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上一章:第245章 下一章:第24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车子一路直奔外事处。进门的时候, 高书记报了自己认识的那位干事的名字。门口守着的人就进去帮着喊人了。

高书记认识的这个干事年纪也不算大了, 二三十岁。叫郝大亮。据说当初也是自学外语, 学的很不错,这才有了这个机会。

而且人家现在也不是干事了, 是个副科长。当然,对外还要称呼其为科长。

还别说,人家这一身派头看着也格外不同。

高书记这个县委书记在人家面前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

“老高啊, 这事儿我可是尽力了,但是不好约。你也知道的,现在我们需要很多东西都要从国外进口。好多人都排着队呢。”

“知道知道, 这事儿是你费心了。下次你去南平,我请你喝酒。”

郝科长道, “咱也不讲究这些, 关键就是提醒你们, 回头讲话的时候要注意点。另外,我们这边翻译人才比较少。你们得自己去学校里面找翻译。”

高书记就看了眼苏曼, 苏曼道, “没问题。”

郝科长就看了眼苏曼,这才发现老高还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同志呢。

他顿时咳了咳。

高书记介绍道, “这是我们南平家具厂苏厂长, 这次主要是她来负责谈话。”

苏曼礼貌道, “郝科长你好。”

在女同志面前,男同志总是会收敛点的。特别是这女同志气质挺好。

郝科长立马客客气气道,“苏厂长你好, 这么年轻就当厂长了,年轻有为啊。”

苏曼道,“都是多亏了领导们的信任。这次也多亏郝科长帮忙了。”

“哪里的话,都是为集体办事,应该的。”

高书记见他这个态度,顿时酸了。

觉得这姓郝的特别不老实,对男同志和女同志还区别对待。难怪要安排去和外国友人接触。这样的同志就该去祸害外国友人。

寒暄了几句之后,郝科长就带他们去会客室里面详谈。

“这次排队的人不少,能给你们安排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很不错了。所以你们要自己把握机会。没办法,这整个湖江省也不是经常有这个机会和他们接触。这次还是因为我们湖江的钢材比较出名,慕名而来的。当然,省里不打算出口这些国家急需的物资,所以他们也不准备多留。”

苏曼了解情况之后,又问了问这次来的人的情况。

“国籍、年龄、爱好……郝科长都清楚吗?”

郝科长顿时好奇,这见个面不都知道了吗,还要提前问清楚?不过苏曼提了这个问题,他就照实回答了。

是M国人,叫詹姆·格林。平时就是负责这边的进出口商品的。很难说话。你们也知道,咱现在的国情啊,人家那是眼睛朝天看的。”

高书记一听就恨恨道,“有什么好瞧不起的,前几年还被咱们给打趴下了呢。”

“这话可别在人家面前说。这些资本家都是要面子的。”郝科长警示道。

当然,他也对这些外国友人没啥好感就是的。

人家瞧不起咱们穷,咱还瞧不起对方那些资本家的作风呢。

咱可是社会主义国家,无产阶级当政,吃不到一个碗里来。

交代了情况之后,郝科长就去找那个詹姆先生了。

人一走,高书记和赵县长就有些紧张。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外国友人。

“咱不会说洋文啊,小苏,你确定没问题吧。”

高书记紧张道。又问赵县长,“老赵,你以前当秘书的,应该懂点儿吧。”

赵县长翻白眼,“我当秘书又不接待这些人。你一个当书记的都不懂呢。行了,交给小苏了,怕什么呀。我一个当县长的都不怕。你一个当书记的胆子也太小了。”

高书记:“……”他这不是胆小,是稳重!

