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风卷起路边散落的垃圾袋飞向远方,几只蟑螂四处逃窜,消失在墙角的阴影中。

穿着黑色斗篷的青年穿梭在肮脏阴冷的巷子里,最后被死胡同挡住去路。

杂乱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将出口堵的严严实实。

他们看着斗篷青年,眼中满是恶意。

“小子,我们老大要见你,要是识相就老老实实跟我们走,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穿着破洞牛仔衣的黄毛掂量着手中的钢管,气焰嚣张。

“是吗?”跟他们预想的结果相反,青年非但没有害怕,反而语调慵懒,带着几分不屑和傲慢,“我倒要看看,你们想让我怎么敬酒不吃吃罚酒。”

“啧,又是一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几个小混混相视一眼,拿起手中的武器,二话不说向他冲过去。

这本来应该是一场单方面的群殴,可惜青年并不是软柿子。

一脚踹翻四个人后,青年毫不留情地将小头头按到墙上,发出“砰”地一声,溅起一阵灰尘。

短短几秒,猎物和猎手身份调转,快得让人心惊。

掐着肌肉男脖子那双手纤长白皙,但骨骼分明,充斥着一股力量感,并不会让人误认为是女孩子。

现在这只手微微缩紧,肌肉男颈骨咔咔作响,脸也由深红转为青紫。

青年似乎很喜欢看人垂死挣扎的样子,斗篷下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亮得惊人。

破空声从背后响起,从肌肉男狂喜的眸子里,青年看到了挥舞着铁棍向他冲来的黄毛小混混。

“混蛋,去死吧!”黄毛小混混面色狰狞,显然被青年打出了火气。

一般人面对这种偷袭,即便脑子反应过来,身体也跟不上。

可青年并不慌乱,他空着的那只手握住铁棍,轻飘飘从小混混手里抽出来,然后用力一挥,小混混被他打飞,重重地撞上墙壁,摔了下去。

这次对方没能爬起来。

青年放开男人,拖着钢管,一步一步走向刚刚动手的黄毛,姿态说不出的优雅闲适。

小混混被对方外放的威势压得几乎不能呼吸,他满眼惊恐,捂着被打断的胳膊,脚蹬着地面不断后退,面白如纸。

后背抵到墙上,阴凉潮湿的感觉渗透进心脏,黄毛被青年的影子笼罩在内,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他看着斗篷青年,仿佛看到了来自地狱的恶鬼。

这个人......太可怕了!

当初见青龙老大时,他都没有这样的危机感过!

对了,青龙!

黄毛瞳孔收缩一瞬,他攥紧拳头,垂死挣扎道,“我、我们可是青龙的人!你要是再敢动手,这辈子都别想进混乱地带!”

“青龙?听着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小混混以为青年知道他们的身份后怕了,他刚要松口气,结果被青年一脚踩到胸口。

这一脚用的力度不小,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兜帽下,青年那形状优美的唇微微上扬,“既然你们这么厉害,我踩一脚应该不会死吧?”

说话间,他缓缓用力,骨头碎裂的声音在静谧的死胡同里格外渗人,伴随着惨叫求饶声,说不出的诡异。

偶尔有人经过,他们听到声音后不但没有停顿,反而加快脚步逃开。

这里可是边缘星的混乱地带,每天都会有各种暴力事件发生,隔三差五就会有尸体躺在各个角落。

所有人都习以为常,根本不会出手多管闲事。

正是因为这点,小混混们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只可惜,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青年收拾黄毛的时候,除他之外唯一有行动能力的肌肉男小心翼翼从地上爬起来,伺机逃跑。

可青年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肌肉男还没跑几步,就被重新掐着脖子按到墙上。

肌肉男吓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这他娘的还是人吗!

简直是怪物!

青年力气很大,只用单手就轻轻松松将两百多斤的成年男人举了起来,他轻笑一声,语气中满是对蝼蚁的蔑视,“杂碎,我让你走了吗?”

肌肉男拼命蹬着腿,两只手在空中扑腾,想扒开钳在脖子上的手。

青年“啧”了一声,将他胳膊卸了,这下彻底舞不动了。

肌肉男看着青年,脸上满是恐惧和后悔。

早知道这个家伙这么恐怖,他绝对不会蹚这趟浑水!

可惜说什么都晚了。

青年眯起眼睛,好奇这些人为什么要对他出手。

放在两个月前,他完全可以理解。

不管是他那天才炼丹师的身份,还是费尽心机不让他飞升的宗门往他身上泼的脏水,总有傻子和心怀不轨者前赴后继。

可渡劫时被正魔两道围攻,他撕破空间来到这个完全不一样的时代,还退化到炼气期,洞府都没法打开,只能炼制一些低阶丹药补贴家用,这些人对付他有什么好处?

