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苏曼给郝主任说的这些话, 可都是有实实在在依据的。

为了增加说服力, 她还将之前报纸上被批复的那张报纸给找了出来。都是前几年的旧报纸了, 也是苏曼为了让自己在工作中得心应手,才会翻看这些过时的报纸。

报纸上当然没有主席同志的批语, 但是这文章是实打实的,后来也确实形成文件下发了。文件也被苏曼借过来看过。

只不过很多的公社并没有完全执行,目前为止, 男女并没有同工同酬。

但是这报纸上明确的给出了数据,堡子村在提高妇女待遇之后,调动了妇女同志的劳动积极性, 导致当年粮食增产。

这报纸,郝主任之前并没有看到。

郝主任文化程度也不算高, 能够坐上这个位置, 也是建国初期一起奋斗过来的老同志, 有资历。但是因为文化程度并不算特别高,郝主任她没有看报纸的习惯啊。

至于之前主席同志下的那个批语文件, 她就更没机会看到了, 因为那是公社书记负责的。

而之前公社书记,也不是现在的程书记。

看到报纸之后, 郝主任心里的底气更加足了。

妇女同志的力量多大啊。

调动了她们的积极性, 粮食都能够增产呢。

这年头, 最精贵的是啥?当然是粮食!

为了粮食,一切都可以靠边站!

两人合计了一番,苏曼就负责和去会议室那边安抚这些女同志, 而郝主任则去找程书记借人。

到了会议室里面,苏曼就看到这些人在抹泪互相诉苦。诉说自己在生活中的不容易了。

她们都是在婆家过的不如意的,本来以为就这么熬日子算了。

可公社妇联的公演,给她们带来了希望。

按着她们婆家的说法,那就是让老实的媳妇们变得不安分了。其实受苦也并不知她们这些人,只不过还有一部分人,依然选择沉默而已。

这些妇女同志们看到苏曼进了会议室,就泪眼婆娑的看着她,“这位干事,我认得你,你上过戏台子的。咱这事儿,到底能不能管啊。你们演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呀。”

苏曼将自己的笔记本拿了出来,然后掏出一支笔,很正式道。

“这事儿管,当然是要管的。管的什么程度,我们还要了解你们的真实情况。现在,一个一个的来登记情况。将自己所遭受的待遇原原本本讲清楚。不许夸张,也不许隐瞒。要知道,你们进了这个门之后,这就不属于你们家里矛盾了。咱妇联不管家庭矛盾,咱管的是犯法这事儿。”

她这番话顿时让这些妇女同志们哭不出来了。

一个脸上还留着巴掌印的女同志问道,“同志,那,那要是犯法这事儿,有啥后果不?”

苏曼问道,“你这是担心那些人?”对于这种被打了还要心疼对方的人,她就懒得管了。

女同志紧张道,“……这倒不是,就担心万一他们受罪了,找咱们麻烦。”

苏曼笑了,“放心吧,我们管这事儿,一定要让对方吃够教训。”

“好了,要是没问题,就来我这里登记情况。”

又有一个女同鼻青脸肿的女同志举手道,“同志,那到时候能不能就吓唬吓唬,不打我男人。”

苏曼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咱妇联是干正事的,没时间吓唬人。有这时间,我们要多解救更多的受苦女同志。你要是不告,可以离开。但是你要想清楚,是不是还想护着那个把你往死里打的人。要是没有咱妇联管,你可能要被打一辈子,你是不是能受得了一辈子挨打。”

“……”

“就是,你不登记,别耽误咱们登记。”一个瘦弱的女人走到苏曼面前,“这位干事,给我登记,这日子我过不了了。”

她伸出自己的胳膊,露出手上的伤痕,还撩起衣服给苏曼看身上被打的痕迹,“我婆婆黑心啊,担心被人说闲话,不打我的脸,就打这让人看不到的地方。”

苏曼严肃道,“先坐下,你说,我写!”

