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上一章:第154章 下一章:第156章 (抓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苏曼是个理智的人, 有些事儿不能太贪心, 不能自己一口吞, 得拿出来分蛋糕,让大家一起吃。

这样就保证自己能够一直吃, 还有人平摊风险。好处都自己一个人占了,这不就成靶子了吗?

所以拉高厂长进来,这是迟早的事情。不止高厂长, 她还准备拉上服装厂朱厂长。

这两家都是县城老单位,有规模,有关系。

而且都是自己的老朋友, 老合作关系了。自己够了解他们,也靠得住。关键是和林书记关系好。算是一个锅里吃饭的。

不过这事儿没搞好之前, 她也不准备说的太早。

自己这边多掌握点消息, 回头分好处的时候, 当然也是要多分一些的。毕竟多劳多得嘛。

参观完码头之后,林书记高兴的请大家一起去国营饭店吃饭。

这还是林书记第一次请客。

这位县里的一把手平时节约, 他自己都很少进国营饭店吃饭。就更别说请客了。

请的人也不多吗, 也就两桌。

再看看那桌上的菜,几个清汤小菜, 肉菜也就一个大白菜肉片, 其他就是咸菜粉条, 连青菜都少。因为冬天青菜难得。

苏曼顿时对这些老干部敬佩不已。

吃饭的时候,林书记就提起了租船的事儿。

让各个厂里去报计划,回头县帮他们去船运公司那边联系货船。

苏曼闻言, 好奇的问道,“林书记,这货船单位能买吗?”

这话一出,整桌子的人都安静了。

买船?!

这小姑娘心好大。

高厂长的眼皮子一直跳个不停。埋头吃饭,也不看苏曼这边。

林书记笑着道,“单位当然是能买的,可不便宜。这可和买车不一样。”一艘货船,怎么着也是大几十万的事儿了。

朱厂长笑着道,“小苏,你们这家具厂财大气粗,还想买船呢。”

“不不不,我也就是问问。好奇而已。我这不是年纪小,有些东西也不懂吗?”苏曼笑着道。她当然不是随便问问,而是想知道县里有没有买船的想法。

毕竟在她未来的很多计划里面,码头是重要的一环。有了码头就少不了货船,这些信息都要了解清楚才好为未来的发展计划做好准备。

朱厂长笑了笑,这小苏有啥不懂的,懂的比谁都多呢。

除了这事儿,苏曼也没再开口说其他的话,大伙儿吃好喝好。谈谈明年的计划,一顿饭也就结束了。

等大伙儿散场之后,苏曼就说要会和林书记这边汇报一下工作问题。

办公室里,李秘书给两人泡了茶。

苏曼喝了口茶,就和林书记说起了今年厂里的效益。

“厂里现在效益好,每个月收入多,我们欠的外债基本上还清了,还有结余。现在我们厂里一百多个工人,还是供不应求。可以预计,等走水路之后,效益会更好。”

林书记本来心情就好,听到苏曼说起工厂的事儿,心情就更好了。

“说起来这码头确实修的好啊,我前几天还琢磨了个事儿。你说咱县里这要是全县养猪,到时候猪肉是不是也能靠着走水运拉外面去?”

苏曼立马道,“当然可以,林书记,咱南平现在可真是越来越红火了。这都是因为您的英明领导。”

这要是被人拍马屁,林书记还得不高兴。可苏曼这种有能力的人说好听的话,林书记心里就觉得高兴了。在他这里,对县里有贡献的人,啥缺点都能美化成优点了。

“还是你们这些同志的努力,才能有今天啊。说起来当初建码头的事儿吧,你和小崔也是出了力的。一个提建议,一个出点子。要是年轻人都和你们这样,那就好了。”

“比咱们好的年轻人多着呢,咱国家以后会国富民强。”苏曼笃定道。她可是亲眼看过那个强盛的国家的。没人比她更有信心了。

林书记又笑了起来。今天这心情实在太好了。

看着林书记笑的开心的样子,苏曼觉得这铺垫差不多了,这才笑着道,“林书记,我今天在码头那边看到大片大片的荒地啊。那边荒地,县里有啥用途吗?”

