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上一章:第207章 下一章:第20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董部长道, “小赵啊, 我看老顾说的很有道理, 你可以安心回去等消息 ,不管省里同不同意, 对于南平来说,都是有好处的。你们也没白忙活。”

什么叫没白忙活啊,这就是白忙活了呀。

赵县长急的脑门都要冒汗 。

苏曼轻咳一下, 微笑道,“各位领导,按理儿说在公事上面, 我不该插嘴。可是刚刚顾先生言语中对省城家具厂十分看好,相比之下, 我们南平家具厂似乎就被比下去了, 对于这一点, 我希望能够发表一下我们南平家具厂的看法。”

赵县长松口气,“她是搞家具厂的, 在家具厂方面, 她比我有发言权。”

顾城看着苏曼道,“哦, 你觉得我哪一点说的不好?”

苏曼道, “当然不是您说的不好, 您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您毕竟没有去过南平家具厂,所以在进行对比的时候,得到的结果自然和现实有些不一样。”

顾城笑着道, “那你说说,有什么不一样。”

苏曼就笑着道,“第一点,规模方面,我们南平家具厂虽然只是县城家具厂,可我们却有五百多人,比省城家具厂确实小了一半,可如果是按照家具之乡的规模来算,这五百人的差距并不算什么。第二点,顾先生没有去我们两家厂子对比过,我却是亲自去考察过的。”

她露出微微自信的神色,“我可以大胆的说,我们南平家具厂绝对比省城家具厂更加优秀。这个优秀我是从各方面来说的,销售渠道,我们的渠道都是自己厂里开发的,而省城是是借助厂里现有的渠道进行销售的。发展速度,我们两年的时间,从我一个光杆司令,到现在五百多人的大厂,并且还在继续招人,说明了我们的发展潜力,反观省城家具厂,十年如一日。不知道顾先生是否了解过家具这个行业。”

她适时的抛出一个问题,让自己能够有机会继续往下面说。

顾城道,“不曾了解过。”

苏曼笑着道,“家具行业,除了木料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木匠工人。而木匠工人的培养和其他单位不一样,其他单位可能被一个师傅带一阵子,学会操作机床了,就可以出师了。可是木匠师傅的培养,却是要经过细心培养,还要具备一定的天分,才能锻炼出来的。我想,这也是省城家具厂没有扩大规模的原因,他们没有合适的木匠师傅。他们的学徒工只是在当做杂工,可能需要做多年的学徒工,才能培养出一个木匠工人。两位领导可能会疑惑,他们为什么不用心培养木匠。”

苏曼又抛出一个问题。

顾城和董部长都露出思索的神情。

顾城道,“因为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

“有这一方面的原因。毕竟学徒转正之后成了工人,就会占用以后很多名额。但是其实更重要的是,厂里从建厂开始,就不曾注意过这个问题。他们没有给工人们灌输带徒弟的重要性。所以一代代的师傅们就忽略了这个问题,时间长了,就会形成一些恶劣的情况,比如说,木匠工人会偏心嘴甜的那一个,或者会偏心沾亲带故的。而且为了自己的工作能够做的更快一点,他们会觉得带徒弟很费事,就会实行放养的状态。让徒弟们打杂自己学。这种状态下,能带出好的木匠工人吗?我可以这么说,省城家具厂再这么搞下去,一二十年之后,师傅们年纪大了,新的一代接不上力,就会出问题了。”

董部长严肃道,“必须提醒他们重视这个问题。”

苏曼叹气,“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想想,工人们已经多年来的习惯,想要强迫他们带徒弟,带好徒弟,给他们加任务,他们愿意吗?厂领导,都是要重视工人同志的意见的。那么问题来了,一个连基本的人才都无法培养的厂子,能把建设家具之乡的重任放在上面吗?招再多的人进去,都是一些生手,做出来的东西不好,那就是对老百姓的不负责任,家具之乡迟早要被老百姓谩骂。”

顾城本来还在想着省城家具厂有这样的问题,那么其他厂子是不是也有这样的问题,听到苏曼绕了一大圈,又绕回到了家具之乡项目上面来了,顿时就笑了,“听你这口气,你们南平家具厂没这方面的问题?”

“确实没有。”苏曼一脸自信,“我们家具厂之所以能够发展这么快,就是因为我们重视人才,从建厂之初,我们就给工人的身上加了担子,其中一个重要的胆子就是带徒弟,我们限制了时间和出徒的数量。他们从进厂之初就已经接受了这个安排,一直到现在,培养人才已经深入他们的内心。每一个学徒工进入了厂里,都能得到师父最进行的培养。休息时间,我们厂里师父轮班讲课,给他们加训。在这种强度的培训之下,我们厂里学徒工基本上一年就能出徒。两年来,最初的学徒工已经能够开始带徒弟了。两相对比,我们积极进取,人力物力相差不大,人文建设远超省城家具厂,省里选择我们,不是更省事儿吗?”

