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046.

系统消失良久,好不容易上回线,就发现自家宿主被一群兵哥哥拿枪指着勒令从车上下去,数个红点落在他们身上,稳稳瞄准他们的要害部位。

【这怎么了?你犯事儿了?】系统纳罕极了,莫名有些兴奋,难道在这种大和谐的写文环境里,作者还能写出个法外狂徒?

叶南重:“……你这盼着我出事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咳,怎么会……】系统与世界法则相关联,这么点功夫也弄清楚了前因后果,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又悄然无声了。

叶南重没有感觉到下线的电流感,知道这看热闹的系统还在,登时没好气的咬了咬牙。

军区大院站岗的就算不认识叶南重,也是认识陆瑛和小章的,甚至还有两个是小章在部队的战友。

双方的氛围不算多剑拔弩张,解释清楚又出示了手令后,瞄准他们的红点就尽数收了回去,一扭头,发现谢东东被人从车里拎了出来,反剪双手压在那辆被打爆了两个前胎的丰田上搜身。

谢东东不敢反抗,他脸色几变,眼神慌乱无比,已经不见之前的疯劲,好像是才反应过来。

他看到叶南重他们和那群当兵的相谈甚欢,下意识就喊,“叶——”

“报警吧。”叶南重对小章平静的吩咐,“就说有人意图谋杀。”

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往大了靠了,走刑事案件,又是在军区重地行凶,谢东东再没脑子也知道厉害,瞬间就煞白了脸。

果然,那头一听这地址,撂下一句“马上出警”,就风风火火的挂了电话。

大概是瞅着这事情居然就这么轻易解决了,系统无聊的下线了。

谢东东有兵哥们看着,车被扣在门口,小章也留了下来顺便跟战友们叙叙旧情,叶南重先带着陆瑛去见了陆臻。

两人一路步行,索性陆家的院子也不算远。

陆家前几代都是军人,这房子是陆爷爷当兵的时候分的,后来陆爷爷死后,就给了陆臻,陆臻他们在这里呆惯了,也就没搬出去。

摁了门铃后,是一个腿脚不便的老退伍兵来开的门,这人原本是爆破兵,在一次爆破行动里炸毁了容,退伍后无处可去,陆爷爷就收留他在家里当勤务兵,同陆臻他们感情都不错,也算是陆爷爷的半个儿子。

陆瑛叫他一声伯伯,叶南重也跟着叫了一声。

“小叶啊,好久不见,长高了不少。”这位伯伯先是跟叶南重打了声招呼,才看向陆瑛,语气就明显亲昵些,拍了拍他的背。

“放心吧,你爸今天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也和气点好好说话,别又吵了起来。”他像个正经长辈一样的叮嘱。

陆瑛不怎么乐意的鼓嘴应了一声。

“瞧瞧,让你跟你爹好好说话,你还委屈上了,这嘴都能挂一油壶了。”伯伯笑着摇了摇头,放他们进去。

叶南重听他那么笃定陆臻今天不会动手,还以为是陆臻心情好了,进了客厅看着满屋子的人才知道,感情是陆瑛的帮手们都在啊。

就连跟陆家其他亲戚不通来往的应城一家也在,今天应该是陆家半年一聚会的日子。

陆瑛也想起来了,美滋滋的跑过去挨个打招呼,还缠着陆夫人撒娇卖萌讨吃的。

陆臻刚挂上电话就看到自己那糟心的儿子,瞬间就绷着脸喝骂了一句,“二十多岁了,你这像什么样子,站没站相,哪里像我的儿子。”

“是是是,不像你的儿子,我是我妈的儿子。”陆瑛说着做了个鬼脸。

陆臻气的差点撸柚子上去揍他。

叶南重上前喊了一声,将包里的文件夹和水果都提了出来,他没料到陆家有这么多人,就买了一点沙糖桔。

“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陆夫人赶紧接了过去,看了眼身后黏黏糊糊跟上来的陆瑛一眼,笑着调侃道,“我家这小子出去了大半年都不知道买点东西回家,还是小叶上心。”

叶南重被夸得赫然无比,他这真是第一次拿出这么寒酸的拜访礼,摸了摸鼻子扭过头去。

陆臻打开文件看了一眼,当即就夸起他的字,两人又说起门口那件事。

“那个谢东东,以前是你们团里的吧?”

“是。”

“我看网上说你们关系不好,甚至在舞台上都直接吵起来了?”陆臻这样问着,语气里却是半点不信的。

陆瑛向来不懂他爹这些弯弯绕绕的话,当即眉头一皱就火了,桌子拍的震天响,“老陆,你儿子混不吝也不至于去欺负人吧?小时候还没被你打够啊?我敢吗?再说你就算不信我,叶哥你还信不过吗?你不是经常说他稳重内敛,小小年纪就懂得换位思考,还让我多学学吗?”

