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白狮情况稳定下来后,沈轻舟直接把它甩给老院长,偶尔想起来过去看一眼,想不起来就丢到一边。

于是,他不过来的时候,小白狮只能竖起耳朵盯着门,就算看不到人,能听到声音也好。

不过沈轻舟这个表现也让小白狮逐渐放下戒心,如果他真的是敌对势力派过来获取信任的内奸,这时候不应该衣不解带照顾自己,怎么可能那么不上心?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可怜的小家伙总算能下地走路。

虽然不能像其他幼崽儿那样蹦蹦跳跳,至少不用趴在床上动弹不得。

然后好处就显出来了。

沈轻舟不喜欢收拾东西,草药经常堆在一处,每次要用都得挑拣半天。

衣服鞋子还有一些小物件儿也喜欢乱扔,房间里经常乱糟糟的。

老院长会帮忙收拾,却不可能跟从前小厮那样二十四小时跟着,难免会顾不上。

小白狮似乎有强迫症,东西必须规规整整放好,沈轻舟前脚踢了鞋子,它后面跟着用爪子扒拉整齐,还帮沈轻舟分类归总草药。

要不是不能变成人形,幼崽儿又太小只,小白狮恨不得连床上的毛毯都要叠成豆腐块。

沈轻舟也不阻拦,还觉得这样挺好,甚至鼓励小狐狸它们跟着学。

这天老院长拿着扫帚出来,看到沈轻舟翘着腿嗑着瓜子指挥小狐狸用尾巴扫地,他又好气又好笑。

“熊孩子”这个称号,沈轻舟当之无愧。

小白狮抬爪捂脸,它当时肯定脑子进了水才会觉得沈轻舟有可能是内奸。

谁家内奸这副做派?!

好歹也弄个正常点的过来啊!

“喂,小家伙,你这什么表情?”沈轻舟揪着小白狮后颈皮拎到腿上,他眯起眼睛,“嫌弃我?”

小白狮抖了抖耳朵,避开沈轻舟的视线,然后被按着rua了一通。

看着小白狮乱糟糟的毛毛,沈轻舟笑得像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幼儿园小朋友。

小白狮特别无奈,却纵容着沈轻舟的无礼。

很奇怪,它出身大家族,打小接受精英教育,身边的人也大多循规蹈矩。

军校毕业后更是直接进入军部,周围的人也大多一板一眼。

明明从前看到沈轻舟这样的刺头潜意识会不喜,掰不正就打到服为止。

现在却——

小白狮抬头,看着沈轻舟脸上灿烂的笑,眸光闪烁两下。

或许因为沈轻舟不是它带的兵,还是它的救命恩人,所以没有那么多要求。

它这样想到。

***

几天没吃烧烤,沈轻舟又开始馋。

下午结束打坐,他跟老院长打了个招呼后晃出育幼院。

老院长看着他的背影,表情有些无奈。

他年纪大了,不能理解沈轻舟为什么放着家里好好的饭菜不吃,非要吃不健康的烧烤。

不过他不会阻止,还打算煮一锅酸梅汤,到时候给沈轻舟解腻。

沈轻舟来得早,烧烤摊刚支起来,人不是很多。

他点了一份小龙虾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烤串,随便拉了张椅子坐下来等。

没多久一行人走进来,吆喝着让老板给他们拿菜单。

声音听着耳熟,沈轻舟抬眼,看清那几人后眉梢微微挑了一下。

这不是前段时间抢劫不成反被他揍了一顿的几个小混混?

恢复得挺快啊,现在都能下地了。

沈轻舟坐在靠门的位置,小混混们推门进来,他们被沈轻舟漂亮的脸惊呆,瞬间挪不动步了。

沈轻舟这副皮囊在美人云集的修真界都很抗打,再加上出生尊贵,骨子里透出的优雅从容让他即便站在人群中都是最耀眼的那个。

烧烤店老板察觉不对,笑着过来将人迎进去。

但那几个小混混即便坐下来,视线依旧锁定在沈轻舟身上,还凑在一处不知道低声说着什么。

想也知道肯定不是好事。

烧烤店老板冷汗都快下来了。

这几个小混混平时没少干缺德事,还经常在他这里赊账,几年了一次都没付过钱。

前段时间没见着人他还有些奇怪,现在看他们一个两个打着绷带鼻青脸肿,想来是被人打了。

担心这几个小混混找沈轻舟麻烦,他加快速度烤好沈轻舟那份。

递打包袋时,老板偷偷看了一眼那群小混混,压低声音叮嘱道,“轻舟,这几天你别来店里,想吃什么光脑上说一声,我给你送过去,那几个人——不好惹。”

