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043.

《高三无悔》剧组杀青之后,叶南重回到跃层公寓抠了三天脚,他愣是没跟自家队员碰上一面,只有在深夜清晨轰鸣的汽车马达声,让他才没有怀疑,自己住的其实是一间鬼屋。

什么队友的,全是他情绪大起大落高烧不退神志不清时的幻想。

他尝试等过,等到快十二点就实在扛不住了。

他上辈子活到三十多岁,因为前半生操了太多心,早早就开始养生,养成了规律的作息时间表,且一并带到了这一世。这一世他又比较闲,再加上各种唱跳各种练习,每天的活动量比较大,一过十点就撑不住,还是躺床上睡了,半夜被少年期骨骼拉伸成长的痛苦弄醒,出来喝水,就看到厨房里收拾好的外卖盒。

辛苦工作到快凌晨才下工的队员们回来后点了一堆宵夜,吃饱了才去睡觉。

饱受成长痛折磨的叶南重,因为半夜总会起一次,耽搁的睡眠时间自动在后面补足,导致最近有越起越晚的迹象。

每次等他再起来,大部分队员就上班去了,留下他门上几张便利贴;而没有上班的队员们,就窝在房间里补觉。

如此一来,叶南重在家里待了三天,居然没有跟他们碰上过一次。

只能用便利贴对话的叶南重很是郁闷,即便看着便利贴上的话感觉听到了语音一样,依旧哪哪都不得劲,一时间觉得房子好空,身边好冷清。

后来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了相声表演,捧哏和逗哏说话拆台的样子,简直跟他们团内相处一模一样!

只是两人相声变成了七人。

七人相声多么强大,叶南重突然反应过来倍感失落,他已经很久没能近距离听他的队友说相声了。

寂寞啊。

第四天临近中午才起床的叶南重先在自己房里洗漱完毕,打开房门一边点外卖,一边打算去楼上健身房锻炼一下。

现在家里的什么器材都健全,可惜只有他一个人宠幸了。

叶南重不免叹息。

房门上依旧贴了几张便利贴,但他没有去看,而是有些惊讶的侧耳听了一下——厨房有炒菜的声音?

家里进贼了?

叶南重匆匆出去,正好看到系着围裙的楚云禹端着菜从厨房转出来。

“叶哥,你醒了!”楚云禹有些惊喜,赶紧招呼他过来坐,将一杯温好的牛奶塞进他手里,“我听川姐说,你最近长身体经常疼的晚上睡不着,我煲了骨头汤给你补补。”

林川笑时叶南重这几天见的除外卖小哥外唯一的活人,是来给他送钙片的,顺便还帮覃双带了一句话,让他别装死,赶紧处理发到邮箱里的文件。

叶南重原本只有一个邮箱,很少用,基本上就他哥出差的时候会给他发邮件,后来接手叶氏后,这个邮箱就成了工作邮箱,再后来叶南重成立了P&C影视,为了能划分清楚,就又申请了一个邮箱,原本的那个邮箱成为了专门处理叶氏事务的邮箱。

叶南重很少去公司,都是直接线上办公的,之前他还会每天都会打开两个邮箱看看,处理下里面的各种邮件,他去拍戏后,就有挺久没有处理过了。

作为一个无数项目齐齐开展的公司副总,覃双可比做秘书的时候忙多了,根本没有时间亲自上门给老板送文件,或者说话,她倒是想招几个助理或者秘书,然而招来的人不是转头就被其他几个同僚挖走了,就是因为太菜鸟,被丢到其他部门历练去了。

秘书出身的覃双,至今都没能招到一个像自己一样全能的秘书。

叶南重昨晚疼醒了之后就干脆没睡,把积压的工作全部处理了,快天亮才睡去。

他被楚云禹摁在椅子上的时候,还有些呆愣没反应过来,“……哦。”

楚云禹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直接解释道,“川姐把我这两天的通告推了,让我先回来,最近也要注意休息。”

叶南重舔了舔牛奶渍上下扫量了他两眼,眉头皱起,不确认的问,“你受伤了?”

