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上一章:第168章 下一章:第17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苏三柱把鸡蛋放食堂那边, 让食堂每天给苏曼煮着吃。

第二天苏曼去食堂拿早饭的时候, 就拿到了一颗煮熟的带壳鸡蛋。正宗的土鸡蛋, 香喷喷的。和她在系统里面买的那种味道还不一样。

苏曼一问才知道是苏三柱放这边的。说是她砖厂的大哥让人给送过来的。

听到砖厂,苏曼就知道咋回事了。

说苏大柱他们给她送东西, 那是不可能的。

倒不是他们舍不得。而是他们没这个意识。苏家的男人口袋里都是不装钱的,以前是交给老娘,现在发工资了, 也要上交给媳妇。苏家男人没买东西的习惯,就更别提送东西了。

你让他送东西,他可能会直接送钱。

苏曼吃着鸡蛋, 就想着自己还有个没名分的未来对象。

这几天忙着,电话也没接。苏曼就去办公室给他打了个电话。

也得亏了崔向北现在每天都在办公室里面整理资料, 要不然还真接不到电话。

一听是苏曼的声音, 崔向北心里乐滋滋的, 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听苏曼道,“鸡蛋我吃了, 挺好吃的。谢谢你啊崔向北同志?”

“不, 不客气。”崔向北心里满满的高兴,“都是找老乡买的。老乡家里那鸡蛋舍不得吃, 我就和他们换。你要喜欢, 我就还去换。”

“不用啦, 我这边不缺吃的。别倒腾这些。我这几天挺忙,忙完这阵子,咱再说其他的。”

说其他的, 说啥?

崔向北心里动了动,盘算着通知书的日子,嘴里道,“好。正好我这阵子也交接工作。咱好好努力,一起进步。”

苏曼还要赶去交通局那边,也说不了两句,电话就给挂了。

因为这么一个电话,崔向北一早的心情就飘起来了一样,高兴的不得了。

他不知道别人处对象是还咋样的,可他觉得这种感觉很不赖。

而且现在还没处上呢,等处上了,肯定更好。

崔向北心情愉悦的整理好这边要交接的资料,就和高厂长那边请了假,要去县里各地出差,检查养猪的情况。这夏天正是猪容易出问题的时候,可不能马虎了。

临出发之前,他又给家具厂那边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依然是苏曼的秘书。

崔向北让她转告苏曼,自己要去出差,砖块要是有啥事儿,就和厂里联系。

其实主要目的就是让苏曼知道,他出去忙了。毕竟是快要有对象的人了,不能让对象担心。

苏曼倒是还真没长那份心,听丁玲说崔向北去出差了。知道他去忙了,也没惦记。

她就没觉得崔向北这个人会吃亏。有文化会打架,完全不用担心。再说了,还没处上呢。她现在也不会提前履行作为女朋友的义务,于是一心埋头苦干。

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终于将县里的道路了解清楚了。

光是这个还不够,苏曼还了解了码头的大客户,了解哪几个县里比较离南平比较近,而且需要运输货物多。

最好是那种有矿产资源需要运输的。

搞定这些资料之后,苏曼就和龚局长,还有高县长一起挑选了几个地方去出差。

先去的是小冶县。

小冶县城有铁矿石,以冶炼钢铁为主,所以叫小冶县。

县里有铁矿石,所以他们还搞了一家钢铁厂,光是矿场和钢厂,就养活了半个县城的人。这是南平羡慕不来的。

要说他们唯一的不好,那就是交通不便利。被群山围绕。山也不高,挺平缓,但就是阻碍交通。

之前他们一直走汽运,往省城那边运输。反正他们有钱,也不差这么点儿运输费用。

后来南平宣传之后,他们发现南平这边稍微近点儿,关键是免费,所以就往南平这边走。

因为他们有钱,所以苏曼就挑中了这个县城。

来到小冶县之后,苏曼就羡慕起来了。这县城可比南平要大多了。一水儿一样的土黄色工装。不用说,都是一钢厂的。

高县长也是挺羡慕的。在这里当领导,只要不犯错,基本上就是坐着发展的。

毕竟啥厂子都可能倒,钢厂是不可能的。不止不会出问题,还会得到国家的大力扶持。

他问苏曼道,“小苏,你觉得这县里怎么样?”