林书记道,“到时候会建一些房子吧,毕竟要管理码头也需要人。还得建临时仓库。防着遇着天气不好的时候,码头上的货物有个地方放置。”

这是苏曼早也想到的。毕竟码头上肯定是会有仓库的,这是常识。

“那面积需要的大吗?我们厂里明天肯定要扩大了,我寻思着要建个新厂房了。要不然厂里不够用,耽误我们搞生产。码头那边空地多,我觉得就挺好。”

林书记道,“你是觉得那边离码头近,运输方便吧。”

苏曼点头,“是有这个考虑。”

林书记脸上有些感慨,“小苏啊,你在这些老同志里面虽然年纪最小,但是看问题却看的比他们远。你还是第一个提出要在码头那边建设厂房的。其他同志都不想动了。”

苏曼觉得这和时代背景有关系。一个厂子搬迁是需要大动作的。

限制很多。

而他们在国营单位里面当领导,最终还是为单位工作。并不是为自己经营企业。当然不会想那么多。维持一个厂子的正常运转,产生效益,这就是一个厂领导能够做出的贡献了。

而苏曼自己不一样,她已经把家具厂当做自己的厂子一样经营了。因为她要靠着扩大厂子,让自己级别上来。

其他厂长可不一样,他们已经那个年纪了,厂子的规模也都不小,他们有资历,随时都可能会调走,调去更好的单位去。

苏曼心里明白,可嘴里也不能这么说,而是帮着解释两句,“厂子搬迁确实需要考虑太多问题 。光是工人的生活问题就不好解决,毕竟工人都生活在那个区。我们家具厂那是新厂,操作的空间就大了。”

林书记当然也理解这些困难。可他自己本身就是个喜欢折腾的人。觉得只要能折腾的越来越好,那这些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穷则思变嘛。南平这么穷,再不变以后还不得穷成什么样儿了。

所以他对苏曼就特别欣赏。毕竟苏曼这个爱折腾的性子和他一样。

“码头那片空地县里要的不多,其他的你自己去挑吧。回头和规划局那边去办手续。”

苏曼道,“用的范围可能有些大,我们家具厂自己还准备建设大仓库,以后保证供货量。还要对方木材啥的。另外我们可能还要建职工房。那边离城区有点儿远。我得为工人创造便利的生活条件。”

听到苏曼要折腾这么多东西,林书记没觉得麻烦,反而觉得高兴。

他都能想象出来苏曼在码头那边搞出这些之后,荒芜的码头变得有多热闹。

没准以后在码头那边还能搞个城区出来呢。

“行,都行,你自己去土地规划局看那边的地有哪些空的,自己去挑,挑好了就备案。”

林书记还特意给县里规划局那边打了个电话,和他们说了一下情况。然后让苏曼到时候自己过去。

苏曼都没想到这事儿就这么容易。

离开办公室之后,立马就去规划局那边办事儿。

规划局这边有县里的地图,那一片土地还没规划使用,都标注着呢。

苏曼看这那大片的地,心里就感慨。

这样好的地段,以后那是要抢破天才能用的。而且还得竞拍才能拍到。

哪里像现在啊,只要报计划就随便挑。而且因为厂子是国有厂子,所以这国有的土地也是免费挑的。

这待遇真好。

苏曼用自己的眼光挑了几块面积特别大的地。离码头最近的就用来建仓库,稍远的距离的就建厂房和职工房。

等土地的手续办好了之后,她就回了厂里。看着批下来的土地申请单子,苏曼就开始做预算。

花了几天的时间,苏曼这预算就搞出来了。觉得八九不离十了。她就打电话,邀请高厂长和朱厂长吃饭。

高厂长一听还请了朱厂长,就道,“就请了我们两?”

