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044.

EM少年团毕竟是新生团,虽然流量不错,有顶流之势,但第一次参加这种盛会,座位其实不算很好。

活动场馆灯光有些暗,叶南重只知道相邻位置坐了人,姿态很好的打了一声招呼,一身火红长裙的女人扭过头,眉头微微皱起,不怎么耐烦的“啧”了一声。

叶南重这才发现,居然是GOD的朴宝琳。

此时的朴宝琳脱离了镜头之后,跟她一直表现的小太阳人设不太一样,她妆容很淡,却因为浓烈艳丽的五官没显得寡淡,细长的眉毛微微压着,眉宇间压抑着烦躁,翘着二郎腿身体微微前倾,一只手肘压在膝盖上撑着脸,另一只手错身在椅子扶手上无意识的轻敲,眼神微微发散。

在感觉到有人靠近后,又瞬间绷紧了身体,眼神也带上了防备后攻击性。

叶南重弯腰坐下的时候,闻到她身上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朴宝琳抽烟?这可跟她的人设完全不搭啊。

叶南重想着,也有些疑惑。

GOD天团可跟EM的小破团不一样,是连主办方都会讨好的明星,安排的自然是最好的位置。叶南重抬头一望,就在前排看到了GOD另外两个成员,他们之间的氛围也不算好,大地玩着手机,加尔扭头跟他人谈笑风生。

朴宝琳抛下两个队友独自坐到角落里来,看来GOD天团内部的矛盾,比叶南重想的还要严重,这看着像分分钟都要散伙啊。

难为上辈子还能坚持到明年年初了。

叶南重在脑子里进行了一翻攻防般的自问自答,面上不显,还是对情绪不太好的女前辈礼貌的点了点头。

然后就坐在那里老神在在的看着前面不说话了,突然被塞了一手瓜子。

“叶哥快吃,别让他们知道了。”陆瑛凑过来小小声的说了一句,就被许竞成一把扯开了,“去去去,一边儿滚回你位置去。”

将陆瑛赶走后,他倒是一屁股坐下了。

叶南重看着他,提醒了一句,“这是宋谨的座位。”

“宋副队拉屎去了。”许竞成随口扯谎,扭头就对上了隔着队员们站着的宋谨犀利的目光,顿时一阵心虚气短。

叶南重自然也看到了那边站着的人,场馆确实挺暗的,他两辈子加起来年纪也确实快奔五了,但不代表他真的就老眼昏花,都认不出自家队员。

再说了,他们八个人坐一起的,放眼望去七个坐满了,还一个抱胸站靠在那里。

许竞成被宋副队盯的冷汗直冒,匆匆从兜里掏出了几粒大白兔奶糖扔他怀里,“怪无聊的,叶哥你多吃点。”

叶南重低头用眼神一数,嚯,好家伙一共四颗,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多吃。

“你们到底要干嘛?”他一抬头,就发现许竞成回了自己位置,边上的又缓成了楚云禹。

楚云禹拍了拍他肩膀,给他塞了一个苹果,“叶哥,没事的,下次还有机会。”

叶南重这就恍然大悟了,原来是新人奖被谢东东买走,他们怕自己难受,于是拿了吃的来安慰他。

对于队友们笨拙的安慰,叶南重无奈至极,到底没有说什么。

七个人轮了个遍,最后终于给正主坐下了。

宋谨坐下后不给吃的,反而把叶南重仅有的四颗奶糖抢走一半,在众队友的怒目而视中,剥了糖纸塞进嘴里,甜腻的奶糖味道在舌尖炸开,他不太喜欢的皱了下鼻子,舌头一卷把糖推到后头,直接用牙齿咬碎了。

然后再一边唉声叹气一边又剥了一颗,全程不像在吃糖,而是在上刑。

叶南重很是无语,“你不爱吃你抢过去干嘛?”

“你爱吃?”宋谨笑了一声,伸手又把他的瓜子薅了一半在手里,冠冕堂皇的道,“反正你也不喜欢,还不如给我吃了。”

叶南重于是一股脑的把怀里的东西全塞给了他,宋谨接的理所当然,其他队友们满脸全是控诉。

宋谨一摊手,“吃?”

