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038.

叶南重来之前是特意调查过的,青柠现在却是就是个主持人,网上也没有任何对方打算转行当导演拍电影的消息,也就是说……对方口中的片子,就是那部不俗的处女作《高三无悔》。

《高三无悔》这部电影是根据青柠本身经历改编的,背景却定在近几年,涉及了家庭关系、师生关系以及高考强压之下的各种问题,以一群高三学子的视角来看待这段青春,电影的最后留了一大段的空白,唯有主题曲缓慢悠扬的回响。

这部电影的票房还不错,作为处女作来说已经很优秀了。

叶南重已经不记得当时的演员都是谁,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无论青柠后来有多么遗憾,电影上映以后,主演们的事业都是往前跨了一步的。

叶南重苦恼极了:他虽然打算发展男团,但没想自己要火啊。

他说着正要拒绝,扭头就看到青柠和林川笑偷偷把桌上的几种酒混在一起全喝了,叶南重反应过来却夺下杯子的时候,里面已经空了。

林川笑和青柠脸色熏红,歪在一起笑得一脸得意,还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

叶南重:“……”不愧是能玩到一起去的人,总有些特质是一样的。

他起身环视了一圈,很好,倒了一桌的醉鬼。

叶南重无比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给楼下的小章发了个消息。

因为是私下聚会,林川笑没有安排助理跟,叶南重也是因为需要人开车,要不然一个小章都没有,他得一个人将这群醉鬼扛回家。

叶南重和小章合伙将众人搬上了保姆车,小章道,“老板,我把人送回去了再来接你。”

叶南重看了看天色,已经凌晨两点半了。

他摇了摇头,“没事,你送完就直接下班吧,我在对面宾馆开个房间住一晚,你明天早上来接我就行。”

目送小章走了,叶南重上楼,看着倒在沙发上睡得香甜的两个女人,又是一阵头疼。

他不知道这两人的家庭住址,他一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女人去开房怎么想都不太好。

正发愁着呢,青柠包里的手机响了。

叶南重犹豫了一会,还是打开了她的包拿出了手机,上面跳跃着助理的名字。

这可真是来了瞌睡送枕头,叶南重赶紧接起。

十几分钟后,叶南重跟青柠的助理完成交接,顺便也解决了林川笑的住宿问题,他松了口气,独自一人去对面开了间房。

酒店的前台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妆化的很精致,看到他进来眼睛一亮,声音有些激动,“欢、欢迎光临。”

叶南重长得好,从小到大都受到这样的注视,一点都不意外,直到他接过房卡,前台姑娘小小声的喊住了他,希冀的道,“叶、叶哥,我是一叶子,能给我签个名吗?”

什么一叶子,面膜吗?

叶南重茫然了一瞬间,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叶子好像是他的粉丝名?

“你是我粉丝?”

“是,是。”前台激动的小脸通红,忙不迭的点头表忠心,“叶哥我是你的忠实粉丝,从《小巨星》第一期节目就特别喜欢你!我本来想去看直播的,不过那天刚好值班,请不到假……叶哥,你能给我签个名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也绝对不会打扰你的。”

这位粉丝说着声音减弱,眼神哀求期待的看着叶南重。

叶南重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头。

前台姑娘赶紧找了纸笔,手忙脚乱的递过来给他,拿到签名后紧紧抱在怀里,兴奋的道,“叶哥我一定会继续支持你的,我要给你花钱打榜,做你最忠实的粉丝!”

叶南重离开的脚步一顿,有些忍俊不禁的勾了勾唇角,回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谢谢你的喜欢,花钱就不必了,我不缺。”

他刚刚订房间花出去的钱就是这姑娘工资的一半。叶南重并不希望这些并不算富裕的粉丝把钱花在他身后。

“!!!”

前台姑娘被那个笑容迷的七荤八素,连对方说的什么都不知道,只胡乱点头,她肾上腺素飙升,感觉自己快要因为心率过快猝死了。

虽然面上一派符合前台礼仪的姿态,心里却疯狂土拨鼠尖叫,看着叶南重的人影消失在电梯里,捧着那张从工作日志上随手撕下来当签名纸的纸张,仿佛捧着一个绝世珍宝。

她看了两遍,把纸压在心口兴奋的原地蹦起来,还转了两个圈。

前来换班的员工:“???”怎么回事?大半夜的突然失心疯了?

