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尾声(完)

上一章:第99章 尾声(完1.0)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激动情绪褪去。

男人面带温和微笑, 屈尊降贵地弯腰亲手替徐酒岁披上了她的大衣时,她在一片祥和喜庆的气氛里嗅到了一丝丝肃杀气息。

“老师, ”她从他怀抱里退了出来, 眨眨眼, “老公?”

徐酒岁:乖巧.JPG。

男人不厌其烦地在她软趴趴的呼唤声中又应了声, 抬眼淡淡扫了她一眼, 目光不急不慢地在她胸前系带后, 深出阴影的两团上一扫而过。

那目光凉嗖嗖的,徐酒岁她下意识地拉扯了下大衣衣领, 系紧了大衣的系带。

走在她身边,揽着她肩膀的男人似乎是看见了她的动作,嗤笑一声, 微敛下睫毛, 没说话。

徐酒岁却觉得凉气都顺着脚板心往上窜,鸡皮疙瘩冒出来一大片,连带着跟着男人往外面走的步伐都迟疑了——她有些僵硬地, 下意识回头往后看了看身后的小船,后者也正看着她。

见徐酒岁回头,小船伸手指了指自己胸口的地方,然后手成手刀状, 脖子一歪, 手刀在脖子上一划——

嘴巴一张发出无声的“呃啊”配音, 她舌头伸了出来。

徐酒岁:“………………………………”

徐酒岁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薄一昭不是千里迢迢做十几个小时飞机来看她比赛的,这尼玛是来要她狗命的啊啊啊啊啊?!!!

救命!

整个人猛地一个急刹车, 徐酒岁伸出手一把拽住男人的衣袖,咬咬下唇:“老师,等等,现在能走吗,我怕一会儿还有什么宣布的事项……”

“我问了洋哥,他说公布分数后选手就能自由离开。”

徐酒岁转过头,看了眼旁边比赛场地的墙壁,内心恨不得把它挠穿,强装镇定地提高音调,假装诧异“哦”了声:“他来了?”

“嗯,刚走,”他顶顿了下,垂眼看她,听不出有太多情绪地问,“你没看见?”

在这种平静的目光注视中,徐酒岁却想找个柱子抱住怂起来,心中“嘤”了下,她意识到——

求神拜佛不如讨好老公。

于是无声收紧抱住男人手臂的双手,她抬起头望进他漆黑一片的眼底,眼中闪烁着诚恳:“怎么可能看见呢,我那么认真在比赛。”

男人冲她笑了笑。

徐酒岁却被他笑得想跳起来夹着尾巴就跑。

……

薄一昭开车带着徐酒岁回到近海市市中心某高级小区。

车驶入小区,趴在窗户上,徐酒岁身脑袋伸出窗外左右看了看:“这是哪?”

男人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只手拎着她的衣领将她拎回来,升起车窗户:“我家。”

停顿了下,补充了句:“现在也是你家了。”

下车,上电梯。

徐酒岁还一脸天真站在门口仰着头等着男人掏钥匙呢,下一秒就整个人被端了起来——空荡荡的走廊她尖叫一声,抱着男人的脖子趴在他的背上,回过神来时,整个人被扔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哎哟!”

小姑娘娇滴滴地揉了揉被砸疼的腰,正想坐起来品鉴一下她凭空多出来的房,这时候眼前却被压下来的高大身影遮去。

她陷入阴影之中。

抬起头,对视上男人垂眸看她幽深的黑色瞳眸。

他的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的沙发上,背微微伏低,肩膀耸起。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鼻尖,犹如进攻前的伺服的猎豹。

他们距离很近,几乎是面贴着面,徐酒岁身上惯用的甜香钻入他的鼻息之间……男人喉结上下滚动了下,稍微站起来了一些,手也挪动至她面前,掐了把她有肉的小下巴。

指尖向下,顺着她的侧颈下滑。

最后停在她锁骨下,连衣裙交叉的绑带上,平日里摆弄精密仪器的修长指尖,轻轻勾了勾那绑带,他嗓音低沉:“岁岁,这是什么?”

“……裙、裙子。”

“我之前说什么?”

“啊?”