“吃!”六只手齐齐举起,于是这贡品转头又被瓜分了。

黑暗中有带红外线的夜拍镜头扫过来,将这六只贪吃小松鼠凑在一起的模样记录上去。

叶南重和宋谨都注意到了,但他们都没有提醒。

两人在闲谈,脸色难看的谢东东进来了,恰巧外面两大天后携手走红毯,粉丝们的尖叫声穿透进场馆,不用想都知道的热闹。

这热闹,GOD有,EM有,唯独谢东东没有。

他走红毯的时候,边上全是GOD天团和EM少年团的粉丝,往常见到其他家明星,这些粉丝也不建议帮着喊两声,偏偏他们家正主刚过,嗓子都激动的喊劈了,现在都兴奋的没有反应过来。

好不容易走到中间那块,终于听见了自家粉丝的喊声,就听见那边的粉丝团突然喧哗起来。

EM少年团的几个助理保镖搬了好几箱的饮料分给粉丝,他们率先分给自家粉丝,剩下的也就随手分给了其他家的。

冷冷清清的走完红毯,一看采访的也是熟人,雯姐似笑非笑,提问题也总往解约风波上凑,本来被经纪人耳提命面注意形象的谢东东没控制住黑了脸。

他好险没有拂袖而去,雯姐也见好就收。

哪知他怒气匆匆的埋头进了场馆,快走了几步,就跟仇敌见了面。

最气愤的是,他的位置还就在仇敌头子的最前面。

被谢东东瞪了一眼,叶南重很是无辜的扬了扬眉毛。

偏生这时朴宝琳有些惊讶的发出韩语语气词,扭头用不算熟练的中文问,“你们不是一个队的吗?刚出道就闹嫌隙不坐一起,这对团队发展不利吧?”

“你们经纪人允许你们这么做?”朴宝琳声音不大,甚至刻意压低了,最多也就叶南重宋谨听得见。

这个辐射范围内,坐在叶南重前面的谢东东自然也听得见。

他气的差点呕血,正要骂人,抬眸扫到里面坐的是朴宝琳,惊讶的瞪大眸子,到嘴的话全部滚了回去。

叶南重挑起眉有些讶然的看向朴宝琳,一时间以为她是故意的,正对上女人单纯疑惑的视线。

宋谨借着回答语气讥讽的道,“有人心高气傲,看不上我们这小破团,已经另寻高就了。”

“怎么会?”朴宝琳却是真的惊讶。

她不假思索的道,“EM团舞台表现那么好,你们都没有说什么,他第十名出道为什么会看不上?”

这话就差直接骂谢东东眼高手低了,偏偏语气问的真挚诚恳。

叶南重听了都勾唇笑了起来,宋谨更是不客气的笑出声。

坐在前面的谢东东表情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叶南重半眯着眼睛展颜一笑,“这就要问当事人了,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谢东东余光瞟见朴宝琳蠢蠢欲动真的要问自己的样子,气的拂袖而去,跑到了前面坐着。

“啊,又是这样,果然都是一样的。”朴宝琳恍然大悟,像是联想到了自己身上,眼神里闪过一丝厌恶。

她拧起眉头不满的冷哼了一声,嘴里用韩语嘟囔了一句。

叶南重听懂了,惊疑了一瞬,也窥见了GOD团内如今分崩离析的真相,以及之前朴宝琳为什么会那么焦躁的原因。

听着朴宝琳用韩语小声骂了两句脏,叶南重赶紧也用韩语提醒道,“我国有句话叫隔墙有耳,前辈说话应该小心一点。”

朴宝琳一愣,睁圆了眼睛,抚掌惊喜的看着他,“你会韩语?”