“没有,川姐说,六点前大家都差不多会回来。”楚云禹摇头,也不明白,“她还说她晚上飞机,有事要说,让我们等一下,先别说太早。”

等到一杯甜腻的牛奶见了底,叶南重汲取了糖分的脑子就重新活络了起来。

“她之前还找我们辛苦一下,还让我好好休息,准备接下来的紧密的通告,借我的流量带带你们,这突然变卦,估计是有个得全员出面的重要活动,正好能将我们的地位在往上带一带,成为名副其实的一流团。”

虽说EM少年团被称作新生代一线男团,但真要论个人热度,那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叶南重超一线,直往顶流而去,国内根本没有能打的明星,只差一个契机;热搜上的第二多的陆瑛一线,凭借个人魅力圈粉无数,粉丝年龄跨层比较大,大学生占比较大;而萧乐、楚云禹、宋谨,分别拼接颜值、人品、性格一一圈粉,成为准一线,也是离跨入一线差一个契机;许竞成名副其实的dancer,奈何圈子受众比较小,死忠虽然多,终究只能让他在二线以上一线以下的位置不尴不尬。

至于王明明、李寻弋就要逊色不少。

所以说,EM少年团说是一线团,其实还差一个加冕。

林川笑是想着稳扎稳打的,毕竟小破团才横空出世,队员平均年龄都不足二十,担心根基不稳又资历不足,分分钟被篡位。

结果公司准备的营销手段还没上,叶南重就凭借着各种骚操作,被自来水网友三天两头草在热搜上下不来。

偶像不比明星,这个时候还低调行事,那真是老寿星撞树,想不开自杀啊!

林川笑当即就改变了男团发展路线,给众人安排的行程就此翻了一倍,甚至把主意都打到了老板的身上。

想火就要付出代价,队内团员早有觉悟,叶南重也就答应了这件事。

却没想到林川笑这么突然就把所有人的活动都推了,这显然不是外力导致。

叶南重脑子转过诸多念头,却只是一瞬。

他问道,“最近有什么重要的音乐类的奖要开吗?”

恶补过娱乐圈知识的楚云禹想了想,脱口而出道,“金唱片奖?”

金唱片奖是国内最具权威的音乐奖,跟国内的各大电影节不一样,它在亚洲区域也是响当当的权威奖项,目前为止能拿到年度唱片的,唱片销量最少千万级。

郑侨生前半辈子默默无闻,就是靠着拿了金唱片奖的年度制作,一朝闻名天下知,瞬间成为了香饽饽。

楚云禹吐出这四个字,瞬间打了个抖,连忙摇了摇头,“不可能不可能,多少天后天王写了多少歌发了多少专辑,都没能得到一个提名,我们一个刚出道的小破团怎么可能就能去这样的大活动了呢!”

事实证明,不仅能去,还是风风光光的去。

《Empire Mansion》获得了年度专辑提名、叶南重获得最佳新人提名、EM少年团获得最佳流行组合提名等,还有几项其他不重要的提名。

而且除了红毯之外,活动还安排了他们开场闭幕的表演,那可是除了天王天后那个咖位的,都会争着想上的。

队员们全部都懵了,就连带来消息的林川笑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叶南重拿着那张烫金的邀请函看了看,又在他外面凸起的钢印上用指腹摸了一下,肯定的道,“是真的。”

看着叶南重不客气的动作,林川笑心疼极了,一把夺过邀请函,仔仔细细的抚平了被他揪出的褶皱,瞪了叶南重一眼。

“这可是金唱片奖的入场券,你就不能轻一点吗?!”林川笑如是说道。

叶南重冷漠脸:“……不能。”

