即便是科技再发达的星际时代都没办法治好,只能瘫在床上等死。

据下属调查,跳楼的小混混中一个对女高中生出手,逼得对方自杀。

另一个放高.利.贷,要钱的时候失手将对方推倒,头撞到柜子尖角,血当时就流了出来。

其实及时报警人还能救,可他直接跑路,以至对方死亡。

这几个小混混死的死残的残,小白狮补了最后一刀,让暗线动用关系将那几个活着的小混混送进监狱,省得出来再找沈轻舟麻烦。

***

几小时后,外面下起雨来,屋内温度下降了不少。

沈轻舟被老院长的敲门声弄醒,他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撑着床板坐起来,膝盖处也传来细细密密的痛感。

那张总是带着笑的脸上此刻一片冷肃,跟平时的欢脱闹腾判若两人。

“轻舟,晚饭做好了。”老院长温和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知道了。”他抿了抿唇,应了一声。

“轻舟,你还好吧?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吃饭的时候,老院长关切地问道。

沈轻舟强忍不适,努力表现得跟平时一样,“睡了一觉好多了。”

老院长打量了他一番,确定沈轻舟没事,这才放心,“那你多吃点。”

“嗯。”

小白狮却没有这么乐观,它看着沈轻舟抓着筷子,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的指尖,心里越发闷堵。

吃完饭回屋,沈轻舟简单洗漱一下再次躺到床上。

然后做了一个梦,梦里刚好回到发现宗门企图,叛逃的时候。

他千辛万苦躲开追拿的同门回到国家,本想远远地看一眼家人就离开,结果被母后发现。

母后叫住他,温柔地劝他跟着回王府,还承诺相信他,不会让宗门把他带走。

沈轻舟那时太过单纯,没发现母后眉宇间的忧愁和愧疚,还有深藏的决绝,傻乎乎跟着走了。

洗漱过后,他换上干净的衣服,一家人聚在一起用膳。

沈轻舟跟父王母后说了宗门做的那些事,他们都很心疼,不住安慰。

彼时弟弟七岁,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哥哥特别警惕。

听母后说他最喜欢糖醋排骨,弟弟嫉妒,将盘子抢到面前不给他吃。

母亲很严厉地训斥了弟弟,弟弟气得一拍筷子跑了出去。

母后本想追去哄弟弟,可她看了自己一眼,又坐了下来,还给他夹了几块糖醋排骨。

沈轻舟当时以为是偏爱,结果饭吃到一半时身体发软,他才发现不对劲。

母后不住流泪,告诉他早在他叛逃的第二天宗门就派人来威胁,说如果不把他交出来就抽出他弟弟的元神点魂灯。

既然注定不能保全他,干脆用他换弟弟一命。

还说沈轻舟这条命是他们给的,就当是报恩,求沈轻舟回宗门后不要逃跑。

沈轻舟当时整个人都懵了,他从没想过信赖着的家人会反捅他一刀。

离开时国主还过来训斥了他一通,说他自私自利,不顾全大局,还差点连累储国。

沈轻舟听着这冠冕堂皇的话,心中满是讥讽。

他进宗门前,储国不过是五大国中最弱的那个,年年都要向其他四个国家进贡。

要不是他,储国如今还在被另外几个国家欺辱薄削,随时都有被其他几个国家吞并的危险,怎么可能成为实力排行第二的国家,真正挺直腰板?

进宗门这十几年,他每个月都会寄一些炼制好的丹药回去,靠着这些丹药储国才会日渐强盛。

可如今他被宗门陷害,反而成了储国的罪人。

何其可笑?

又何其可悲?

宗门赶到的时候,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

电闪雷鸣中,他在长老扭曲阴狠的神色中被打断一双腿,双手和脖子被套上秘制的锁灵链,畜生般被丢进特制的笼子里带回宗门。

只有需要他炼丹时才会被放出来。

与此同时,十二个元婴期修士严加看管,就为了防止他逃跑。

痛苦和愤怒在心中疯狂翻涌,沈轻舟恨不得带着所有人一起下地狱!

扒拉门的声音突然响起,将沈轻舟从梦魇中拉出来。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屋内短暂地亮了一下。

沈轻舟呆滞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一时间竟然分不清虚幻和现实。

扒拉门的声音还在继续,他抹了一把脸,忍着腿疼过去开门,结果外面空无一人。

他下意识低头,结果跟小白狮担忧的眸子撞到一起。

“小家伙,你怎么来了?”沈轻舟甩了甩头,努力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小白狮往屋内看去,确定只有沈轻舟一个人,放松的同时又有些疑惑。

它睡到一半感觉周围有异能暴动,还以为是白天那些小混混翻墙进来对沈轻舟下手。

刚刚差点急得用雷系异能劈开门,然后门就开了。

风夹杂着雨丝冲过来,沈轻舟打了个哆嗦。

“你要进来吗?”他看着小白狮,问道。

小白狮摇摇头,知道沈轻舟没事,它也就放心了。

结果刚走几步,身体突然腾空。

小白狮:“???”

幼崽儿的身体软乎乎毛绒绒,抱着特别舒服。

沈轻舟将脸埋进那蓬松的毛毛里面吸了一口,瞬间被治愈。

小白狮却是僵直身体,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这个动作也太亲昵了!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吸过的小白狮石化了,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沈轻舟掀开毛毯,抱着幼崽儿躺进去。

他捏了捏小白狮那软乎乎的肉垫,摩挲了一下那尖利的小爪子,眼神温柔了许多,连带着膝盖都没那么疼了。

毛绒绒真的好治愈。

脸颊在小白狮脑袋上蹭了蹭,沈轻舟将幼崽儿往怀里拢了拢。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安心了许多。

清浅的呼吸从头顶响起,小白狮耳朵不自觉抖了两下。

它一低头,嘴巴不小心碰到沈轻舟嫩滑的胳膊,脸瞬间爆红。

再加上鼻翼间萦绕着沈轻舟身上那股好闻的药香,整只狮都有些晕晕乎乎。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白狮以为沈轻舟睡着了,悄咪咪挪动身体,想钻出去。

从前出任务,条件险恶,不是没有跟战友挤在一处睡觉的情况,那时候没觉得什么不对。

可现在跟沈轻舟躺一张床,它心跳得却非常快,跟打鼓似得。

小白狮向来自律,恨不得将自己变成一台绝对理性的机器,那样就能避免一切失误。

它特别害怕这种失控的感觉,下意识想逃离。

眼看着胜利就在前方,结果沈轻舟伸手一捞,可怜的幼崽儿被迫重新回到沈轻舟怀里。

或许是因为半梦半醒的缘故,沈轻舟的声音有些沙哑,听着非常性感,“别闹了,快睡吧。”

说完,他还亲了一下小白狮的脑袋。

小白狮脑子里传来嗡的一声,理智炸成烟花灰飞烟灭,露在外面的耳尖儿红得几乎能滴血。

救、救命啊!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综英美]脑洞支配世界 冰糖炖雪梨 寂静深处有人家 天配良缘之商君 琉璃美人煞 何以笙箫默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她符合我所有幻想 唯一的星光 必须在反派破产前花光他的钱[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