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045.

敦煌壁画世界闻名,壁画=逼话,属敦煌的,可不就逼话多?

叶南重虽然没有个人麦,但他站的位置离颁奖致辞的地方一步远,这话自然是没有丝毫收敛的被麦扩了出去,全场都听见了。

反应快的喷笑出声,反应慢的稍微一愣也憋不住笑,只能暗暗掐大腿,哪知道这还没完呢。

就听见一声爆喝的“好”,EM少年团在宋谨的带领下,各个都笑容满面的鼓起掌来,七个人愣是拍出了千军万马的架势,那红光满面恨不得丢花投币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恭喜谢东东呢。

有不明所以的跟着鼓了起来,场馆里的人精们为了不让他们尴尬,于是也跟着鼓掌。

雷鸣般的掌声好歹将他们憋不住的笑给遮掩了下去。

谢东东气的脸色泛绿,随即又一副委屈的样子看叶南重,非常白莲花的控诉道,“叶哥,虽然我们当队友的时间短暂,关系也处的不好,还发生了很多摩擦误会,但是我拿到这个奖杯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叶哥,我真的把你当队长,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希望我们还能是朋友……我没想到你会当着众人的面儿骂我……”谢东东说着,想做出伤心的样子,眼神却如同刀子一样直直剜向叶南重,恨不能把他的心掏出来。

【妈呀,我快吐了,太白莲花了吧】

【辱白莲了,这就是一纯种傻逼】

【???路人,不针对谁,就事论事,明明就是叶南重先骂人的吧?谢东东做作归做作怎么着也没对不起团里啊,还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换谁都委屈吧】

【+1我觉得叶南重理所当然才最恶心】

【一直潜水没说话,前面的理中客屁股也太歪了吧?路人尼玛呢,谢东东还要怎么对不起我沙雕团,他是证据确凿的违约,你们都眼瞎了吗?!!!】

【歪屁股理中客一律鉴盛世水军,反正谢某人买水军黑我沙雕团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前面滚好吗?我家已经澄清过了,是SL买的水军,我家东东为了好兄弟背锅多久了,早就真相大白了好吧】

【SL啥都没有哪来的胆买水军?说不是XDD指示的谁信!】

【说是东东的拿证据好吗?空口白牙造尼玛的谣】

【路人说句话,这件事我站叶南重,谢东东沈岚一丘之貉】

【一天天扯路人旗帜代表路人发言,真路人都快被你们烦死了好吗?】

【一叶子安安静静的舔颜就好啦,撕逼什么的让叶哥亲自下场就是了#佛系#】

【偶像行为请勿上升粉丝#狗头#】

【就是就是,我们只要努力把叶哥骂上热搜就够了】

【然后叶哥每人发个千八百的红包跪求我们别骂了哈哈哈】

【千八百????我资深叶黑,最擅长当键盘侠,现在改行当叶粉还来得及吗?】

【撕逼什么的不重要,主要是想挣点钱】

【哈哈哈哈叶南重算是整个娱乐圈最惨的偶像明星了吧,粉丝跟黑子一样,逼的黑子都无路可走了】

弹幕里众说纷纭,有骂谢东东的,也有骂叶南重的,最后被沙雕网友一统江湖,想将叶南重骂上热搜逼他发红包封嘴。

叶南重此时在台上饶有兴致的看了谢东东几眼。

这人刚刚那番话也不知道是早就跟人商量好了,还是临时发挥的,明摆着就是想借着金唱片奖这舞台,把叶南重借势欺压队员的传闻坐实。

可惜,到底还是少年,不知道说话留三分的道理。

面对谢东东的咄咄逼人,叶南重十分淡定,他根本不接茬,笑的一派温文尔雅道,“领奖不需要做才艺表演。”

言外之意就是,逼话说够了就赶紧滚吧。

底下一片哄笑,谢东东有些灰溜溜的扭过头,匆匆又说了两句就下了台,还特意绕到后台瞪了叶南重一眼,压低了声音道,“我是最佳新人,你赢不了我。”

叶南重认真寻思了一下,最佳新人好像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奖,当然不乏拿这奖的出厉害的音乐人的概率高一些,但出几个烂人的也不是没有。

尤其是这奖还是拿三千万买来的,这含水量严重超标了。

朴宝琳没忍住皱起眉,满脸不解,摆出了万分的真诚脸,虚心问道:“你一共获得的了几个提名?有拿到年度四大奖项吗?哦,我知道了,你难道还入围了最佳作词、作曲?还是最佳流行歌手?”