……

叶南重可不知道自家粉丝因为太过高兴而差点被扭送进疯人院,他订的是酒店的总统套房,在最顶楼,一进去就先放水洗澡,将满身的酒气洗掉。

叶南重泡了个舒舒服服的澡,热气蒸的他脸色微红,直接指尖泡的有些发白了才出来,用浴袍裹好身体。

酒气和睡意一起被水泡走,叶南重叫了客房服务将他的衣服拿去洗了,有些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的灯火璀璨,偶然注意到自己的湿哒哒的头发,微微一愣。

房间里明亮的灯光将他的人影投射在落地窗上,少年身形高大,肩宽窄臀,浴袍松松散散的系在腰上,腹肌和大长腿在其中若隐若现,他披散这半长的头发,湿哒哒的发尾扎进脖子里,有点痒。

叶南重扯过自己一缕头发,思维有些发散:他重生之后,绷紧了神经忙着各种事情,很少有这样打量自己的时候,原来头发已经这么长了吗?倒是有点印象中娱乐圈流量艺人的影子了。

不知不觉间,回来已经快一年了。

叶南重也就失神了一会,指尖感受到湿哒哒的头发,顿时皱起眉。

快入冬了,虽然最近依旧艳阳高照,但晚上的温度依旧让人不舒服,他顶着一头这么长的湿头发睡觉,怕是又要感冒发烧,还是吹干比较好。

他想着起身翻出吹风机,然后吹了不到两分钟,这吹风筒就停止了作用,怎么按都没反应。

他拧着眉头打电话给前台,前台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找他要签名的粉丝了,电话里的声音刻板沉稳,说是等会会给他送上来,结果等了十几分钟也没见有人来敲门。

叶南重不满的又等了等,最后还是裹紧了浴袍及拉着拖鞋下去了。

电梯很快到了一楼,前台果然已经不是他那个粉丝了,换了一个中年女人,正在给背对着他们的两个人办入住手续。

叶南重的视线往旁边扫了扫。

那两个男人都背对着他,高的那个一身黑色西装,抹了油头,一副精英白领的模样,矮的那个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犯困,站都站不直都高的那个单手搂住,一头黑亮的头发软软的,有气无力的搭在脑袋上。

叶南重不自觉目光往那边偏移了几分,着重看了看,总觉得这两人都挺眼熟。

正想着,那矮个子的突然偏头蹭了蹭,拽住高个的袖子,嘟囔了一句,“唔……难受。”

就这一句话,叶南重炸了。

“叶、致、远!”他脸色微变,这个名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叶南重大步走过去,用力拽着叶致远的手将他从别人怀里扯出来,一凑近就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味,顿时脸色更难看了。

“先生,哄骗未成年喝酒是触犯法律的。”叶南重一边抬头,一边冷硬的道。

待看清面前人的模样后,惊了一瞬,眉峰拢的老高,“陈谦?!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对方准确的喊出自己的名字,陈谦微愣了一下,饶有兴趣的扫了叶南重几眼,他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陈谦在电视上看过这张脸,知道这人是一个新男团的主唱,打着富少爷的人设,背后有人在捧。

陈谦没有将这人当一回事儿,娱乐圈里那些事儿他都知道。而且不过就是个戏子而已。陈谦来京都的时候,甚至还想着要不要等任务完成后,让这人来陪陪酒,反正大不了多出点钱而已。

没想到他还没出手,反而先碰上了,而且居然跟他讨好的叶少认识……难道背后捧他得人是叶少?

陈谦脑子里过了一顿,脸上勾起自认为迷人的笑容,调侃道,“这位先生看起来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叶南重眼角一抽,被恶心的想吐,再加上上辈子的恩恩怨怨,他真的很想给他一脚。

叶南重和陈谦在学校的时候就不太对付。

陈谦自诩聪明,一心想要拜入院长门下,他努力了三年,终于能够跟着院长做事,虽然依旧没有收他入门,也只让他称教授。

他觉得整个金融院里,没有人比他更厉害,认为院长眼高于顶,不会收弟子,哪知道叶南重大一就被院长收入门下,而且这人据说本来还是学艺术的。

陈谦自然不服,但他不服也没用,家世家世比不过,能力能力比不过,叶南重刚成年就是大公司的董事长,而他陈谦只是个私生子,废了老鼻子劲儿才进了公司当个小小的项目经理。甚至陈氏想要进京都的地盘,都需要找叶氏帮忙。

当时陈谦找上叶南重的时候,叶南重拒绝了,他看不上陈谦的一些手段,最关键的是,北京城内的各种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他贸然引进来一头豺狼,怕是将自己置于靶子上,平白树敌。

不过陈谦也确实有点本事,没有走叶南重这条捷径,依旧是在两三年内成功打进京都商城,还靠着转型狠狠刮走了一块蛋糕。

还不止这些成就,叶氏破产里头也有陈谦的手笔。

叶南重眸光沉了沉,很快就回过神来。

陈谦正好问他,“你是谁?跟叶董什么关系?”