程书记办公室里面,郝主任正在给程书记朗读报纸上的文章,朗读完了之后,又拿出那文件,“程书记你看看,主席同志都重视妇女问题。男女平等,妇女能顶半边天,也是主席同志亲自说的。咱作为基层干部,责任重大啊。”

程书记仔细的看了看这些文件。

他也才来这边没两年呢。

这文件他也看过。不过当时生产队里面不好执行,男同志们都不积极干活了,觉得不公平,执行力度就不好。后面就搁置了。

现在又闹出这事儿来了。

程书记喝了一口茶,“妇联的问题,找民兵去参与,会不会闹出问题来。”

郝主任道,“不会不会,我们又不是乱抓人,我们是要取证的。有证据,那就是犯法的事儿啊,对于犯法的人,民兵难道不该抓他们?”

程书记点点头,是该抓。

郝主任又道,“咱负责取证,他们负责抓人。咱这都是为了公社广大人民群众服务啊。咱提高了妇女同志的地位,提高她们劳动积极性,让大队的粮食增产,这对于咱们北河公社的意义重大。您看看人家这堡子村,人家都被亲自批示了。程书记,为啥会被亲自批示?一是因为主席同志重视妇女权益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因为他们走在了前面,敢想敢做啊!这次县里不是也因为咱妇联工作走在前头了,还夸咱们了?”

程书记沉默的喝了喝茶,权衡利弊。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才道,“也不能随便抓人,引起老百姓的恐慌。”

郝主任立马保证,“只抓典型。要不然咱也忙不过来。”

程书记就让自己的助理干事小王将民兵营许营长找了过来。

许营长是退伍军人,为人正直,一听是妇联这事儿,立马表示没问题。

当着程书记的面,就给安排了两个民兵营长的士兵。让他们以后就跟着妇联执行任务。

“要是到时候人不够,就找大队民兵连的人。”

郝主任感激的握住了许营长的手,“许昌国同志,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等苏曼这边登记完了这些妇女同志的个人情况,郝主任就领着两个民兵营的士兵,雄赳赳气昂昂的过来了。

这阵势又让这些来告状的妇女同志一惊。

“小苏啊,这边工作处理的咋样?”郝主任声音洪亮道。

手里有人了,她现在说话都带风的。

“都登记好了情况,待会儿去公社卫生所那边找大夫验伤,咱就可以出发了。”

郝主任一拍桌子,“好,咱出发!”

有女同志问道,“出发?去哪儿?”

苏曼道,“抓人!”

“……”

这次去下面队里抓人,郝主任并没有喊办公室那三个吃干饭的一起去。

这事儿既然是她和小苏做起来的,那别人想都不要想着占一分便宜了。

既然不喜欢干活,那就继续吃干饭吧。

郝主任没提,苏曼当然也没提,路上还在和789道,“哎,我那些同事们不爱干活,我就替他们干了吧,同事之间,本来就是该互相帮助的。”

789圣母本母,对宿主依然保持最初的幻想:“……宿主,你真的不是为了圣母点吗?”

苏曼道,“有圣母点吗?”

“有啊。”

苏曼笑道,“那就好。”

“……”

经过公社大夫的验伤,梨子山大队的陈大春媳妇被打的最厉害,都被打出病根了。所以她们首先去的是梨子山大队。

郝主任直接就找了梨子山大队的妇联主任陈主任。

陈主任看着这个架势都惊呆了。

这风风火火的是要干啥啊?

“郝主任,咋没提前通知咱啊,这有啥大事儿啊?”

“事儿大了!”郝主任哼了一声,“残害妇女,我们都做了宣传了,你们大队竟然还有人干这样的事儿,这是完全不把组织当回事。你这妇联主任工作没做好啊。”

陈主任:“……”

苏曼道,“陈主任可能也是一时疏忽了,要不然这次让陈主任带队,咱一起去抓人去?”

陈主任瞪大了眼睛,“抓人?”

“当然抓人,这些封建残余思想的,旧社会的毒瘤,必须抓。”郝主任气势汹汹道,“小陈,你带队,咱抓人去。”

“去谁家啊?”

告状的妇女紧张的走了出来,“我,我是大春媳妇。”

郝主任道,“去大春媳妇家。”

陈主任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看着郝主任这凶巴巴的样子,只能前面带路。

可这会儿人还在队里干活呢。家里没人,就一个老太太。不顶事儿。

郝主任就在陈大春家里等着。

苏曼还趁着机会找老太太进行求证,“你儿媳妇是不是被你儿子打的。”

老太太对妇联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想法,毕竟妇联的同志也上过门,“这是他们小两口的事儿。”

“所以是被你儿子打的?你就回答是不是。打了还不敢承认?”