“会一点。”叶南重很是谦虚。

朴宝琳眨了眨眼睛,真心实意的夸赞道,“你不仅管理队员好,语言天赋也好,说的很标准,我刚才差点以为我身边做的是韩国人。”

之前还一脸冷漠的朴宝琳,在发现他会韩语后,立刻就热情了起来,也不用叶南重接话,自顾自的就打开了话匣子。

“我不怕别人听到,我就是骂权旭敏。说什么Gale是天神主唱,嗓子被天使吻过的,我听的都快吐了。以前刚出道的时候就不好好学习,就因为他我们差点都没能出道。现在火了一点,就开始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好好提高业务,他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残酷的娱乐圈淘汰的。”

“还有Damek。”说加尔的时候,朴宝琳带着点抱怨和无奈,但说到她的绯闻男友,朴宝琳表情就直接冷了,压低了声音飙起脏话,显然是气的不行。

最后还冷笑道,“我特意快一步,情愿跟权旭敏一起走了,这傻逼居然还跟上来,看不懂人脸色嘛!”

看来小太阳人设表里如一,不过不是活泼开朗的像颗冬日里的小太阳,而是炎夏的灼灼烈日,敢爱敢恨,不高兴了就摆脸色,开心了就手拉手一起唱歌郊游。

就连反目成仇也是明着来,就算迫不得已走了红毯,进场了依旧是想换坐就换了,完全不在意媒体发现GOD少了一个人之后,究竟会怎么写。

叶南重无奈的看着骂骂咧咧的朴宝琳,感觉自己就像是不小心听到皇家秘辛的无辜路人。

进场的人越来越多,叶南重无奈极了,不得不再次提醒的喊了一声,“前辈。”

朴宝琳皱了皱眉,还是知道轻重的闭上了嘴。

过了几秒,又不甘心的问,“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叶南重一愣,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问我?”

朴宝琳:“那你不是很好的解决了这种事情吗?”

“我是《小巨星》的观众,还给你投过票,我知道你们出道的一共有十人,现在在这里的只有八人,按照你之前的说法,你剔除的两人不是吗?”

朴宝琳理所当然的道,“我知道你是个很好的队长,对成员们很包容,被你踢出队肯定是他们的错。”

叶南重惊愕,他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亚洲巨星朴宝琳居然还追他们那个小破节目,而且还给他投过票。

叶南重神色变幻莫测,一时间不知作何表情。

朴宝琳侃侃而谈后,诚恳的问他:“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的吗?”

叶南重:“……”他根本什么都没做啊,全是他们自己作死,沈岚更是被谢东东推出去做的替罪羔羊,他唯一做出的事,大概就是将他们给告了。

但这也是谢东东自己不小心留下的把柄,叶南重可从来没有诱导或者使用阴谋诡计什么的。

他坦坦荡荡,却不知为什么在朴宝琳眼里,就成了个运筹帷幄的世外高人,现在居然还找他问起计来了。

叶南重看着她期待无比的眼神,纠结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宋谨默默的探出头来,拍了拍前面已经空了的椅子笑道,“前辈,我们队长怎么做的,你在网上搜一下应该就搜的到了。”

“这种计谋上的事情,还是要自行领悟,说多了就不好用了。”

朴宝琳大彻大悟,当即拿出了手机。

叶南重:“……”你这忽悠的本事不去当军师都埋没了。

宋谨递回来一个老狐狸的微笑:低调低调。

金唱片奖正式开幕要到九点,八点四十五全场灯光亮起,开始放音乐做舞台预热,摄像机在场中飘来荡去,主持人也穿梭在人群里点热度高的人采访,主办方还赶了一次潮流,网络同步直播,弹幕里讨论的最多的自然是明显分裂的GOD。

