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轻舟等了几天,育幼院里风平浪静,小混混们没再过来,生活还要继续。

他叮嘱老院长注意安全后,再次来到黑市后换了家药剂店,因着丹药的特殊功能和他那利索的嘴皮子,价格比之前那家高了许多。

返程途中,沈轻舟敏锐地感觉到坠在身后的尾巴,眼中带了几分冷意。

苍蝇蚊子对凶兽来说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可整天围着转悠特别烦人。

他像上次那样七拐八拐进人烟稀少的小巷后突然跑起来。

身后那人愣了一下,也加快速度追赶。

沈轻舟到转角处时猛地停下来,在那人没防备时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动作利索地将对方按到墙上。

定睛一看,是个莫约十五六岁的少年。

他差点被气笑。

还真是......什么人都想着从他身上咬下一口肉来。

“小朋友,你找我有事?”

沈轻舟上下扫视了一眼,发现少年身上的衣服因为多次清洗泛黄轻薄,有些地方甚至磨损出了线头。

掌心下的手腕也没什么肉,几乎皮包骨头,看样子生活特别不好。

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天底下生活不如意活得连个人样都没有的家伙多了去了,难不成各个都做些鸡鸣狗盗的污糟事?

少年吃痛,闷哼一声,因为鼻子撞击墙壁的缘故,眼中不受控制溢出几滴生理盐水,他哑着嗓子说道,“我、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求您帮个忙。”

“哦?”沈轻舟挑眉,却没有放松警惕,“帮忙?帮什么忙?”

少年听到这句话,眼睛瞬间亮了。

他听说黑市有个穿斗篷的神秘男人卖的药丸有修复异能的功效,可价格太高,还有价无市,于是想直接向对方求助。

结果神秘男人好久没出现,少年都打算放弃,结果今天搬完货回家竟然正好遇见,忍不住跟上来。

他刚刚正思考怎么开口才能让神秘男人帮忙,没想到对方突然跑起来,之后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我弟弟异能紊乱三年了,现在特别虚弱,我想求您救救他。”

沈轻舟嗤笑,上上下下扫了少年一眼,“你有钱吗?”

他可不做亏本买卖。

“......我、我现在只有一百三十八个星际币,但我会努力搬货还钱!”

“原来是空头支票。”沈轻舟松开钳制少年的手,兴致缺缺,“真没劲。”

他可没圣母病,育幼院那堆老弱病残足够让他操心了,可不想再给自己找麻烦。

没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沈轻舟疑惑转头。

只见少年跪在地上,脸涨得通红,看向他的眸子里满是恳求,“对不起,我实在没办法了,我弟弟他现在很难受,再不治疗就......只要你愿意救他,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

沈轻舟能看出来少年非常有骨气,现在却不惜放下尊严和骄傲,只为救弟弟。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一定要救弟弟?”异能紊乱在这个世界特别难治,看少年这身打扮就知道生活有多拮据,“如果不管他,你的生活应该会更好吧?”

弟弟这种会抢走父母关爱的讨厌鬼有什么值得付出的?

“可是.....他是我弟弟,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怎么能不管他?”少年抬头,认真地回答道。

“唯一的亲人吗?”沈轻舟垂眸,似乎想到什么,自嘲一笑。

少年不知道沈轻舟为什么问这个,有些手足无措。

“走吧。”沈轻舟突然开口。

“啊?”少年茫然。

“不是说救你弟弟,带路啊。”沈轻舟抬了抬下巴,表情带着几分不耐烦。

“您——您答应了?”少年受宠若惊,没想到沈轻舟这么容易就松口。

他都做好多求几次的准备了。

“事先声明,我只是过去看一下能不能治。”沈轻舟摊开手,实话实说,“毕竟我不是药剂师也不是医生,不会治病。”

“您愿意看一下我已经很感激了!”他冲着沈轻舟笑了一下,难得有了几分少年人的朝气,“请跟我来。”

沈轻舟跟在少年后面,七拐八拐进了东南区域的贫民窟。

路上的垃圾很明显多了起来,周围的房子也非常破旧,好多地方长了绿色的青苔,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馊味和臭味,让人非常不舒服。

少年小心翼翼打量了一下沈轻舟,生怕对方嫌弃这里脏乱差。

可沈轻舟戴着兜帽,头发又挡住大半张脸,完全看不清表情。

好不容易到了一处破旧的危楼前面,少年掏出钥匙,“吱呀”一声,门开了。

沈轻舟来的路上一直在观察四周,生怕少年是别人找来的诱饵,骗他进陷阱。

以前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

藏在袖中的手紧紧地握着匕首,只要少年有异动,沈轻舟就会直接送他上路。

屋内有些昏暗,几束光从屋顶缝隙渗透进来,勉强照亮一小片天地。

“小业,哥哥回来了。”少年声音放柔了几度,他快步走向床边,摸了摸那灰色的小毛团,“我给你带了医生,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不难受了。”

沈轻舟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摆设,跟想象中的一样简陋,桌子掉漆不说,有条桌腿还断了一半,用石头支撑着。

墙角还堆着许多塑料瓶硬纸板。

“它这异能紊乱是怎么造成的?”沈轻舟握住小灰狼软趴趴的爪子将灵力探进去,发现这小家伙身体里面的能量特别不稳定,横冲直撞,已经对脏腑造成了伤害,情况非常危险。

“我不知道。”少年垂眸,神色带了几分阴狠,“我那天回家,看到小业倒在地上,它当时已经......变成这样了。”

