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上一章:第203章 下一章:第20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算是全家人第一次在一起过一个这么丰盛的年了。饭桌上的氛围十分热闹温馨。

兄弟几个轮流给老两口敬酒, 感谢他们把家里看顾好了, 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的在外面打拼。

李春花和苏铁山这么多年, 可感觉到了几个儿子终于长大了。以前那就和二愣子一样。

现在还知道感恩。

两人微微红了眼睛。

敬酒之后,还和往常一样说起自己今年的工作成绩。老大家里都比去年进步了, 一个去了县里当了城里工人,一个去了公社当了干部。正儿八经的工人和干部了。

老二家里也很不错,老二媳妇也是正式工了, 老二自己呢今年帮着公社养了猪,养的还不错,今年还在公社被表扬了。得了个养猪先进者的奖状。

老三已经是厂里的小组长了, 大小也是个小干部了。至于大闺女苏秋月,在学校成绩不错, 今年也得了优秀学生的奖状回来了。有了这奖状, 以后分配工作肯定不会差。

至于苏曼, 那当然是最优秀的。优秀的没话说了,简直就是整个老苏家的定海神针, 航海指路灯。也是李春花和苏铁山的骄傲。

也是因为有了苏曼这个对比, 所以老苏家其他人即便今年进步了,也没太过骄傲。毕竟和自己妹子比起来, 那还差得远呢, 嘚瑟不起来。

不过甭管咋样, 这些孩子们单单一个人的成绩放在别人家里去,那都是特别了不起的,现在都在一个家里。还都是自己的孩子。李春花和苏铁山常常做梦都要笑醒, 这会儿坐在饭桌上听着他们说起自己的成就,听着心里就激动的说不出话了。

只能在饭桌底下手牵着手,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养的孩子都这么出息,还能有啥不满足的呢?

毕竟几年前时候,李春花唯一的愿望,还就是撒泼耍赖的为家里多争半勺糊糊而已。

李春花笑着道,“都有出息,不过还是得和你们妹子学习,别得了点儿成绩,尾巴就翘起来了。”

“……”和妹子学习这个难度有点儿高。

“奶,我们和姑学习,”小草和小石头边吃,边用带油的嘴喊道。

小米粒抬着头看苏曼,“学习,我要上学。”

李春花看着自己带着的三个娃,笑眯眯道,“瞧瞧,还是我带的娃出息。”

吃完年饭之后,一家人又围着炉子烤火。炉子上面又烤着红薯和花生,香喷喷的味道时不时的传出来。

苏曼对于这种安心的氛围很满意,就趁机开了个家庭会议,把之前在县里商量过的在县里安家的事儿拿出来说了。

“我厂里开春就能继续动工,两三个月的功夫而已,我到时候也没时间回来,咱趁着都在家里,把这事儿给定了。”

李春花道,“我和你爹商量过这事儿了,咱也不是这里的人,当初也是逃难过来的,也没啥舍不得的。走也行,反正以后没啥事儿,也能回来住。”

苏铁山点点头。他其实有些舍不得,想留下来养猪。可是老伴这么多年跟着他吃苦了,现在闺女孝顺,接他和老伴去享福,他总不能拖累老伴了。

李春花又瞄了眼自己儿子儿媳妇,“我可说好,孩子们自己安排,我不能带着去你们妹子家里。”

“哎哟娘,咱们可没这么想过。”林雪菊立马喊道,“咱又不是那种爱占便宜的人,咋能让妹子帮着咱养娃呢。”

这要是以前还真会,可现在都是要脸的人。而且两口子都是拿工资的人,日子都过得去,犯不着占便宜丢人。

林雪菊看了眼苏大柱,又看着苏曼,“我和大柱商量好了,先在厂里弄个三十平的房子,大柱在厂里上班,孩子就在厂里那边上小学,到时候吃饭就在食堂吃。这么大的娃了,也没啥不放心的。我到时候住在公社单身宿舍里面,工作也更方便。”

听到林雪菊的话,两个孩子乐坏了。两孩子没怎么进城,但是也知道城里好,有好吃的,好玩的。

就是舍不得爷奶,小石头问,“爷奶也进城吗?”

李春花感动了,“进的,爷奶都进城。”

小草儿问道,“那妈也进城吗?”

林雪菊摸着她的脑袋,“妈得工作,放假就去看你们。一个星期去一次。你们和你们爸一起过日子。”

俩娃想着平时爸爸偷偷给他们塞零花钱的日子,虽然有些失落,不过心里还是高兴的。

小米粒儿歪着脑袋看自己妈,她才四岁,不懂什么叫进城,只知道肯定是大家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了,以后见不着了。有些舍不得, “那米粒儿也进城吗?”

宋玉华笑着道,“也进城,你还能和哥哥姐姐一起玩。”

小米粒儿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

宋玉华也和家里人道,“我准备在城里先租个房子,让米粒儿去厂里托儿所,平时下班了去接。我都打听了,厂里还有退休老阿姨帮着带娃,一个月给五块钱就够了。”

苏二柱道,“我每周放假就去去看他们娘儿两。”

苏三柱还没成家,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这么一安排下来,李春花和苏铁山也没啥牵挂了。成了家的都有自己小家的安排,连孙子孙女们都安排好了,他们两老也不用操心了。

两人平时在城里没事儿的时候,还能去看看孙子孙女,也不用惦记。

等住够了,再回老家这边来养猪。这日子可比谁都过的好。

李春花笑眯了眼。

晚上回房间守岁的时候,苏秋月高兴的趴在床上,“妹儿,我感觉家里过得好幸福啊。变化太大了。当初姐这么努力学习,不就是为了进城里当工人吗,结果咱家这么多工人了。”

苏曼正在看书,听到这话就看她,“努力学习?不是努力造假?”