她瞪眼装傻,可惜演技不太好。

男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也不说她这样装傻到底有没有用,只是几秒后微微偏头,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唇舌之间居然是淡淡的薄荷味,想必是某人下飞机前就摩拳擦掌地准备干一番事业所以洗漱了一番——

徐酒岁猝不及防被他舌尖攻城略地,短暂惊呼一声,剩下的词语尽数被他吞咽下肚子里。

薄一昭的吻来得凶猛,像是要将短短大半个月的利息连本带利讨回来,她的唇瓣被他咬得通红……人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想我没有?”

他稍微放开她,在她转过头大口呼吸的时候用高挺的鼻尖蹭她的面颊——

她被他蹭得痒痒,嬉笑着撇开头。

脚乱蹬。

男人顺势捉住她的脚踝,指尖一勾将她白嫩的猪蹄从高跟鞋里剥出来,粗糙的指腹在脚背上滑过——

“丝袜都没穿。”

嗓音低沉喑哑。

“这么多人看着,发光发热了,高兴了,嗯?”

他的声音仿佛在喉咙深处滚动发出,嗓音里浓浓的占有欲让徐酒岁不敢回答他的问题,伸出手细细揉了下男人的头发,她正想撒娇。

男人俯过身,头一偏,温热的唇瓣近乎于沉醉落在她的脚踝一侧。

她惊呼一声,下意识地往后缩。

却被大手摁住,瞬间动弹不得。

稀碎的吻落在了武士猫的猫尾,而后那吻绵延,武士猫张牙舞爪的猫脸被眷顾,最后神的恩赐降临于它爪中刀尖——

徐酒岁背部微僵,瞬间睁大双眼瞪着天花板,脑海之中炸成一片烟花只剩下空白,她几乎忘记了呼吸……

一滴豆大的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他抬起头,看向眼中含着生理冒出的泪水,泪眼朦胧的徐酒岁,指尖轻扫过她的眼角,嗓音低沉而温柔:“岁岁,抖成筛子了。”

她咬着下唇,弯着腰,指尖有些控制不知力道地狠狠抓着他有些汗湿的头发。

小小声用不稳的声音求饶:“你千里迢迢就是为了回来折磨我的么?”

“折磨?”他失笑。

她轻轻咬了咬下唇,红唇主动凑到了他的唇边。

他微微一偏脸,轻轻吻住她。

“这是给你的奖励,”他缓缓道,“赢了比赛,总得有些彩头……”

“我还以为你要为了裙子撕了我。”她一脸天真和讨好。

“嗯,”男人笑着道,“赏罚分明。”

男人重新低下头。

五感全失,只汇聚在武士猫刀尖那一吻。

……

“这么开心?”

“呜。”

泣不成声的呜咽。

大手“啪”地一下,不轻地拍在她肉多的地方,白嫩的皮肤浮现一丝丝红晕,男人撑起身居高临下地盯着怀中人那通红的脸看了一会儿……

忽然如有所悟。

“是不是早就想我这么亲你这?”

徐酒岁被他问得,面色从水润粉红,瞬间涨红到了耳尖。

潮湿的杏眸里闪过一丝丝有贼心没贼胆的慌乱,她伸手捂住他的嘴,结结巴巴道:“没有,没有,真得——啊!”

她的声音被撞碎。

男人的一只手撑在她的头旁边,转头亲了下她盖在自己唇上的掌心,续而俯身凑到她耳边,声音犹如花衣人手中魔笛,充满诱导:“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双手无力在空中抓了抓。

摇摇头死活不肯说。

男人低笑一声,附在她耳边轻声诱哄,哄到她头重脚轻,不知云里雾里……

最终,在他恶意卖弄以及捉弄中,最终还是像是在滚水中被撬开的蚌,“嘤嘤”地抓着他,用蚊子哼哼的音量,坦白从宽:“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说完,她真的臊到哭出声,一把抓过旁边的抱枕捂在自己的脸上。

抱枕被男人拿开。

他轻柔的吻落在她的唇上,浑厚嗓音中带着低沉、仿佛挠在人心坎上的笑——

“那今日徐小姐也算梦想成真,如愿以偿……我是不是该说一声,恭喜?”

推荐热门小说我毕业好多年,本站提供我毕业好多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毕业好多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9章 尾声(完1.0)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花开景年 只许喜欢我 黄粱客栈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七零年代小媳妇 萤火虫小巷 市长大人 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 美艳女教师 美德的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