沈轻舟看着少年毫不遮掩的戾气,眼中带了几分玩味。

比起真正单纯的孩子,他更喜欢有血性的狼崽子。

温室里的花朵照顾起来麻烦,沙漠里的仙人掌只要给点水就能活,一点都不费力。

少年要真的是傻白甜,他才懒得帮忙。

“您能治好小业吗?”少年攥紧拳头,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紧张地问道。

“问题不大,不过需要一些时间。”沈轻舟目前只是炼气后期,不过帮幼崽儿梳理异能绰绰有余。

经过研究,他发现这个世界的异能跟修真世界的灵力有相似之处,也试着帮育幼院里三小只梳理过异能。

因此回答时用的肯定句。

但是小灰狼这情况,单纯地梳理异能并不够,还得调理身体。

“真的吗?”少年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真的可以治疗,沈轻舟在他心中的地位简直能够跟神明比肩。

啊,对神明祈祷什么用都没有,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沈轻舟比神明更加厉害。

“不过我没打算做亏本生意。”沈轻舟丑话说前头,怕治好小灰狼,少年翻脸不认人。

“只要您能救我弟弟,让我做什么都行!”少年现在充满干劲,他攥紧拳头,脸上也带了几分血色,“我会努力搬货,争取早点把钱还上的!”

“钱不钱倒是无所谓。”沈轻舟摆了摆手,“我先帮它梳理异能,报酬的事情以后再说。”

“麻烦您了。”少年郑重地对沈轻舟鞠了一躬,然后紧张地站在旁边。

沈轻舟握着小灰狼软乎乎的爪垫,没忍住捏了一下。

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有些赧然,小心翼翼瞥了一眼少年,见对方没有察觉,沈轻舟松了一口气,这才将灵力凝聚到手心,缓缓探进小灰狼的身体。

在他的疏导下,狂躁的异能逐渐和缓下来,昏迷中的小灰狼舒服得哼哼一声,紧皱的眉眼逐渐舒缓。

少年见状,背过身去悄悄擦了擦眼泪。

这三年来他看着弟弟每天都活在痛苦里面,自责和难过像一座大山牢牢地压在胸口,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想尽各种方法想让弟弟好起来,可都是徒劳。

从前弟弟还能强撑着在他推开门时摇着尾巴迎接他,后来身体情况越来越差,前段时间更是直接陷入昏迷。

每次听到弟弟难受的哼哼声,秦立的心都在滴血。

他恨自己没本事,也恨父亲的绝情恨那个女人的狠辣。

秦立都做好弟弟去世后拉着那对狗男女下地狱的准备,却因为沈轻舟的到来得到了救赎。

咬紧牙关将眼泪逼回去,他吸了吸鼻子,看向沈轻舟的目光格外炽热。

从现在起,他这条命是这个男人的。

不管对方让他做什么事,哪怕上刀山下油锅都不会拒绝。

灵力耗去三分之二时,沈轻舟停了下来,“今天先到这里,以后我每周过来一次,最多四次它的异能就能平复。”

“多谢。”

“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临走前,沈轻舟突然想起这一茬。

“我叫秦立,那是我弟弟秦业。”少年态度十分恭敬,对沈轻舟露出臣服的姿态。

“我知道了。”沈轻舟点点头,拒绝秦立送他,独自踏着夜色离开了贫民窟。

回去的路上,沈轻舟脚步轻快了许多。

他决定好好考察一下秦立和秦业的品性,然后决定要不要把这兄弟俩接到育幼院去教导。

秦立能在混乱的贫民窟里带着年幼孱弱的弟弟生存,足见有几分本事。

要是丢掉拖油瓶弟弟,他的生活肯定会好很多。

可秦立非但没有,还为了弟弟四处筹谋,甚至放下尊严求他,由此可见秦立是个有底线有良知的人。

将老院长他们交给这样一个人,沈轻舟也放心。

***

小白狮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后,经常偷偷跟着沈轻舟去森林。

边缘星地痞流氓太多,森林深处也不安全,有很多毒虫猛兽,它怕沈轻舟出事。

这天,小白狮抬爪pia飞一条向沈轻舟方向游走的有毒树蛇,一只野兔突然出现在视线中。

它眸子颤动了一下,思考几秒,小白狮悄悄靠近那只野兔,然后动用雷系异能电晕,轻手轻脚拖到沈轻舟一眼能看到的地方。

做完这些,它偷偷潜伏进草丛,警惕着一切可能出现的危险。

沈轻舟采完草药,转身看到地上的野兔,嘴角轻轻翘了一下,又很快压下去。

他故作惊讶道,“咦?这里怎么有只兔子?”

小白狮尾巴尖儿不受控制勾了起来,突然有种将森林里所有肉质鲜嫩的动物都抓给沈轻舟的冲动。

“好久没吃兔肉煲了,一会儿回去让院长爷爷做。”沈轻舟说着,拔了一些藤蔓将兔子五花大绑,然后一只手拎着装草药的竹篮,另一只手提溜着兔子美滋滋往回走。

等他走出去一段距离,小白狮这才跟上。

这天开始,沈轻舟每次进森林采药都会“捡”到晕过去的小动物,育幼院本来就不错的伙食变得更加丰富起来。

每次看沈轻舟开心地吃着自己捕捉到的猎物,小白狮尾巴尖儿都会不自觉地摇晃,欢喜的情绪几乎从心底溢出来。

肯定是因为能够报答救命恩人它才这么高兴。

小白狮如是想到。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男人帮 术士的幸福生活 潜入豪门:老公手下留情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 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 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当灭绝爱上杨逍 孤城闭 大龟甲师(中) 只坏一点点:爱情何处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