她每说出一个奖项名字,谢东东的脸色就黑一分,偏偏对着这样一个国外老前辈,他盛世太子爷也得端着。

叶南重看出来朴宝琳是故意的,也笑着回答了她,“都没有,他就有这一个提名。”

“哦,一个提名就拿了一个奖,真是厉害呢。”朴宝琳笑得开朗,话带着十足十的嘲讽。

谢东东被讽刺的脸面全无,手里的“最佳新人”奖杯都差点没拿住砸了脚。

他不甘心的吼道,“我好歹拿了个最佳新人,他呢?他能拿什么?!”

叶南重微笑,“没想到小太子爷年纪轻轻就这么健忘,要不我提醒你一下?《Empire Mansion》之前拿下了年度制作呢,郑老师和余畅老师还邀请我们晚上一起去聚餐。”

朴宝琳夸张的拍手,“年度制作啊,四大奖项之一,真厉害!”

要不是人年轻,心肺功能健全,谢东东就要跟王司徒一样被气死了,最后他丢下一句“这是团队的奖又不是你自己的”就跑掉了。

生怕被追着骂一样。

叶南重表情不变,朴宝琳看他沉默不言却以为他是伤了心。

经过之前短暂的相处,她很喜欢EM少年团的氛围,不希望变成GOD团那样,立刻就宽慰道,“你们本来就是团体,不管谁获奖都是与有荣焉。”

所以千万别钻牛角尖。

叶南重就是思考了一个他们获得提名的个人奖,现在颁奖典礼进行了三分之二,剩下的除了两个年度奖外,他和宋谨分别获得了最佳作曲的提名。

这个奖的评委有郑侨生和几个脾性差不多的音乐界老前辈,他们评奖可完全不在意资历,所以经常会出现新人压老人的现象,但也有不成文的规矩,比如水平差不多,就评更熟的。

叶南重的作曲水平比宋谨是要高一些,但《Empire Mansion》专辑里他也就作了两首歌,宋谨比他多一倍的量,这个奖,叶南重私以为宋谨的概率要高些。

他正想着,就听见外面念了他的名字。

想什么来什么,他们之后开的第二个奖就是最佳作曲,颁奖嘉宾是郑侨生。

郑侨生傲气,一开口就有得罪人的趋势,“我们在后面评选的时候,把每个人今年创作的曲子都听了一遍,听到这个人的之前,我们都觉得今年的最佳作曲应该作废。”

他身边的女嘉宾笑着问道,“我听说宋谨是你的徒弟,你觉得他的曲子也不行吗?”

屏幕上将宋谨无奈的表情放大,就见他唉声叹气的摇了摇头。

果然,郑侨生不留情面的冷哼道,“他天赋可以,心气太浮躁了,明明比人家年长几岁,却样样都输——哦,也不是什么都输,作词还是比那家伙强一点的。”

女嘉宾眨了眨眼,“比宋谨还小几岁?那就只有——”

郑侨生与有荣焉的抬头挺胸,骄傲的喊出了名字,“最佳作曲人——叶南重!”