“那可不,我就和你们最熟了。”

高厂长有些犹豫,但是又想去。毕竟每次自己这边好歹也是有好处的。

高厂长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不会吃鱼,又偏偏喜欢吃鱼的人。时常被鱼刺给卡到喉咙,还是惦记着吃口鱼肉。

“那成吧。”

苏曼没请他们去国营饭店,就在家具厂这边吃饭。让食堂那边的师傅单独炒两个菜,便宜实惠。吃完之后方便去会议室谈工作。

朱厂长来了坐在饭桌边上,看着这一桌菜就打趣道,“小苏啊,你这个厂长可真是精打细算啊,厂里都这么赚钱了,请我们吃饭还在单位食堂吃。”

苏曼道,“我这菜也不比国营饭店差了。菜都是大菜,说句实话,这比前两天吃的差了?”

她说的是前两天林书记请吃的那顿饭。

朱厂长说不出话了,那真是好太多了。林书记请吃饭,他们就吃个气氛,说菜好,那真是闭着眼睛说的。

苏曼又笑道,“而且,我这么精打细算,那也是有原因的,我这不是准备集中力量办大事吗?钱得花在刀刃上。”

旁边一直默默吃饭的高厂长就抬起头来,心道来了来了,这就来了。

朱厂长偏偏还往套里钻,问道,“你这是准备办啥大事儿呢?”

苏曼笑着道,“吃饭,咱先吃。吃完之后,我给你们看个好东西。保准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东西。”

朱厂长被吊胃口了,吃饭都吃的有些不香了,“就不能吃完再说?”

“那不成,我怕先说了,大家待会儿都高兴的吃不下饭了。”

朱厂长还想追问,高厂长摆了摆手,“老朱啊,你就让我吃口饭成不。咱年纪大了,禁不住饿。”

朱厂长:“……”

想着待会儿要谈公事,高厂长吃的特别多。心道咋样也要赚点儿。

家具厂的饭菜,不吃白不吃。

朱厂长则惦记着苏曼说的好事,没咋吃。

吃完之后,苏曼就带他们去了会议室里面。

丁琳给他们一人泡了一杯热茶过来。

朱厂长连茶都没喝,就问苏曼到底是啥好事。

苏曼就拿出了自己在规划局那边拿的批条。

高厂长和朱厂长一看,苏曼这是在码头边上划了地了。

那地方们都没看上。高厂长是因为砖厂需要烧砖的土壤,所以不方便搬,没想过。高厂长则是因为服装厂在县城中心,地理位置十分的优越,所以也没想过。

这会儿看到苏曼这拿的这几块地,也没觉得有啥稀罕的。

“就这,对我们有啥好处?”

苏曼认真道,“我是这么想的。咱这整个湖江省,也不是每一个县城,每个市区都沿江。所以咱们县里这是不是也可以为他们提供方便之门。以后他们也能走水运,这样可以节省汽运的成本。但是货物搞过来之后,也不一定能马上上船,是不是得存放着?咱这边就建设几个大仓库。以后给他们用。他们就给点租金就够了。”

朱厂长和高厂长听完之后,对视一眼。

朱厂长道,“咱么这么小的码头,人家那边都不一定知道。”

“这都不是事儿,咱可以写稿子把咱们的南平八一码头给宣传起来。宣传方法很多。咱还可以让销售部的同志去谈。你们说,这要是搞起来了,是不是很赚?我是准备成立一个家具厂码头仓库。平时空着的时候,我们就废物利用租出去。”

这事儿苏曼也能让县里说不出话来,毕竟现在很多国营厂子就这么干的,空着的仓房仓库都会对外出租。收入归厂子所有。这也是保证国营企业的利益。

这还叫废物利用?