苏秋月脸一红,“多少年的老黄历了,还说这个干啥。”

“我也不想说,可你得争气。”苏曼能没有意见吗,她看着自己那主线任务进度条里面的百分之九十五的字样,就是在那里动都不动了,她能不郁闷吗。

就差几个点,她就能改造自己的身体,拥有健康的体魄,到时候想怎么工作都成,不用现在这样怕冷怕热。

苏秋月摸着脑袋委屈道,“我咋就不争气了,我现在可是优秀学生。”

“那你给我说说你的理想。”

“努力进省城,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不是努力进省城,嫁个省城人?”

苏秋月摇摇头,“不不不,我早就已经改变了,我和你说啊妹儿,我从你的事业成功里面看到了以前看不到的东西。嫁省城人算啥啊,咱得自己成为省城人,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咱自己硬气了,嫁人的事儿不是随便选吗?就比如说你本来可以选个比崔知青好的,可你为啥选了他,那还不是因为你有本事,可以任性的选自己喜欢的吗,是不是?”

苏曼看她片刻,然后看了看自己的任务进度表。进度条依然没变。

“你说的是真心话?”

“当然真心,妹儿,姐也是会改变的人。别总是拿从前的眼光看我。”

苏曼有些想不通,躺在床上问789:“怎么回事,她这思想这么自立自强,算是三观很正了吧,还要怎么改造?家里其他人,我看也都挺出息的。那个进度条不是卡住了吧。”

“本系统设定是不会出错的。”

苏曼脑子里回想了一下,又有些怀疑李春花同志,毕竟李春花同志几十年的老观念,想要彻底改变不容易。

想着到时候也要住在一起去了,也有更多的机会改变,就干脆不想了。

大年第二天,苏曼就离开家里去县里了,开年的事儿太多了,她还和赵县长约好了,要去拜访上面的领导们。可不能在家里享福了。

看到苏曼离家,李春花就把家里其他人孩子都往外赶了,让他们回厂里的回厂里,回单位的回单位,别在家里窝着。人这一窝着,就容易没出息。

苏大柱苏二柱苏三柱苏秋月:“……”

……

与此同时,崔向北也收拾好了行囊,准备离开京市,回湖江去。

老崔家这个年过的太过安静了。连架都没吵,除夕夜吃完饭,崔向北就回房间去想事情,崔卫国则在客厅里面抽烟。李淑华一边给自己男人做思想工作,一边又去安慰自己儿子。结果两个人都是倔脾气,谁也不乐意退一步,关系就这么僵着。

过年第二天崔向北提出要走的时候,李淑华眼睛都红了。“才回来几天呀。”

“妈,我会经常给你写信的,可我不想在这边待着。”

“你爸那个人太固执了,咱不管他,你别不想回家啊。这里是你的家,妈总是在这里等着你的。”

“我会的,如果有时间,我就回来。”

崔向北拎起行李就走,两人下楼的时候,崔卫国还坐在客厅里面,听到动静,也没抬头看,眼角的余光瞄到了崔向北拎着的行礼包的时候,一下子站起来了。他想起上次儿子离家下乡的场景了,脾气就上来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老子说你几句,你就离家出走。”

崔向北满脸坚毅的看着他,“我这次不是离家出走,我是去上学。我会和你证明,我不是怂包,不是孬种。崔卫国,你就好好的看着。”

说完就大步走了出去。

崔卫国气坏了,气的在家里转圈,然后还去窗口看。看到母子两人真的都不见了,就赶紧打开门跑出去了。两人早就不见踪影了。

小兔崽子!

一直将儿子送上车了,李淑华才回来了。家里冷清清的,她心里特别不痛快,也不给崔卫国做饭吃,就让他挨饿。

过年了,勤务兵也被放了假,崔卫国就饿了一顿,见李淑华躺在床上和他怄气,他也硬气,自己跑去厨房里面做饭,差点把厨房都给烧了。

李淑华闻到糊味了跑出来看。就看到崔卫国在厨房里面捣乱,赶紧跑过去往锅里倒水。

“崔卫国,你干什么?”

“吃饭,你不给我做吃的,还不让我自己做?”

李淑华红着眼道,“我为什么不给你做吃的,你心里没数?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你还和他吵什么?”

“那不是吵架。”

“对,那是你在找他胡闹。反正别人的儿子可以读大学,我儿子为什么不可以。咱两这么多年的牺牲还不够吗,崔卫国,我们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他要是没了,你崔卫国还能生第二个吗?”

生不出来了,崔卫国身体早就在战场上伤到了。

“崔卫国,我只想我儿子能好好的。别人的儿子可以念大学,我的儿子也可以。他是军人的儿子,可他也能享受和别人一样的权利!难道你就要看着咱们变成老高家那样吗?”

崔卫国捏紧了拳头,僵硬的站了片刻,拿起自己的帽子,往外走,走到门口,他道,“他还让老子看着他,老子就看着他怎么折腾。折腾不出来什么,老子一辈子瞧不起他。”

推荐热门小说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本站提供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03章 下一章:第205章
热门: 大宋仁宗皇帝本纪 只要998老攻带回家 直到时光的尽头 佳期如梦 乡村欲望:禁忌的诱惑 重生之锦年 因为风就在那里 初恋爱 是刀先开的口 年华是无效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