前排GOD两个成员明明座位挨在一起,身体却是有多远离多远,全程没有过交流,还不见小太阳朴宝琳。

GOD内部不和面临解散的消息甚嚣尘上,弹幕被三人的粉丝撕得乌烟瘴气,一时之间没有其他言论。

直到摄影师镜头在场中终于找到了朴宝琳,发现她正跟EM少年团坐在一起,和宋谨谈笑风生,偶尔坐在中间的叶南重会插一两句话,气氛和谐。

叶南重是第一个感觉到不对的,他皱着眉抬起头,对着突然出现在大屏幕上的自己微微一愣,很快就调整了表情露出一个笑。

朴宝琳跟人说了话唾骂了队友之后,心情就好了很多,热情大方的冲着镜头挥了挥手,还飞了一个吻,然后对着宋谨撩眉示意了一下,宋谨垂眸一笑,对着镜头比了个心。

叶南重无奈的夹在中间,像一个五百万瓦数的电灯泡。

他其实也很想知道,宋谨和朴宝琳到底怎么做到,隔着他一个这么大的人聊嗨了的。

镜头将他们的表情如实的直播出去,弹幕终于出现了其他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Olga好美!金唱片奖的死亡镜头都能hold的住,太好看了吧!】

【就我好奇宝琳姐姐在跟宋副队聊什么?感觉聊的很开心的样子】

【哈哈哈哈感觉叶哥有点亮是怎么回事】

【叶哥:可怜弱小无助但能打jpg.】

【朴宝琳真是够水性杨花的,今天勾搭这个明天勾搭那个,GOD被她祸害了之后就开始祸害EM了,真不知道粉丝在开心什么】

【不是传闻朴宝琳跟权旭敏结婚了吗?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快就离婚了?】

【前面的,网上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说你妈炸了,你要不也回家看看】

【传销天团能消停点吗?一直骂到现在烦不烦?】

【就是!要舞滚回你们家广场舞好吗?别打扰我们看颁奖】

……

GOD粉丝多,黑子自然也多,而且发展了这么多年,团员们的各种毒唯披皮黑,瞬间就将弹幕挥的没法看了,逼得不少人只能关弹幕看节目。

叶南重他们的开场表演特意用的节奏明快激烈的曲子,非常顺利的把场子热了起来,他们就又下去换衣服,准备后面的表演。

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EM少年团拿了几个不痛不痒的奖,值得一提的是,郑侨生、余畅凭借《Empire Mansion》拿到了年度制作的奖,那么这么一来年度专辑、最佳流行组合和最佳新人总有一个会开在他们家。

从含金量论,自然是年度专辑最好,但年度专辑作为四大奖之一,不管从资历还是热度说,EM少年团得到的概率都不高,而且另一个大奖年度制作已经开给了《Empire Mansion》,得奖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包揽双奖的,GOD最巅峰的时期,也就是出道第三年,直接将金唱片奖的四大奖项全部包揽,那是金唱片奖开了十多年来唯一一次的状况,可以说是无法复制的荣耀。

叶南重是挺看好自己团队的,但怎么也不觉得出道第一年,只发售了一张专辑的情况下,他们能够包揽双奖。

而已知最佳新人已经卖给了谢东东,那他们最可能获得的奖项就是最佳流行组合了。

这个奖项的含金量仅次于四大年度奖,再看看竞争对手,GOD团去年已经获得过此奖,按照规则今年没有参与,获得提名的四支队伍,一支韩流第二梯队的,一支大和民族的偶像少女团,除了EM外,剩下的那支也是国内男团。

这奖毫无竞争压力。

果然,这奖开在了EM少年团。

在队长和经纪人的分析下,得知获得年度大奖希望渺茫的队员们,兴致都不算特别高,反倒上台了,看起来很是冷静。

叶南重平稳的致辞,带着众人下台准备十多分钟后中场休息的舞蹈。

正好朴宝琳也在后台,快要轮到她颁奖了。

导演愁眉苦脸的站在那里,朴宝琳脸色很冷,嗤笑道,“我还眉说不乐意呢,他倒先不乐意了,也好啊,我一个人上去做颁奖嘉宾,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奖。”

她这话压着怒气没有遮掩,后台一半的人都听见了,这些人里鱼龙混杂,难保没有混进来记者。

叶南重基于之前说过话的情谊,到底上前问了一句,“怎么了?”

朴宝琳看到熟人,更加不掩饰自己的脾性了,直接将手里的东西甩在桌子上,冷冷道,“还能怎么着?有个傻逼不想跟我一起上台颁奖,临时爽约了呗。”

这么大的活动都敢临时爽约?这人胆子倒是真大。

叶南重一想就猜到了是谁,“你那位绯闻前男友?”