董部长觉得如果情况真的和苏曼讲的这样,扶持南平家具厂确实有利。一个厂子,物资都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人才。

顾城听到苏曼说的这些话,对她了解也更加深刻。他觉得小北那小子还真的没吹牛,这小姑娘确实非常优秀。

不说别的,在一个省级领导面前侃侃而谈,毫不怯场,而且还说的条理清晰,言之有物,就更不容易了。

他不得不承认,苏曼说的这番对比,让他对南平家具厂重视了几分。锐意进取的兵,总比已经安于现状的兵更加具有战斗力。

在建设家具之乡的问题上面,省城家具厂确实显得没那么有优势了。

不过光这一点,无法说服省里的那些人,“这不是可以说服省里其他领导的理由。有困难就克服困难,这是其他干部们的观念。在他们心里,带动了省城家具厂,不止可以给省里带来效益,还能够带动其他地区和县里。而如果只培养南平家具厂,到时候受益的,只有一个南平。从大局上面来说,选择省城家具厂更合适。”

还来……

赵县长觉得这个老顾是诚心找茬。但是看董部长还挺支持的样子,他只能憋在心里。用眼神暗示苏曼,好好应对。他是没法的。这个老顾太厉害了,他招架不住。之前准备的话都说完了,没话说了,帮不了忙。

苏曼端着茶杯喝了口水,她不嫌弃这个老顾话多,事实上也因为他话多,所以她和赵县长才能在这里坐这么长时间,说这么多话。才能更有机会说服董部长,到时候地区给省里提交申请的时候,董部长才会坚定的支持他们。而不仅仅是看在赵县长哭穷的份上拉一把。

她继续道,“刚刚的一切,都是基于两个家具厂的立场上谈的。确实也是可以克服的困难。但是家具之乡有必须建立在南平的理由。这个就回归到了赵县长一开始说的那意思,南平不止是为了南平自己,也是为了全国其他的县里摸索一条出路。建设南平家具之乡,不仅仅是要建设一个家具之乡,而是为了寻找一个新的模式。省城可以扶持家具厂,一定层度上面帮助其他县城,可是全省多少县城?省里这点好处分下去,能给县里解决实际问题吗?”

赵县长道,“那肯定不能呀,到时候也是杯水车薪。”

苏曼道,“董部长,顾先生。我认为,湖江省就如同一个母亲一样,其他县都是她的孩子。这么多孩子,光靠一个母亲养育,能让他们过上好的生活吗?这个母亲又能保证养育他们多长时间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孩子们各自发展,寻找出路,当一个孩子成功之后,可以借鉴这样的经验,帮助其他孩子们一起致富,这样,才会实现共同富裕。所以,只有南平才具有代表性,家具之乡只能在南平。”

顾城安静的听完苏曼说的这些理由,听完之后就笑了。从话题结束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被这个女同志给带进去了。

这个女同志如果一开始说出家具之乡建立在南平的理由,那么他可能会提出,在其他县里建立家具厂的建议。毕竟比南平更适合建厂的地方不是没有。择优录取也是省里其他人会考虑的问题。

可这个女同志一开始就把这个范围圈在了南平家具厂和省城家具厂之间对比。

让他后面下意识就考虑到这两个厂子。并且在经过一番对比之后,南平家具厂的优势太过明显,以至于后续,他考虑的问题的时候,也更加偏向南平家具厂。

这样一来,再提出家具之乡必须建立在南平的理由。南平的优势就更高明显了。

顾城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不过这个话题确实不用继续讨论下去了。

他笑着点头,“你说的这些理由,确实有道理。如果我是省里领导,我到时候会投一个赞同票。”

听到顾城表态,苏曼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谢谢顾先生支持。”

赵县长的心情却可以说是惊喜了。觉得这简直是峰回路转。这个找茬的竟然还表态了。

而且他也不傻,董部长能够容忍人家问这么多问题,还聊了这么久,让他们有这么多时间讨论这个问题,这说明这位老顾肯定是个省里领导。

所以今天来,可以说是一箭双雕了。今天这日子挑的太好了,太对了。

董部长也看向顾城。他就觉得顾城今天挺奇怪的,一直问问题,实际上就是在给南平的同志提供机会。要不然平时哪里会吭声。

不过董部长自己也觉得南平这个家具厂的小同志说的确实有道理。不管是从选择省城家具厂和南平家具厂,还是是否搞这个南平家具之乡上面,这些理由都是很具有说服性的。

不过董部长不想让南平这边太过骄傲了,所以并不准备马上表态。免得他们忘乎所以,失去进取心。

董部长道,“现在毕竟不是在省委会议上面,所以我暂时不发表意见,不过小赵啊,你们这个南平之乡既然要搞,肯定也不会只靠着省里吧。你们自己也要先搞起来。”

赵县长立马道,“我们已经自己在积极行动了,木材厂选址都选好了,马上就要动工了,地区那边也答应帮我们搞好宣传工作。不过领导,省里这边是否能够支持我们的宣传工作?”

董部长挑眉,“你今天就为了这个来的?”

“……不不不,顺道顺道,这不是正好谈到这事儿上面了吗,我就想得到老领导您的支持。没办法,我们南平太难了。南平人民就盼着有人拉一把。只要拉一把,我们就能一往无前的往前走。”

顾城笑道,“老董,我看他们也是费了一番苦心了。”

“我也看出来了,”董部长笑了笑,“要省里这边怎么宣传,太过分可不行。”

赵县长高兴道,“我懂,我也不能拿这事儿让您为难。咱们只需要在全省各个和其他省里接壤的大路上面竖起牌子,写上一些南平家具厂的名字就行了。让来往的同志们知道有我们这么个地方。另外,我们还想在省里通往各地的长途汽车上面也刷上我们南平家具厂的字样,我们可以给他们的车子配备凳子。还有火车站,码头,都竖起这样的牌子。最好是能在火车,船上面都搞这样的字样,留下我们的电话号码。我们也不让他们白做这些,我们还会给他们一部分座椅作为补偿。”

董部长听完之后,有些好奇,要说在大路上面树牌子还能理解,这和墙上刷字是一样的道理。可这在车子和船上面刷这些是搞什么?

董部长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移动广告。不过稍微想想之后,就明白这个好处了,车子走多远,广告就打的多远。这南平的同志可真会想啊。

推荐热门小说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本站提供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07章 下一章:第209章
热门: 误入迷局 百媚生 海上华亭 穿成人间失格了怎么办[综漫] 南风知我意 剑噬天下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 你的温柔比光暖 万丈红尘之轻 好想睡到自然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