老太太道,“是有咋样,那不都是她不懂事,不知道伺候男人吗?咱以前日子不都这么过过来的?”

然后开始骂骂咧咧,骂儿媳妇不懂事,给干部们添麻烦了。自家的事儿咋能麻烦公社干部过来呢。

既然女同志被打的事儿已经承认了,苏曼和郝主任对她这骂骂咧咧的话当做没听到,只让人去通知陈大春回来。

没一会儿,陈大春就回来了,看到自己媳妇的那一刻,怒火中烧,一脸愤怒的就跑过来,跳起脚就准备给自己媳妇来一脚,郝主任道,“抓人!”

于是没等陈大春一脚踢出来,人就被按到在地上了。

“啊——”

陈大春的老娘吓得乱叫。

眼看着自己儿子就被两个民兵用草绳子给捆住了。

“这是干啥啊,你们这干啥抓人啊?”

老太太急的要哭。

陈主任也吓坏了。“郝主任,这,这到底是干啥啊?”

苏曼道,“根据我国法律,故意伤害他人……综上所述,陈大春犯法了。”

老太太急的拍大腿,“那是我儿媳妇啊!”

陈大春也嚷嚷道,“我打我自己媳妇,咋就不行了,你们不能抓我。”

“她是国家的人民,是公社的社员,她就受到法律的保护。之前也给你们做过教育的。还不懂?”

陈大春老娘当然知道这事儿,可他们觉得这都是乱来,打自家媳妇,咋就轮得到别人管嗯。谁也管不着。

之前妇联也没管过啊。咋这突然就来抓人了。

“大春媳妇啊,这可是你男人啊。你让人放了他吧,咱以后不打你了。”

大春媳妇果然有些害怕,求助的看向苏曼,也是希望能够网开一面。

早就知道这些妇女同志心肠软,又害怕事儿,苏曼就将他们之前的按过手印的供词拿了出来,“这是你作得证词,你要是说没这回事儿,你就是作假证,那该抓的就是你了。”

“抓她,就抓她,她作假证。”老太太立马喊了起来。

大春媳妇红着眼睛一咬牙,“告,我就是被他打成这样的!”

既然是为了杀鸡禁猴,郝主任当然不会抓了人就走。而是在这队里等着人家下工。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这些社员们下工了,郝主任就让陈主任通知社员们集合。然后当着大伙的面,将陈大春犯的事儿给说了一遍。

“这人,我们是要移交到公安机关去的。该劳动改造的就劳动改造,该关的就关。你们大伙儿都看看,谁要是敢再欺压女同志,这就是你们的处分!”

下面有些喜欢一言不合就揍自己媳妇的男人顿时都变了脸色。

特别是看到陈大春被捆的紧巴巴的,脸上灰头土脸的样子,脸色就更难看了。

郝主任又表扬了陈大春媳妇,“这才是新社会的具有思想觉悟的新女性,大家要像她学习,勇于和毒瘤做抗争。”

郝主任还故意道,“欢迎举报这样的行为。我们妇联如果知道,绝不姑息!”

下面的社员们议论纷纷,心里都有些慌,然后想着自家有没有磋磨媳妇的情况。

人群中刚添了一个女娃娃的陈家婆婆更是一脸庆幸,自己接受了教育,没扔孩子。要不然这会儿被捆的肯定是自己了。

等郝主任一行人捆着人准备去下一个生产队的抓人的时候,陈大春老娘哭着跟在后面,“大春,我儿子哟。你们啥时候放他回来呀。”

苏曼道,“啥时候改造好了,知道尊重女同志了,啥时候就回来。”

陈大春老娘一听,又哭喊起来,“大春啊,你好好改造呀。我回头好好收拾那个恶婆娘。”

苏曼道,“要是被我们知道你们因为这件事情对当事人进行打击报复,视为对组织上的处分不满。陈大春就要多进行改造。”

被捆的紧紧的,嘴还被塞住的陈大春:“……”

推荐热门小说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本站提供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彩虹琥珀 夫贫妻娇 万界天尊 斩春 四个假哥哥都宠我 撩仙幕 金盏花 女人现实男人疯狂 轻易放火 唇间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