大屏幕上特写了黑屏的那一框,叶南重被朴宝琳从幕布后又推了出去。

刚刚还说人家没有个人奖的谢东东顿时觉得手里这个“最佳新人”一点都不香了,他死死的盯着台上的人,眼睛都快沁出血来了。

叶南重也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他心里强势分析了一通,最后都是在立fg。

他人有点懵的走过去,郑侨生就把那沉甸甸的音符奖杯塞到了他手里。

“别懈怠别自满,”郑侨生说着又顿了一下,道,“多作曲,把作词能力提高一下,争取明年拿个大满贯。”

叶南重:“……”谢谢你的诅咒。

叶南重就准备了两段EM获奖的宣言,当场删删改改随便念了一通就下台了。

剩下的看点就在两个大奖上了,年度专辑最终被大和民族团收入囊中,剩下的年度歌曲归GOD团所有,EM抱走了次重级别的最佳流行组合和最佳流行专辑,也称得上满载而归。

其实要不是后面闹了幺蛾子的话,EM少年团颁奖之后,绝对能在国内风头大盛。

闹得幺蛾子便是最后的年度歌曲奖,GOD团居然只有朴宝琳和权旭敏上去了,第三名成员大地坐在底下冷笑的看着他们,听他们念获奖宣言的时候,更是直接拿出了手机打游戏。

因此颁奖典礼一结束,网上沸沸扬扬的传出了GOD或将解散的消息,而GOD的三大成员全然不否认也不承认,也再没有一次出现过。

国内的粉丝还算好,GOD出道第三年巅峰的时候在内地非常火,火到叶南重这个不怎么听韩文歌的人,都偶然听过几首,就算不会唱,哼两句也是会的。

而楚云禹这个在韩发展过,算是碰瓷师弟的队员,更是GOD曾经的铁杆粉,节衣缩食也要买专辑的那种。不过后来是实在太饿了,忍痛放弃了追求梦想,后来发现肉是真他妈香,就再也不花这些冤枉钱了。

可惜GOD后来转向欧美发展,近两年又没出什么爆曲,韩流很费偶像,更新换代快,就跟春日韭菜一样,割一茬长一茬,长一茬割一茬,明白GOD不可能再回国内之后,很快大多数粉丝就爬墙改粉别人了,将GOD认作了青春。

消息刚出来,网上铺天盖地热热闹闹了一阵,很快就只剩下忠实粉们的哀嚎了,其他无聊的屁民转头就扒起了别的人。

首当其冲就是三千万买奖的谢东东。

网民来挖,叶南重故意借了股东风将他放在热搜上好几天,让吃瓜的人吃的明明白白。

谢东东本来还想借着最佳新人奖,多接几个代言综艺什么的,顺手再推出自己的第二张专辑,万万没想到,他不仅没能实现愿望,还因为这桩买卖奖项的丑闻,好好掉了一波代言和粉丝,本来已经淡化了的解约风波再次被重新挖掘出来,又是好一阵热闹。