说真的,金唱片奖的邀请函,他上辈子作为叶氏董事长都不知道接到过多少次,而且他因为看不上、浪费时间等等原因,一次都没去过。

叶南重高处不胜寒,对于队友的激动实在无法感同身受。

金唱片奖在开场前几日公布了提名,叶南重早早就从覃双那里知道了消息,让他意外的是,谢东东也有提名。

叶南重早就防着谢东东,双方还没有在明面上撕破脸的时候,录制专辑的时候,叶南重就有意让制作录了两个版本,最终上市售卖的,是没有谢东东和沈岚的新EM少年团组合。

如今解约官司还在打,沈岚是没钱支付,谢东东则是不甘心赔付一大笔赔偿金,故意找律师拖着官司,两人微博名早就将EM少年团的前缀去掉了。

事情爆发之后,谢东东也跟大擂台一样同时间发表了一张个人专辑,盛世的资源全砸在他身上,专辑里收录的歌自然都不差,可惜专辑赶得比较急,制作有些粗糙,而且歌曲没有精挑细选,谢东东能力不足,很多歌曲没能够撑起来。

这样的一张专辑自然销量惨淡,更是够不上年度专辑,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弄了个最佳新人。

金唱片奖的最佳新人不算什么大奖,也不算特别小,着重吸引观众流量的,属于用钱能买到的奖项之一。

没错,这个奖,盛世花了三千万给谢东东买了。

沈岚虽然是凉透了,谢东东却还在娱乐圈这趟半黑不白的水池里挣扎浮沉着,偏偏还学不乖,出尽了风头,自然也就得罪了不少人。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消息就是他的仇人递过来的,覃双随便找了些人,就拿到了证据。

叶南重看了看,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谢东东怎么说也是盛世太子爷,行事居然这么莽撞不谨慎,上次请水军留了条清理不干净的尾巴被他给挠了一爪子,这回依旧不收拾干净,他是对自己太自信了,还是天性蠢钝学不会吃一堑长一智?

叶南重沉思了一下,看着身边的队友又恍然大悟:他忘了,谢东东身份再怎么不凡,也就是个十八、九岁的公子哥,从来没吃过什么苦,性格又唯我独尊不听教诲,这么自视甚高的少年郎跌了跟头也只会想跟跟头死磕。

狗憎人厌主意大讲不听的年纪。

他现在就是在降维打击,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叶南重十分孤寂的叹了口气。

覃双在电话那头问,“老板,我们要不要直接把证据放出来狠狠打击他啊?”

叶南重摇了摇头,“不用,这个证据直接等颁奖结束后,让‘网民’挖出来。”

“他不是想火吗?我借他这股东风。”

……

在得知谢东东这个乌龟王八蛋居然也有提名,而且还是跟叶南重抢奖之后,林川笑直接就炸了。

她在公寓了住了下来,不仅监督他们早睡早起,还监督他们使用各种护肤品。

护肤品什么的,叶南重倒是不介意,他以前也是用的,但是面膜他真的不喜欢,觉得娘们兮兮的,经常为了躲避敷面膜还跑去直播,被撞到一次后,都不惜去电脑房开有摄像头的电脑。

看着营业突然频繁起来的爱豆,粉丝们十分惊奇。

【惊了,叶哥居然连续三天都在直播!】

【啊啊啊啊啊请保持这个频率,这张脸我可以再舔十年】

【球球了叶哥,以后不要再关摄像头了,这么一张脸不用来直播真的很浪费(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看枯燥的音乐剪辑)】

叶南重看到这条弹幕,又注意到他“小霸主”的称号忍不住乐了。

他因为之前抹护肤品,过长了的头发在头顶扎成了一个小辫,穿着中年人喜欢的毫无情趣深色丝绸睡衣,素面朝天也没有影响到他的颜值,甚至鼻梁和眉心之前被粉底遮住的几颗小痣露出来,在超清摄像头下无所遁形,反透出股难言的性感。

他眉头微挑,失笑道,“你无聊还给我那么多打赏?”

“都讲不听,说了我不缺,不用打赏,让你们自己留着,非要给我打赏,怎么?钱在你兜里跳吗?”

叶南重无奈的撇了下嘴角,突然压着学了一句播音腔,“为了回馈广大客户,旧人民币,五块、十块、五十块都可以换不锈钢脸盆。”

【!!!!卧槽,这播音腔我爱了!】

【换换换,必须换】

【我现在除了啊啊啊啊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然后屏幕上就炸开了绚丽多彩的打赏特效。

叶南重:“……”

很好,成功把他的破产进度往回掰了掰。

这厢叶南重在跟粉丝们聊天,那厢林川笑再次没看到他,终于怒了。

林经济从箱子里掏出一沓面膜,笑容逐渐扭曲,“众将士听令,同我去擒贼首,敷面膜!”