苏曼由着他们争论,稳坐如山。脑子里还在想着说辞。

几分钟功夫,郝科长就客气的引着三个人进来了。当先男人金色头发,国字脸,四十来岁的样子,身后跟着两个年轻男人。一个也金发碧眼高鼻梁。另外一个则是华国人。

进来之后,郝科长就给做了介绍。

态度殷勤的让高书记都看不下去了。庆幸自己不是在这种部门工作。

为首的国字脸就是詹姆先生。身后按个金发碧眼高鼻梁年轻人是他的助理大卫。而那个华国人,也不是真正的华国人,而是华侨。人家是詹姆先生自己带的翻译。这次是随行回国的。

一听这介绍,高书记和赵县长都看向那个华侨。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那位华侨小年轻:“……”

郝科长正想介绍苏曼这边的人,苏曼就用流利的英语开口了,“你好詹姆先生,我叫苏曼,见到你很高兴。”

她的口语说的很流利,比政府请的翻译还要好一些,顿时让詹姆先生眼前一亮。

他来这里最不喜欢的就是语言不通。每次说话都要人转达,而且总是不能表达出自己的意思。让人很不尽兴。

他也和笑着和苏曼打了招呼,“你好苏曼女士。”

虽然客气,但是也不免带着点儿傲慢。

苏曼也不在意,反正能从他口袋里掏钱就行了。

苏曼又给他介绍了自己的职业,以及高书记和赵县长的职务。

“我是一家家具厂的厂长。我身边这两位是我们当地的行政官员。”

詹姆先生就对着他们两人点点头。

高书记和赵县长完全不懂两人说的啥,一脸懵逼的看人家和自己点头,也跟着点头。

郝科长对于这一幕也是张了张嘴,心说这外语说的挺溜。见也用不上自己了,就赶紧出去了,只提示苏曼他们要争取时间。

双方刚坐下,詹姆先生就看了看手表,“我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聊聊你们的需求。”

见没外人了,苏曼也不装了,完全摆出自己当初在谈判桌上和人谈生意的架势,资本家的气质显露无疑。对于这些人,你态度再好没用,人家看的是利益。

资本家,就喜欢和资本家打交道。

她笑道,“詹姆先生,请允许我冒昧的问一个问题。这个会议室里面的沙发也是你们出口的吗?看起来很别致。”

“没错。”詹姆先生有些骄傲,“我们的工业是全世界最出名的。”

苏曼道,“款式确实很新颖。不过价钱也不算便宜。这一套,在M国的售价应该不低于五百美元吧。”

詹姆先生没回答这个问题,“据我所知,今天你们谈的是生产链的问题。”

“确实是生产链的问题,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如何让詹姆先生赚到更多的钱,一条生产链,对于詹姆先生来说并不值得一提。”

苏曼对于这个时期这些外国友人还是做了一些了解的。

这些人并不是政府人员,事实上,在那样的国家,有些岗位本来就是资本家来担任的。

这个詹姆先生其实本质上说的正规点是个中间商,说的直观点,就是代购。

只不过他代购的都是一些国家需要的东西,所以就成了外宾。

詹姆先生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直接说赚钱的华国人。

这个国家是个无产阶级国家,对于谈生意这种事儿,都很避讳。

他道,“这位女士,你说你可以让我赚到更多的钱?”

苏曼笑着道,“没错。我说过我是一家家具厂的厂长,我可以告诉詹姆先生你,这样的一套家具,只要给我们同样的材料,我们能做出来。而且人工成本,只需要二十元,是人民币。”

事实上苏曼还说的多了,这种一眼就是流水线加工出来的东西,别说二十元了,五元就行了。

旁边的华侨翻译看到苏曼这个神态这个语气,顿时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M国一样。

詹姆先生顿时嘴巴微张。

这一套家具,在M国的人工成本,没有五十美元,是搞不下来的。

“你们的人工很便宜。”

赵县长和高书记看这外国人都被苏曼说的吃惊的样子,顿时一脸不明觉厉。心里猜测小苏到底给人说了啥,把人家外国人也给镇住了。

苏曼笑道,“如果詹姆先生愿意,也可以是你的人工。”

“女士,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曼道,“詹姆先生,如果两百元人民币的价钱拿到这套家具运输回国,售卖给你们当地的民众,两百美元,可以卖出去吗?两百美元,应该很赚了吧。”

当然可以!