两人顿时无语,朱厂长和高厂长心里都有些郁闷了,他们之前咋就没想这头上来呢。他们就想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事儿了。还没想过玩这么一手的。

小苏这要是搞成了,以后家具厂这可又多了一只下蛋母鸡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搓了搓手,心里惦记着,等离开家具厂之后,他们也去拿地皮去。

也搞仓库。

苏曼不用猜就知道他们这小心思了。“最好的几块地皮,我已经搞到手了。离码头最近,面积最大的几个地方。你们说我要是搞起来了,其他人那仓库是不是成摆设了?毕竟咱码头也没那么大。货运量也就那么多。”

“……”

两人心里的小火苗顿时熄灭了。眼巴巴的看着苏曼。

朱厂长道,“小苏啊,我相信你今天叫我们来,肯定不止为了告诉我们这个消息。”

高厂长道,“那还用说吗。小苏和我们都是老熟人了。是不是?”

苏曼笑着道,“我今天喊你们来,那当然是要好处一起拿了。想当初咱家具厂建厂的时候,你们两家厂子对我们的无私帮助,我一直铭记在心呢。有好处的事情,我当然也不能落下你们了,要不然咋对得起咱三家这么好的关系?”

“我就说小苏这人实诚。”朱厂长乐坏哦,笑的满脸开花。“小苏你说,这事儿咱要咋办?”

苏曼认真道,“当然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大家集中力量,把这事儿办成了。有汤一起喝,有肉一起吃。

高厂长觉得自己误会苏曼了,这么好的事儿,就算要他出钱出力,那也是应该的啊。

别人想要这么个机会,都不一定有呢。

而且建厂房也要不了多少成本啊,人工也要不了多少。最费钱的砖块,自己厂里就有,到时候自己该厂房,那当然是按照成本价来拉,要不了多少成本。

朱厂长就问苏曼,这个要咋出钱咋出力。先谈好了,谈好了好回去准备。这不开春就要运行了吗,咱得动工啊。天气虽然冷了,可咱先把地基给挖了,这不是也能盖一点吗?

苏曼就道,“这盖仓库要的就是钱和地。地,我已经给了。至于钱,就由你们出了。”

“……”

会议室里面沉默下来。

高厂长和朱厂长又对视一眼。心情有些复杂。小苏这明摆着一分钱不花啊。那地皮是公家的啊,被她给占了。现在拿来充数,自己这边拿的可是实实在在的钱啊。

高厂长心道自己刚刚就不该那么早下结论。

朱厂长有话说话,“小苏,地和钱,不能这么算。”

“那我也出钱,但是我们占的就要多点。要不然我这又准备地,又出主意的……我就算同意,我们厂里同志也要对我有意见啦,说我胳膊肘往外拐,自己厂里就能搞起来的,非得让给其他厂。大家都是做厂领导的,也都知道身不由己。咱们得民主,得服众。我要是这么搞了,我这个厂长以后还有啥威信?一个不为厂里谋福利,把好处往外送的厂长,他们都能对我满意?”

这话可让朱厂长和高厂长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们总不能说工人意见不用考虑吧。

他们要是敢说出这种话,以后别在工人阶级里面混了。

苏曼又道,“将心比心,你们自己有钱有地,会来找我不?”

“……”这话就太直接了。高厂长和朱厂长心虚。觉得那肯定不会找啊。

因为心虚,他们倒是对苏曼要求没那么高了。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儿,再去为难苏曼,确实有些不大好看。关键是人家也说了,要顾着厂里其他人的意见呢。

当然,心里这么想,嘴上还是要说漂亮点。

朱厂长虚伪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小苏啊,你这话可说的太见外了。咱当然也要找你啊。咱三家那是过命的交情,是不是?”

高厂长含糊的点头。

苏曼道,“那这事儿,你们准备咋样,按照哪种方法合作?”

朱厂长道,“我个人认为,还是你们出地,我和老高出钱。老高,你觉得呢?” 出钱只是一时的,可带来的收益那是一直有的。以后自己服装厂的货那不是也能有个地方存放吗?”