朴宝琳爽快承认,并且非常唾弃道,“我当初也是瞎了眼,要知道他这么小肚鸡肠不顾大局,我怎么会看上他?”

叶南重无奈的笑,心想:也不知道是谁,不顾大局直接换了座不跟人坐一块儿。

朴宝琳看出他的想法,也不生气,哼哼道,“我本质双标,不行?”

这话坦荡,哪有不行的?

叶南重点头称是,朴宝琳就笑了起来,笑得眉目舒展颇为赞赏的道,“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

导演看他们聊嗨了,苦着脸拍了拍桌子,“姑奶奶,马上就要轮到你上台了,想个折啊!别光顾着聊天了!”

朴宝琳不情不愿的扭头,还是妥协了,“行了,不就是找个男嘉宾一起上台嘛,这后台多的是——他,他不就行?”

朴宝琳指的是叶南重,她话还说的头头是道,“EM少年团如今热度仅次于GOD,Damek不过是我们团里人气垫底的,换这个超一线的队长上去,难道还不值?”

导演眼睛一亮。

察觉到钱夫人接近的叶南重摆手后退了一步,“我不太想上去,你找别人吧……”

“找谁啊,没人找了。”朴宝琳普通话说的越来越溜了,莫名带着股北方味道,“不是我吹,Damek再垃圾吧,也有我们一整个团奶,一般人还真比不上。而且我要找的是能跟我咖位相当的,Damek本来就算勉强了。”

导演疯狂点头,正是因为找不到好代替的人,他才愁的很啊。

叶南重没话反驳,有些纠结。

朴宝琳眼珠子一转,开始抛筹码,“这样吧,我手上有一个节目,我是里面的常驻嘉宾,还挺火的,我邀请你们来录。”

“这等价交换应该值得了吧?”

值,这可太值了。叶南重虽然不了解韩流节目,但朴宝琳手里的资源绝对不差,能让她常驻的,不说是韩流爆红节目,那也肯定是流量不小。

能上一个这样的节目,EM可以跨入爆红亚洲第一步了。

叶南重愁啊,他好像都看到了钱如同雪花片一样往他口袋里飞的场景了。

看来他应该再让覃双多开点项目。

叶南重想着没忍住叹了口气,点头了。

朴宝琳高高兴兴,挽着他的手上了台。

就听主持人念道,“最佳新人花落谁家呢,我们有请颁奖嘉宾上台!”

叶南重垂眸看着手里的小卡片,缓缓挑起了眉:这可不是巧了吗。

……

有最佳新人提名的叶南重居然成了最佳新人的颁奖嘉宾,底下哗然了一瞬。

导演组也是才反应过来,他们的奖早就卖了,还卖了三千万,导致拿到提名的明星都是谁,刚才一忙居然没想起来。

可是现在也补救不过来了,只能看台上两人的临时反应了。

朴宝琳显然是知道这奖已经买掉了的事,对上面的四个提名名字连一眼都没看过去。

她爽快的站在话筒前揭了底,“小叶是我请上来帮忙的,因为我的男嘉宾临时毁约,实在找不到人了。反正小叶也没什么事咯,我就威逼利诱让他答应啦!”

说着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一副我是不是很聪明快来夸夸我的表情。

导演组被临时毁约也生气,故意让摄像在GOD所在区域晃了晃,将Damek不怎么好看的脸投放在大屏幕上。

旁边明显吃瓜看热闹的权旭敏也没能幸免,他倒是潇潇洒洒的挥了挥手,浑然不在意的模样,手却故意将Damek勾了过来。

大地恨得牙痒痒,好歹还记得自己是个偶像,勉强露出两分假笑。

现场看得出的看不出的配合的笑,弹幕却在哗然另一件事。

【叶哥没什么事是什么意思啊?他不是获得提名了吗?】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之彩云散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 神也别想拦着我搞基建! 把酒话桑麻 老张的哲学 调笑令 青麟屑 神上先生今天交稿了吗? 余生请多指教 洗白超英后他们重生了[综英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