詹姆先生脸上不动神色。他脑子里也在算这笔账。

别说两百美元了,去除税务和一些运输成本,以及上下打点的费用,一百五十美元都可以赚到。

苏曼道,“我知道,贵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但是并不是家家户户都买得起昂贵的家具。中低层的市场是广大的。如果可以售卖平民化的家具,抢占国内广大的中低层市场,詹姆先生觉得,这不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吗?”

詹姆先生心里一动,挑眉道,“你是让我进口你们的家具?”

“不是进口家具,是代加工。我们可以完全按照你们的图纸要求加工,甚至直接用你们的材料进行加工。相当于你在华国,拥有一家工厂。优惠的人工成本,精湛的工艺。而且不需要你承担任何的办厂风险。我知道,在贵国,工厂倒闭也是常有的事情。”

詹姆先生脸色有些不好,但是心里却很意动。

他来这个国家已经有很多次了,但是从没有想过这方面。倒不是他没有眼光,而是这个国家的国情并不需允许他办厂。

而这个国家的厂子也是国有化的。

特殊的国情以及环境,让他不得不放弃一些想法。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竟然会听到这位女士说起来。

他也不看时间了,而是严肃道,“据我所知,你们的厂子都是国家所有。”

“没错,但是我是厂长,我身边这两位是工厂所在地的最高行政长官。相当于你们的州长。”后面一句话完全夸张说法。

詹姆先生这才正眼瞅了高书记和赵县长。

两人这会儿还处在云里雾里,只知道苏曼一直在说外国话,那个詹姆也一直在说,也不知道说的啥。

看着对方看自己,两人又是友好的笑了笑。

苏曼道,“他们对此很支持。当然,名义上,我们还是要走出口路线的。只是换一个说法而已。这也是给我们上层一个合理的交代。”

詹姆先生认真的考虑起来。做生意,总要货比三家。

苏曼见他犹豫,笑道,“詹姆先生是在考虑多寻找几家工厂进行比较吗?”

“……”

“抱歉我必须提醒你。你可能找不到比我们更合适的。”

詹姆先生不以为意道,“你们国家可是有很多家具厂的。”

“当然,但是想到用这个方法,并且同意的,只有我一个。而且,别的工厂都是有数位领导人,他们意见很难统一。而我,可以全权负责我们厂里的任何事情。另外,我身边还坐着我们的行政长官。当然,这些只是不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是,你找不到比我们更便宜的工厂了。你应该也清楚,我们首都和上海有两家最大的家具厂,但是因为当地的生活水平,他们的人工是比我们要高的。至于国内其他家具厂,规模却又比不上我们家具厂。而且,我们的工厂全国闻名。詹姆先生就算是想找加工厂,也应该是选择有实力的才行。”

詹姆先生也不是偏听偏信的人,“你们工厂的情况,我并不了解。”

“欺骗一位外国友人,对于我来说是非常不理智的事情。我们做生意都讲究长久,我需要国外广阔的市场,你需要我们便宜的人工。各取所需。当然,比起我赚的几元人民币来说,詹姆先生你赚的美元更让人心动。”

“你像是一位资本家。”詹姆先生道。

苏曼笑着摇头,“不,我是无产阶级,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是为了我的祖国。不过我爱我的国家,所以每一笔生意,我都会当做自己的生意来谈。”

旁边那华侨年轻人顿时脸色有些尴尬。然后看了眼詹姆先生,小声提议道,“詹姆先生,我们可以实地考察一下他们工厂。这个机会很难得。”

这个机会确实很难得。

低廉的人工成本在资本家的心中就是金钱。

想想在自己的国家开的工厂,各种税收不说了,光是那些工人福利工资,就让人头疼了。而且还要承担破产的风险。另外开厂的资金也需要不少。

这个女士说的条件很让人心动。

推荐热门小说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本站提供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45章 下一章:第247章
热门: 梦落芳华 乡村俏娇娘 叛逆的门徒 吞龙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与晨同光原著小说) 傻了吧,爷会飞! 沉香 佳期如梦 小师妹真恶毒 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