“你怎么能听信外面的一面之词不信任我们呢?”陆瑛失望的叹气,“老陆你怎么回事,是不是膨胀了?”

陆臻:“……”

他额头突突跳,拳头都攥了起来,眼睛在往外冒火。

叶南重赶紧打住陆瑛没过脑的话,直接跟陆臻挑明了,“陆伯伯问我这个,是不是查到了什么东西?”

陆臻赞赏的看了他一眼,都瞪了一眼自己懵懂摸后脑勺完全一副先天性智力残缺模样的儿子,唉声叹气的。

他提示了一句,“上头最近有意整顿一下娱乐圈的不良风气。”

娱乐圈的不良风气可多了去了,而且很多东西全都是在犯法的边缘大鹏展翅,比如说煽动粉丝离邪/教就是进几步的距离,阴阳合同离偷税偷税经济犯罪也就一步之差。

其实每个行业内部的问题都差不多,只是娱乐圈刚刚发展起来,牛鬼蛇神多一些,需要好好敲打一番,杀鸡儆猴以儆效尤什么的,最少将这些遏制在一定范围内。

还是之前说的,水至清则无鱼,叶南重也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一天。

这样倒好,国家下手整顿,说不准他那个小破公司也跟着一块玩完。

P&C影视这个看起来红火的子公司要倒,叶氏肯定不乐意,自然也会抽取钱出来。可叶氏已经被他抽走了二十亿,再抽个一点,项目绝对出问题,资金很可能被套牢。

蝴蝶效应之下,叶氏怕是危矣。

巴不得破产的叶南重乐见其成的很。

然而他算无遗策偏生想漏了一点:P&C影视在他的决策下不断开展着项目,上头根本没有收成,哪来闲做阴阳合同或假账?

……

叶南重坐了没一会,小章就进来了,警察已经来了将谢东东拷走,让他们出一人去做口供。

陆瑛好不容易回家团团圆圆的,自然是叶南重跟着警车去了,小章也被留在陆家吃饭。

谢东东这事要说严重不严重,要说不严重也严重,全看怎么定义。你要说是自己技术太菜,误将油门当刹车踩,也找不出错来,要说是蓄意谋杀,架势也确实像,而且在大院门口闯哨岗,那绝对得从重处罚。

叶南重其实觉得奇怪。

谢东东再恨他们也不该恨到当街行凶的地步,而且还是舞到了军区大院面前,当时他那眼神挺疯的,被枪吓破了胆拎下车的时候出了一身的汗,可跟先前那个不管不顾要撞车跟他们同归于尽的架势完全不同,居然还想跟他求救。

叶南重想不通谢东东前后表现不一致。

等到了警局,正好看了谢东东的审讯。

谢东东年纪小不经事儿,警察一问就全招了:“我先前在跟朋友喝酒,喝的有点多就吵了起来,我开了车冲出家门,因为气的懵了头,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就看见了叶南重和陆瑛……”

警察打断问了一句:“你是在哪喝的酒?”

“西山别墅。”谢东东老实回答。

西山别墅正是叶家宅邸所在的那个别墅区附近的另一个别墅区。叶家宅邸准确来说不能算是别墅,10年建成的,叶北青刚开公司赚了一笔项目款后买的,只用了三百万。

在当时看来,用这个价买房子,那可真是有钱没处花了。

而西山别墅是山间别墅,开发商还费尽心思挖了一条渠,引的高山水库的水,弄成了能跑游艇的地方,又添加了很多公共区域设施,愣是造出了小心游乐场。这浩大的工程去年才竣工,应城先前有预定一栋,还说等有时间了带朋友去玩玩,不过后来应城自己找到了事业,一直住在市中心,这边的房子只怕是早就不记得了。

那块地方的二层小别墅都需要两千万,谢东东手下那栋是地理位置最好的,少于五千万拿不下。

而据叶南重所知,谢东东大手大脚花钱如流水,赚的加上爹妈给的勉强能填补上花的,连买奖的钱都要找盛世报销,哪来的五千万买房?

警察也是这么问的。

谢东东别别扭扭又理直气壮的道,“老……盛总给我的,我是盛世的一哥,也是盛世的太子爷,手里还握着他的把柄,他当然要好好巴结我。”

盛世是谢东东父母投资的公司,占股很多不怎么赚钱,而且谢家近来也确实有意抽取资金,碍于谢东东才没有动手。如果谢东东真的抓住了什么把柄到他爸妈面前参一本,盛世当场破产也不是不可能。

由此,盛老板丢五千万出来当封口费倒也正常。

叶南重对金融圈子了解颇深,也对资本家们习惯拿钱堵嘴的操作方式很熟悉,这些事情稍微一想就通透了,警方却一头雾水。

他们抓住这个点,“什么把柄?”