边缘星的警署形同虚设,普通人根本不敢跟地头蛇作对。

即便这些小混混每次来都要让烧烤店老板白干好几天,他也不敢吭声。

“我知道了,谢谢叔。”沈轻舟应了一声,拎着打包盒离开。

结果没走几步,那几个小混混竟然跟了上来。

沈轻舟忍不住冷笑。

狗改不了吃屎,他就知道这几个小混混不会因为一顿毒打安分守己。

沈轻舟本来打算像上次那样拐进死胡同将人揍一顿,可相同的套路很快就能让小混混们将他和卖丹药的人联系起来。

他这次出来没做掩饰,除非真的弄死这些小混混,否则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自己现在暂时住在育幼院。

三四个人他能招架住,再来十个八个也没问题。

可要是这些人趁他不在对老院长和四只幼崽动手呢?

沈轻舟叹了一口气,打开光脑看了一眼余额,眼中带了几分不耐烦。

干脆攒完舰票然后卖了育幼院,到新的落脚地再想法子赚钱吧。

这个星球实在是太乱了。

不过一直到他进育幼院大门,那几个小混混都没动手。

沈轻舟疑惑,却没有放松警惕。

担心小混混们趁他不在对老院长和几只幼崽下手,他这几天都不打算出门。

正好木系异能提高了一些,不如专心侍弄后院种植的草药。

他也快突破炼气期到达筑基期,到时候可以使用的术法也多了,不用像现在这样畏手畏脚。

小混混们在育幼院外面等了一会儿,见沈轻舟没有出来,确定他住在育幼院,这才离开。

回到烧烤店,他们要了一箱啤酒,不等老板拿啤酒扳手,直接在桌沿上一磕,“砰”一声,啤酒瓶盖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

“喂,老板,刚刚那个美人是什么来头?哥儿几个以前怎么没见过?”耳钉男灌了两口啤酒,拔高声音问道。

烧烤店老板动作一顿,脸上带了几分纠结。

他不想告诉这些小混混沈轻舟的事情,可又得罪不起人,讪笑道,“美人?什么美人?”

“就是刚刚那个穿白衣服长头发,长得特别漂亮的家伙。”

“我、我跟他不是很熟——”烧烤店老板含糊其辞,话还没说完就被耳钉男不耐烦地打断了。

“老板,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别告诉我现在要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小子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啊?”耳钉男眼中满是危险,他将手按到身侧的砍刀上,威胁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是呀老板,刚刚你递东西的时候好像跟他说了些什么,这还叫不熟?”另一个小混混眉梢一挑,跟着附和。

烧烤店老板打了个哆嗦,心里满是苦水。

他上有老下有小,惹不起这群小混混,担心他们脾气上来直接砸店,只能在跟沈轻舟说了声对不起,然后硬着头皮开口,“刚刚那个人叫沈轻舟,其他星球过来的,育幼院的老院长看他没处去就收留了他。”

“更多的我也不知道。”

“这样啊。”耳钉男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对了,我们今天打听这件事你可别告诉那个美人,我记得你家里有个女儿吧,要是他跑了,哥儿几个可不介意跟她玩几天。”小混混直勾勾盯着老板,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老板脸瞬间白了,唯唯诺诺应了一声,彻底打消了给沈轻舟通风报信的念头。

人都自私,跟沈轻舟比起来,还是自家闺女更重要。

其间有几个客人进来,看到那几个小混混后立刻转身出门,生怕这些家伙喝醉酒闹事连自己一起揍。

以前不是没有这种事。

老板心里苦闷,脸被炭火熏得通红,汗直往下滴。

他抬起胳膊擦了擦汗,听到小混混们的谈话,苦笑一声。

幸亏老婆今天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没过来帮忙。

不然知道小混混打的注意,那暴脾气肯定要跟这些小混混杠上。

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们。

“黄毛肋骨被那卖药丸的小子踩断几根,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出不来。”耳钉男将啤酒瓶往桌上一砸,他想起斗篷青年,怨毒的同时脖子也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眼睛也不自觉往周围看了看,生怕对方突然出现。

“老大胳膊习惯性脱臼,别说揍人,稍微重一点的东西都不能拎,他现在脾气比以前更差,踹人也用死力气,我昨天倒水的时候不小心洒出来一点,差点给他踹吐血,唉。”另一个也愁眉苦脸起来。