苏曼严肃道,“看样子他们有钱,修路的钱肯定拿的出来。高县长,咱没选错地方啊。”

高县长:“……”

因为小冶县使用了南平码头的事儿,所以两边还有些交情。高县长带着苏曼他们来的时候,得到了热情的招待。还在人家县城里吃了顿饭。不是周一也不是周末的,竟然还吃上了一顿肉菜。

吃完之后,小冶县的县长就招待他们去办公室聊天。

双方县长扯了一会儿闲话之后,高县长才道,“今天过来看了看,你们这县里发展真不错啊。钢厂的工人,气质就是不一样。”

小冶县的古县长边抽烟,边笑。脸上一脸骄傲自豪。

高县长笑着道,“不过啊,这交通方面,好像不大便利。”

古县长:“……也不是不便利,我们和省城的路还是修的很好的。很便利。”

“可你们去县城,也太远了。要六个小时吧,我们南平,只需要四个小时。坐船的话更快,顺流而下,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古县长就觉得这南平县是来找茬的。

苏曼道,“高县长,其实小冶县的交通也不算差,反而还挺四通八达的。除了省城之外,他们南靠有河的东河县,北靠我们有江的南平县。挺好的。”

古县长诧异的看了眼苏曼,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副局长还帮着他们这边说话呢。

果然是年轻人,喜欢讲真话,实事求是。

龚局长点头,确实是这样的,不过小冶县和南平还有东河,好像路都不好走吧。我记得,他们来我们南平,还要别的县城绕道。白白耽误两个小时的时间。”

古县长脸一沉,心道耽误什么,我们有矿!我们不怕绕道!

苏曼笑道,“路不好走,修路不就成了呗。小冶县这么富裕,修个路还不简单?回头路一修,四通八达,想去哪里都成。”

古县长一听修路两个字,就听出点门道来了。

他看向高县长,“南平这边今天是为了修路的事儿来的?”

高县长笑道,“老古,你也知道的,我们最近在搞建设。林书记自从修了个码头之后,就特别重视县里的基建。惦记着修桥修路。这不,就派我们出来考察了,看看哪里适合修路。想合作一起把路给修了。”

古县长笑着摇头,“我们小冶县就是修路,也不用和你们南平修啊。”

高县长道,“这事儿我们不是专业的,要不,咱把搞交通的同志叫过来,和我们县里的同志一起合计一下。分析分析这个路修还是不修。我都来了,就是走个过场,也让我走走,回去好和林书记交代。你也知道他个性强。”

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古县长就打电话,让交通局的同志过来 。

小冶县交通局也是来了两个局长,一正一副。正好和苏曼他们职位相当。

听说南平县想找他们修路,他们就笑了。其实自从他们的货物往南平那边运输之后,他们就想到,南平迟早有一天要修路的。毕竟修了路,才能够让他们其他县城的同志走南平那小地方去。

没想到来的还挺快。

他们把华州地区的小地图拿了出来,指了指两边的位置,小冶县的交通局长就道,“是该修路,这要是不修,路不通,我们以后迟早还是要去省城那边的。”

苏曼一听,就知道这是遇着明白人了。

也笑了,“这路确实要修,要是不修,好好的小冶县就只有省城这一条路可以走了。路那么远,每天要浪费多少时间和资源呀。这要是打通了,整个小冶县的格局也就活了。想去哪里都能节省时间了。”

龚局长也道,“没错,我们南平码头虽然比不上省城,可是我们比他们也有优势,我们这边货物少,不用排队,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装货上船。关键是,这路如果修了,可比去省城要近。”

小冶县这边的局长就看了眼两人。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南平是有备而来。

他镇定道,“可是我们修不修无所谓,反正这些年也走过来了。习惯了。我们的矿石该运出去还是运出去,不耽误。”