经纪人和盛世公司的意思,都是让谢东东先缓缓避避风头,谢东东百般不愿又毫无办法,只能听从了安排。

然而人的时运是很玄的,娱乐圈尤其,多的是人好资源全砸也没人红,有的人一个10秒视频就红出圈。

而且谢东东本身就娇纵任性,最是受不得打压的,如果是顺风车,他可能一飞冲天,而改换成逆风车,还半道翻了车熄了火,指不定某一刻油漏出来就炸了。

叶南重收到消息,盛世已经物色了好几个新人,还在别的公司挖了几个二线明星过去,毕竟是公司,不想要破产,就不可能真跟着太子爷瞎胡闹。

如无意外,谢东东的娱乐圈的那条道儿,是彻底堵死了。

降维打击了这样一个对手,叶南重也没有多欢喜。

自从金唱片奖之后,EM少年团在国内的发展瞬间就起来了,不需要出卖老板,叶南重自然也就再度闲了下来。

他宅在家里,将朴宝琳提到的那个韩流节目看了一遍,顺手还搞了个直播。

《漂亮姐姐》是韩团比较早的真人秀节目,六个女明星常驻,每期邀请六到八个飞行嘉宾,包含生活、萌宠、对抗、搞笑、解谜、角色扮演等等因素。

这节目播出前期其实热度一直不高,一度被电视台腰斩,直到去年第二季,朴宝琳加入成为常驻嘉宾,节目组又改编加入了一些热元素,这节目瞬间就小火了。

不过这节目虽然不错,但国内并没有电视台或者视频网站购买版权,国内粉丝看的都是论坛这种地方的网友上传翻译的版本——而这些版本,往往是没有版权的。

粉丝听说他要看这个,半是欢喜半是忧愁,黑子已经骂起来了,说他“身为明星没有版权意思”。

叶南重嫌弹幕会妨碍看电视,所以没开,他直接熟练的挂上VPN翻墙上了韩网,进入原视频网站,注册充年会员播放视频,做的一气呵成。

没有中文字幕的生肉视频触不及防闯入直播间,只有叶南重托腮看的毫不费劲。

【????】

【叶哥是韩国人????】

【真的听得懂?不是装逼吗?(没啥意思,单纯疑问,粉丝别骂我)】

【我是一叶子,我不骂你,因为我也充满了疑问】

【我只知道叶哥会英文泰文,没想到叶哥还会韩文??】

【度娘了一下,没有写会韩文,所以果然是装逼吧】

这条刚刷完,就听见叶南重突然动了动鼠标,打开了一直响个不停的直播间消息页面,他看了一眼,恍然大悟,打开了弹幕。

“你们听不懂啊?那我直接翻译给你们听吧。”

然后他拿出了平板,开启了大小屏双线直播,开了个文档,开始了同声传译之旅,瞬间还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打字速度。

让粉丝不禁惊叹:“优秀的人连打字的速度都是优秀的。”

优秀的叶南重在要出发去韩国录节目之前,接到了姜琳的电话,终于想起了他和姜琳还有个召开股东大会交接权力的半年之约。

当时他刚重生过来,还因为上辈子的事情心寒着呢,将公司推给姜琳,就是像给她点教训。

当一个公司的董事长并不容易,而且还是在群狼环伺的环境中,姜琳上辈子给他弄了不少的绊子,有两次是真的差点就让他栽了。

也还是他不够防范,没想到自己的大嫂会这么弄自己。

上辈子支撑他一直忙活了十五年的,是他大哥。当时大哥病重垂危时的交代,叶南重其实已经不太记得了,十五年太遥远,叶北青已经成了一种执念。

好在他还是遇到了EM这群意气少年,将他身上的暮气驱逐,给他补上了一个无憾的青春。

在叶南重的记忆里,姜琳一直是蠢而不自知的典型代表,明明在大哥死后,他们两该合作保住公司,姜琳却偏要跟他站在对立面上,反倒和那群豺狼虎豹暗结联盟。

姜琳会打电话来主动说这半年之约,比叶南重预料中的要晚一些。

叶南重本来觉得,依照姜琳的性子,估计半年一到,看他没表态,就会打电话来催吧。

反正有人着急,他干脆就没有计算过日子。

万万没想到离约定时间过了小半年了,姜琳才将这电话打来。

“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们见面说?”

姜琳在那头和声和气的应了,主动定了地方,是叶家老宅。

“你也很久没回来了,你们明星过年应该挺忙的吧?正好有时间,小远也放假了,咱们一家好好吃顿饭。”姜琳说这个的时候,语气莫名有点虚。

叶南重还以为她心虚于大哥一死,她这个大嫂就跟小叔子生了嫌隙上,扯了扯嘴角。

“那就老宅吧。”他点头应了。

去叶家老宅那天,陆瑛没通告,死皮赖脸的要跟着一起。

叶南重虽然已经能开车了,却还没来得及去考驾照,所以还是让小章来接的。

之前因为公司开展项目太多,往外跑的人就更多了,就连覃双自己的车都搭进去做了公车,叶南重这个老板向来不小气,知道后,直接将手里剩下的那辆卡宴送给了覃双。

覃双作为副总,工资自然是高,但让她去买一辆这种豪车放手里贬值,她除非得了失心疯才会同意。

但,收到一个犒劳赠品,她还是很乐意的,而且她也觉得自己值得。

所以小章这次开的是叶南重车库里最低调的那辆牧马人。

叶南重自己回家就带了个背包,包里放着平板和笔记本电脑以及一个文件袋,这文件袋里装的,是他早就填好,但没时间交上去的入党通知书。

他回家一身轻便,反而是陆瑛大包小包的,差点都塞不下。

叶南重挑眉看他,“你是去我家逃难的?”