草莽陆瑛第一个振臂同意。

于是叶南重正跟粉丝聊着天呢,突然听见电脑房外一阵脚步声,房门被打开,林川笑背后还跟着七张敷着面膜的鬼脸。

林川笑像拿扇子一样展开手里的面膜,在身前扇了扇,沉声低喝,“众将士何在?”

陆瑛率先往左边跳出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左前锋陆瑛在此!”

“右前锋许竞成在此!”向来在坑叶南重这件事上跟好兄弟同步的许竞成往右边跳去。

王明明、萧乐、李寻弋、楚云禹这四个敷着黑色前男友面膜的四人依次排开,戏精上身齐齐喊道:“四大护法在此!”

只剩下一个宋谨靠在门上,如同贵妇一样的拍了拍面膜,“你们玩,你们玩。”

摆明了吃瓜群众的态度。

林川笑手下六员大将,自然也不在乎他这一个,当即露出了一个威胁的笑容。

叶南重深觉不好,眼皮狂跳,试图稳定军心。

然而他还没开口,就见林川笑手一挥,简洁明了的下了令,“上!”

“哦呀呀呀呀!”六个人顿时从两侧冲了过来,陆瑛还不忘找补,“将军,我们也是情势所迫,军令如山不得不听从调令,你莫怪我呀!”

叶南重:“……”你要是笑得不那么开心我还就真信了。

双拳难敌四手,而且又不是真的打架,闹着玩叶南重自然没动真格,很快就在过了几招后,被镇压在了电脑椅上。

左手被陆瑛抱着,右手被许竞成抱着,萧乐摁着他的肩膀,王明明摁着他的腿,李寻弋负责在旁边站岗,楚云禹负责开心的笑。

分工十分明确,弹幕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震惊!EM少年团内部不和,队长直播引众怒,竟不顾粉丝聚众斗殴!】