叶南重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眉头一跳,看了叶致远一眼,“他?叶董?”

“对啊,叶董。”陈谦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不可思议,“你不会不知道他是谁吧?”

“……”叶南重很清楚这怀里的是谁,叶致远,可以是叶少,但不可能是叶董。

那是他哥定的规矩,叶致远没进公司,就不能用职位来称呼,喊错一次罚五十块钱。

上辈子,叶南重上位后,没有这么规定过,倒是有站姜琳那边的人和叶致远那群狐朋狗友们叫过他小叶董,反而是叶致远怒了,反而就没人这么叫了。

陈谦叫叶致远叶董?叶南重思索了一下,神色变得古怪起来,看了他一眼:他们不会……把叶致远当做他叶南重了吧?

陈氏公司向来野心勃勃,一开始想着进驻京都可不是靠别人带的方式,而是直接收购一个京都的公司,当时风雨飘摇的叶氏自然就在他们的目标之中。

不过叶南重这个小叶董一上位,公司快速整合稳定,没能给陈氏可乘之机。陈氏只能掉转想攻克其他公司,哪知道磨蹭了小半年也没个准儿,终于急了,陈谦于是趁机在公司里做了些手脚,拿到了权利,也将陈氏进驻京都的任务当成了一次踏板。

陈谦接触了叶氏,叶南重都没见,后来他们认识后,陈谦以学长的身份倒是见到了叶南重,然后就被叶南重正式拒绝了。

这么一对,这个时间倒也真是他们不认识的时候,陈氏四处碰壁后,试图接触叶氏的时候了。

这么一想,叶南重又想起之前在H市那几个在青年旅社闹事的三个人,当时有一个很想陈谦来着。

叶南重疑虑,打量了陈谦几眼,干脆问道,“你之前去过H市的xx旅社?”

陈谦一愣,看了叶南重几眼,眉头越皱越紧,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你当时……住在那旅社里?”

“……”啧,还真是。

不是冤家不聚头。

叶南重嫌弃的收回了视线,了解清楚就没兴趣跟着人多接触了,拉着醉醺醺的叶致远转身要走。

“等等!”陈谦要拉住他,被叶南重侧身躲开。

叶南重神色微冷的看着他,“陈先生,我要带我侄子上去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陈谦对上那眼神莫名有些打怵,识相的没有再伸手,他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怔愣的道,“他是你侄儿?”

“你才是叶董?”陈谦惊愕的看着面前还穿着酒店睡袍的人。

叶南重没有应,直接说了句告辞,就拉着叶致远离开了。

回到房间,叶南重感觉到脖子湿漉漉的一片,才想起自己没有找前台要吹风机。

他此刻也懒得再下去一次,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事,干脆就算了。

他直接将叶致远丢到浴室,拿着花洒直接冷水对着冲过去。

叶致远本来喝多了都睡着了,猝不及防被这冷水对着脸一冲,瞬间就呛醒了。

他一边躲一边睁着眼睛艰难的透着水雾去看对面的人,第一反应是跟自己有仇不对付的人。

“艹!孙浩你这孙子活腻歪了是吧?骗我出来喝酒现在又拿水淋我?”叶致远看对方关小水流,借着这空隙往旁边一躲,猛的扑过去,狞笑了一声,“孙子,信不信我……”

叶致远扑进敌人的怀里,脸撞在坚硬的腹肌上,感觉自己撞了一座小山,瞬间脸都麻了,不仅地方纹丝不动,他还被撞得后退两步摔坐在地上。

脸疼屁股疼手腕也疼,叶致远都不知道该捂哪里,心头火气,抬头便要骂,看清楚眼前黑沉的一张俊脸,吓得话从舌头里滚了回去,心脏几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他一跃而起,两股战战,腿都在打摆子,大着舌头哭着喊,“小、小叔叔……”

叶南重将花洒放回原位,关上浴室门,顺手将门后面放着的短棍型工具拿了起来,在掌心敲了敲,试了试还挺趁手。

他慢条斯理的系紧睡袍带子,将宽松的袖口挽起,缓步走过去。

先是温和的问了声,“清醒了?”

叶致远看着那根棍子,感觉上次被揍的地方火烧火燎的疼,赶紧摇了摇头。

叶南重挑起眉,笑了,“没清醒?那我就让你清醒清醒!”