苏曼笑了,“这话确实是的,确实也不耽误,但是对小冶县也没啥好处吧。不修路,小冶就永远就那一条路走,我们龚局长上任之后,南平修了路,修了码头。这可都是成绩呀。”

高县长笑道,“还别说,我也沾了光了,路和码头都是我上任期间修的。”

龚局长笑了笑,他才是捡了大便宜呢。这都是县里做的决定。

南平这边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开心。倒是让小冶县这边的人不好想了。

古县长不用说了,县里是不穷,可也没啥政绩。毕竟每年都一样的成绩,你能够说那是自己做出来的政绩吗,不能呀。

而小冶县交通局就更不用说了,和南平的交通局比起来,他们确实是一事无成。

刚刚那点儿傲气也就被打下来了。

小冶县是有钱,是富裕,可和他们小冶县交通局的政绩无关。通往省城的那条道,那是早八百年前就通的。

高县长劝道,“老古啊,咱其实也不在乎政绩,可是修路这件事情,确实是利国利民的事情。是对老百姓有好处的事情。以后路通了,小冶的老百姓就能去我们南平那边坐船,多方便呀。”

古县长看了眼自己这边交通局的两人。

局长脸色有些不好,本来想着还想让南平这边求着他们修路,这样到时候就能让南平掏钱修路了。

可人家也是明白人呢。至于副局长这边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顶头上司都说不出话了。

最后还是古县长这边问道,“那要是修路,你们准备怎么修。”

高县长就将方案给说了。南平没钱,所以修路得让小冶这边修,到时候南平码头可以让出几年的使用权来抵债。然后等有钱了,南平这边可以再将钱给补上。”

小冶县的干部们:“……”

这可真是太不要脸了。

空手套白狼呀。

高县长道,“我们可是亏大了,我们如果用码头抵债,那可是双倍的抵啊。相当于你们花同样的钱,可以多用几年。小苏,你给这些同志算算这笔账。”

苏曼就给他们算了起来了。

“路是迟早要修的,就算咱南平不提这事儿,难道小冶县就永远不修?肯定不是呀。既然迟早要修,这笔钱肯定还是要花的。现在南平加入进来了,小冶花了这笔钱修路,不止得到了一条路,还能得到一个码头多年的使用权,这个使用权价值修路资金的两倍,相当于你们赚了一条路。”

“……”听着有那么点道理。

“另外,路修好了,这可是小冶县的政绩啊。对于小冶县的各位同志来说都是成绩。”

“第三,这也是最重要的。咱们南平不是一个普通的县城,它是一个有着码头的县城。我们的八一码头现在得到了区里的拨款扶持,还在扩建当中。越来越多的货船停靠在我们的码头上面。打通了通往我们县城的道路,以后小冶县格局从此就不一样了。这就和当初修省城那条路的功劳一样呀。甚至,我们南平比省城还要近,还要方便。功在当代,立在千秋。这带来的利益,是无价的。”

“总结起来,这路修了,就是赚了。不修,那就亏大了。而且我们南平选择还有很多。一两个县城的路不通,对我们来说不一样。毕竟我们有码头,哪里都能去。”

高县长总结,“小苏说的很清楚啊,老古,你自己说,这路修了之后,对你们是不是利益更大?我们南平也不是不愿意出钱,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毕竟对于你们来说,就修一条路,而我们南平还要和其他县城修路,那可不是一两条啊。等以后我们赚钱了,肯定还。”

至于啥时候还,这个说不清楚了。反正咱们也不赖账,还不起这不是还有码头吗?

古县长咽了咽口水,看了看自己交通局的同志。

这两位还在趴在桌上算账。似乎是在算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

古县长没等他们算明白,他自己心里觉得好像也不算亏。

人家也不是不给钱,还双倍的还呢。这不就相当于,是南平修了这条路吗?路修好了之后,小冶县就多了一条路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本站提供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68章 下一章:第170章
热门: 私藏的情书 营业对象他不太对 硬核快穿 世家(下) 神座待我[快穿] 闪婚后爱之娇妻难为 莫负寒夏 再度沦陷(gl) 白月光掉马之后 乡村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