“要是把今天那个美人送到老大那里,他说不定一开心就不拿我们几个撒气了。”耳钉男嘴角一挑,觉得自己出了个好点子。

“说实话,那美人长得可真漂亮,比红.灯.区那些脸上不知道糊了多少斤粉的骚x好多了!而且身段也不错,腿又直又长,肯定能玩出不少花样。”

“可惜了,要不是为了老大,我都想自己留着。”小混混惋惜地摇了摇头。

“白痴,这还不容易?等老大玩腻了你有的是机会!”耳钉男瞪了他一眼,“到时候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没人拦着你。”

“说的也是,不过凭借那个美人的姿色,老大肯定要宠好长一段时间,就怕轮到我们的时候......”

之后的话太下流,老板听不下去,索性埋头专心烤东西,逼着自己不去听。

吃饱喝足,几个小混混勾肩搭背走远了。

他们算盘打得挺好,可惜眼瘸,注定再次踢上铁板,还是同一块。

***

有灵力加持,后院的草药生长得特别快,品相也比森林里的好上许多。

沈轻舟炮制好,像往常一样随手扔进专门装草药的纸箱。

吃完饭,他在育幼院附近溜达一圈,发现小混混们并不在附近。

消食结束打算炼几枚筑基丹,结果推开门一眼看到小白狮蹲在纸箱前面,用那毛绒山竹一样的小爪爪拨弄草药。

沈轻舟的嘴角不受控制翘了起来。

他随便拉了个小板凳坐到纸箱边上,笑意盈盈地看小白狮忙活。

丝毫没有上手帮忙的意思。

“哎,我说小家伙,你年纪轻轻怎么跟小老头似得?”

过了一会儿,他有些无聊,揪了两下小白狮圆滚滚的耳朵。

刚开始那段时间小白狮沉默一点也就罢了,毕竟受了伤,想动弹都难。

可现在外伤好得差不多了,内伤也在痊愈,怎么还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另外三小只都在外面玩闹,就这只成天帮忙干活儿,一点都不可爱。

小白狮没有吭声,尾巴尖儿却轻轻勾了一下。

“啧,真没趣。”沈轻舟撇了撇嘴,小声吐槽。

下一秒却突然伸手叉着小白狮的腋窝将它抱到腿上,沈轻舟揉搓着小白狮那张毛绒绒的小圆脸,还不忘调戏,“来,小家伙,给爷笑一个!”

小白狮挣扎两下,但它力气没沈轻舟大,最后只能无奈地让沈轻舟揉扁搓圆。

三小只追逐着进来,看到沈轻舟腿上的小白狮,瞬间酸了。

小狐狸第一个冲过来,扒拉着沈轻舟的裤子往上爬。

小白虎和小白狼一个瘸腿一个体弱,蹲在沈轻舟脚边仰着小脑袋眼巴巴看着他,喉咙里还发出可怜兮兮的呜咽声。

这......这谁扛得住啊?

沈轻舟心瞬间软了,他二话不说将小白狮放到地上,托着小狐狸的屁股把它抱到腿上。

小狐狸的皮肤病完全好了,之后也不用泡药浴,等毛毛长齐就行。

比起初见时秃毛溃烂的样子,还是现在这样可爱。

小白狼和小白虎见状,连忙往沈轻舟这里走了两步,如愿以偿被抱起来。

小白狮抬头,沉默地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幕,尾巴耷拉到地上。

它走到纸箱前继续扒拉草药,耳朵却忍不住竖起来听沈轻舟那里的动静。

可沈轻舟rua毛团rua得正开心,哪儿顾得上面瘫小白狮?

一直到纸箱里的草药全部分好类,小白狮都没能得到沈轻舟一个眼神,只能耷拉着耳朵离开。

结果没走两步,身体突然腾空。

沈轻舟把它推到幼崽儿堆里,变戏法般掏出一个毛绒小球,然后轻轻抛了两下,笑着说道,“现在人到齐了,我们来玩游戏吧!”

小白狮尾巴尖儿不受控制翘了起来,黯淡的眸子里也有了光。

沈轻舟将它的反应尽收眼底,嘴角的弧度上扬几分。

切,这个死闷骚!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等你,很久了 武道宗师 如果巴黎不快乐 你杀青了 替身不想再玩了 悍农:情荡狼洼岭 绒球球入职冥府后 那片星空,那片海 升级专家 唯愿不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