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怎么又买这么多?”老院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眉宇间却带着几分纵容。

“没事,我们人多,不怕吃不完。”沈轻舟将打包盒递给老院长,弯下腰抱起三小只,笑眯眯问道,“你们今天有没有乖乖听院长爷爷的话?”

三小只齐齐点头。

小白虎和小白狼有些害羞,小狐狸胆子大,哼哼唧唧蹭了蹭沈轻舟的脸颊。

它嘴巴微微张开的样子仿佛在微笑,之前溃烂的地方陆陆续续长出了一层绒毛,看起来丑萌丑萌的。

沈轻舟捏了捏幼崽儿软乎乎的肉垫,因为小混混带来的那丝不爽彻底消失。

晚饭已经做好了,玉米胡萝卜排骨汤、糖醋排骨、韭菜炒鸡蛋。

再加上沈轻舟买回来的烧烤和卤菜,特别丰盛。

谁能想到他们几个月前只能喝最便宜的营养剂?

“院长爷爷,家里还有可乐吗?”沈轻舟吃相优雅,速度却很快,没一会儿面前就堆起小山一样的骨头和竹签。

烧烤料太足,他有些口渴,问道。

“可乐喝太多对身体不好,我榨了果汁,喝那个可以吗?”

“嗯。”沈轻舟点头。

老院长起身去拿果汁。

见小狐狸对他手里这份烧烤感兴趣,沈轻舟恶趣味地用筷子夹了一块变态辣金针菇喂到它嘴边。

小狐狸傻乎乎摇了摇尾巴,凑过来想吃,然后被那辛辣的味道呛得扭过头去打了个喷嚏。

沈轻舟哈哈大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眯成了两弯下弦月。

小狐狸吸了吸鼻子,黑葡萄般的眸子里满是委屈。

“行了,不逗你了。”沈轻舟点了点它的眉心,动作亲昵又温柔。

另外两小只看到,非常羡慕。

不过小白虎自卑胆小,小白狼不擅长表达情绪,只能眼巴巴看着。

沈轻舟没有厚此薄彼,挨个rua了一遍,然后往他们的小碗里夹了几块糖醋排骨,“快吃吧。”

三小只欢快地摇了摇尾巴,将脸埋进碗里吭哧吭哧继续吃饭。

老院长拿着果汁回来,看着这温馨的一幕,眼睛有些湿润。

他都记不清三小只上次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

吃完饭,沈轻舟在院子里散步消食,小狐狸突然出现,嘴里叼着一朵漂亮的小粉花。

它直立起来,努力将花往沈轻舟手里塞,蓬松的大尾巴也不停摇晃。

“给我的?”沈轻舟接过花,顺便rua了一把小狐狸的脑袋。

小狐狸连连点头,欢快地叫唤一声。

今天跟着老院长出去买菜,它看到这朵花,觉得沈轻舟可能喜欢,于是拜托老院长连根挖带回来。

它小心翼翼照顾了一下午,生怕沈轻舟回来前焉掉。

“谢谢,我很喜欢。”沈轻舟微微一笑,找了个花瓶插上。

小白虎和小白狼见状,相视一眼,将自己找到的“宝物”放到沈轻舟脚下,表情有些忐忑。

小白虎送的是一个有着漂亮花纹的石头,小白狼送的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珠子。

不贵重,但对幼崽儿来说,这些是它们能找到的最好的东西。

跟满脑子阴谋算计的成年人比起来,还是单纯乖巧的幼崽儿更讨人喜欢。

说实话,这种被人捧在心尖尖上的感觉还不赖。

“这个小石头很好看,玻璃珠子也不错。”沈轻舟当着幼崽儿的面郑重地放进小木箱里,“我会好好保存的。”

三小只听了,齐齐露出欢喜的神色。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沈轻舟将熬煮好的药材倒进木桶里。