“这跟这件事没有关系,我可以选择不回答吧?”在这件事情上,谢东东倒是骨气上来了。

警察皱眉听他一而再再而三强调跟这件事没关系,也就没再抓住这个点,继续问了下去。

可惜谢东东想当个嘴硬的表率,偏偏骨气的技能失效不超过十分钟,他突然浑身抖了起来,抓心挠肺坐立不安的样子。

叶南重看他汗如雨下,焦躁的扯着衣领,眼神时不时往周围瞟一眼,像是要吃什么。

“坐好!”审讯的警察拍了下桌子呵斥道。

“警、警官,我口渴。”谢东东勉强露出一个笑,却在喝了水后抖得更厉害了。

他频频喝了几次水,压抑着情绪眼睛慢慢憋得通红,而脸色却是越来越惨白,最后竟然差点连水杯没没拿稳,身体一歪倒在地上。

里面警官上前一查看,脸色变了,“毒/瘾发作!”

场面一片混乱,叶南重心里吃了一惊。

谢东东居然是个瘾君子?不对啊,之前录《小巨星》的时候还好好的……那就是在盛世染上的?

叶南重直觉跟谢东东抓住了盛世老板的把柄有关系。

然而此时谢东东因为毒/瘾发作神志不清,审讯暂时中止,叶南重也被和和气气的请出了警察局。

一出来就面对长/枪/短/炮,闪光灯闪的他快瞎了眼,话筒都要戳到他连上了,而这一切,都比不上记者的嘴巴让人讨厌。

“你好,能说一下为什么会进警察局吗?”

“网上说你是因为肇事逃逸才进了局子是真的吗?”

“听说你是和谢东东一起进的局子,关于他经纪人发长微博骂你你作何想法?”

“谢东东被你殴打进了医院,伤势严重吗?”

……

记者围绕着他进局子的事情问出了花儿,偏偏全都以他犯事为前提,简直就是七八个系统在他耳边叽叽喳喳,摆足了看热闹的样子。

叶南重上辈子接触最多的是财经频道的记者,也早就听闻各个行业的记者里,只有娱乐圈的最乱最没有素养,不追求事实真相,先扣个帽子吸引流量,为的是挑动粉丝舆论,跟风热度,甚至故意营造对立面,连最基本的记者素养都没有。

狗仔、营销号和娱记。那位犀利的财经记者如是评价。

叶南重放眼望去,凡是注意扣帽子的都不管,只回答了问问题的。

“我是受害者。”他说了五个字,又回答了另一个问题,“他经纪人骂我?骂我什么了?”

记者一愣,干巴巴的道,“控诉你欺压昔日队员,还伺机报复……”

“哦,就这?”

本来还以为谢东东那位新经纪人能拿出什么厉害的手笔,叶南重竖起耳朵没想到就听到了那些不痛不痒的东西。

他摆出一副“阿爸对你很失望”的表情,潇洒的挥了挥手道,“那让他做好准备,跟他的艺人一起被我告上法庭吧。”

说不定整个盛世都会被告上去。

叶南重没有将后面这句说出来,满场记者皆是哗然,他却已经戴上了墨镜不准备回答。

“各位记者朋友们,这里是警察局门口,如果不想要进去喝杯热茶的话,就不要做出让我为难的事情。”

叶南重温和的一句话尽是威胁,能第一时间收到消息赶到这里的记者大多都不是菜鸟,听明白了他这话,明白这采访就到这里结束了。

有些聪明的飞快退离战场,已经开始联系公司写新闻了,大部分不甘心的挺有眼色,不管心里有什么想法,面上还是一派笑嘻嘻的让路,只有一两个,面上带着显而易见的不爽。

叶南重记住这几个不满不爽的出自哪家报社,又记住了那几家圆滑聪明的,直接穿过人群上了低调停在路边的牧马人。

上车之后从置物架里摸出一张名片从车窗递了出去,“诸位辛苦了,我请大家吃饭。”