青年实在想不通,于是开口询问。

肌肉男有心回答,然而脖子被掐住,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

眼看着对方呼吸越来越微弱,青年撇撇嘴,收了几分力度。

这种实力还敢对他出手,真是不自量力。

肌肉男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脸上的青紫稍稍褪去,彻底没了跟斗篷青年作对的心思。

不等青年再次询问,肌肉男连忙竹筒倒豆子般将来意说了,“有人发现您炼制的药丸有修复异能的功效,药剂店老板把价格越炒越高,我们就想把你抓去给老大邀功。”

听到这个回答,青年眉梢微挑,表情有些无奈。

没想到自己都这么废柴还能被人惦记。

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世界的人分为两类,兽人和普通人。

兽人可以在人形和兽型之间切换,拥有各种异能,等级从3S到F依次递减。

跟修真大陆的妖族有些类似。

不过他们异能等级是先天固定,不像修真大陆可以通过修炼进阶。

“那个......大佬,您能放了我们吗?”肌肉男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就是想用斗篷青年讨好一下老大,没想着把自己小命搭进去。

早知道这人这么厉害,肌肉男绝对不敢招惹。

“放了你们?”青年嗤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

肌肉男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森冷杀意,全身汗毛竖起,止不住地哆嗦起来。

青年不喜欢麻烦,与其给对方日后报复的机会,他更喜欢快刀斩乱麻。

动手前突然感觉到什么,他伸手一挥,掌风肆虐,将隐藏在角落里窥伺的几个人打飞出去,“你们几个看够了没有!”

那几人知道沈轻舟的实力后不敢恋战,爬起来就跑。

青年扔了手里的肌肉男追了上去。

那些人速度极快,对这里的地形也很熟悉,他很快就追丢了。

看着空荡荡的小巷,青年冷哼一声,“跑的还挺快。”

在错综复杂的巷子里转了几圈,确定没有人再跟着,他摘下兜帽,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

一瞬间,巷子似乎都明亮起来。

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带着几分漫不经心,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一包湿巾,仔仔细细擦了几遍手,然后将脱下来的斗篷翻面,露出白色的内衬。

几下一收拾,黑色斗篷成了一个白色小包袱,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沉到地平线以下,街边的路灯发出暖黄色的光。

一切都是那么地平静美好。

途中路过夜市,风夹杂着烧烤的香味从身边席卷而过。

烧烤店老板抬起粗壮的胳膊,用衣袖擦了一下脸上被炭火烤出来的汗。

不经意抬头,视线对上不远处的青年,呼吸都忍不住停滞几秒。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青年,但每次都会被惊艳到。

这种惊艳没有不好的含义,只是单纯地对美好事物的喜爱。

察觉到老板的视线,青年回视过去,表情带着几分茫然和困惑,就差把“纯良无害”这四个字贴在脸上。

丝毫没有不久前在巷子里收拾小混混的凶残。

老板挥了挥手中的烤串,扬声喊道,“轻舟,今天要吃小龙虾吗?”

沈轻舟有些意动,他打开光脑看了一下账户里的星际币,笑着走过去,“嗯。”

伴随着他的走近,烧烤店里传来一阵骚动。

食客们纷纷挺直腰板端正形象,刚刚还吆五喝六那几桌现在安静如鸡,几个女孩子更是手忙脚乱,或低下头或背过身去补妆,悄咪咪用余光偷看沈轻舟。

沈轻舟见惯不怪,熟练地报了一串菜名。

不等老板反应,老板娘刷刷刷几下利索地拿好烤串放到烤架上,打包小龙虾的时候还多送了半斤。

沈轻舟笑意盈盈跟老板娘道谢,拎着打包好的外卖盒慢悠悠往回走,偶尔遇见熟人,点头打个招呼,仿佛他只是一个长得好看一点的普通人。

看着头顶缓缓升起的月亮,沈轻舟嘴角缓缓上扬。

没有恶心人的污蔑,没有无止境的追杀,即便偶尔会遇到一些小麻烦,但不会对生活造成影响。

这样的日子......其实还不错。

远远地看到育幼院生着铁锈的大门,三个小白团子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迫不及待往外冲。

跑在最前头是一只秃毛小狐狸,它身后跟着一瘸一拐的小白狼,最后是瑟瑟缩缩的小白虎。

三小只看着沈轻舟,圆滚滚的眸子里满是依赖和儒慕。

双鬓花白的老人追着幼崽儿出来,看到沈轻舟,他慈祥地笑了一下,脸上还带着几分没来得及收回的担忧,“轻舟,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沈轻舟撩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举高一点手中的打包盒,“路上买菜耽误了点时间。”

另一边,装修奢华的会所内,满脸横肉的壮硕男人坐在正中间的沙发上,怀里搂着两个娇俏的女孩子,懒洋洋地问道,“我要的人呢?”

“老大,那个卖丹药的小子实力太强,我们派去试探的人全被他放倒了,老五老六也被打出内伤,回来的时候不停吐血,现在正在抢救。”

“什么!”男人爆喝一声,“竟然敢伤我的人,那小子找死!”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当然是弄死——”

“老大。”旁边的文弱男人突然开口,“先不提卖药那小子的药丸功效,就说他那实力,真打起来我们肯定要折进去不少兄弟,要是白虎趁机动手,肯定会威胁到青龙在边缘星的地位。”

“那总不能让我手下的兄弟白白受伤!这样我有什么资格当青龙的老大!”男人硬生生将茶几锤出一个大窟窿,粗声粗气吼道。

“这个简单,先让人摸清他的底细,找到他的软肋不就能随意揉搓了?”文弱青年微微一笑,眼中满是恶意。

“有道理,那就按你说的做!”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凌天传说 鱼吻 被迫标记 被沉默的信息素 炼金狂潮 愿祈久安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三人行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乡村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