他试了一下温度,将小狐狸丢进去泡药浴,然后给小白虎喂了两粒培元丹。

“睿睿过来,我给你换药。”沈轻舟对小白狼招了招手。

小白狼抖了抖耳朵,一瘸一拐走到沈轻舟脚边。

沈轻舟将它抱到腿上,拆开绷带检查了一下,“你腿上的伤恢复得不错,再有一个月就能完全恢复了。”

听到这话,小白狼眼中忍不住带了几分欢喜。

等它伤口完全恢复,就能走得更远一点给沈轻舟找“宝物”,不用再拖累小狐狸和小白虎了。

换好药,那边小狐狸也泡得差不多了,沈轻舟将它从木桶里拎出来,放进另一个装着清水的塑料盆。

“行了,你们回去睡觉吧。”忙完这一切,沈轻舟打了个呵欠,对三小只说道。

幼崽儿们挨个蹭了蹭沈轻舟,依依不舍地离开房间。

洗完澡后,沈轻舟躺到床上慢悠悠打开光脑搜索适宜居住的星球,盘算着另外购买房子要多少钱。

他目前所在的星球是个边缘星,治安特别差,育幼院里老的老小的小,只有被人欺负的份。

沈轻舟来之前育幼院已经入不敷出,全靠老院长去码头搬货做苦工才能赚一点钱。

他打算攒够钱后将老院长和三小只安置到一个富饶宁静一点的星球,然后离开。

沈轻舟独来独往惯了,要不是老院长对他有恩,三小只又太讨人喜欢,育幼院还有种家的感觉,再加上实力还没完全恢复,他才不会留到现在。

胡思乱想半天,他凝神静气,尝试打开洞府。

意料之中地失败了。

沈轻舟叹了一口气,炼气期还是太弱了,神识都没法用。

偏偏打开洞府必须要用神识,不然凭借那么多年攒下来的好东西,他分分钟就能带着育幼院脱贫致富,哪儿需要亲力亲为炼制低阶丹药维系生活?

收起光脑,躺到床上,毛毯还残留了几分阳光的温度。

沈轻舟闭上眼。

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

***

第二天一早,沈轻舟被小狐狸舔醒,他轻笑一声,捂住幼崽儿的嘴巴,语调慵懒,“知道了,我这就起床。”

小狐狸趴在沈轻舟胸口,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见他睁眼,耳朵欢快地抖了两下,还舔了舔沈轻舟的手心。

沈轻舟哭笑不得,rua了两下小狐狸的脑袋,缺心眼地将口水蹭到它毛毛上,趿拉着拖鞋进卫生间洗漱。

一轮红日缓缓从地平线升起,空气也带了几分热度。

几只小鸟在窗外的枝头蹦蹦跳跳,叽叽喳喳,一派生机勃勃。

换好衣服出来,早饭已经做好了。

沈轻舟喝了一碗粥,吃了两个肉包后提溜着竹篮往外走,“院长爷爷,我出门了,中午回来。”

“又要去采药?”老院长愣了一下,问道。

“嗯。”沈轻舟点头,之前炼制的丹药卖得差不多了,今天得再找一些。

“轻舟,你这样会不会太辛苦?”老院长皱着眉,脸上满是愧疚。

他捡沈轻舟回来只是出于好心,并没想让对方当牛做马。

育幼院老的老小的小,还一身病,对沈轻舟来说他们就是拖累。

“院长爷爷,采药不比码头搬货轻松?最多费点时间,有什么好辛苦的?”沈轻舟摆了摆手,满脸无所谓。

老院长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睿睿,你们三个帮我看好院长爷爷,别让他趁我不在又跑去码头。”沈轻舟弯下腰,挨个rua了一把幼崽儿,“万一扭伤腰,又好几天不能动弹。”

想到老院长不能动弹那段时间,自己做的黑暗料理,沈轻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三小只齐齐叫唤一声,保证完成任务。

老院长又无奈又好笑,“知道了,我不会再去码头搬货给你添麻烦,今天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嗯——花菜炒肉,糖醋排骨,还有冬瓜排骨汤。”沈轻舟沉思片刻,熟练地报了一串菜名。