这下记者们就都喜笑颜开了,连说“不辛苦不辛苦”。

……

如同叶南重所料,谢东东吸/毒这件事牵扯上了盛世,挖出了更大的丑闻。

盛世光鲜亮丽的表皮之下,是一场场的□□交易和毒/品交易,盛老板靠的是开会所起家,什么脏心的钱都赚,还跟黑道有所牵扯。

最令人觉得可怖的是,他们底下居然还涉及了贩卖人口——这个人口是女人。

一桩桩一件件,挖的非常深,也非常耸人听闻。

谢东东无意发现了盛老板的这些勾当,以此为要挟,说要告到他爸妈那里,让他爸妈撤资,要发表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不想要完蛋,就要把盛世将手上所有的资源都倾斜到他身上,还让盛老板给他买了好几栋房子,西山别墅那一套都不算价格最高的。

其实这也没什么,花钱封口嘛,盛老板常做的事儿,不就是封口费多了一点嘛,比起他赚的来说还是很小一部分,然而,谢东东这人被宠坏了不知厌足,渐渐的也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踩到了盛老板的底线。

盛老板让人哄骗谢东东吸食毒/品是在金唱片奖颁奖之后,吸食的时间不算长,没成瘾,咬咬牙也能戒了。谢东东不是不知道,他就是贪图享乐受不得苦。

西山别墅那次,他喝了酒吃了药,热血上头,一看到叶南重自然就疯了。

其实要不是他,盛世这件丑事爆出来估计还爆不出来,而且以盛老板这性子,说不定就将这焦点转移栽赃了。

上辈子不就是?叶南重可没听说过看到过这些话题,这头条的热度,终究还是换了个人扛。

……

#盛世聚众吸/毒/卖/淫案爆#

#谢东东审讯突发毒/瘾爆#

#盛世娱乐老总被拘留 热#

万万没想到,刚刚上线的微博话题热度标志新功能一上线,第一个爆了的居然是这件丑闻,而更让人没想到的是,盛世下面所牵扯出来的不乏二线明星,还有一些富二代也落马。

新成立的公司还没来得及有问题,不少屹立已久的老牌娱乐公司却都被辐射进去,也包括冉氏娱乐。

不过冉总这人聪明识时务,知道国家这是要抓典型严打,立刻就收紧了手配合行动,肃清风气表明态度,保全了公司大部分的人。

如此一遭下来,娱乐圈重新洗牌,手握国内第一男团的P&C影视后来居上,又有国家保驾护航,老牌娱乐公司冉氏马首是瞻,隐隐竟然有了娱乐圈新老大的架势。

这一上一下的,P&C影视明明才成立一年,按照市场评估价值,离上市也就差一步之遥了。

叶南重很后悔,非常后悔。

他当初就不应该成立这个公司,就应该单打独斗享受孤独与寂寞。

唯一能让他欣慰的,就只有P&C影视看起来红红火火蒸蒸日上,内里摊子铺成太大,能动用的流动资金都不足千万,令不少眼红的投资人停步观望,没敢下手。

过年之前,EM少年团被陆臻喊去拍了一支禁毒公益广告。

这广告的导演给央视拍过很多节目,还拍过两年春晚,也算是御用了,而两位副导演,叶南重恰好都认识。

一位是在《高三无悔》给青柠压阵的那位副导,姓褚;另一位居然是秦铮。

叶南重看到这被粉丝用屁崩晕的倒霉导演,忍不住笑道,“秦导这是怎么了?放着好好的电影不拍,怎么拍起公益广告了?”

秦导依旧是结结巴巴的,对着自家老板兼投资人满脸羞愧,“《三个疯子》刚拍完,已经定档春节档了,副导演说这是文艺片让我别抱太大希望,可能票房不会高。”

“副导怕我憋坏,就给我接了点不难的工作。”

叶南重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又心想:你副导演还是谦虚了,这片哪是票房不高啊,上辈子那是扑的全网叱骂。

说到《三个疯子》,在秦导的极力劝服下,林川笑还是让楚云禹去演了,演的正是之前在《小巨星》排练过的一番主角。

叶南重早早就让林川笑准备好各种反黑通稿了,甭管楚云禹演的再差,都不能让他被扣上票房毒/药的帽子。

林川笑虽然觉得他有点悚然听闻,但碍于这是老板亲自吩咐,自然也都准备好了,就连让楚云禹宣传,都是用的“初次演戏,不知深浅”的话。

公益广告时常并不长,要求也不高,很快就拍完了,一伙人收拾好了,愉快的出去吃散伙饭。

褚副导喝多了酒,挺着肚子红着脸拍叶南重肩膀,“这支广告会在各大电视台,各大地铁、公交等交通工具上播放,虽然钱不多,但你放心,热度绝对少不了!”

叶南重:“……”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热门: [综]喜当爹 无尽剑装 护短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彭格列式教父成长日记 会所男公关:官太太 被迫标记 战皇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反派师尊貌美如花[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