……

凌晨四点多,被揍了一顿的叶致远洗了澡,窝在床上哭哭啼啼的睡了过去。

活动了一番神清气爽的叶南重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打开了酒店的电脑,久违的开始加班。

在叶致远的哭诉中,他是不知道什么陈谦的,他纯粹就是平凡的日子过腻了,想找点刺激,孙浩说带他出来玩,他立刻就应了,结果出来了才发现是喝酒。

陈谦什么的,叶致远并不清楚,他就知道自己喝多了,被丢给一个人带他去酒店找个房间休息。

不管陈谦是不是误以为叶致远就是他,叶南重倒是也没觉得他会这么丧心病狂对个未成年的孩子出手,但这并不妨碍,他给人使点坏,将陈氏彻底隔绝在京都圈子外。

他可不是电视剧里的某些反派。他叶南重要对付人,就算不下死手,也绝对不会给他爬起来的机会。

……

第二天叶南重醒的时候,叶致远已经溜了,他也没有去把人逮回来,反正这回的教训,那蠢小子估计暂时是不会再整幺蛾子了,也一定会离陈谦远远的。

而在叶南重的操纵下,没能成长起来的陈谦自然是完败,灰溜溜的回了H市,估计手里刚刚才拿到的权利就要不稳定了,估计也是要苟起来一阵子。

这些事暂且按下,在青柠的运作下,《水果大本营》录制的日子很快就到来了。

这一期是EM少年团的专场,虽然内部已经有了新的官方群,但录制这天,谢东东和沈岚也被邀请来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叶南重他们画完了妆之后,两人才姗姗来迟。

“非常抱歉,对不起。”沈岚倒是诚恳的跟工作人员们一一道歉,谢东东则甩着脸色,大爷似的往椅子上一躺,嚷着让化妆师过来。

《水果大本营》的御用化妆师也算是个大咖,他被这样呼来喝去,只是动作顿了一下,居然都没生气。

陆瑛不由凑到叶南重耳边小声的道,“这化妆师脾气可真好。”

脾气好?那可不一定。

叶南重看了对方专门挑了一盒颜色暗沉的粉丝往谢东东脸上刷,一刷子粉下去,硬是黑了一个度,偏偏强烈的灯光下就是看不出来了。

叶南重默默转头,郑重其事的拍了拍陆瑛的肩膀,“听我的,以后千万不要得罪这些底层工作人员。”

尤其是化妆师,灯光师,摄影师,剪辑师这些工作人员。

要不然,你在镜头前什么鬼样子都不知道。

陆瑛懵懂的点了点头,“哦……”

因为是宣传专辑,EM的要表演的三支歌舞都是新专辑里面的,也算得上是首秀了,台下又全是粉丝,甫一出来就引爆全场。

叶南重一眼扫过去,各色的灯牌几乎是等比占一块的,地盘划分均匀,很明显是导演组有意为之,不厚此薄彼,免得引战。

不过只分了八个颜色,属于谢东东和沈岚的颜色场中几乎一盏都没有。

陆瑛回头看着两人苍白难看的脸色,差点没笑出声。

叶南重有些无奈的拍了拍他肩膀,又给众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都收敛点,别被镜头拍到放到网上去,有意做文章,还真觉得是他们抱团排挤。

陆瑛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节目录制非常顺利,看着谢东东和沈岚这两个叛徒全程不好的脸,他们的笑容更是开怀,完全诠释了一个字叫:我的快乐就是要建立在你们的痛苦上。

而他们笑得越开心,那两人脸色就越不好,简直是恶性循环。

叶南重最后也没说什么,放任他们去了,大不了到时候真有这种通告,他让覃双卡了不发就是。

节目录制到了最后,宣传了专辑之后,青柠请了男团每个人一个粉丝上来说话,这都是节目组安排好的剧本,自然都是说的一些安排好的话。

叶南重本来也要按导演组要求点那个安排好的粉丝上来,鬼使神差被旁边那个满脸渴望激动,灯牌都顶在脑袋上,恨不得直接从椅子上窜出来的女粉丝。

“我?真的是我吗?”女粉丝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捂着嘴小声尖叫了一下,上台的时候都不记得把灯牌放下了。

叶南重忍俊不禁的想到要签名的酒店前台,亲自上前将话筒递给了她。

“叶、叶哥,我、我是你的粉丝一叶子!”

看,这两人说的话都差不多。

叶南重温和的对她笑了笑,鼓励道,“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有,有……”女孩顿时捂着脸原地蹦起来,脸都涨红了,看着叶南重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什么决定,眼睛一闭大声道,“叶哥,我们一叶子一定会努力,争取再把你骂上热搜的!”

叶南重:“???”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长夜余火 绝世剑姬 战魂神尊 乡野春床 给我一张好人卡 剑有话说 影帝养崽日常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 他在修罗场文走事业线 一个无情的剑客