高厂长当然也是这么想的,“我同意。”反正自己厂里到时候就拉砖出来。钱都不用拿。

苏曼高兴道,“那这事儿咱就这么定了。

接下来他们就开始拿着苏曼拿回来的那块地皮的图形商量着怎么建仓库,建设多大。需要花多少钱。这事儿得赶紧搞清楚,然后抓紧时间把仓库给建起来。

苏曼就直接甩了一份预算表给他们。这就帮他们省事儿了。

高厂长和朱厂长看了之后,心情更复杂了。

有了这层关系,三家之间的合作就密不可分了。高厂长寻思着自己和苏曼之前还有个强强联合的合作项目,比如说买家具厂的东西,就可以获得砖厂优惠的事儿。

现在正好朱厂长在这里,他就准备把朱厂长给拉下水。

就主动提出了这事儿。

朱厂长道,“我们的衣服不愁卖。”

高厂长酸溜溜道,“是不愁卖,十多年了,之前三百多人,现在还是三百多人,你是觉得自己干的挺好是不是?”

朱厂长:“……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们还收了个二厂呢。你们呢?”

“我们……我们这不是也和北河那边搞合作,在那边请临时工吗?”

“那为啥不干脆多请几个正式工呢,还不是因为养不起?我们厂里现在可是下定决心大干一场了。这么好的事儿别说我们没带着你。回头我和小苏都赚好处了,你到时候来找我们,那条件又不一样了。”

朱厂长:“……”

苏曼觉得这果然是老朋友之间互相了解一些,瞧瞧高厂长这句句都直击朱厂长心口了。

朱厂长仔细想了想,就提出合作也没关系,但是他们服装厂要和家具厂一样,只要买了他们服装厂的服装,就能在砖厂便宜拉砖,可以在家具厂便宜卖家具。毕竟我们的名气,是我们三家里面最大的。我们的服装也卖的很远的。”

高厂长:“……”

苏曼比高厂长有底气,自信道,“卖的很远是真的,可这名气……服装的竞争可是最大的啊。首都的服装,上海的服装……省城的服装……”很多话直接省略,可这其中代表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们的家具可不一样了,已经在省城那边站稳了脚跟,口碑和省城家具厂也不相上下了。”

朱厂长放弃了和家具厂平起平坐的想法,但是要保证和高厂长平起平坐。就是如果在服装厂买服装,可以在砖厂便宜拉砖。谁让高厂长这边名气最小呢。而且砖块成本还那么低。

高厂长:“……”

高厂长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了。说来说去,还是烧砖厂让人瞧不起了。

有啥好瞧不起的,他好歹也是个大厂。

回厂里去了之后,他就把崔向北给请办公室来了。

把自己在家具厂这边的糟心事儿就和崔向北说了。

“小崔啊,我们要有集体荣誉感,要争口气啊。不能让人把咱们的脸面踩在了脚底下了。咱这张脸还得捡起来,还要让人看得起。”

崔向北努力的憋着笑,皱着眉头,装作凝重的样子。

“行,我这阵子都会一直在砖厂里面。我们搞出来的新瓦片已经有眉目了。我看很快就能出成绩了。”

高厂长道,“那养猪的事儿怎么办。哎,你说林书记怎么就把你给安排去养猪了。”

崔向北道,“没事儿,我最近都一直管着砖厂这边,等入冬了,下雪之后田地里没活儿干了,我再安排养猪场的事情,也没我多少事儿,我就搞个培训,不耽误砖厂这边的工作。”

高厂长就放心了,“你是个好同志,我还是相信你的。”

他觉得只要不和家具厂那边对上,小崔也是个信得过的人。努力上进,技术过硬。

推荐热门小说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本站提供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54章 下一章:第156章 (抓虫)
热门: 爱豆家里有道观 妙手调香 快穿之白莲花黑化指南 清白之年 禁庭 逃婚100天:甜妻偷生一个宝 发光体 半仙印 酥油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