【不愧是我武当山男团哈哈哈哈哈】

【打起来打起来!】

【?这是要干嘛?我刚进来有人给我解释一下吗?】

【可以可以,六打一,叶总总攻实锤了#狗头#】

【哈哈哈哈哈宋谨这敷面膜看八卦的小眼神跟我妈一模一样!】

【完了,小瑛子又要挨叶哥一顿毒打了,但……我居然一点都不上心,还不小心笑出了声可怎么办】

【依萍难过的捂住嘴并且来了段b-boxJPG.】

自从粉丝见面会的蛋糕仗之后,粉丝对于沙雕团的各种状况接受力度已经很高了,所以这次直播“打架”,弹幕都是以调侃为主,偶尔有几个黑子言论,完全淹没在弹幕里看不清楚。

叶南重被按着生无可恋的敷面膜,粉丝一边哈哈哈哈一边眼疾手快地截屏制作了表情包。

比如叶南重听到动静扭头,是“哪个刁民要谋害朕?”;林川笑带着麾下七员大将登场,是“我带一车面包人来打你”;还有陆瑛来捉叶南重笑到失控的表情,是“老子来了”……

一系列的表情包在直播评论区分享,敷着面膜继续做直播的叶南重看到后,冷哼了一声,说了句“刁民”,就把评论区设置了不可留言。

顿时,所有观众都加入了弹幕军团,进行问候。

叶南重差点达成“被粉丝骂上热搜”三杀成就。

大概那非常贵的前男友面膜是真的有用,即便是临时抱拂脚,叶南重也感觉自己的脸变得嫩嫩滑滑的。

他看着镜子里唇红齿白容光焕发的自己,也不嫌弃这样是不是娘们兮兮了,突然就觉得敷面膜好像也不错。

果然,有钱的人多半盲目自恋且自信,阔少诚,不欺我。

……

金唱片奖在金融中心的H市举办,前来参加的不止国内的歌星,也有不少日韩泰歌手,最令人瞩目的,不是EM少年团,而是曾经红遍了亚洲的组合——GOD。

GOD是韩流团,又名神团,粉丝更是直接叫天神军团。他们一出道就火了,一直到如今火了七年,多少男团女团昙花一现,只有他如日中天,粉丝遍布亚洲,专辑销量破亿。

即便叶南重从未追星,也听过他们的名字,而且巧的是,红毯安排,GOD正好走在他们前面。

叶南重他们的车等在几米远处,林川笑看了看外面铺天盖地的GOD的灯牌,很是发愁,“排在他们身后,对我们可不太妙啊。”

如果是跟国内团,他们完全不虚,偏偏运气不好,跟在了全场最火的团身后。

叶南重没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因为他如果没记错的,GOD明年年初就要解散了,当时新闻出来之后在头条上挂了一个多月,非常热闹的闹了一阵,据说还有接受不了的脑残粉冲到主唱家里砸门。

明明即将高考的分围,他们班里却依旧有粉丝抽空伤心了两场。

没办法,经营了七年,又是红遍亚洲,粉丝系数何其庞大,天神军团甚至曾以为他们的爱豆永远不会分开。

可惜,相看两相厌,利益动人心。

叶南重在心里叹了一声,将对EM少年团的未来的忧虑压在心底。

三辆车依次开过来,GOD的三人分别走下,队长兼主唱Gale加尔一头银白色的头发,配着同色系的亮片西装,手指上戴着一些朋克系戒指,妆容也比较黑化。

Olga朴宝琳是团内唯一的女生,她身材高挑,是第二个到的,一身代表色的红色礼裙,两个人碰面之后眼神交流了一阵,很快就手挽手一起走了,但能看得出来不太乐意。

最后一位成员Damek大地是等他们走到了红毯中间才来的,主唱和朴宝琳便等着他,结果大地却是装作没看到他们,扭头跟记者攀谈起来,三人间气氛明显有些凝滞尴尬。

最后是主唱忍了忍,亲自上前才将大地带了回来,不过两人脸色都不算好看,在镜头下才勉强维持住,三人并排却隔着一定的距离走完红毯。

记者们察觉出什么,快门声“咔嚓”“咔嚓”飞快摁着,粉丝们却没有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劲,摇着灯牌尖叫。

林川笑唏嘘的念叨了一句,“早先就听闻朴宝琳和大地的地下情崩了,朴宝琳出轨了主唱,还跟主唱秘密结婚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管是真是假,看这样子肯定是掰了。”叶南重整理了下衣服,提醒后面吃瓜吃的忘乎所以的队友,“收好表情,要走红毯了。”

有GOD在前,叶南重他们已经做好了对比惨烈的准备,却没想到被耳边炸开的尖叫声差点震失聪了。

他放眼望去,居然有不少天神军团和EMS双担的,而其他的粉丝应该是被激起了血性,放开了嗓子想要给第一次参加大型音乐奖的EM少年团一些体面。

叶南重听着喊到沙哑的嗓子,不禁有些感动,在拍照的时候,就刻意带着队员们去问候了几句,林川笑在旁边看着,当即就福至心灵,让助理去买饮料分给粉丝们。

这个粉丝们,可不止有EM的粉丝,周边其他粉丝团的也得到了福利待遇,如此一来,就算不粉EM少年团,对其的印象也非常好。

叶南重他们团是第一次在这种活动上亮相,他们团颜值又是真的高,自然有不少记者想要多拍,但叶南重心里记着时间,恰到好处的走完了红毯。

“啊,是叶哥!”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

叶南重一抬头,禁不住就笑了,没办法,是个熟人,雯姐。

《小巨星》的爆火,不仅是叶南重他们得到了好处,主持人雯姐也是,她这一年不仅成功升了职,坐稳了一姐的位置,现在都可以来主持这样的大型活动了。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热门: 鹤唳华亭 假如chuya没有成为羊之王 乡村小司机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我被对家强行标记了 [综英美]希望 名草有主(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被沉默的信息素 不懂说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