“行,我一会儿去买菜。”老院长点头,他不放心又叮嘱一句,“你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

“知道啦!每次出门都要说这个,院长爷爷你也不嫌烦。”

***

穿过混乱地带,没多久就来到森林边缘。

外围的野菜和药材早就被人挖走,沈轻舟没有浪费时间,继续往深处走。

刚开始还能见到一些人,渐渐地树木越来越茂盛,周围只有虫鸣鸟叫。

沈轻舟扫视一眼,找了一处草药集中的地方,蹲下身开始采摘。

不知不觉,他越走越深,耳边突然传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沈轻舟瞬间警惕,“谁在那里!”

没有人回答。

他不敢大意,掏出黑市买的匕首,抿着唇放轻脚步走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结果拨开草丛却看到一只全身是血的小白狮。

小白狮勉强睁开眼,奋力想爬起来。

但是身体刚离开地面一点点又栽了下去,狼狈又可怜。

沈轻舟:“......”

他四处看了看,没见着人影。

所以,这只幼崽儿怎么跑到深山老林来的?

想到育幼院那三只四脚吞金兽,沈轻舟嘴角抽了一下,默默转身,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他不是老院长,没那么多慈悲心。

才不想捡一个麻烦回去。

小白狮看着他的背影,黑曜石般的眸子一点点黯淡下去。

走了几步,沈轻舟心里的负罪感越来越深,鬼使神差般回头,却发现小白狮眼中没有一丝怨怼,反而非常平静。

“啊!烦死了!”他狂躁地抓了两把头发,折回来揪着小白狮的后颈皮检查了一下这个倒霉蛋的身体情况,发现对方兽核破碎,内伤严重,身上也有无数道伤痕,还失血过多。

要是不管,绝对活不过中午。

修真之人必须顺从本心,看到小白狮的时候他已经动摇了,要是放着不管会催生心魔。

沈轻舟骂了一句脏话,自嘲他都落到这地步还想着救人。

肯定是被老院长传染的!

果然不能跟烂好人一起玩,看看他一个闻风丧胆的大魔头现在都在做些什么!

叹了一口气,沈轻舟动作粗暴地扒开小白狮的嘴塞进去一粒培元丹。

小白狮下意识想反抗,他嫌麻烦,按了一下穴道,培元丹麻溜地滑进幼崽儿肚子里。

“小子,你这条命是我救的,以后得好好报答我,听到没有!”沈轻舟故作凶狠,握住拳头在小白狮脸前面挥了两下,“要是敢恩将仇报,别怪我不客气!”

小白狮看着他色厉内荏的样子,莫名想笑。

喂完培元丹,沈轻舟摸了摸小白狮干瘪的肚子,忍着肉疼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牛奶饼干,捏碎后往里面倒了一些水,搅和两下从撕开的缺口往小白狮嘴里倒,“我这会儿要采草药,不能直接带你回去,你吃点东西保持体力,可别饿死了。”

他没进宗门前是王府嫡长子,打小备受宠爱。

后来测出灵根进入宗门,又因为天赋高,门派里所有人都敬着他。

从没伺候过人。

小白狮身体虚弱,来不及吞咽,沈轻舟又着急采草药,倾倒的速度快了点,于是幼崽儿一不小心被呛到,别过头去咳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沈轻舟:“......”

他心虚地往左边瞅了一眼,然后轻咳一声,掏出湿巾帮小白狮擦了擦嘴。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再饿也不能狼吞虎咽啊!”

沈轻舟恶人先告状,不由分说将锅扣到小白狮脑袋上。

小白狮:“......”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兰陵缭乱1 被反派boss强制走恋爱线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穿书]校霸心上小奶糕 他喜当爹了[快穿] 乡村禁爱 撸大猫吗,超凶超猛的那种! 灭世魔帝 温暖的弦 [综]始乱终弃港黑干部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