“当然不是!”陆瑛挤眉弄眼嘻嘻笑,“我是来你这蹭车的。”

“我就这么回家,难保我爹不跟我发脾气,说不准又要拿我当明星这事儿挤兑我,跟你回去就不一样了,你可是我队长!”

叶南重不明白这队长有什么不一样的。

陆瑛神神秘秘提问,“跟人一起回家见家长的,除了女朋友,还能有谁?”

叶南重不假思索,“男朋友?”

陆瑛懵了一下,气的推开他,浑身都抖了抖,不可置信的道,“你果然是那种人!”

看来是还没忘记同人文的事情。

自从叶南重亲手炸CP粉地基之后,幸存的粉丝就低调了很多,也学会了圈地自萌,不会再到处舞,叶南重点赞同人文的事儿也被他以手滑轻松带过。

大部分人是相信手滑的,毕竟叶南重几乎不上线,列表关注更是非常有个性,最多就做个哑巴直播,唯一套在身上的就是他极力想要摆脱的财神人设。

叶南重一听他提气,就有些危险的眯起眼睛,嘲讽的表情明晃晃写着几个字——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谁。

他故意道,“需要我再澄清一下,当时拿手机另有其人吗?”

陆瑛当场跪地认错喊爸爸。

叶南重满意了,准许他上车去叶家老宅蹭饭。

陆瑛害怕见陆臻,叶南重倒是不意外,而且陆臻本来就是个不会说话的暴脾气,陆瑛也是吃软不吃硬的典型代表,就算有陆夫人在中间和稀泥,也有很大的可能父子两话说着说着就撩袖子打了起来。

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最后的结果极大可能就是陆瑛被陆臻扭送进军营进行“改造”。

EM少年团正是上升期,风吹草动都可能成新闻,再缺一个陆瑛怕是直接分崩离析。

叶南重都决定要捧男团了,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打算见完姜琳后就带着陆瑛去陆家找他爹。

姜琳说是一家人好好吃饭,叶南重带着陆瑛到了,叶家却只有姜琳一个人,客厅里很是狼藉,她坐在沙发上似乎在发呆,有个陌生的钟点工阿姨在收拾地上的玻璃渣碎片。

叶南重皱起眉,“这是怎么了?”

姜琳听到声音一惊,霍然扭头看他,莫名心虚的僵硬了身体,“没、没什么,就是跟小远吵了架,那孩子总是这样……你们坐,我给你们泡茶。”

她说着就匆匆起身去了餐厅,片刻端了两杯烫水进来,袅袅的白烟下只有清淡淡的水。

“这是茶?”叶南重眉头微挑。

姜琳尴尬的道,“快年底了,公司最近挺忙的,家里的茶叶……没了,我不知道。”

至于这是她和叶致远吵架给摔没了,或者是其他原因,姜琳没有说,她似乎不太乐意提起。

叶南重等着她说事情,姜琳也显然有事要说,却纠结到他们吃完了饭,也什么都没说出来。

这下是陆瑛都觉得不太对劲了。

“你大嫂想干嘛啊?”陆瑛抽了口气,想到什么表情惊悚极了,迟疑的问道,“该不会她是红杏出墙给你哥戴绿帽子了吧?”

“瞎说什么。”叶南重将他脑袋摁下去,“我哥已经死了,她就算立马找下一个都不算出轨,说什么红杏出墙和绿帽子。”

提到这两个词,叶南重咬牙切齿瞪过去一眼。

陆瑛摸着后脑勺怂怂的没敢说话。

最后也是叶南重主动提起半年之约,姜琳飞快道,“公司正是发展期,现在更换掌权人不太好。”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热门: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 打奶算什么男人 我有了逃生BOSS的崽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 乡村少年 万人迷的我被蛇总缠了腰 乡村的诱惑情事:大学生情陷乡野 和渣狗离婚后嫁入豪门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